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五十五章?超凡回归
    王煊以精神天眼扫视,确信六人都死了,精神体化作灰烬。

    这是从神秘世界追杀出来的生灵,都超过了采药境界,万一有人逃走,可能会引发很大的祸端。

    “你们以为跟过来,就可以在这边横行了?”王煊自语,坐在青石桌案前,摆弄金色的小旗。

    这东西着实恐怖,不愧是传说中的杀伐宝物,名不虚传,他收了起来。

    “这是蟠桃树的皮,靠谱吗?”王煊盯着青石桌案上那块黑乎乎的东西。

    他持在手中,感觉很重,放在鼻端闻了闻,草木清香直达精神中,它介于实物与能量之间,有些古怪。

    传说中,蟠桃园位于极其高等的精神世界中,王煊以为不是实物,现在看来猜测不算完全准确。

    “希望是天药的树皮!”王煊将它收进福地碎片中。

    如果真出自瑶池,即便是树皮,估计也具备天药的部分药性,等到了采药境界,对他会有极大的好处。

    老者还留下一副专门保护精神体的甲胄,在古代时,高等级的东西也叫做元神甲胄。

    这东西是实物,看着像是黄铜铸成,但是入手很轻,像是没有重量般。

    在一些典籍中有记载,这是一种特殊的秘铜,非常稀缺,可以用来打造精神甲胄,保护元神。

    “有意思。”王煊露出异色,在那个世界,无论是精神体,还是实物都可以存在,并非纯能量的虚空。

    他仔细感应了一番,秘铜魂甲不凡,除却防御外,还能短暂的提升精神力量!

    “好东西啊!”他赞叹,比他身上的破碎不全地暗红甲胄强多了。

    最近他神游时,可以说是“衣不蔽体”,现在好了,有了一件非常不错的“衣物”。

    秘铜稀有,这所谓的甲胄其实只是马甲与大裤头,他的手臂、小腿、头颅等依旧露在外面。

    王煊精神出窍,想感受下秘铜魂甲的好处,刷的一声,他远去了,飞行速度提升了一截,更快了,此外离开肉身的距离更远了!

    “真不错!”王煊点头,非常满意。

    五个士兵留下的银色甲胄也是保护魂体的,能展开光翼,但这种制式的东西比秘铜魂甲要逊色一些。

    当然,这是相对而言,其实这些也都是不错的超凡宝物。

    一次寻路之旅,王煊收获不小,三滴酒浆让他精神力提升了十分之一,还有蟠桃树皮,精神甲胄等,更是见证了一个神秘世界。

    他心中有所猜测,多去几次的话大概能够验证一些事。

    “燃灯,寻路,居然踏入那样一个世界中!”

    王煊思忖,这次的经历其实很离奇,他是怎么过去的?在命土蒸腾出的迷雾中远行,进入了一个世界。

    “难怪说命土是万法之始,超凡立足之地,一切从这里开始,果然有其道理啊!”王煊感叹。

    命土,在他的体内,但在脏腑与血肉中却找不到具体的位置。

    它蒸腾出的迷雾,在虚无中,延伸向远方,进入一个奇异的世界,能从里面带出来精神体,也能带出来真正的实物等!

    “这就有些不简单了!”王煊琢磨了很长时间。

    但眼下他不能进去了,撞枪口上就麻烦了,现在需要避避风头。

    他对那片世界有各种怀疑与猜测,可惜,这次没能走进光明地带,莫名参与进了坟场黑市中。

    “漆黑而死寂的村镇中没有超物质,那座祥和的巨城以及它后面的世界中,大概率有浓郁的超凡因子,不然不足以支撑那些人修行。”

    王煊颇为期待,有很强的探索欲望。

    “我这次真不算钓鱼,是你们非要追杀我跟着出来。”王煊自语。

    接下来的日子,他平静地研究各种经文,思考未来的路。

    十日后,他发现身上的超物质不多了。

    王煊出神,躲在深林中两个多月了,不知道外界怎样了,他有些怀念各家的道观、寺院了。

    “所谓的三年过后,超凡腐朽,在三四个月前就在提及了,严格计算的话,时间还剩下两年多了。”

    王煊警醒,要抓紧时间,不能虚度光阴!

