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五十章 先下手为强
    周冲咬牙,祭出一把雪白的尺子,极速飞了出去,释放刺目的光芒,像是一轮太阳般落入秘库那里。

    他知道,如今那个地方如同法阵般被激活了,有幽冥符,更有其他一些东西,他没有时间耽搁,感觉远方出现威胁,正在接近。

    轰!

    他以暴力手段破法!

    这是雷霆尺,雪白光芒落下后,闪电交织,剧烈轰击。

    可惜,这把尺子被送出大幕时受损了,上面有四道长长的裂痕,现在爆发雷光远不及预期,且在进一步龟裂。

    最后雷霆尺炸开了,也终于击穿秘库那里被激活的近乎法阵般的布置。

    周冲心痛,如果有足够的时间,这把尺子还是能够慢慢修复的,现在就这么毁了。

    不过,如果能够得到金色竹简,这就算不得什么了,况且现在他已经拿到锁魂钟,属于无价之宝。

    远空,一个机械人极速飞来,咚的一声开火了,打在周冲身上,将他的血影炸开,并让他真骨上的雷劫痕迹脱落一些。

    “嗯?!”他盯着远空,心头悸动,居然威胁到了他。

    哧!

    一道雪亮的剑光落下,机械人手持长剑,刹那杀到近前,璀璨剑芒照亮天空,立劈向周冲。

    “科技,超凡物质,都具备……”周冲盯着机械人,用飞剑架开??它手中的长剑,火星四溅,感受到了强大的力量冲击。

    机械人冰冷的金属右臂指向前来,飞出一个光圈,向周冲身上落去,道:“漫长岁月消逝,狩猎神魔……恍若就在昨日。”

    轰!

    周冲掌心发光,雷霆符文绽放,将光圈击溃,他露出异色,似乎听人说起过这种具备超凡属性的机械怪物。

    五号机械人没有躲避,接受雷霆冲击,在收集能量,补充自己所需。

    周冲将一面镜子传送到袁虹那里,道:“你以此镜护体,避开斩神旗,此镜能照出各种古怪,其他宝物都可以放弃,但一定要将金色竹简取走!”

    他自己则提着银色大钟迎向机械人,激烈交手,并且他快速脱离这片区域,怕神秘的超凡机械人针对袁虹。

    “这口钟……很久以前似乎听闻过,它的第三代主人极其厉害。”机械人看着周冲手中的银色大钟,露出思忖之色。

    周冲动用精神能量,想要撕裂机械人的内部的精密元器件,瞬间而已,他的精神力便被吞没了,没起到作用。

    他的脸色变了,仔细感应,机械人的体内似乎有特殊的转换装置,在分解精神能量,为它所用。

    “机械怪物,堪比异宝了!”他凛然,严阵以待。

    刹那间,他祭出飞剑,带着浓郁的超物质,劈向机械人的头部。

    机械人周身暗淡下去,居然在疯狂吸收超凡物质,内部有一个特殊的动力系统,各种能量符号剧烈闪烁。

    当!

    五号机械人挥剑,挡住飞剑后,它进一步扫描,收集各种收据,同时在分解超凡物质为己用。

    轰!

    周冲的血色大手拍了出去,一时间,宛若惊涛拍岸,各种神秘纹理交织,对机械人造成了困扰。

    它的眼窝中光芒飞快闪烁,极速解析,分化超物质,对抗超凡符文的侵蚀。

    一时间,两人战斗无比激烈。

    轰!

    机械人张嘴间,吐出一道比雷霆还刺目的光束,由异物质组成!

    周冲的血色大手被震的暗淡,险些又一次炸开。

    五号机械人眼窝中射出浓缩的能量光炮,打在周冲身上,让他的血影爆碎。

    接着,五号机械人胸前探出一直由异物质组成的手臂,迅速抓向周冲的真骨。

    周冲快速倒退,躲避了出去。

    短暂的交手,起初周冲真的很不适应这个怪物的手段,对方在吸收与分解超物质为己用,利用率很惊人。

    轰!

