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三十八章?树欲静而风不止
    深夜,闪电划破雨幕,王煊站在窗前盯着漆黑的天穹,久久未能入眠。

    新星形势太复杂了,有穿着宇航服的古人类驯服神话生物,常人不可见,在大城市中游荡。

    也有列仙要回归了,王煊似乎已经听到他们的脚步声,在那雨幕中传来,让他十分不安。

    次日是个艳阳天,乌云暴雨尽散去,什么都没有发生。

    “老王,什么时候举行收徒仪式?部分人都到苏城了。”钟诚联系他。

    王煊愕然,道:“我什么时候说要收徒了?”他真没那时间与精力,自己的路还没有探索明白呢。

    “收吧,都是各家的热血少年,特别是,还有不少美女!”钟诚压低声音,道:“你想啊,都是一些大组织的后人,他们的子女拜你为师,不就等于和你一个阵营了吗?”

    “我现在真没工夫。”王煊说道,他现在已经将一群老头子绑上了他的战车,大体上没什么问题了。

    钟诚劝他,道:“又不用每日指点,大体传一些功法,让他们自己去练就行了,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王煊觉得有道理,老少“通吃”的话,估计短期内会非常平和,而他最缺少的就是这种宁静期。

    “有道理,找个时间吧,我现在先解决房子的问题。房东联系我呢,要我赔偿!”王煊无奈。

    他真没有那么多钱,一栋房子没了,被孙家一记能量炮炸成大坑,土石都熔化结晶了。最近那里成为网红打卡地,天天有人拍照,说是剑仙旧居。

    “老王你也太穷了吧,不就是一栋房子的事吗,我送你个独栋!”钟诚说道。

    “何不食肉糜,你是晋惠帝转世吧?我问了,周围被震裂的房子都得到了赔偿,凭什么不赔我的,我要报警,该死的孙家!”

    然后,王煊就真报警了,不惜要闹大,让孙家赔偿他的损失。

    钟诚放下电话好半天没有回过神来,心说,你将人家的战舰都击落了,大家彼此彼此,差不多就行了。

    可是他不知道,王煊身上真没钱,不足一百万新星币,还是在新月上帮秦诚讨公道时得到的分红。

    知道他回来后,房东虽然对他这位剑仙很钦佩与向往,但好感不能当饭吃,抹眼泪问他能不能赔偿?因为,孙家似乎认定这是王煊的房子,没有谈补偿的事。

    然后,苏城很多人都知道了,剑仙没钱,报警了,要孙家赔偿损失!

    接着,王煊又在秘网威胁,孙家不赔款的话,他就去接收孙家在苏城的产业。

    钟诚、周云、钟晴等人都无言,知道他是真的没钱,但孙家却不这么认为,感觉这是在羞辱他们,类似索要战争赔款!

    孙家觉得伤害性不大,但侮辱性极高。

    最终还是钟晴在秘网发声,帮他解释,道:“王煊真没钱,来新星的船票还是别人赞助的,他现在被哭泣的房东索赔,没有办法,所以孙逸晨你们还是尽到应有的义务吧。”

    各方都无语了,原来这位剑仙真穷啊,租房度日,一次远行都需要别人帮助。

    孙家捏着鼻子,赔偿了原房东。

    这就好办了,一群老头子想续命,正没有突破口呢,顿时不少人纷纷解囊,都想赞助他。

    这样的话,如果能省掉一些经文,那再好不过了!

    王煊拒绝了,钱财虽好,但以后可以挣,现阶段至高经文与异宝等更为稀珍,列仙回来都要抢,他怎么可能为了钱财而放弃。

    周云道:“你穷的都要去抢孙家的产业了,我们做朋友的脸上都无光,送你一座养生殿吧?”

    钱安也看不下去了,他在城中有空置的房产,直接挂上养生殿的牌子,让王煊先搬过去。

    养生殿重新开门营业,业务相当的……爆炸!

    当日,钟诚、周云领来一群人,全都是年轻的男女,前来拜师,想要学御剑术,成为剑仙,目标很明确。

    最小的少年才十二三岁,最大的没有超过三十岁,这些人眼神火热,充满了期待,能有二三十人。

    “这是我表妹,你得好好教!”周云开口,拉过来一个小姑娘,特别俊。

    王煊一看就认出,这不是老凌的小女儿吗?在新月上曾经见到过,还摸过她的头呢。

    王煊看了一眼周云,这家伙故意搞事吧?把凌薇的妹妹拉来了!

    “是我自己想学!”小姑娘聪明伶俐,一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什么状况,告诉他,她想成为剑仙,与其他人无关!

