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七十五章?要出王炸
    狴犴,通体赤红,像是烧红的铁水,身体庞大,红光照亮雨幕,硕大的虎头上一对龙角绽放赤霞。

    它在动用神通,然而龙角那里虽然有超物质倾泻,但预想的神圣涟漪并没有荡漾出去!

    原本应该有红色的的涟漪扩张,轻易就可以碾碎对手,但是现在失效了。

    它一怔,接着换了一种神通,张开血盆大口,超物质澎湃,原本可以吞掉街道上的各种景物。

    结果现在嘴巴都快咧到耳根那里去了,它嘴都麻了,依旧……没有将对手收进嘴里。

    王煊看的无言,嘴巴张这么大有什么用?他一招手,将酒吧中秦诚的鞋给牵引出来一只,以光速扔进它嘴里。

    “嗷!”

    狴犴暴躁了,眼睛中的十字符文慑人,它大吼出声,奈何,整座城市中也只有王煊能听到。

    它震动锋利的爪子,对准前方,可是并没有可以撕破长空的符文光束出现,只有超物质泄出。

    连它自己都无言了,所有神通都如镜花水月,毫无用处!

    “预言成真,超凡世界真的崩塌了?!”狴犴一阵失神,感觉万念俱灰。

    “咱们可以聊聊吗?”王煊看着它,这头狴犴应该是被“类瘆灵”豢养的神话生物,只是状态古怪。

    “可以。”狴犴点了点头,蹲坐在大雨中的街道上。

    王煊走了过去,问道:“刚才那几名身穿宇航服的是什么人?”

    “残留的余孽,幸存的失败者。”狴犴说道。

    王煊哑然,那些人走的是科技道路,可以对抗先天神魔,捕捉神话生物当坐骑,居然是残存的失败者?

    “具体一些。”

    “当年,他们确实非常厉害,知道逝地吗?”狴犴问道。

    “嗯,见到过,接触过。”王煊点头。

    “了不起,你还接触过逝地?”狴犴动容,而后叹道:“那些人是外来者,以逝地为通道,结果……”

    一片刺目的赤光绽放,铺天盖地,城市上空的雨幕都被映照的一片殷红,狴犴恶狠狠地挥动大爪子,向着坐在它旁边的王煊砸去。

    “你这凶兽不讲武德啊。”

    王煊的体外腾起一片光幕,古灯悬浮,洒落光辉,将他自身庇护在当中。

    轰的一声,狴犴没有动用神通,纯粹的超物质与精神的凝结,这是目前还能动用的超凡之力。

    不得不说,它真的很强,一爪子落下来,砸的古灯形成的光幕都剧烈晃动,发出喀嚓声。

    王煊动容,吃惊于这头神话生物的超自然之力的强大,也惋惜超凡规则消失后,古灯威能不如从前了。

    这是一个接近逍遥游层次的怪物,虽然有些特别,旁人看不到,但是,依旧属于精神领域的生灵!

    此时,王煊发动古灯,接连激射出暗红色的箭羽,打在狴犴上,它比普通的精神体要厉害不少。

    虽然被打穿了红色的虎躯,但它未死,更为凶残,挥动大爪子,超自然之力恐怖,影响到了周围的环境,各种电源等哧啦作响,路灯全都熄灭了,酒吧中的电器也损坏了不少。

    王煊担心它在城市中发疯,形成巨大的破坏力,他的精神迅速回归肉身,拎着斩神旗就走了出来。

    果然,这头形似猛虎,长有龙须与龙角的赤红巨兽,直接就要闯入酒吧,超自然之力激荡,街道都炸开了,路灯爆碎,附近的建筑物满是裂痕,窗户粉碎!

    王煊皱眉,看来没法留它了,原本还想慢慢审问呢,他挥动斩神旗,金色网格覆盖,砰的一声让它炸开。

    “斩身旗?不对……是另一面,竟是……斩神旗,又出现了。”它低吼,化成一片光雨,烧了个干净。

    “王煊,什么情况?”秦诚、苏婵、孔毅等人出现在门口,看着大雨中破碎的街道,深感吃惊。

    “一个妖怪,死了。”王煊说道,他松了一口气,斩神旗很给力,对“类瘆灵”生物依旧有效。

    不过,那个怪物提到了斩身旗,还有一面针对肉身的旗子?原本有一对,这是要逆天吗?

    只是随着超凡彻底消退,不知道日后这旗子还能不能用,王煊心事重重,收起巴掌大的金色小旗。

    “遍地经书,满地法宝,是否有一天都将成为废品,无人问津,动用不了,只能依靠纯肉身,以及纯粹而强大的精神力量?”