    周冲缓慢划过一掌,借助仙骨,带动出些许超凡规则,刺啦一声,让五号机械人的手臂上电火花闪过,金属碎屑簌簌落下很多。

    这给五号机械人造成困扰,它的手臂差点被废掉。

    周冲自己也有些不好受,大境界跌落的厉害,许多手段都难以施展。

    两人之间剑光与能量炮不断绽绽放,异物质沸腾,他们杀向远方,毁掉了一些建筑物,撞碎地面,进入地下。

    王煊双目深邃,目送两人远去,自语道:“列仙进入现世后,被连着削落大境界,实力下降的厉害!”

    对他来说,这是福音,减轻了压力,只要他修行的速度够快,超过回归的列仙不是没有可能。

    而后王煊又盯上了孙家,今天还真是惊人,各种牛鬼蛇神都出来了。

    他时刻准备出手,去夺取自己的造化!

    孙家,秘库前,袁虹出击,手持宝镜,牵引金色竹简从里面缓慢地飞出来,她确实感受到了这片地方的不同。

    孙家建立在一片遗迹上,秘库连通地下,她觉得有些问题,她自己没敢深入进去。

    不过,这里最危险的幽冥符被周冲破开后,没有那么危险了,金色的竹简凌空漂浮,向外而来。

    总共有二十七块,每块不过八公分长,晶莹如金色玉石,全都是以羽化神竹雕刻而成。

    “共有四部金色竹简,那意味着共有一百零八块。”她眼神火热,听到过那些传说。

    四部竹简合一,简直不可想象。

    单修炼一部经文,就能造就出绝世强者,在大幕后的仙界呼风唤雨。

    她向外牵引,结果在途中时竹简坠落,没能一口气带出来,这让她诧异而又警惕。

    然后,她发觉秘库中有些宝物发光,锁住了金色竹简,她不得不艰难的发力去争夺,但不敢踏足进去。

    王煊远远地看着,他觉得该出手了,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不能再稳下去了!

    在出动前,他精神出窍,想要看清斩神旗那里的本质。

    周冲、鬼先生、机械人都远去了,真正的高手离开,他现在不担心被人感知到他蛰伏在畔。

    王煊动用精神天眼,堪破超凡迷雾,发现异常,有人以特殊手法遮蔽了真相。

    斩神旗所在之处的地下有白雾蒸腾,有高手留下的痕迹,超凡符文密密麻麻,它们在牵引小旗,随时可以催动它!

    王煊有理由相信,谁敢直接摘取斩神旗的话,地下白雾中的符文就会绽放,彻底激活斩神旗的恐怖威势!

    即便有肉身护持精神体,也根本不够看,巴掌大的金色小旗若是全面爆发,接近它的人会惨死。

    周冲都不敢妄动,想要收服锁魂钟后,再以它来摘取斩神旗。

    王煊深刻意识到,想取走斩神旗不是那么容易。

    可是,他也不能耽搁了,趁着周冲与机械人远去,现在该他出击了!

    他将隐身符贴在身上,从酒店中走出,快速进入孙家,他看了一眼身穿红色甲胄的女子袁虹,没有打扰她。

    这一次,为了得到斩神旗,王煊全副武装,距离前方还有段距离,他催动古灯,一层光幕覆盖在他的身上,将他保护在里面。

    接着,他取出黄澄澄的小葫芦,透过红色光幕,不敢对准斩神旗,而是对准地下区域,悄无声息地地吸走土石,让白雾露出,让密密麻麻的符文浮现。

    古灯、小葫芦都是强大的异宝,但现在为了得到斩神旗,这两件东西都沦为普通的挖掘工具了。

    哧!

    古灯发光,被他催动出去一道粗长的箭羽,如同神虹般,打进地下符文中,他在搞破坏!

