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七十六章?真……王炸
    书到用时方恨少,钱到用时不嫌多。王煊突然发现,自己账户并不富有,连张船票都买不起。

    一张船票两三百万新星币,这还是技术不断升级,导致飞船远行成本不断下降的结果,以前更贵。

    他身上有石板经文、先秦金色竹简等,也有数件稀珍的异宝,更有地仙泉,全都价值连城,但他不可能兑换出去。

    “挣钱的机会其实很多,为人续命等,但我都选择了异宝,可这些东西一年内大概率都要贬值了,得为以后的生活准备下了。”他自语道。

    神话维度崩塌后,连谪落的列仙都要面对现实,得考虑生计问题,吃穿住用行,一个都跑不了。

    王煊出神,一年后,超物质消失干净,那些神仙会是怎样的一种生活状态?开公司,还是给人打工?对比过去,朝游北海暮苍梧,落差肯定非常大。

    这次,王煊依旧没有自己买船票,他请钱安、关琳等出手,帮他换了个身份,准备前往旧土。

    苏城外,有新星第五大的飞船基地,从这里启航,前往旧土很方便。

    远远望去,那里是一片钢铁丛林,除却巨大的飞船外,还有强大的防御系统,以及巨型候船大厅等。

    这块区域安保与服务设施都很到位,机械人、智能行李车等随处可见。

    无论新星还是旧土,最近各地都在下暴雨,血色闪电交织,天象过于异常,连带出行的人都变少了。

    飞船中很安静,旅客不多,在王煊的后方是一家三口,父母三十出头,女儿七八岁的样子,漂亮可爱。

    “我们终于要回旧土了,可以见到爷爷奶奶了。”小女孩很活泼,对旅程充满期待。

    “还是故乡好啊,我也准备回去了,投资故乡。”旁边,一位中年男子笑着说道。

    飞船上,有不少都是旧土出来的人,在新星打拼过后,准备回到故里。

    一对老夫妇,年岁很大了,慈眉善目,老太太轻语着:“落叶归根,这次回去后,就彻底留下了。”

    “是啊,不走了,留在旧土。”老头笑着,用手抚着老太太的手,已经开始憧憬田园生活。

    王煊平静地坐在那里,等待启航,已经没有了在旧土第一次登船横渡星空时的新奇感。

    “女士们,先生们,欢迎您选乘星河联盟成员中庸深空公司……”

    这是钟家的产业吗?财阀的生意无处不在,涉及到生活的方方面面。

    王煊现在是一头金发,变换了一张面孔,戴着特殊的虹膜,与以前的气质都不太一样了,略显冰冷。

    终于,飞船冲天而上,向着外太空驶去,并且开始加速。

    突然,王煊寒毛倒竖,浑身欲裂,他的脸色当时就变了,这艘飞船……要出事!

    返航吗?他认为,根本来不及了!

    他有这种感觉,大概率是有高能武器锁定了这艘飞船,要在高空中击落。

    “恐袭,有人想击毁飞船!”王煊第一时间动用精神领域,将这种警告直接传到船长等人的心中。

    并且在他的手中出现一支暗金色小舟,准备杀出去。

    不得不说,老船长反应神速,在其他人都愣神,不能确定真假时,他命令开启能量护盾,按下主控按钮。

    他宁可信其有,先确保飞船安全。最主要的是,他第一时间发觉,那声音是从他心中响起的,有超凡者在预警。

    轰!

    在能量护盾浮现后,几乎是同一时间,一道恐怖的光束打来,轰在光幕上,让整艘飞船都剧烈颤抖。

    所有人都震撼,这是在新星的高空中,还没有脱离地表很远呢,就遭遇恐怖袭击了?这太可怕了,肆无忌惮!

    这些年新星还算安宁,虽然偶尔有私人小型飞船因意外坠落,但却多年没有攻击大型飞船的恶劣事件了。

    这种事情影响太大了!

    现在有人丧心病狂,在轰击飞船!

    船舱中,人们惊慌,全都面色发白,怎么会遇上这种事?

    “轰!”

    第二次剧烈的撞击出现,飞船外的能量护盾,形成的光幕挡住了第二次攻击,大爆炸的芒非常恐怖。

    船上的人彻底恐惧了,惊叫连连,并伴着孩子的哭声。这不是意外,他们真的遭遇了可怕的袭击。

    这种事谁不害怕?

    很快,能量盾挡不住了,对方的火力太惊人了,再有片刻的话,就要打穿能量光幕了!

    刺目的光束,从不同方向激射而来,全部击在船外的光幕上,护盾渐渐承受不住。

    “进救生舱,准备逃离!”老船长临危不乱。

    这时,王煊也找到了他,让他开启舱门,将他放出去……吸引火力。

    王煊觉得,这些能量光束可能是冲着他来的,不知道什么原因走漏了风声,有人想将他干掉在高空中。

    但是,对方的手段未免太狠辣了,不管飞船中其他人的死活,相当的歹毒。

    船长十分果断,满足了他的要求。

    暗金小舟冲出,在高空中悬浮,离开飞船所在的区域,王煊盯着远空,一时间感觉全身要撕裂般的痛,这是被人锁定了!