    很快,王煊又看到一个熟人——李清璇,曾在旧土见到过,天然自来卷的长发,丹凤眼,红唇性感。

    当初,她与吴茵、周云等人走在一起,曾招揽过王煊进她家的探险队。

    李家,大本营就在这座城市中。

    她拢了拢长发,嫣然一笑,道:“我只是来看一看,真是想不到,你走到这一步了。”她有些感慨,并不是要拜师。

    “真是你……王无敌?!”李清璇的身边,那个年轻充满活力的女子吃惊,而后又释然。

    王煊对她有印象,开元大学的学生,第一天去找林教授时就遇到了她。

    “我舅舅的女儿,和我血缘关系极近的妹妹。”李清璇介绍,周佳是拜师而来。

    “我教你,咱们一个学校的,熟,而且我尽得老王真传!”秦诚拍着胸脯说道,在那里套近乎。

    周佳没搭理他,看着王煊,一阵无语,世界真小啊,看着剑仙的模糊照片时,她就觉得眼熟,没有想到真是他!

    拜不拜?她一阵犹豫,但最后还是咬牙,决定拜剑仙为师,她是来学御剑术的,不应该有过多的杂念!

    然后,钟诚也介绍了个关系户,一个电眼美女,睫毛很长,身段没得说,相当的美和媚,整体性感妖娆,尤其是眼神刺啦刺啦的放电。

    “师傅!”电眼美女莲步款款,风姿动人,没走猫步,但也差不多了。

    王煊激灵灵打了个冷颤,这什么状况?

    钟诚小声道:“我姐闺蜜之一!”

    这时,钟晴终于也来到养生殿,和众人打了个招呼。

    “小晴,我觉得,我要结婚了,你要帮我啊!”电眼美女将清纯靓丽大长腿的钟晴拉到一旁,这样说道,接着又故作凶恶之态,补充道:“你如果不帮我,说明你心虚,真的想当我师娘!”

    钟晴直接打了她莹白的额头一下,道:“注意影响,你乱说什么呢!”

    王煊精神领域何其强大,听的真切,暗自感慨,这都是什么人啊,总觉得收这群人当弟子,会有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成分……太复杂了!

    里面有学霸,目前在战舰动力研究所实习,但想改行学战剑了,似乎还有一位甜歌星,最近的新歌风靡大街小巷。

    王煊估计,里面大概率有浑水摸鱼、故意接近他的人,抱有其他目的。

    他觉得,回头将林教授请来,让他代教吧,比他更负责。

    一些老头子来了,总算帮他解围,钱安陪着,为他介绍,如本城的李老头,云起城的周老人,永安城的赵姓老者。

    当介绍到赵姓老者时,王煊心头一动,该不会赵清菡的亲人吧?他发现对方正在温和的笑着,仔细打量他,最后老者似是满意地点了点头。

    “小王,你瞒的我好苦啊,谁知道我所欣赏的王霄竟然就是你!”又一位熟人来了,吴茵的亲叔叔吴成林。

    王煊对他印象不错,老吴在旧土时很会做人,和王霄关系处的不错。

    “放心,吴茵没事儿,暂留密地,是场机缘!”王煊告诉他不要担心。

    吴成林是陪着他的父亲、吴茵的祖父来的,王煊自然没有怠慢,和一群老头子热情地交谈。

    这一天,养生殿很爆炸,八位老头子捧场,都来自财阀,让各大组织格外关注,暗自叹息,王煊的神医计划成功了。

    事实上,八个老头子插队成功,得到王煊的承诺,近几个月就会为他们续命。这也意味着,一些经文,一些古代器物,会重新焕发光彩!

    深夜,众人都离去了,王煊很平静,沐浴月光,有种脱离尘世之感,那些所谓的财阀,喧嚣的红尘,都渐渐离他远去。

    他仰头看着星空,有些出神。这新星的繁华城市,霓虹夜景,与他的路有些远,所谓的荣华富贵,红尘权势,都是烟云,不是他想要的。

    “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我要怎么选择?”他轻语,金丹大道吗?他不想走。纯武者之路,也有弊端。采药境界过后,就要定路了。

    “三年后,影响很大吗?列仙坠落,沦为凡人。我的路,会否出现问题?”他在做准备。

    夜幕中,一道红光如同闪电,极速横渡而过,让王煊刹那寒毛倒竖。

    瞬间,他全副武装,手持短剑,暗藏古灯与葫芦,他感受到了强大的超凡者的气息!

    “树欲静而非风不止!”他轻叹,他真的只想安静的修行,思忖自己今后的路,闲时去帮人续命,研究下古代的经文与异宝,这样祥和与平静的生活才是他想要的。

    可是,外界总有干扰,有财阀不放心,针对他,想用战舰将他轰杀,现在列仙似乎也来了!

    “虽然我不想与人为敌,但你们也不要逼我!”王煊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