    但这很危险,符文区域确实暗淡了一片,但其他区域却明亮起来,强行催动斩神旗。

    王煊寒毛倒竖,有肉身保护精神也不行,他感觉到了莫大的危机。巴掌大的金色小旗摇动间,金色纹络交织,向外蔓延。

    嗖的一声,他快速逃走了,以古灯绽放的红霞遮拢身体,以黄澄澄的小葫芦挡在身后,喷薄瑞光。

    王煊逃离孙家,斩神旗蔓延的金色纹络居然认人,追击出来很长一段距离,他险而又险的避开。

    这个方向的另一侧,袁虹也被波及了,她不明白什么状况,怎么金色小旗突然复苏了。

    她原本将金色竹简牵引到半空中,都快摆脱秘库中其他宝物的压制了,结果现在功亏一篑,竹简又坠落了,她极速逃离。

    她一阵惊疑不定,没有看到身上贴着隐身符的王煊。

    片刻后,孙家的两座秘库又都平静了。

    袁虹前往第一座秘库牵引金色竹简。

    王煊则再次临近斩神旗所在的秘库,他观察了一下,地下的符文被击穿了一块区域,效果不错。

    这次,他退出足够远的距离,在孙家外面动用古灯,攻击那块区域,而且是连着催动,几支红色箭羽像是长虹贯日,极速飞了过去,没入地下。

    他果断跑路!

    袁虹怒吼,这次她都快成功了,结果金色竹简又坠落在秘库中,而且斩神旗发威,比刚才还凶猛,吓得她亡魂皆冒,飞快逃遁。

    然而,这次的金色纹络交织,已经不是很远了,她不得已催动手中的红色神印,放出一道魂体。

    失去一魂两魄的紫发老者出现,刚要有所动作,就被金色纹络击中,噗的一声,当场被绞杀成飞灰,什么都没有留下。

    然而,金色纹络蔓延,还是没有退潮。

    袁虹惊怒,再次催动红色宝印,又释放出两道魂体,居然是克莉丝汀与汉索罗,两人重见天光后顿时惊喜大叫。

    瞬间,他们的喜悦表情凝固了,被金色光芒覆盖,两人的精神体化成飞灰。

    袁虹逃过一劫,眼神森冷无比,动用周冲给她的宝镜,照耀四方,终于发现王煊,即便他贴着隐身符也被照了出来。

    “是你,刚才想盗走斩神旗?”袁虹脸色冷冽,没有立刻发作,因为对方有肉身确实适合盗旗。

    而且,对方实力不弱,手上有两件异宝,她现在状态不佳,在源池山被轰炸了一次,元气远未恢复呢。

    “你我同为超凡者,合作取宝吧。”她克制着出手的冲动,但是心中杀意弥漫,想让王煊继续去盗旗,拖到周冲回来后再杀他,暂且当个工具人。

    “好,我再研究下,怎么取斩神旗,你先去取金色竹简吧。”王煊点头。

    事实上,他很清楚,这个女人不是善类,早先就想以红色的宝印给他打上印记,让他受制于她。

    他也将这女人当成了工具人,如果两人同时取宝,会节省不少时间。

    当然,这次他得注意点,不能再干扰对方了。

    王煊看了下,再来一击的话,斩神旗地下的符文就会被毁的差不多了,那时就能够摘走金色小旗了。

    然而,这次袁虹没有再去牵引金色竹简,就在那里盯着王煊,看他取斩神旗,并暗自持宝镜与红色法印戒备着。

    这是对他监工,督促他取宝?

    同时,王煊感知超常,突然发觉,在他背后很远的地方有个女道士在蛰伏,袁虹将收在红色宝印中的最后一个魂体放出来了。

    既然对方不愿当工具人,而且随时可能会对他动手,还留着她干吗?

    为了速战速决,王煊祭出那张雷霆符纸,他觉得这种东西对魂体最有效果。

    为了不出意外,快速取走斩神旗,他也不惜浪费了。

    轰!

    他先下手为强,一道雷光绽放,粗大无比,直接轰在女子的身上,让她惨叫出声,半边身子炸没了!

    感谢:冬天x、15年、duoye1106、叁生缘纵猎者,谢谢盟主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