    他驾驭飞舟,改变方位,像是一道闪电,在天空中极速游动。

    远处,那艘飞船护盾暗淡了,一些救生舱冲了出去,逃向新星的大地。

    轰!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有的救生舱爆炸了,被光束打穿,非常的惨烈。

    “丧心病狂啊!”王煊回首,感觉出手的人没有底线,居然在乱杀无辜,攻击普通人。

    他没有退走,飞舟发光,很醒目,就是想吸引那些人来绞杀他,结果还是有救生舱在爆炸。

    一道恐怖的光束从飞舟旁边飞过,险些击中他!

    咚!

    远处,传来剧烈的大爆炸声,那艘飞船被打穿了,撕裂下去一大块,它是分组模块形式的,船长主动舍弃了左后舱。

    “不要攻击飞船了,那个人在发光的飞舟上。”远空,一艘战舰内,有人颤声建议道,刚才那几击太血腥了。

    救生舱爆炸,飞船断落,都有血与生命在消亡。

    “不急,让我试试这个时代的武器究竟有多强,不错啊,就是给我来一下的话,肉身也挡不住。”

    战舰中,有一道血色的身影开口,包裹着一个骨块,相当的冷漠无情,道:“你们奉命行事,配合我就是了!”

    又有救生舱炸开了,不过更多的冲向了大地,分散逃走了。

    这时,飞船主体遭受攻击,再次断裂,并不是所有人都借救生舱逃向地面,还有部分人滞留。

    王煊接二连三的被攻击,有次都没能避开,光束擦中船尾,导致那里超物质沸腾,这艘飞船光幕扩张,硬抗住了那一击。

    他发现,共有三艘中小型战舰在远射,毫无人性,打穿飞船,先后击爆四个救生舱,乱杀无辜。

    “那艘飞舟了不得,能挡住战舰的能量光束,它竟是传说中的顶尖异宝,若是多激活几层飞舟符文,那东西会更神异与惊人。”

    一艘战舰中,有一道精神体开口,露出冷厉表情,觊觎王煊的暗金飞舟。

    “温柔点,干掉他的同时,尽量留下飞舟!”有人开口。

    在王煊的周围,光束一道又一道的交织,三艘小型战舰不停的轰杀他,有些肆无忌惮。

    在新星不允许轻易动用战舰的情况下,他们有恃无恐,当空行凶。

    “赶紧解决掉他,避免被人干预与阻止!”其中一艘战舰中,一道血色的身影开口,心脏部位是一块真骨,缠绕着很多血丝。

    王煊胸膛起伏,忍着一口怒焰,那些人嚣张霸道,明目张胆的出手,血洗普通人,根本不在乎新星的规矩等。

    显然,有人最近一直在盯着他,哪怕他动用各种关系,改变身份,还是被洞悉行踪,阻他回旧土复苏剑仙子,要轰杀他!

    咚!

    又一道光束飞来,王煊驾驭飞舟避开了,他手持黄澄澄的小葫芦,猛力一拍葫芦底,顿时喷出一片超物质光华,和能量光束撞击在一起,在高空中大爆炸!

    嗖的一声,王煊远去,追上了正在坠落的飞船,还有少数人被困当中,救生舱不够了。

    他没有那么大的神通,时间不允许他进去全面搜寻,在飞舟冲过去的刹那,将能发现的那部分绝望的人从船舱中收进飞舟。

    飞船下坠,王煊远去,三艘战舰在追击,轰杀向他。

    并且,有一艘战舰又对那本已坠落的飞船开火了,轰的一声,让它彻底炸开,化成巨大的能量光团。

    王煊猛地回头,眼神中有无尽的杀意,这些人疯了,都该千刀万剐,真是不拿人命当一回事。

    他驾驭飞舟,极速俯冲,想将他救出的二十几人送到地面。

    并且,他在默默准备,激活飞舟上原本就自带的一些兵器,有盾,有长矛,有飞剑,伴着密密麻麻的符文!

    嗖!

    天空中,一张殷红的大网落下,像是星沙炼成,向着他罩来,超物质浓郁,红色宝网在放大,铺天盖地,要将飞舟兜住。

    王煊手持黄澄澄的小葫芦,接连打出数道恐怖的光束,将红色的大网震开。

    “果然,背后列仙在干预,神话与科技结合,联手了吗?”王煊寒声道,今天,绝对不能善了,即便对方想罢手,他也不会收手。

    飞船向下俯冲,向着地面快速接近,说到底,他没有那么狠的心,早先时想救一些人,想吸引火力,所以才束手束脚。

    船中,那个小女孩瑟瑟发抖,抱着她的父母,那对年老南的夫妇,抓着彼此的手,在低语着什么。

    咚!

    能量光束再次轰来,接二连三,即便王煊开启了飞舟的防御,激活了那块自带的盾牌,但巨大的冲击力还是让飞舟轰鸣,剧烈震动,几乎翻滚。

    飞舟上,若非有光幕覆盖,这些人就都跌落出去了,即便这样,身体也撞击在飞舟上,很多人都发出痛呼声。

    终于,飞舟临近地面,接近一座城市,王煊将他们快速送了出去。

    只是,入目所见,很多人头破血流,那个小女孩满眼都是惊恐之色,瑟瑟发抖。

    至于那对年老的夫妇,已经寂静无声,两人相拥着,年岁太大,经不起这种颠簸与撞击,说好的落叶归根,却没有能回归旧土,死在这里。

    王煊砰的一声,震碎了仿真人皮面具,满脸的煞气,激活飞舟,要冲霄而去!

    “列仙祸?阻我回旧土,乱杀无辜,今天,我要杀光你们!”

    再次尝试闯轮回,大家不要等深夜那章了,先记下,三章三道轮回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