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四十二章?亵渎神灵
    王煊认为,所谓的芝兰法会,可能会见到一些神秘强者,吉凶难料,至于机缘还不如财阀秘库里多。

    “不去的话,有可能被针对。”他蹙眉,从本心来说他并不想去。

    钟老二精神矍铄,年轻了几岁,顿时引起人们注意,知道了他私下里联系王煊续命有了效果。

    然后,许多电话就打过来找王煊了,纷纷效仿,多活几年,就能让一群很有身份的老头子相互竞逐。长生果然是世间一朵妖娆而又绚烂的奇花,扎根在天边,虽遥不可及,但那些传说却让历代人都渴望接近。

    王煊接听后,告知他现在真没时间,但可以赠送他们一些长寿食材,很快就会邮寄过去,这一切他都交给秦诚去处理。

    这一天,一群老头子收到礼物。王煊分送超凡血肉,这东西对他没什么用,早点寄出去也好。

    他让秦诚给大学同学留了一部分,其他都迅速送完,请财阀分担风险。

    “西洲,有重要财团来访,在和孙家密切接触。外面都在传,那些人中有超凡者,你要小心。”周云告知王煊这一情况。

    最近两日,这则消息上了财经头条,西洲的阿贡财团来了,声势不小,和孙家达成一系列合作。

    王煊叹道:“当个超凡者真不容易,又要懂医术帮人养生,又要去鉴宝,现在还要关注财经领域,有比我更累、业务更繁忙的人吗?”

    西洲,在大洋彼岸,居住的大多为西方人,虽然整体实力不如中洲的东方人,但也不容小觑。

    阿贡是西方超级财团之一,背后是德根家族,一点也不比超级财阀孙家弱。

    人们很意外,东西方两强竟突然进行战略合作,近乎结盟,是什么状况促使他们紧密地走到一起?

    秘网上有人揭露,两家可能要共同解析母舰,研制跨时代的新型战舰,将颠覆现有的体系。

    不过,德根家族与孙家都否认了,他们只是想在深空探索方面加强合作,进而结盟。

    孙家希望和西方的财阀一起进入巫师世界所在的星球,探索那片宇宙的秘密。

    今日的孙家,宴会大厅中都是名流,各方相谈甚欢。

    “合作愉快,太阳金、秘银、魔法晶石……这些材料收集齐全后,我们将改写世界格局,掌握未来。”

    真正的首脑在密室中,此时轻轻碰杯,达成了共识。

    两家都拥有自月球挖出的母舰,同属于超级大势力,虽然对外否认了武器领域的合作,但其实暗中就是想共同研发新型战舰。

    随后,孙荣盛等几位孙家核心成员陪着金发老者格兰特来到大厅,再次公开露面,引人瞩目。

    格兰特的孙女克莉丝汀也出现,来到他的身边。

    格兰特介绍,他的孙女是一位天赋极高的修行者,曾多次出入巫师世界,有很惊人的战绩。

    “我要着重介绍一位勇士,虽然科技璀璨,但是,我们在探索巫师世界时,战舰开不进去,唯有超凡的勇士才能在那片恐怖的世界为我们开路,获得各种资源,他的名字是——汉索罗。”

    超级财团阿贡的核心高层格兰特虽然六十岁了,但依旧保养的很好,可是和他介绍的两人比起来,他确实显得有些迟暮了。

    克莉丝汀身高一米七八,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金发像是太阳的光辉,碧眼深邃,肤色雪白,确实非常动人。

    超凡者汉索罗身高能有一米九,十分英俊,同样拥有一头金发,甚至连带着面庞和身体都像沐浴在阳光中,神圣气息弥漫,宛若太阳之子。

    孙荣盛赞叹:“神秘的超凡者,英俊的外表,强大的体魄,蓬勃的生命力,让人羡慕啊,看着这样充满活力的年轻人,让我们感觉到自己老了。”

    尽管知道他是在这种场合下说的礼貌性语言,但参加晚宴的人依旧有不瞒者,不久前孙家还在与超凡者王煊冲突呢。

    “听说,东方这边也有较为活跃的超凡者,最近有个王煊的人很出名,他是否在这里,我想与他交流与切磋。”汉索罗开口。

    孙家的人顿时蹙眉,很反感王煊这个名字,不希望在晚宴中听到这两个字。

    “他在苏城,我们很快就会去拜访。”克莉丝汀金发飘舞,白皙而美丽的面孔带着微笑,鲜红的唇很性感。

    “我很期待。”汉索罗点头,灿烂如阳光,但隐约间给人一种压迫感。

    参加晚宴的宾客许多人都听到了,皆动容,西方的超凡者要与王煊会面,是单纯的交流吗,该不会是要进行超凡大战吧?!

