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三十四章 金刚怒目,菩萨低眉
    秘网上,一片热议,属于财阀、大机构的特殊圈子躁动,完全无法平静下来。

    “老王把孙荣廷给剁了!”钟诚失声叫出声,实在被惊的不轻。

    王煊杀过孙承权、孙承海,老陈杀过孙承明,这些都属于孙家的嫡系,属于高层人物。

    但是,这三人都没法和孙荣廷比,他是决策层中的成员,是孙家权势最大的核心人物之一!

    “杀疯了,不管不顾了,连孙荣廷都被他以飞剑斩首,这件事儿没完,孙家接下来要怎么出牌?”连各家一些有实权的中年人都在惊叹。

    这件事的影响巨大,超级财阀中的核心强权人物被人杀死,这是二十年来头一遭,很久没有这样的事了。

    财阀、大机构中的一些老头子面色阴晴不定,他们乐见超级财阀受损,但是如果有人可以轻易斩财阀中的决策者,那就要警醒了。

    各家中那些年岁较小的人则热情高涨,想要修仙,希冀接近超凡,今夜那个年轻的剑仙让他们心生向往。

    在这个科技绚烂的时代,如果能够御剑飞天,逍遥天地间,一剑斩碎母舰,那种场面想想就让他们激动。

    “钱老,听说你和王煊很熟?务必帮我引荐!”有人找到钱安,认为他和王煊关系不错。

    “钟晴,我想拜王煊为师。什么,你说有姐妹在打王煊的注意,想成为我师娘?不行!先过我这一关,等我修炼有成,我要来一段师生恋!”

    “喂,小晴别挂断,其实,是不是你自己……想当我师娘?”

    ……

    王煊进入城市中,杀孙荣廷他一点也不后悔,的确影响很大,在相关的圈子中如同惊涛骇浪般。

    他需要控制火候了,不能让所有财阀都担心,都要戒备他。

    但在此之前,如果没有雷霆之威,没有铁血手段,后面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既要有菩萨低眉之态,也要有金刚怒目之势,现在他彰显了强势的一面,接下来就要看各方的表现与各自的手段了。

    夜空中,几艘战舰如同魔影,从天际尽头赶来,孙家的人从基地调来的战舰终于赶到了。

    恐怖的舰身,像是乌云般覆盖在高空中,遮住了部分星辉月光,居然是大型战舰出动。

    孙家动了真怒,接连有重要人物死去,让他们情何以堪?是他们要杀超凡者,结果自身却一而再的被重创。

    秘网震动,各方的探测器都没有远去,依旧在关注呢,更有卫星天网监测,看到孙家这样出动五艘大型战舰,全都震撼了。

    更远处,还有小型战舰排列,护航,所有人都感受到孙家的怒火,这样打一场战争都足够了。

    王煊冲了个冷水澡,换上一身洁白而柔软的练功服,把玩着黄澄澄的小葫芦,看着天空中的战舰群,他神色平静。

    没什么好怕的,他在人口千万级的大城市中,紧临宋家,那些战舰敢饱和式洗地吗?敢血洗这里吗?

    他认为孙家还不敢这样发疯!

    他研究黄澄澄的小葫芦,这东西似乎很神秘,目前他刚琢磨出??它部分威能,能够收现世的人与物。

    当被大型战舰攻击时,他若是躲在葫芦中,是否可以避开死劫?不知道这个葫芦有多强大。

    “异宝,的确可以改变战局!”他有些感触,庆幸的是,他先后得到两件极其强大的异宝。

    随后,一盏古灯漂浮起来,悬在他的身前,灯芯火光跳动,映照出朦胧而柔和的光晕,但不够明亮。

    “超物质稀薄了,需要补充了。”王煊望向宋家方向。

    在这一战中,古灯发挥出了巨大的作用,如果没有它怎么能击落战舰?

    他对这盏灯抱有极大的期待,内部符文有多层,现在他只能激活了第一层,就有这样的威势了。

    事实上,在王煊眺望宋家时,他们也在谈论王煊。

    “王煊就住在我们隔壁,这是故意的啊,我们成为他的护身符了,孙家别忍不住直接开火。”

    很快,宋家的战舰升空,各个方向都有,与孙家沟通,无论如何景悦城都不是开战之地。

    气氛曾一度紧张,但是孙家的战舰最终离开,他们还没疯,终究不敢屠城,

    “惊世之战,我怀疑自己闯进了神话世界中,看到了剑仙对抗各种最新型科技武器,一剑寒光裂苍穹,斩落战舰!”

