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六十一章?见仙
    王煊讶异,老陈这是早有准备,这次就是冲着周家古寺而来。

    不过,当想到那半个莲蓬的来历后,他也心情激动了,无法平静,那可是绝世强者释迦从最高等的精神世界采摘的天药种子!

    他不知道古代的真实情况,但是料想,很难有他这个境界的生灵能在命土中埋下天药种子。

    那种东西绝不是初登超凡领域的人所能接触的!

    不能说绝对没有,但一定极其罕见,比如某位绝世列仙最看好的衣钵传人才有可能。

    “与佛争机缘好吗,会不会有大因果?”王煊皱眉。

    现在已经有个红衣女妖仙在惦记他了,再来个绝世大佛的话,日子有点难过。

    “都这个年代了,哪里还顾得上那么多,该腐朽的腐朽,该消亡的消亡,各自都在争渡,凭本事活命。再说了,你看我练的都是什么?丈六金身、释迦真经、菩萨拳,算了,再说我自己都心虚了。”

    老陈叹气,说到最后,他自己都觉得像是佛门弟子了,但他刚结婚啊,不可能出家。

    王煊看着他,道:“也是,真要有大因果,暂时应付不了,你可以进寺院,去当未来佛,挺好的。”

    陈永杰顿时瞪眼,这小子想什么呢!还没什么危机呢,就准备让他去背锅了?

    “有本事你去和关琳说!”

    “算了,关姐不容易,别让她伤心了,我也练释迦真经了,我们都是有缘人。”王煊笑道。

    然后,他将完整的释迦经文告知了老陈,还真想看看他在佛门这条路上能走出多远,修行到什么高度。

    陈永杰心虚,一边是欲罢不能,觉得很适合修佛,一边又怕最后不由自主斩断红尘。

    “算了,我小心谨慎一些,找些别的功法练一练,中和一下。我为我儿子将名字都准备好了,我不能出家。”说完,他看了一眼王煊。

    “你看我做什么?”王煊觉得他的目光不怎么纯净!

    ……

    老周名为周鸿斌,迫不及待了,历经数次事件,他已经确定,王煊很靠谱,能够为人延寿,其他人都是推拿!

    现在,王煊与老陈聊完,随周鸿斌来到了那座古庙。

    老周相当的直接,让人送上几个托盘,里面各种器物都有,从降魔杵到佛龛,再到佛经,应有尽有。

    看得出,他确实信佛,这些古物都保存完好,他看这些东西的眼神有光,不是当成普通文物。

    老周还是很有诚意的,拿出的东西不少,也不错,不缺少法宝,当中更是有异宝,是个钵盂!

    在古代璀璨的超凡时期,异宝都算是稀世神物,在顶级大教中都属于恐怖的大杀器。

    王煊看了又看,暂时没有动那个钵盂,而是看向一条三尺长、一尺宽的丝绢,上面写着一行字符。

    然而,他一个字都不认识。

    老陈看了看,也觉得这块黄色的丝绢似乎蕴含着奇异的力量,奈何无法解析,猜测道:“六字大明咒?”

