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五十六章 人间变了天
    陈永杰自然有压力,这是列仙要回归的节奏吗?神话与现实交融,将会产生一些列严重问题。

    “没什么可怕的,我一直在遗憾,没有生在绚烂的古代超凡时期,不能和那些传说中的人竞逐,现在机会来了,将与列仙共处一世!”陈永杰说道。

    现在是非常时期,现世的超凡者可能会被拉拢,也可能会被清除,情况相当的复杂。

    老陈在为自己树立信心,不能畏惧!

    “我们回旧土。”关琳说道,她想请钱安、凌启明等人亲自护送,料想那样没人敢击落飞船。

    陈永杰叹道:“我感觉旧土的问题更严重,估计会群魔乱舞,许多神话传说都源自那边啊。”

    三个月了,他与关琳早就领证了。

    “王煊哪里去了,该不会真的死了吧?”老陈皱眉,连他也有些心中没底了。

    他自语道:“你如果短命,不幸死去,我儿子就叫陈煊,女儿叫陈萱。”

    ……

    接下来的几日,陆续有些飞船从深空尽头回来,秘密带回一些消失很久的人!

    密地是超凡星球,东方的财阀探索多年了,但在这之前还有一个地方,被命名为福地。

    很多年前,超凡物质汹涌,福地能量激增,导致各种非常飞船与探测器都无法接近了,一些强者失落在那里。

    自那之后,新星的人只能放弃福地。

    按照密地白孔雀的说法,这是神话将腐朽前的回光返照。

    如今,名为福地的生命星球,超凡渐渐退潮,飞船与救生舱等又可以接近了。

    孙家一直在关注福地,因为最近他们有些惨,迫切想将困在福地的人接回来,所以第一个行动。

    当年,孙家的探险队失落在那里一大批人。

    这次他们成功了,引发其他人效仿。

    ……

    陈永杰听到消息后,露出思忖之色,有些熟悉的面孔浮现在他的心头,确实有些很厉害的人消失很久了,大概率落在了福地。

    有与他一个时代的人,也有老一辈的狠角色,一走就是很多年,再也没有出现。

    不止如此,还有他的大弟子魏峰,也消失十几年了,不知道是死了,还是被困在福地。

    “我要闭关,在命土领域积淀的足够了,该考虑更进一步了,不能浪费了身上的药土啊。”老陈自语。

    他曾在地仙城的大幕前交换到一块药土,看起来像是个玉石块,但其实内部是天药的药性,源自佛教的一位菩萨。

    这东西自然最适合命土、采药层次的超凡者,自这一日开始,老陈不再露面了。

    ……

    “天啊,我在望月崖那片千年古桂花树林中遇仙了!一个绝美的女子,嫣然一笑,倾国倾城,但是一转眼她就不见了。”

    “各位,我也遇到了灵异事件。你们知道妖神岭吗?原住民都不愿踏足的地方,今天那里划出一道又一道血色的闪电,光雨洒落,像是有什么生物出现了,吓得我慌不择路地开悬空飞车逃回来了。”

    接下来的数日,各地先后出现一些古怪事件,越传越惊人,引发各方注意,连财阀都神色凝重了。

    孙家的地下基地中,五号机械人自从复苏后,就再也没有沉眠。

    此时,它离开母舰,走出地表,站在一座高山上,眺望太空,在它的眼窝中出现各种神秘符号。

    它捕捉到某种……特殊频段的信号!

    它在颤栗,在发抖,身为一个机械人,居然会有种不该存在的情绪,如果让人看到后一定会不解。

    它的双目中,映现出一组又一组神秘信息,是它艰难接收到的,然后它又快速向外发送消息。

    宇宙深处,遥远的未知之地,一艘破烂的母舰发出微弱的光,它距离一个虫洞不是很远。

    母舰残骸暂时复苏,接到五号机械人断断续续的信号,进行了回应,然后,又将信息尝试发向虫洞中。

    显然,它只相当于一个中转站!

    ……

    深山中,湖泊畔,茅屋前,王煊又一次寻路,穿着秘铜魂甲,在命土蒸腾出的雾气中远去,追逐远处模糊的景物。

    他沿着一条特殊的路,进入神秘世界。

    很快,他看到了那处驿站,悬挂的灯笼未曾熄灭,他轻出一口气,快速向前走去。

    时隔多日,他又进来了,想探索神秘世界那片发光地,要验证一些事。

    路经死气沉沉的村镇时,漆黑的夜空中无声地飘落下枯黄的纸钱,这让他皱眉,一直在坠落这种有陈旧年代感的黄纸?