    一时间,所有人都留意了,私下议论,而后很快就传到了秘网上。

    钟晴、周云等都知道了,立刻告知王煊,最近他或许会有麻烦。

    秘网上,不少人谈论,西方的超凡者来了?

    “真的假的,西方的巫师、狼人、吸血鬼、还是骑士等?亦或是是神之血脉者,这种生灵也出现了?传说照进现实,要与我们东方的剑仙切磋?”

    “在我看来,一剑破万法胜过所有,西方那边的神祇复活,也挡不住我蜀山飞出的一道剑光!”

    宴会上简单的对话,结果传到外面去后被各种解读,这还是财阀子弟等关注的秘网。

    如果被各大平台报道,还不知道会引发怎样的波澜。

    “西奥哪里去了,它跑出去很久了,怎么一直没有出现?”克莉丝汀低语道。

    汉索罗也皱眉,道:“西奥是神的使者,实力不弱,这几天竟断了音信,早该出现了才对。”

    孙家年轻一辈的孙逸晨走来,此时他没有阴冷,没有郁气,言行得体。此时,他很有风度,融入两人的谈话中,举杯轻碰后,问西奥是谁?他或许能帮上忙。

    “西奥是……神的使者,嗯,是西方的神鸟后裔,在东方神话中,它或许是金翅大鹏的后代。”克莉丝汀认真的告知。

    神的使者,神话生物的后代,具备超凡的力量,原本让他们很放心,可是消失多日了,她有些担忧了。

    “神,很喜欢它,希望它蜕变成鹏王。”超凡者汉索罗开口。

    孙逸晨腹诽,哪冒出来的野神?一切超凡者,连带列仙等,都该被征服!

    他身上戴着特殊的玉坠,倒也不担心超凡者捕捉他的精神思感。到了现在,孙家对超凡者越来越了解,有了一些应对之法。

    ……

    “孙,我听说你被东方的超凡者搞的焦头烂额,要我帮忙吗?”阿贡财团的核心成员格兰特问道。

    孙荣盛对他的这种称呼皱眉,但也懒得纠正了,解释起来太累,他点头道:“有些小麻烦,不是什么大问题。”

    如果孙家借西方财团的力量压制王煊,估计会被人耻笑,堂堂超级财阀自己都解决不了问题了吗?

    当然,他瞥了一眼不远处的超凡者汉索罗,如果他与克莉丝汀真要去苏城,他也颇为期待!

    孙荣盛微笑道:“格兰特,我这里有种极其珍贵的食材,是从老朋友那里花费高价求购的,可以延续寿元,请你品尝。”

    “是吗,孙,听你这样赞誉与推崇,我有些迫不及待了。”格兰特微笑着说道。

    克莉丝汀、汉索罗自然也被邀请,享用了特供的珍肴。

    他们惊讶,确实感受到了浓郁的活性物质,对修行很有好处,味道也还不错,只是量太少了,让人意犹未尽。

    次日,阿贡财团一路西行,接连两日马不停蹄,拜访了部分财阀,得到了很好的招待。

    “这种珍肴让人难忘,尽管我已经不是第一次享用了,但还是要赞美它!”格兰特在秦家举办的宴会上对主人表达感谢。

    然后,在宋家、周家他都吃到了这种美味儿,不得不感叹,东方的财阀居然每家都有这种食材。

    他被告知,这是一种龙肉,愈发让他惊叹,那不是超凡生物吗?

    克莉丝汀、汉索罗起初觉得这种食材确实是补物,非常不错,但到了后来,他们渐渐有些狐疑了,真是龙肉吗?

    东方有人屠了一头龙,然后,各大财阀一同分享了?两人不安,为什么在询问时,对方都没有告知详情。

    很快,克莉丝汀终于打听到了内情,龙肉来自一个叫养生殿的地方,在苏城,是王煊提供的。

    然后,克莉丝汀在赵家宴请时,吃了部分龙肉珍肴后,当场落泪哭了!

    “我要杀了他!”汉索罗暗中低吼!

