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七十九章?仙胎
    圣光符,像是一朵神莲绽放,有花开的声音,有巨大的莲瓣张开,爆发出刺目的符文光束,将前方淹没。

    不得不说,这种圣光的净化效果好的超乎预料,效果十分完美。

    那四道精神体快速消亡,在莲瓣张开时,像是稻草人被点燃,瞬息间被焚烧的点滴未剩。

    “应该去老钟家里多转悠下!”王煊自语,当初钟长明给他的一叠腐烂纸张,威力实在太强绝了。

    这些符纸唯一的缺点就是,用一张少一张,都是一次性的消耗品。

    “嗯?”他面色微凝,这次他已经足够谨慎了,以古灯绽放的光幕守护己身,可是,身体还是多了四道红色痕迹,像是被厉鬼抓过。

    这是什么状况?对方比他想象的要厉害,能在他无知无觉间穿透护体光幕,道行与手段十分惊人。

    三道血色身影冲击,想要闯出来,不过巨大的莲花绽放,花开的声音响彻天空,沙沙声,伴着璀璨圣光,宛若一场洗礼,看起来极其绚丽。

    砰!

    终于,在符纸将烧完的刹那,三道身影闯了出来,有些狼狈,那个手持神网的人更是在低头,看着略显暗淡的异宝,超物质损耗的太严重了,部分网线都有些磨损了。

    王煊深吸一口气,他消耗的超物质更恐怖,要省着点用,催动暗金小舟自带的那口飞剑,认准一人,立劈了过去。

    “走!”

    三人居然转身就走,因为感觉到了威胁,有战舰锁定了他们,令他们很忌惮,毕竟血色身影显形了。

    王煊驾驭飞舟极速追赶!

    几道身影像是四道流光向着远方大地上的山脉俯冲了过去。

    咚!

    这时,有很多道光束俯冲过来,从天外落下,有战舰开火,轰击三道血色身影,大多都被他们避开了。

    只有一道光束打中一人,让他的血雾之身当场炸开,真骨出现裂痕,那个人重新聚集血色身影,再次遁走。

    接下来,光束一道接着一道,将那三道身影锁定,不断轰击,终究是有些能量光束打中了他们。

    一时间,三道血色身影不时炸开,他们蕴含的“真骨”发出了喀嚓声,似乎要碎裂掉了。

    现在完全反过来了,有些大组织在动用战舰对他们下手,将他们的真骨轰的龟裂,情况相当的危急。

    轰!

    关键时刻,竟也有一道能量光束打向王煊,让他寒毛倒竖,提前感知后,极速避开。

    砰!

    远处一座山峰瓦解,全面炸开了,被那道光束击穿,毁灭!

    赵家,赵泽峻露出凝重之色,道:“是孙家的人在攻击王煊?”

    刚才,他们的天眼系统清晰的捕捉到,那道光束是从孙家的一处秘密基地中飞出来的,险些打中王煊的飞舟。

    有人联系孙家,不止赵家发现了他们基地的异常。

    “不是我们,那个基地失去联系了,大概率……被列仙,不,是被某些魔头控制了!”

    孙家的人解释,感觉事态不妙,狗曰的列仙太坏了,知道他们与新星的超凡者不睦,故意将水搅浑。

    孙荣盛脸色阴沉,道:“想一想那些从古代秘府中挖出的古册,记载的修行者是什么样子。不可否认,有些道统比较正派。但是,也有很多邪修,被称为魔头的狠辣之辈,当年就是搅风搅雨的人,现在回来后,也绝对不会是什么善类。另外,即便是所谓的神仙,那些较为光明的道统,也不可能纯洁如白纸,不够狠的话活不到现在。”

    就在这时,大屏幕上爆发出耀眼的光华,金色的伞状能量云朵蒸腾起来,让孙家一片寂静,鸦雀无声。

    他们那处秘密基地,被人……摧毁了!

    ……

    山脉中,王煊驾驭飞舟追击,三道血色身影没入莽荒山林,暂时摆脱了天眼与各种探测器的监控。

    终于,在一片原始密林中,他们再次现身,将王煊围住。

    “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想我赤蒙,当年在人间时也曾被尊为魔君,这次回归后,竟这么狼狈,被战舰轰杀,人间变了天啊。”

    直到这时,王煊才敏锐的察觉到,三人气息相信,疑似是同一个人,他狐疑的看向他们的真骨,有些问题。

    “你是谁,我与你有什么冤仇吗,为什么阻击我?”王煊平静地问道。

    “我名赤蒙,冥血教真仙。你杀过大幕后归来的多位仙人,上了一张必杀名单,自己还不明白吗?这人间的,还轮不到你一个小小的超凡者指点江山。”

    那血色身影手持神网,冷幽幽地说道:“如果不是列仙被现世针对,像你这样的人,被真仙一个眼神扫过去就会崩开。”

    王煊盯着他,总觉得这个人的仙道气息紊乱,似有些不对路。至于对方说的垃圾话,他直接忽略了,哪里有那么多如果!