    王煊没有立刻选择,而是先帮老周续命,过程中向这些器物中注入一些神秘因子,仔细研究下。

    “好大的舍利子!”老陈吃惊。

    他精神出窍了,看到了古寺一块青石中藏着的舍利子,晶莹透亮,浑圆如宝珠。

    不过,他依旧看不到内景地的缝隙。

    王煊接引神秘因子,为老周延寿,同时也将一部分覆盖在了跟来的周云身上,给予他好处。

    他知道,随着宁静期快被打破了,以后接近真骨、舍利的机会越来越少,趁现在顺便帮熟人梳理下身体。

    同时,他也为老陈的血肉注入神秘因子,陈永杰突破到采药境界后,自身早就消耗的七七八八了。

    当王煊向那张黄色的丝绢注入神秘因子,仔细研究后,有佛光腾起,字符发光,他感觉这东西似乎极其不简单。

    这一刻,他决定选择它,放弃了钵盂。

    接引神秘因子后,王煊与老陈同时精神出窍,赶向周家的宝库,想一看是否有那半个莲蓬的踪影。

    秘库中,法宝不算少,异宝数件,最重要的就是一尊金佛,威严无比,内部符文密密麻麻,属于顶级异宝。

    王煊看了又看,没有去动它,这金佛有问题,被人布置过。

    他仔细寻找,确信没有莲蓬。

    “只有几家有寺院,慢慢找,绝对跑不了!”老陈不沮丧,倒是很有信心。

    王煊提醒他,新月上还有一座古寺院呢。

    老陈点头,但他有种感觉,天药种子在新星上。

    庙宇中,老陈宝相庄严,他将袈裟和五色羽扇都取了出来,让王煊帮他填满神秘因子。前段时间,他为了修行,将两件异宝内的超物质都汲取干净了。

    当周鸿斌睁开眼睛时,正好看到老陈披着袈裟,周身金光普照,吓了他一大跳,哪来的大和尚?

    当离开周家后,老陈与王煊告别,约定分头行事,他要去掌握有释迦真经的秦家看一看有没有莲蓬。

    他让王煊也尽量先选择拥有寺院的财阀去“出诊”。

    王煊提醒他,道:“你小心点,别乱进秘库,现在各家的藏宝地似乎都被神秘生物占据了,披上袈裟防备,免得被人暗算。”

    ……

    “王煊,林教授要和黄家的人动手了!”秦诚来电,快速而急促的告知王煊这一情况。

    此刻,王煊坐着悬空飞车,从临海的泰城一路西行了千余里,距离黄家所在的虞城能有四百多里。

    他原本要去吴家,现在临时改变路线,直接前往以旧术正统自居的黄家。

    “不用焦急,他们不敢下黑手!”王煊告诉秦诚,没什么大问题,他已经在路上了。

    他确信,黄家其实是想请他过去,他一而再的拒绝,他们才用了其他手段,让他现身。

    “黄家想干什么?”他自语。

    这个家族在古代有数人成仙,在某些年代,确实相当的强大。

    他知道,有神秘生灵大概率盯上了他,黄家背后是否有什么生灵对他有想法了?他面色平静。

    如果迫不得已,他只能去掂量某些古人了!

    悬空飞车极速远去,化成一道流光,飞驶向虞城。

    “最近他的胆子有点大啊,驾车四处出没,都不躲在城中了。就不怕我们在天外锁定他,给他来一发超级能量炮吗?”

    孙家,有人面色阴冷,他们一直在关注王煊,动用了各种手段他在追踪他的行迹。

    他们觉得,王煊的行动越发的大胆了,真不怕战舰轰杀了吗?

    孙荣盛冷声道:“又不是没动用过战舰,不止一次了,但他死了吗?先看着,我感觉快出事儿了!”

    对于悬空飞车来说,四百余里根本不算什么,当王煊开始飙车后,时间并不是很长,他出现在虞城外。

    此时,黄家中,在黄景林的邀战下,林教授下场与他交手了。

    在秦诚看来,黄景林这样邀战,等于揭开了林教授的伤疤,当年就是他洞穿了教授的胸膛,现今又战?

    “林孟良,当年很遗憾,在你被热武器重创的情况下交手,如今我感觉你血气旺盛,还远胜从前,深感欣慰,切磋一场吧。”

    轰!

    场中,两人间像是有闷雷绽放,拳风激荡,让地面的落叶都飞了起来,在半空中炸开。

    在多次的拳掌碰撞中,林教授的手掌微微泛出莹光,震断黄景林的手臂,拍在他的胸膛上,但适时收了一部分力量。

    不然的话,以他现在的实力,足以能将对方的胸膛打穿过去!

    黄景林胸骨断裂,整个人倒飞了出去,不断的大口吐血,他有些难以置信,差距这么大吗?

    他已经是准宗师层次的高手,如果超凡未现,他在旧术领域中算是赫赫有名的人物。

    “你……不仅旧疾尽去,还成为宗师了?”他很不甘心!

    事实上,经过三个多月修养,服食地仙泉、超凡蜂王浆以及灵药后,林教授自然恢复了身体,且突破了。

    参加交流会的人都发呆,很多人都知道林孟良复原了,但他成为了宗师,还真是……让人震惊!