    “他在亵渎神,可恶,这个东方超凡者对神明大不敬!”克莉丝汀抹去眼泪,不想在餐桌上失态。

    阿贡财团一路西行,进入苏城。

    许多人看到超凡者汉索罗面色冷漠,金色长发璀璨,流动着神圣气息,他显得很强势。

    克莉丝汀美丽的面庞上带着寒意,由一个热情奔放的西方美女变成了一个冷艳丽人。

    秘网上,许多人在谈论,认为这是要开战的节奏!

    连周云、钟诚都在赶紧联系王煊,告诉他,西方的超凡者到了苏城,多半不服他,要与他碰撞。

    一时间,各方的目光再次聚焦苏城!

    “东方的剑仙即将遭遇西方神圣超凡者的挑战,各位你们准备好探测器了吗?”有些人不嫌事大,推波助澜。

    王煊无奈,他招谁惹谁了?他要精通医学,懂得鉴宝,了解财团,难道现在还得关注时事,时刻准备当陪练?听都没听说过的超凡者,也要他提前注意?

    当进入苏城后,汉索罗与克莉丝汀直冲养生殿而去,没有任何迟疑与耽搁,恨不得立刻见到那个人。

    隔着很远,王煊便感受到了一股浓烈的杀气,一男一女像是沐浴太阳神火般走来,那个男子背负着一杆长矛,缭绕着神光!

    王煊不想进行无意义的争斗,最近他烦心事够多了,实在不愿在节外生枝,什么剑仙对抗西方超凡者,他暂时没心情。

    “两位我厌恶打打杀杀,这不是我擅长的领域。你们所为何来,有些不凑巧,不管你们为什么而来,我都没时间啊,明天我就要去参加超凡者聚会了,算算时间,也该要动身了。”

    王煊很客气,一副无奈的样子,同时透露了很多信息。

    “超凡者聚会?在哪里,我们可以参与吗?”克莉丝汀压下心中的悲意与杀机,快速问道,她对这种聚会很感兴趣。

    超凡者汉索罗也被她拉住手臂,暂时站在原地,周身金光流淌,一语不发。

    “你们没有接到请帖吗?”王煊说着,取出一张由超物质与少许精神能量构建的特殊“纸张”,展示给他们看。

    接着,他又恍然道:“这是东方超凡者的聚会,大概率是你们西方有自己的组织与聚会吧?”

    克莉丝汀心头震动,她带着特殊任务而来,寻觅东方的超凡者,探索这边的神秘组织构架,看是否与列仙有关,现在她似乎探听到了一些了不得的秘密。

    “能给我们看下请柬吗?”克莉丝汀问道,态度变了,不再冷艳,而是温婉,露出笑容。

    “这东西不好给你们用手触摸,对了,你们西方有类似的组织吗?”王煊问道,对他们示意请柬,但没有递过去。

    其实,他内心巴不得这两人出手抢走算了,他自身不怎么想去源池山参加芝兰法会,可不去的话又怕被重点针对。

    克莉丝汀道:“我觉得东方的列仙和我们西方的神灵可能是同一批人,嗯,我让看下请柬,仔细感受下那种力量气息。”

    “赶紧抢啊!”王煊心中呐喊。

    偏偏这两人很绅士,仔细看了又看,而后态度完全不不同了,竟好的出奇,不仅没有与他开战,还聊了很久,最终礼貌的告辞。

    王煊很失望,暗中叹了一口气。

    深夜,苏城,元初酒店中,一个西式风格、装修尽显富丽堂皇的套房中,克莉丝汀正在摆弄一面水晶镜子,上面各种符号闪烁,映现出今天所见到的那张特殊的请帖。

    “汉索罗,快,将请柬取来!”她急促的喊道。

    汉索罗立刻像向水晶镜中注入超物质,并且将那杆缭绕着神光的长矛抵在镜子前,释放神秘力量。

    深夜,王煊假寐,感受到了身边的异常,他特意从葫芦中取出的请柬就在身边,此时在挪动,在微弱的闪烁,要消失了。

    他没有阻止,依旧“熟睡”,然后请柬凭空不见了。

    很快,微光流转,又一张几可乱真的仿制品出现,王煊自然是懒得理会了。

    他在琢磨,有人替他赴会了,有了借口,并不是他自己不想去。接下来他也该想办法通知孙家了,让他们知道,他去源池山了。

    当然,他的真身确实要走上一趟,不过嘛,远观为主!

    王煊很期待,想知道那里究竟会发生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