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四十四章?皆大欢喜
    孙家的人充满期待,看到超凡者覆灭在即。

    现在时间还早,他们认为超凡者还未到齐,因为通过王煊与陈永杰的密谈可知,芝兰法会在晚间。

    “擅猎者要懂得隐忍,静心,戒躁,我们有的是时间,一晚上都留给他们,超凡者即将聆听到地狱的召唤!”

    他们具有足够的耐心,默默等待,有种即将收获的满足感。

    时间不长,他们就有了新的发现,一位老者出现,看起来十分老迈,但是攀爬山峰时却如猿猴般敏捷,沿着绝壁上去,没有走山路。

    孙荣盛惊异,果然有超凡者未曾浮出水面,过去从未见过此人,神洲的水有些深,让他动容。

    “他虽然发丝花白了,但可以看出部分淡紫色,他是原住民吗?”孙家人心头一跳。

    一直有传说,原住民的祖上是真仙,而且他们有很可怕的遗传病——天人五衰。

    现在看来,那些传言大概率是真的,他们当中竟还有高手,在如今这个时代依旧有超凡的力量!

    “还好,这次将他们都找出来了,竟这样自寻死路,聚集到一起!”

    眼下,孙家满意,克莉丝汀与汉索罗满意,王煊同亦非常满意,同一轮新月下,不同地点的三方人马,都露出了笑容,皆大欢喜!

    ……

    老者来到山顶,眼神有点凶,略带淡紫色,肉身散发着腐朽的气味儿,整个人有些不对头。

    他大步走入山顶白雾中,身影渐渐模糊。

    克莉丝汀与汉索罗来到湖边,这里超物质浓郁,在白雾中有断壁残垣,破败的建筑物呈现在源池湖畔。

    淡淡的光荡漾,一层薄薄的光幕覆盖在遗迹上,他们试着走过去,用手去摸,当被阻挡住了。

    当用请帖去触及,光幕分开,两人走了进去。

    这里有大树扎根,枝繁叶茂,遮住遗迹,再加上白雾弥漫,平日即便是卫星天眼也捕捉不到山顶的真实情况。

    两人踩着瓦砾,路过断墙,来到废墟中,一座倒塌的神殿中供奉一个无头神像,在岁月中,其头部与手臂等都碎掉了。

    “列仙,菩萨,山神,土地,供奉的是谁?”克莉丝汀低语,对东方的的体系多少还是了解一些的。

    地上有几个蒲团,彼此相距都有些距离,两人了解东方的习俗,让人盘坐在这里等待吗?

    他们确定这里没有什么陷阱,然后安静坐下,等待其他人出现。

    两人知道,他们来的太早了,到现在太阳也才刚开始落山而已。

    不过,他们觉得不虚此行,单是这片超凡光幕就很神秘,如果不借助神灵赐下的宝物,他们不见得能闯进来。

    突然,他们回头,看到老者无声无息地出现,很突兀,像是凭空冒出来的,看了他们一眼,径自坐在蒲团上。

    两人露出异色,老者发丝稀疏,部分为紫色,部分发梢已经雪白。

    让克莉丝汀与汉索罗有些受不了的是,老者身上的气味儿,像是腐烂了般,特别的难闻。

    尤其是,可以清晰地看到,老者头上竟在流脓,腋窝也有水迹,打湿了衣服,身上有恶臭。

    这是典型的天人五衰病,发作到晚期的体现,理应五脏腐烂了,活不下去了,但是这个老者还能勉强支撑。

    “您好……”克莉丝汀打招呼,想与对方简单沟通,结果发现老者眼神冷冽,看了她一眼就不再搭理了。

    现场气氛尴尬与沉闷,她也不再开口说话,只是暗中持水晶镜子,保护己身。

    外面天色彻底黑了,繁星出现,新月高挂,山上青松翠柏,清泉汩汩,湖泊蒸腾白雾,在夜月下颇有仙气。

    这时,又有人来了,身穿锈迹斑斑的甲胄,像是古代的将军,仿似刚从地下爬出来没多久,他面色苍白,没有一点血色,身体略微僵硬,持请帖走进废墟中。

    克莉丝汀惊异,这个人看起来有些像西方传说中的吸血鬼,从气质到神韵等,都有相近的特质。

    这该不会是东方的僵尸吧?她暗自狐疑。

    同时,她注意到,这个身穿甲胄的人与那散发腐烂气味儿的老者都有一个共同点,眉心有火焰纹络,一模一样。

    汉索罗右手用力攥着长矛,严肃的戒备,周身有金色光芒覆盖,超物质蒸腾,体内有爆炸性的力量运转。

    传说,列仙以及各路神佛,不是飘渺出尘,就是神圣祥和,结果先后出现的两个人都太诡异了。

    这让克莉丝汀与汉索罗都觉得情况不对,这难道是东方某位邪恶神灵的从属?

    月上中天,原池山再次出现两人,穿着与普通人无异,但进入遗迹中后,各自脱下外套。

    前者一位道姑,后者是一位老僧,年岁都很大了,但还算正常,对着几人和善地点了点头。

    在他们的眉心也有火焰纹络,那像是一种特殊的标记。

    克莉丝汀与汉索罗意识到,这是一个组织,不像是一般意义上的超凡聚会。

    人似乎到齐了,很长时间都没有新人再现。

    孙家的人此时都皱眉,居然有数位超凡者登山,太惊人了,或许还有他们未曾捕捉到的画面。

    事实上,克莉丝汀与汉索罗登山时,他们就没有发现,因为两人身上有特殊装置屏蔽了探测器等。

    “差不多了吧,万一他们聚会后,突然四散而去,那就很难一举消灭了。”孙家有人开口。

    “再等一等,我觉得午夜前都不算晚。”孙荣盛开口。

    残破的建筑遗迹中很沉闷,没有人开口,克莉丝汀与汉索罗等的都有些不耐烦了,难道要枯坐到午夜,甚至到天亮吗?

