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四十八章 列仙祸
    男子起身,从漆黑的大峡谷中出来后,遇上盛烈的太阳,顿时一个踉跄,他轻声道:“魂体受创厉害,在雨夜中汲取了阴气,现在被太阳火精冲击,居然有些不适。”

    嗖!

    他腾空而起,去找他的真骨,女子跟在他的身后,两人在烈阳下飞天远行。

    最终,他们在三千里外的一片大山中降落,这里有昔日原住民留下的痕迹,但早已荒芜了。

    男子就是这颗星球的人类,在他追随的那位强者的庇护下,接受雷劫洗礼,身体爆碎,留下一团精神体,进入大幕后的世界。

    从本质上来说,如果是依靠他自身,大概率会死的干干净净,什么都留不下。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种说法还是有些道理的,就是因为那位绝世强者有足够的底气,所有让身边的人也能羽化登仙。

    一座大山之巅,古木狼林,男子以精神力量掀开藤蔓,铲除荆棘,终于看到下方的瓦砾等。

    昔日的道场,早就废掉了,一切都是斑驳的历史痕迹,让他叹息,多少年了?两千多年流逝,昔日红尘中的人都再也见不到了。

    他有些出神,当年这座大山上,那些一起学艺长大的孩童,那些师兄师弟,那些年迈的老者,都消散在岁月中,连他们的坟头都找不到了。

    一时间,他百感交集,很多年没有这样的感触了,那位可亲的师姐曾洒泪送他远行,看他离开山门。

    等他成仙前最后一次回来,在这山中渡劫时,她早已老死了。现在他又来了,眼前竟又浮现出她鲜活的面容,两千多年了,竟还记得。

    “不成仙,一切都成云烟,尽化尘埃。成了仙又想着逃离,大幕熄灭,万物皆衰,可怜,可叹,可悲。”

    周冲掘开瓦砾,挖出地宫,从当中找到一个玉盒,开启后里面有一小块头骨,还保持着活性,焦黑的内里有生机漾出。

    但是,周冲的脸色却立时变了,谁曾动过他的骨?

    当年,他回来渡劫时,这地方就荒废了,曾经的温柔师姐,那些师兄弟,还有师傅与师叔们,都死去了。

    现在他吃惊的发现,这块骨被什么生物啃食过,只剩下一半,被夺走很多活性能量,现在没有想象中那么浓郁。

    为什么没有全部吃掉,给他留下一半?

    他脸色阴沉,想要发怒,但却找不到对象,不知是谁所为。

    看着地宫,看着玉盒与真骨,他仔细观察这里的痕迹,约莫是一两百年内的事,有人开启过这里。

    “一百多年前,新星上有什么特殊的事件吗,是否出现过一些强大的超凡者?”周冲问道。

    身穿暗红甲胄的袁虹摇头,道:“我近些年才从养魂桃木中苏醒,不知道百余年前发过什么。”

    周冲将残缺的真骨按在魂体中,瞬间,有血色纹络从焦黑的骨体内部蔓延出来。

    他手中出现一个玉壶,从当中不断向外涌动超物质,被那黑色的骨块吸收。

    在他的魂体上,血丝蔓延,越来越多,不断交织,渐渐勾勒出一道淡淡的血色身影。

    想要真正的血肉重生谈何容易,他现在强行催发,其实从长远角度考虑,没有什么好处,迫不得已为之。

    “走!”周冲开口,瞬间飞天远去。

    这里距离孙家所在的康宁城足有五六千里,但是,对于他们这种精神体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

    袁虹提醒道:“你现在得到真骨血气滋养,实力大幅度提升,但是,你也露出了部分血气形体,会被探测器捕捉到。如今这个时代,凡人掌握着战舰等,力量十分强大,一旦被打中,后果不堪设想。”

    “真是麻烦!”周冲皱眉,这已经不是两千多年的时代了,现在凡人也能重创他,源池山的残酷教训还没过去三天呢。

    他让真血回流骨块中,等到需要接触锁魂钟与斩仙旗时再现血身。

    烈阳当空,他们早早地进入了康宁城。

    两个魂体绕着孙家转了四圈,仔细观察后,周冲动容,他确定那个巴掌大的金色小旗便是传说中在上古时期就已失去踪影的斩神旗。

    “稀世神物,专杀元神,历代以来,死在这杆小旗上的绝世强者,加起来最少也有一手之数了。”周冲叹道,他没有想到能够在这个年代有幸亲眼目睹到它。

    袁虹点头道:“我第一眼看到它时,也感觉不可思议,其他宝物出现也就罢了,连传说中的东西都在这个特殊时期出世,就显得有些诡异了。”

    周冲皱眉,道:“即便我有真骨,想要拿下斩神旗也会极度危险,毕竟不是真正的血肉之身。得先降服锁魂钟,利用它去接触斩神旗,然后快速带走,待我血肉重生后就好说了。”

    “锁魂钟也很可怕,动辄就卷走人的三魂七魄。”袁虹说道。

    “最起码,锁魂钟还算正常。斩神旗太另类,非常恐怖,历代主人持有它都不会太长久,得防着点。”

    ……

    当!

    王煊下午刚睡醒,就听到了大钟轰鸣声。他惊异,那女人这么大胆,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就开始进攻了?

    “嗯?”他感觉到了非同一般的气息,一位更加强大的魂体出现了,列仙来了吗?!

    王煊让自己心中空明,没有过强的精神波动,静心宁神后,这才去看孙家那里的情况。

    即便没有精神出窍,他是超凡者,也能看到现实世界中的魂体,他见到了一个神秘男子。

    毫无疑问,那个人的精神体非常恐怖,远超身穿暗红色甲胄的女子,这人大概率踏足逍遥游层次了吧?