    他怀疑,在他离开的这两个多月,外界或许发生了一些事,各种牛鬼蛇神都渐渐冒头了。

    他希望躲在水下,蛰伏在世外,远观红尘乱象,看各方表演,无奈的是,他现在缺少超物质了。

    ……

    将近三个月,外界确实发生了一些事,超凡在接近,神话从历史传说中映照出朦胧的影子。

    有些财阀中,发生了不可言说的变化,在高层中,有人变得很深沉,有人露出异色,有人带着隐忧。

    一切都是因为,他们的秘库偶尔会闹出一些动静,某些宝物在发光,复苏,自动轻鸣,出现一些诡异的变化。

    当然,最为让他们不安的是,有核心人物在沉眠时,被人找上门来,与之短暂交流。

    孙家,最近很深沉,没有轻举妄动,他们部分成员搬进了母舰中居住,隐约间在期待着什么。

    新星上,有些道观和千年古刹最近尤为灵验,隐约间散发淡淡雾丝,令人忍不住想去礼敬,奉上香火。

    “我昨夜也被托梦了,那个人说是我们的祖先,他要派人回来……”有人神色凝重地说道。

    有人忧心忡忡,在请专业人士咨询。

    也有人很镇定,暗中在接纳超凡,进行了密谈,哪怕是梦境中相会,也无所畏惧。

    近段时间,各家神圣器物轰鸣,古庙发光,这些都不足为奇,似有超凡之力在缭绕,干预了现实世界。

    老陈最近很忙,作为相关领域的资深人士,顶级专家,他被多家邀请,去解决各种超凡问题。

    比如某个财阀家中,挂在墙壁上的古画,深夜疑似有人走出,有女子轻歌曼舞,让人发毛。

    老陈作为超凡专家,被火速请了过去,进行勘察与解析。

    还比如,某个大组织内,核心成员家中出现的新生儿,过于早慧,显得很不正常,也请老陈去看。

    孙家最近顾不上针对他,上次周冲杀入孙家,将他们惊的不轻,现在正在积蓄力量,与阿贡财团紧密合作,研发新型战舰。

    “你说太爷爷到底醒没醒?我怎么觉得他动过啊,有天深夜我似乎看到他房间发光了。”钟诚咕哝。

    最后,他长叹道:“可惜了老王,被狗曰的孙家炸死了,不然的话,可以让他来看看什么状况。”

    钟晴清纯靓丽,道:“王煊不见得死去了,你看陈永杰,没有急着找孙家报仇,能够说明一些问题。”

    新星到了九月份,姐弟两人已经开学了,他们还没有毕业,但大半时间依旧在家中,主要是有些不安。

    “可他消失快三个月了,连孙家都确认他死了。孙逸晨上次聚会时,喝多了后说漏嘴了,冷笑着告诉我们,王煊尸骨无存。”

    他又补充,叹道:“老王,我对不住你啊,我还欠你一部经文呢,下次我烧给你一部真正的写真集!”

    然后,他就被钟晴“教育”了!

    最近以来,黄家很活跃,以旧术正统自居,传说在古代时,家中曾出现过数位羽化登仙的人。

    他们是秘传的家族,的确留下了不少古物,延续到这个时代,近期有些东西复苏了,让他们信心高涨。

    甚至,有神秘的声音出现,和族中的老者对话!

    “祖先显圣,即将回归!”一位老者难掩激动之色,黄家祖祠中,有神秘物质弥漫,有异常景象出现。

    “在祖祠中修行,效果好的出奇,宛若回到了家族记载的古代超凡时期,我……要突破了!”

    黄家一些人震撼,近期修行氛围浓烈,都很努力。

    “说起来,当年一大批强者跟着财阀进入深空,一直没有回来,殊为可惜。近期,听说有人在想办法,想接引他们回归,希望那些人还活着,毕竟也有我们家的几位高手!”

    近期,其他几个旧术世家也相仿,都有些异常。

    苏城,开元大学,秦诚信心十足,快要与黄家教导出的弟子对决了,他认为根本不是事儿。

    “林教授,我帮你出气,他们当年在你胸膛上留下拳洞,我也不欺负人,正常击败,横扫他们就是了!”

    然后,他又叹息,道:“老王,真死了吗,希望他还活着!”

    “过去的事就算了,这次点到为止,注意分寸。”林教授轻叹,道:“希望王煊无恙。超凡复苏,这对他来说,原本是难得的机会啊。”

    事实上,不仅是熟人,三个月过去了,无论是秘网,还是各大平台上,都有人不时提及王煊。

    “听说最近出现了各种灵异事件,有人说神话再现了。可是,剑仙却死去了,让人遗憾啊。”

    “现在似乎有其他超凡者露出踪迹,都在传,一个大时代到了,遗憾的是,看不到剑仙的飞剑冲霄了。”

    有人的确对王煊早逝感觉惋惜,但也有人看热闹不嫌事大,想看到剑光撕裂机甲、飞船的战斗。

    三日后,两艘飞船从深空中回归,孙家带回来一部分人,引发轰动!

    各路财阀得悉后,都行动起来,一些飞船与战舰启航,进入深空!

    同日,有人言之凿凿,说在深山中探险时看到狐仙,有白狐化成丽人,从一座遗迹中离开。

    次日,又有人声称,在野外的大湖畔,看到有人从湖底走了出来,一闪而逝。

    老陈听闻这些消息后,叹道:“人间要变天!”

    感谢:嘉然小姐、冬天x、人心大兔子丶,谢谢盟主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