    刷!

    突然,有个身穿红色金属甲胄的女子出现,是飞进来的,两人都吃了一惊。

    “幽灵!”两人看出,这个女子是灵魂形态,精神体披着甲胄。

    女子在无头神像前施礼,并点燃一炷香,发出淡淡的光芒,有符文在跳动,在闪烁。

    散发腐烂气味的老者、僵尸将军、道姑、老僧都起身,跟着施礼,像是在恭迎什么人出现。

    很快,无头神像的背后出现朦胧的景物,像是一片塌陷的空间,又像是一片模糊的世界,从里面浮现一道身影,而后渐渐与神像交融在一起。

    无头神像中出现一个男子的身影,不是很清晰,像是一位神祇复活了,俯视着所有人。

    他看向克莉丝汀与汉索罗,道:“有新的血液加入,可惜,人还是太少,超凡消退,昔日盛况难现。”

    “原本是另外一人,不是他们两个。”身穿红色甲胄的女子开口,连面部都被暗红头盔覆盖。

    “请问您是东方列仙中的一位伟大存在吗?”克莉丝汀感受到了对方的强大,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她带着敬意,道:“我们来自西方世界,我们信仰的神灵想与伟大的东方仙人沟通。”

    无头神像中的男子眼睛交织出符文,看着克莉丝汀与汉索罗,像是瞬间洞穿了一切,看透了他们的本质。

    “自顾不暇的西方神,其神火都要熄灭了,有什么资格与列仙合作?”无头神像中的男子冷淡地说道,一点都不在乎。

    “你……”汉索罗动怒,他有虔诚的信仰,对这种渎神者最为愤恨,即便对方可能很强,他也不惜站出,想维护神的尊严。

    “我只是一位绝世真仙的部众,但杀你们身后的那个神明,应该没什么问题。”无头神像中的男子开口。

    此时,道姑、僵尸等低着头,无比恭谨,像是在聆听仙音,不敢有任何不敬之色。

    “你这样侮辱一位神灵,会惊动他,神的目光会投向这里……”汉索罗钟诚于信仰,手握长矛,身体因为愤怒在发抖。

    无头神像中的男子不屑这种威胁,都懒得回应,对身穿红色甲胄的女子开口,道:“既然这两人来了,也给他们打上印记,破例让蛮夷成为我的追随者,终究是人手太少啊。”

    红衣女子准备动手,要在这两人的眉心也打上火焰印记。

    “伟大的东方仙人,您不能这样,我身后的神明希望合作,而不是开启神战。”克莉丝汀开口,语气温和,想让对方改变心意。

    “你们找错了合作对象,我身后的绝世真仙,曾一剑斩杀过你身后那样的神明数尊,有些弱啊。”

    无头神像中的男子摇头,相当的轻慢,看不上两人身后的那位神灵。

    然后,他又对那身穿暗红金属甲胄的女子开口:“有时间你将早先选中的那位超凡者也带到这里,给他打上印记。”

    “是!”女子点头,已经向着克莉丝汀与汉索罗走去。

    ……

    远方,王煊早已离开源池山所在地域,但也没有回到城市中,他在等待此地落幕,一切成为定局再现身。

    这时,他感受到了冥冥中的一种恶意,来自源池山方向,他不禁皱眉。

    他还是凡人时,就开启了内景地,让他拥有一些远超其他超凡者的特质,比如不可想象的敏锐灵觉等。

    “不是良善之辈啊!”他低语。

    他也在准备,到时候是去源池山补刀,还是等孙家出意外后杀向孙家大本营?一切都要等尘埃落定后再说。

    不急,他得稳住!

    轰!

    汉索罗手中的长矛璀璨,腾起刺目的光芒,古矛被他激活了,炫目的符文闪烁,在他的背后仿佛有一尊神明睁开了眼睛。

    他与克莉丝汀的动用神明赐下的宝物,想接引神灵的力量对抗渎神者。

    “这个地方不能毁掉,未来,我追随的那位绝世真仙将从这里借道,进入现世中,凭一个野神赐下的兵器也敢在这里放肆?!”

    无头神像中的男子发出威严的声音,然后,他探出了一只模糊的手掌,撑起朦胧而又很薄的大幕向前压去。

    ……

    “差不多了,让外太空的战舰开火!”孙荣盛寒声道,他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夜空中的新月,露出了残酷的笑容。

    他相信,这将是一个美妙的夜晚,超凡者的噩梦开始了,那些想打破秩序的变数将被绞杀,成为过去。

    咚!

    刺目的光束从天外降落,打向源池山,光束粗大无比,带着毁灭万物的气息,将扼杀一切生机!

    不止一道,超级能量光束像是通天之光,一道又一道,将源池山所在的区域覆盖,如同天罚!

    “古人类可以藉机甲、母舰等狩猎神魔。新的时代,新人类也将踏足这个领域,最新型的战舰一定会问世!”孙家有人开口。

    “谁?绝不允许有人击碎这处节点,毁掉这条通道!”源池山遗迹中的生灵提前有感,愤怒的咆哮起来,整座无头神像都龟裂了,要炸开了。

    “现世中人,你们竟敢如此?绝世真仙会报复的!”他模糊的身影在发光,符文交织,充满了怒意!

    远离源池山的地域中,王煊坐在一块青石上,手持一杯酒,看着远方那一道又一道接连天穹与大地的恐怖光束。

    他听到了源池山的吼声,他举杯平静地开口:“敬孙家,敬列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