    如果没有超凡者,这种人就算这个时代顶尖的高手了!

    “哼!”

    有人冷哼,名为黄景峰,是黄景林的堂兄,快七十岁了,但是满头发丝漆黑,一点也不显老,他是当年失落在福地的人。

    十几年在超凡世界修行,始终未死,再加上服食不少灵药,他已经是超凡者!

    以旧术正统自居的人,怎么能败,黄景峰几乎忍不住要出手,脸色冷漠,向前走去。

    关键时刻,他的叔叔黄兴海拦住了他,示意他不要冲动。

    “喂,老王,你到哪里了,现场比武见血了。不是林教授,是他把对方打的嗷嗷叫,满身都是血。”

    秦诚在那里通话,声音有点大,参加交流会的人都听到了。

    人们无语,黄景林虽然落败,但哪里痛苦的嗷嗷叫了?

    黄景林从地上爬起来,想去踹死他,心说,你他么的故意的吧?他自然知道,这是林教授的弟子,绝对是有意埋汰他。

    “我到黄家庄园外了。”王煊告知。

    黄家算不上财阀,但拥有的产业也不算少,混的太差的话根本无法支撑起旧术世家这个招牌。

    在场的都是修行者,耳朵很敏锐,都听到了两人间的对话,顿时吃惊,最近的风云人物王煊来了!

    “快,迎接剑仙!”黄兴海带头,领着众人迎了出去,相当的礼遇。

    当众人看到王煊后,一阵失神,年轻的有点离谱,各大平台上都有他的战斗影音,但是都很模糊,没有露出他清晰的正面真容。

    现在,众人震撼,真的就二十出头?已经成为强大的超凡者!

    “剑仙!”许多人眼神火热,都叫了起来。

    王煊很想纠正,他不是剑仙,最擅长的不是御剑,但看着他们的热切的眼神,他也就不想解释了。

    他微笑着点头,和众人打招呼,然后走向林教授与黄兴海那里。

    “教授你没事吧?”他问道。

    众人神色复杂,林孟良跑去旧土竟教导出这样一个好徒弟,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没事儿,好的很。”林教授笑着说道,他比以前年轻太多了,喝过地仙泉的人,哪怕他故意染白双鬓,也依旧有种生命蓬勃的感觉。

    “黄老先生,一再邀我前来,有什么事吗?”王煊看向黄兴海。

    “确实有一些紧要的事情,里面请,这里不方便说。”黄兴海点头道。

    他内心波澜起伏,眼前的人是一个能开内景地的天纵人物,而且是在这个超凡腐朽的年代,实在有些离谱,可惜,不黄家人!

    他控制情绪,加上有秘宝遮掩内心的波动,不担心被超凡者捕捉到他心中的念头。

    “超凡者,剑仙?我想和你切磋!”黄景峰开口,从福地回来后,他一直听闻到王煊的各种传闻,早就想找上门去交手了。

    “景峰,退下!”黄兴海开口,沉下了脸。

    “无妨。”王煊示意他尽管出手,也想看看从福地出来的人有多强。

    黄景峰动了,拳头发光,带着刺目的闪电,数十道光束如同蛛网般交织,砸向王煊。

    众人惊呼,这就是超凡者吗?近距离看到他打出雷霆,十分心惊。

    王煊右手向前按去,轰的一声,所有闪电都熄灭了,能量光芒崩溃,同时黄景峰闷哼出生,踉跄倒退,嘴角溢血。

    这……结束了?众人发呆!

    “走吧。”王煊开口,示意黄兴海带路。对于黄家的超凡者,他很失望,不过迷雾层次而已,而且是“弱迷雾”。

    “请!”黄兴海也很震惊,但是,他很快调整了情绪,带着王煊向里走去。

    他对众人说了句抱歉,没有带他们一同前往黄家重地——祖祠。

    王煊皱眉,还没有接近那片建筑物,他就感觉到了不妥,那里……有生灵复苏了!

    他还是头一次遇上这种情况,一位仙人回归了吗?

    既然已经开始面对,那么他也没有什么好犹豫的,大步向前走去,不过斩神旗已经准备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