    王煊自语,最近他都在以异宝作战,很久没有亲自出手了,他怀疑,这些倚仗有可能会渐渐失效。

    如果没有异宝,面对老张,遇上红衣女妖仙,他肯定挡不住。

    尤其是想到,红衣女妖仙跑旧土去了,在找其现世中的身体,在为真正降临做准备,他就心头沉重。

    世间无法平静了,列仙在跨界,类瘆灵居然也在游荡,各种牛鬼蛇神都难耐寂寞了。

    从酒吧出来后,他们的聚会便结束了。

    王煊回到养生殿,立刻给老陈打电话,告知了晚上的遭遇,彼此通气,同时问他天药种子有眉目了吗?

    现阶段,一切可以快速提升实力的办法,都在他的考虑中。

    分批回归的真仙,肯定会越来越强,他目前还能应付,但不久后,那就不好说了,他有可能会沦为别人的猎物!

    “欧拉,咪哒……”老陈说黑话,告诉王煊大概快了,他又重新找了一遍,将目标缩小了。

    他有种直觉,不是在钟家,就是在凌家。虽然两家给他面子,让他临近秘库,但他感觉有些危险。

    比如,在钟家秘库中的罐子中,竟发现一些骨块,舍利子。他么老钟真是什么都敢挖,现在这些都是定时炸弹。

    “真的假的,你和钟老二聊一聊,问问他,有没有从熊山挖出来的骨头,有的话,我直接去解决掉它!”

    次日,老陈又联系王煊,钟长明也不知道老钟是否挖过旧土的熊山,钟老二当年没参与过这些黑活,相对来说很淳朴。

    “有口棺材,碧绿晶莹,还长着树叶子呢,里面的尸体有血肉,千年未腐,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挖出来的。”

    陈永杰说道,他头大如斗,感觉钟家的秘库像是妖魔窟,他才踏足进去,就听到里面有各种动静了。

    “还有一口铜棺,里面躺在一具神秘尸体,满身银毛,锃亮,透过棺材缝,向外不断冒银光。”

    关键是,这些东西究竟都是从哪里挖出来的,除了老钟外没人知道,钟家其他人没有去研究与分类过。

    “钟老二向我吹嘘,随侯珠在他们家呢,此外还有几颗龙珠,我远远地看到了,尼玛,都是特大号的舍利子,在昏暗中嗖嗖冒光!”

    听着老陈这种抱怨,王煊感觉无语,钟家这是要出王炸啊!

    当初,他在逝地中和摆渡人闲聊,没有想到,当时的戏言成真,甚至有点低估老钟了,简直是没有他不敢挖的东西。

    照这么看,摆渡人徐福的骨头保不准真在老钟家里。估计老钟也是发现那些骨头非凡,猜测是仙骨等,都给收起来了。

    唯一庆幸的是,钟家有个灰扑扑的池子,像极了传说中的往生池,比较镇得住,最近还没有导致秘库太过闹妖。

    王煊提醒陈永杰,不要贸然进去,就在外面找找算了。

    “我有分寸!”此时,老陈手双手捧着“随侯珠”,一个特大号舍利子,他比较恭敬,自身在运转释迦经文,以佛舍利镇邪,在秘库中寻觅。

    钟晴与钟诚姐弟二人一大清早聚到了一起,都露出异色,两人低语,相互交流,夜晚居然被钟庸托梦了!

    老钟告诉他们,立刻带上他一起跑路!

    “太初计划,撤离新星?”两人对视,交流梦中所得。

    毫无疑问,老钟醒了,在蝉壳中复苏,但是装死呢!

    “估计太爷爷被家里现在这种状况吓了个半死吧?”

    两人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老钟最惜命,结果发现自己无意挖了那么多大黑坑,全都摆在家了。

    “别说了,都要出王炸了。听太爷爷的,赶紧准备,近期……撤出新星吧。别的不说,论保命长寿,没人比他更在行!”

    “走之前,将王煊请过来,私下问问他们要不要和我们一起走,将那些经书都给他看看吧。”

    “他惦记很久了,每次来都跟红眼兔子似的,盯着太爷爷书房的方向。估计没有往生池的话,他早就精神出窍跑过来偷书了!”

    不得不说,姐弟两人对王煊还是比较了解的。

    ……

    接下来的两日,王煊没闲着,各种准备安排,伪造身份,脸上套人皮面具等,他要回旧土!

    他觉得不安,最近新星如同世界末日似的,各地都在下大雨,到处都是血色闪电,连他看的都有些头皮发麻,不知道这次会跑过来多少神仙。

    他是真的心虚了,还没做好与诸仙开战的准备呢!

    想都不用想,上次黄琨那个阵营的人,以及红衣女妖仙的部众等,真要大规模过来的话,直接就会狩猎他。

    所以,他也要准备王炸了,前往旧土,请出剑仙子的真骨,接引她回归!

    肯定不能等到三年后了,现在一天一个样子,大幕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熄灭了。

    只要他将剑仙子接引回来,让她道行无损,那么在现世中应该是难有对手,因为别的阵营的仙人都不是完整体!

    一切都准备好了,他要悄然踏足旧土,准备王炸,到时候说不定能将红衣女妖仙也顺带堵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