    “看你的样子,似乎在对列仙不屑,很骄傲啊。也是,当年我赤蒙不也是如此吗?在人间时,天上地下,惟我独尊,怕过谁!列仙在我眼里不过是一群腐朽的老骨头,等我成仙后,自然会将他们踩在脚底。但是,现实教育了我,在仙道巨擘面前,我依旧不够看。”

    王煊拥有精神天眼,感知入微,总觉得他过于作态了,打断他的话语,道:“位列仙班,你不思探索神话前路,搏杀出一个崭新的超凡世界,和我一个小修士斤斤计较,惺惺作态,你有病吧?”

    “看你的意思,志向倒是不小,还想重开天地,再塑超凡世界不成?先考虑能否活过今天吧。”血色身影淡淡的笑着。

    然后,他就突然出手了,与两外两道血色身影联手攻击王煊,几乎是瞬间,那张红色的大网突然解体,他们三人各自撑起一部分,彼此间符文闪烁,弥漫出无尽的血雾。

    王煊身体绷紧,撑起守护光幕,然后,他不断催动神灯,激射赤红箭羽,并祭出飞剑,向前劈斩。

    “可惜啊,超凡崩塌,连冥血法阵都失效了,不然的话,就是一位羽化登仙者也要被溶成一滩脓血。”

    血雾中,自称赤蒙的人叹息,有些遗憾。

    王煊的精神天眼迸射神芒,他看的真切,他们的血色虚影模糊了,但是三块骨却在发光,并且有清晰的痕迹显露,和他身上的血色印记一模一样。

    他立刻挥动斩神旗,没有任何耽搁,这个人有古怪,看起来想杀他,但是却一而再的想在他身上留下红色印记,言不由衷。

    “什么,这是……”血雾中,传来惊呼声,自称赤蒙的人第一次惊慌失措。

    血雾中传来激烈的冲撞声,骨块在震动,有精神体在极速移动,不断共振,竟然在引动专属于列仙的——仙命!

    那种生机勃勃的物质蕴藏在真骨中。

    仙命炸开,不过生命气息很淡,并不是多么浓郁,与传闻不符。

    “我赤蒙不会死,还会再现人间!”

    血雾中的精神体被绞碎了,这里恢复宁静,血雾迅速散尽。

    “这是什么怪物,赤蒙?”王煊自语,走过去,低头看着龟裂不成样子的三块真骨。

    同时,他以精神天眼内视自身,愕然发现,身上再次多出一道红色印记,他将正主都干掉,那些爪印未消失,反而多了?

    到现在为止,他身上共有九道红色印记了,这是什么状况?

    他尝试了下,自己清除印记,红痕变淡,但最后它又清晰的浮现了出来。

    “这是扎根了?”

    他盘坐下来,默诵石板经文、释迦真经、先秦金色竹简,运转至高经文,去磨灭那些红色印记。

    他松了一口气,能够除掉,但是,他留下了丝丝缕缕印记,要研究一下,因为他居然在这些印记中感应到了某种奇异的能量。

    “老陈,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王煊联系老陈,直接对他描述,讲了经过。

    “道胎,不对,魔胎,也不是,仙胎?!”老陈忽然失声,这与他不久前在钟家看到的一篇经文中的杂篇所述很像。

    “很像传说中的胎衣印记,有人想借你之身重现,蕴养仙胎,成就他自身。”老陈噼里啪啦一顿解释。

    王煊觉得一阵恶心,这是想借他的体魄重生,还是要借他血肉孵化仙胎啊,找死呢,还是找死啊!

    他恶心坏了,不知道对方是男是女,是人是兽,看上了他的肉身。

    “别急,你可以磨灭他,也可以选择与之周旋,最后反客为主,夺他造化,让他人生大梦一场空。”老陈告知,讲述了其中的各种秘闻。

    王煊捏着鼻子,先忍了,开始查看战利品,最主要的就是那三块骨。

    此时,外界不平静,新星上的人类在热议。

    从大幕后回来很多生灵,对列仙与人间超凡者间的第一次碰撞,也在议论纷纷。

    回归了一大批生灵,很多都为列仙的后代,妖族的后人等,都很年轻。他们突然发现,那个年轻人的人类——王煊,在人间修行,速度竟不比他们慢。

    王煊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在观察仙骨,准备强开内景地!

    他皱眉,第一块仙骨中一点仙命都没有,更无沉睡的元神等,毫无价值。

    第二块依旧如此,明显是被人利用了,消耗光了。

    这就有些可怕了!

    当他探查第三块时,看到了一片黯淡的内景地,强行开启成功,里面有一道虚弱的身影,对他点了点头,像是解脱了,化成飞灰。

    这块仙骨也被人利用过,仙命耗尽了。

    “有些可怖啊,三块仙骨的仙命被人盗用!”

    不过,内景地既然已经打开,王煊没有理由不利用。

    “只是,这内景地要崩塌了……”他皱眉,此地主人消散,幽暗的内景地到处都是裂痕,随时会溃灭。

    王煊的精神体盘坐在当中,开始修行,同时大量的神秘因子被他接引向飞舟、古灯、黄皮葫芦等异宝!

    在内景地中,给人时光荏苒、岁月变迁的感觉,其实变得只是精神思感,反应更快了,神秘物质将他淹没。

    王煊觉得,自己的命土在被滋养,血肉在欢呼,精神在变得旺盛,他陷入最高层次的冥想中,实力在不断提升!

    还上一章了,闯轮回暂时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