    有人在视频平台发布影音,掀起惊涛骇浪。

    这一次,不止是财阀、大机构这个特殊的圈子的人在秘网观看大战,也有其他人动用关系,获得权限,登录进来。

    现在,有人发布出模糊的视频,引爆舆论。

    “早先是谁预告的,说今夜还有一战,居然真的出现了,这是真实的战况吗?有剑仙出场,劈掉了战舰,我去,震撼的我头皮发麻啊!”

    外界,普通人无法登录秘网,现在有影音流传了出去,直接引发巨大的轰动。

    接着,景悦城本地曾经在高层建筑物上拍摄的人,也都纷纷发声补充,上传了以他们的视角录制下的画面,不过更为模糊,距离太远了。

    但这足够了,佐证了之前视频的真实性。

    尤其是,当一位甜美歌星发了一张王之蔑视图,再发了一张飞剑冲霄而起的图片后,让各大平台沸腾了。

    有些歌星、名人等动用关系,进入秘网,亲眼目睹了这一战,被震撼的不轻。

    他们被警告过,不能发过于敏感的图片,但是即便是一些简单的飞剑图、古灯照天穹的画面,也依旧引发轩然大波,让无数人热议。

    可惜,这些影音等都被模糊化处理了,有财阀施压,不能将战舰坠毁等清晰的图片发布出去。

    “我终于知道,在‘三人照片’中,关于那三人是怎样定位的了,原来如此啊。”有人感叹,像是恍然大悟。

    老钟扛着战舰跑,寸头男子手撕最高等级的机械人,而那名神秘的年轻男子站在最高处,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微笑着看向他们。

    “果然是站在最高处俯视啊!”众人醒悟,这样叹道。

    ……

    王煊与老陈通话,以密语交谈。

    不久后,钟诚惊讶:“咦,老王联系我了!”

    他已经给王煊打了多次电话,但那边一直在通话中,现在对方主动找他了。

    “老王牛犇!你连孙荣廷都给斩了,简直要吓死人啊!”钟诚叹道,他其实为王煊捏了一把冷汗,这件事影响太大了。

    同时,他告诉王煊,有人想拜王煊为师。

    “对了,我姐的闺蜜,想为你生小剑仙,哈哈……”钟诚既担忧,又想笑,财阀圈中对王煊的态度各不相同。

    王煊找上钟诚姐弟二人,说了一些话,想通过他们在秘网发布出去。

    他自然明白,今夜大战过后,财阀、顶级大机构会对他与老陈忌惮。

    再加上孙家不断游说,有些有些大势力说不定真的会起什么心思。

    “我这个人没什么野心,只想安静的修行,平日翻翻古籍,阅读下各教心经,在天下名山大川走一走,看一看,这便会占去我相当长的时间。我厌恶打打杀杀,练旧术只是为了强身健体。”

    钟晴无语,你只是为了健身,就打下来了战舰?

    “说到底,我只是为了活的久远一些才走上旧术路。我对医术最感兴趣。我同各家没有什么利益上的冲突。”说到这里,王煊郑重起来。

    “我在苏城,帮钱安钱老续过命。来到景悦城后,我将宋家九十七岁的宋云老先生从生死线拉了回来。如果没有意外,我能帮他们提升寿命上限,最少五年以上。”

    王煊这种话语一出,让钟晴都动容了,他有这样的能力,掌权的老头子谁不动心?

    “我走到哪里,就医治到哪里,救人性命,这才是我擅长的领域。如果没有人逼迫,我只想强身健体,当个神医。”

    ……

    钟家姐弟二人,将王煊的话发在了秘网上。

    他告知各家,他其实不擅斗法,一切都是迫不得已为之。其实他在养生这条路上更有心得,各家的老人如果有想法,可以找他。

    当晚,钱安接到很多电话。

    接着,宋家的电话快被打爆了,各方都在询问宋云的状况,因为都知道,这个老头子确实油尽灯枯,活不了几天。

    宋家硬着头皮回应,早先并没有主动告诉外界,但这种事被问到了却不能不告知!