    王煊向光明的地平线尽头走去,这次格外谨慎,一直在动用精神天眼眺望,毕竟上次出事儿了,他担心风波还没有平息。

    不久后,他驻足,盯着黑暗的前方,他的精神天眼捕捉到异常的景物,某座大坟中有人。

    然后,他转身就走了,这次探索失败。

    上次的风波没有过去,坟场中居然藏着银甲士兵,居然这么有毅力,十几天过去了还在坚守。

    “唉,上次出事儿,那队人马全灭,被通缉榜上的大妖杀了个七零八落。有高手来援,也被那大妖使用不周山开采的铜母炼制成的大印活活砸死了。上面动怒,四处撒网,要擒杀大妖,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多事之秋,各种乱子不断出现,城中的高层都在惴惴不安,不知道会不会投靠远方那位绝世强者。”

    ……

    现世中,王煊睁开了眼睛,他轻叹,没有一条秘路安全好走,都充满了凶险。

    比如,他现在发现的这条秘路,如果平和时期也就罢了,没准能混进去得到不少好处。

    但现在,那片神秘世界似乎不怎么宁静,有各种乱子,他万一不小心遇上逍遥游以上的强者,一旦被盯上,后果严重!

    到了现在,他将黄澄澄的小葫芦以及飞舟中的超物质都消耗的七七八八了,没有神秘因子可借用了。

    而此时王煊几乎踏足命土领域了,他觉得,自己得找个道观,或者千年古刹,补充所需,差不多就可以更进一步了!

    “有些问题,最近探测器怎么会越来越多,连这种荒山野岭都时常有仿真昆虫飞过,捕捉景物。”

    王煊皱眉,各大组织的监控可谓无处不在,近期外界多半发生了一些事,导致顶级势力严阵以待,探测器连深山都不放过了。

    他避开了大部分,摧毁了少许,看来这个地方不能再呆下去了。

    清晨,王煊洗漱后,他一阵蹙眉,终究是不小心泄露了行踪,远处有微型探测器飞过。

    他不可能时时去扫视所有微型生物,山林中各种虫蚁太多了,他如果总在意附近环境中的细节,根本不可能沉静下来修行。

    王煊淡淡地瞥了一眼那只从不远处飞过的野蜂,然后不客气的摧毁,接着直接从这片山林消失。

    今日,开元大学人体潜能研究学院中正在上演对抗赛,属于各高校间的切磋。

    秦诚终于遇上了自己等待的对手,和黄家人有关,他要为林教授出口气。

    这场战斗还是较为引人瞩目的,因为秦诚和王煊的关系瞒不住,很多人都知道他的身后是谁。

    不过,眼下剑仙消失了,让人较为惋惜。

    秦诚的对手是一个高大健壮的年轻人,他的师傅出自黄家——号称旧术正统世家。

    尤其是传闻,最近黄家有人从福地回来了,外界怀疑,黄家可能有了超凡者!

    咚!

    秦诚与那个健壮的年轻人交手,发挥稳定,干净利落的击败对手,让那个健壮的年轻人口吐鲜血,踉跄倒退。

    秦诚听从了林教授的吩咐,注意分寸,没将对手打的骨断筋折,也算是留情了。

    原本这件事没有引发什么波澜,平淡地过去了。

    不过随着王煊露出行踪,起了微妙变化,黄家有人想见到这个最近以来名气很大的超凡者,仔细研读他的资料后,对他有所怀疑!

    甚至,黄家有人进了祖祠,进行祷告,在这里入眠,进行某种仪式,想要与神秘力量沟通。

    秘网上最先有人放出王煊的朦胧图片,爆出他还活着的消息。

    “给你们看看,是谁来了,王之蔑视图,重现人间!”

    有数家财阀的探测器都捕捉到了王煊的身影,但是都没吭声,静观是否会有什么事件发生。

    结果,有个家族的年轻人得悉王煊活着,实在没忍住,将照片放到了秘网上,这自然引发轰动。

    然后,这个心性跳脱的年轻人,直接就被家里人给修理了,恶狠狠地教训了一顿。

    “谁让你发出去的,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你没事儿跳什么?!”

    无论如何,说什么都晚了,照片泄露,引发轩然大波。

    “我去,剑仙再现,谁说他死了?王之蔑视,再看着那些造谣生事的人怎么说!”

    消息一旦走漏,自然就不会是秘密了,各方动容,超凡者王煊没死,依旧好好的活着,让各方吃惊。

    战舰洗地,源池山大爆炸,他居然还能活下来?

    然后,周云、钟晴、陈永杰等人的电话就被打爆了,各方都在向他们询问,具体什么情况。

    事实上,几人也很懵,王煊就这么突兀地回来了?

    孙家众人脸色难看,当初为什么击毁源池山,还不是为了杀王煊,灭超凡者吗?结果正主没死!

    得到消息后,孙家许多人感觉脸都肿了,像是被人抽了上百记耳光,总觉得王煊回归,在嘲弄他们。

    孙逸晨直接气的摔了电话,前不久他还在对人说,王煊尸骨无存,结果对方悠悠然走出了山林。

    “剑仙回归!”各大平台上,也有人第一时间放出消息,引发巨大轰动。

    王煊不想理会这些事,和一些故人简单通话报平安后,他想直接找个道观或古刹,补充完所需,晋阶到命土境界,然后事了拂衣去。

    不过,他也知道,他不惹事,不代表别人会安心,会本分。他已经得悉,这人间似乎变了天,超凡接近,神话正在进入现世中!

    如果真有人针对他,实在无法回避,那么他也不会委屈自己。他不介意检验自己的修行成果,试试手中大杀器的威力,教育下各路牛鬼蛇神!

    月初,向各位书友求下保底月票,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