    即便没有,也已经无限接近了,一只脚迈进去了!

    这个男子非常生猛,直接动用神通去摘钟,这可是太阳底下,按照普通人的看法,这等于是活见鬼了。

    在大钟轰鸣的时候,一块骨浮现,血色纹络蔓延,将他覆盖,他化成了一个血影子,身上绽放血色符号,在那里牵引银色大钟,想要炼化。

    当!

    银色大钟猛烈震动后,居然……让血影子炸开了,血液点点,飞溅出去,惊的袁虹面色惨变,惊叫出声。

    男子可是从大幕中走出来的生灵,其真血居然被锁魂钟震散了!

    不过,下一刻真骨发光,散落出去的血液倒飞,重新覆盖在魂体上,形成血影。

    不过,他的魂体被钟波擦中时,虽然没有拉走一魂一魄,但是却击碎了他小部分魂体!

    “你说孙家有古怪,就在这口锁魂钟内,有人藏在里面,想要炼化它!”周冲对袁虹开口,脸色难看无比。

    他刚进进入现世,就被教育了,这才攻进孙家魂体就受伤了!

    酒店中,王煊心惊,这男子的精神波动很熟悉,与源池山被毁那一夜列仙发出的怒吼声相一致。

    列仙降世了,进入人间!

    王煊虽然感觉事态严重,但是又觉得,这个人远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大。

    “魑魅魍魉,给我滚出来!”周冲声音冰冷,带着杀意,道:“妄想以其他人的元神祭钟,帮你炼化此钟,相当的歹毒!”

    说话间,他祭出数件强大的宝物,有雪白的尺子,有蓝幽幽的盾牌,更有一口飞剑,尤其是一张符纸似乎极其强大,直接贴在了银色大钟上。

    接着,他探出一只血色的大手向着银钟抓去,很霸道,就要直接带走。

    “道友息怒,我并非想害你,我是身陷钟内,为了自救,两魂六魄都进来了,不得已在这里尝试炼钟,只为自保。”

    远处,酒店中,王煊知道钟体内藏着谁,是那个内鬼,身在锁魂钟内。

    但是,实情情况与鬼先生说的有出入,内鬼的三魂七魄大部分都进入了钟体内,居然在主动炼化?

    王煊当时就没有完全信他,现在看来,这个可疑的人物果然包藏祸心,真要来救他,绝对被祭钟,帮他炼化这件稀世异宝。

    狗曰的内鬼!王煊眼底深处寒光闪过。

    周冲冷声道:“笑话,你真以为我不懂?你刚才分明动用了祭钟的手段,若非你被困当中,不方便施展,还真没准会被你得逞。”

    鬼先生道:“道友,早先我也只是为了自保,毕竟不知你是敌是友,既然话都说开了,我们就此揭过如何?”

    周冲没有理他,他贴在大钟上的符纸发光,明显减弱了扩散出来的银色涟漪,他探出的血色大手一把抓住钟体,就要带走。

    袁虹震惊,来自大幕中的男子居然这么强,几乎快封印银钟了,但她还是很担心,道:“小心啊!”

    周冲回应道:“此钟只激活了第一层符文,如果第二层符文复苏,我根本不会来,即便有真血覆盖魂体,也挡不住它的钟波。”

    “道友,你放我出来如何,这钟我放弃不要了,送你!”鬼先生在里面开口。

    “你是谁,是不是与大幕中的生灵有关?”周冲问道,并不放他出来,隔着长空,探出血色大手,将锁魂钟从孙家的秘库牵引了出去。

    “你不放我离去,我豁出去也要玉石俱焚,以自身祭钟,激活它第二层符文!”鬼先生威胁。

    酒店中,王煊倒吸冷气,大钟现在的表现,只是第一层符文复苏的结果?

    孙家炸窝,血色大手探进家宅中,震惊了他们,这也太霸道,太豪横了吧?光天化日,竟敢如此!

    当然,很多人也在颤栗,感觉无比惊悚。

    一道又一道能量光束冲起,向着血色大手开火!

    “聒噪!”周冲寒声道,想到孙家摧毁了源池山的通道,他有无尽的怒火,他另一只血色的大手向孙家一些人拍去。

    噗!

    当场,孙家嫡系有六人炸开了,形神俱灭。

    当然,周冲无比谨慎地避开了一个区域,不敢对斩神旗所在的方向出手,即便那东西也只复苏了一层符文,他还是远远地躲着。

    “超凡入侵,该死啊!”孙家有人愤怒。

    周冲一边生猛的提着大钟,想要退出此地,一边再次挥动另一只血色大手,将孙家数位高层人物一把抓在了手里,而后用力一捏。

    噗的一声,孙家数位高层人物化成血泥。

    轰!

    有能量炮打在周冲的身影上,他踉跄倒退,现阶段的他,面对超级能量光束很忌惮,血液已溅起。

    “人间凡人也敢对列仙张牙舞爪?”周冲寒声道,带着锁魂钟倒退,??他又被能量炮击中了,真血溅起,但又重组了回去。

    酒店中,王煊冷漠地看着,他不同情孙家,但是,这样的仙人也让人反感,有什么资格轻慢人间?

    不管怎样说,今天他要在这里拿到强大的底牌,先秦的金色竹简,还有斩神旗,都是他的目标。

    要是能将列仙与孙家都无声的干掉就更好了!

    “列仙祸,终于还是出现了。”孙家有一位百余岁的老者低吼,道:“母舰重启计划,开始吧!”

    “这……真要执行这样的计划吗?可是,存在很恐怖的不确定性啊。”有人颤声道,看到血色身影在退,他有些迟疑了。

    “重启!都被人杀上门来了,还犹豫什么?你们这一代太没血性了!列仙了不起啊?!”那个百余岁的老者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