    次日上午,经过各方派来的名医会诊,确定宋云精神头很足,他最少还能活半年以上。

    “是的,王煊说了,这只是一次的效果,他声称多治疗几次,我家老爷子还能活五年以上。”宋文涛无奈的告知。

    他没办法瞒着,不然王煊自己也会说,他作假的话,将里外不是人,得罪各方。

    这样的消息传出,各方都不能平静了!

    尤其是,各家现在掌权的是谁?年岁很大的一些老家伙!

    谁不想多活几年?!

    别看王煊只是发布了简短的一段消息,但却可以改变大部分人对他的看法,以及即将要做出的决定,即便有强大敌意的人都会犹豫起来。

    钟晴点头,道:“王煊早有准备,他意识到了各种危机与后果,眼下正在化解。”

    “能行吗?”钟诚问道。

    钟晴道:“你去看看二爷爷,是不是犹豫着,想挑选经书、找些大概率用不上的古器,藉此可以大致判断出。”

    片刻后,钟诚回来了,露出异色,道:“二爷爷走来走去,很激动,显然不甘心被太爷爷熬死啊,他真在挑选经书呢!”

    然后,他又补充道:“不过,他挑的经书连我都看不上,还有那些古器都很垃圾,都缺边缺角了,老头子们很吝啬,不想拿出好东西来请王煊续命。”

    钟晴摇头,道:“他们再谨慎,眼光也没有王煊强,如果同他合作的话,说不定无意间就会将重宝放走。”

    这一天,新星的财阀、大机构等无法宁静,在这个特殊的圈子中,掌权的老头子们全都躁动了!

    王煊接下来没有没有什么举动,安静等待。

    他已经金刚怒目过了,彰显了可以与财阀一战的勇气与实力,现在该和风细雨了,是菩萨低眉的时候了。

    不过,就看各家的选择了,如果有人蹬鼻子上脸,他不介意再来一次金刚怒目!

    午时过后,孙家发声,通过秘网告知各方,他们与超凡者王煊、陈永杰不死不休,这是两颗毒瘤,现在不铲除,以后必然会威胁财阀、大机构等。

    孙坚宣战,不肯罢休!

    下午,一街之隔的宋家,客气地来请王煊,想让他再为宋家老爷子续命,让宋云早点恢复硬朗的身体。

    “你们知道,我为人续命时,自身要付出很大代价。现在局势紧张,对我尤为不利,你们准备好补偿我的东西了吗?”王煊十分直接,不想拐弯抹角,他要将这个规矩定下来,以后都如此。

    宋家很委婉,也很客气,提及现在他们就等于在帮王煊,他住在这里,孙家便不敢动用战舰开火。

    那意思是,王煊现在哪里也去不了,在这里很安全,出城就会被人动用高能武器攻击,宋家间接庇护了他。

    王煊笑了,直接起身,道:“是吗?既然这样告辞!一般情况下,我不会在一座陌生的城市呆很久,以后再想请我回来就不那么容易了。”

    他没有停留,宋家还想拿捏他,免费续命?想什么呢!

    ……

    “孙家,依旧想战?那就继续战,杀到让你们恐惧为止!”王煊无惧。

    他不介意,再来一次金刚怒目!

    傍晚,他低调地坐上了有关部门提供的悬空飞车,离开景悦城。

    昨夜,他与老陈以密语交谈,沟通了一些事,这些都早有准备,关琳身后是有关部门,在新星也有不弱的力量。

    事实上,最为关键的是,王煊摸索出异宝的用处,渐渐有了心得!

    “王煊出城了!”这一刻,消息第一时间传了出去,飞向远方。

    他再怎么低调,城中各种探测器,以及监控等,都对准了他,一旦离开,也不可能不被人知。

    出城后,他祭出黄澄澄的小葫芦,悬在飞车的上方,有符文闪烁,有超物质蒸腾,遮蔽高空中的监控。

    至于周围的探测器,都在他精神领域的绞杀下,迅速破碎。

    悬浮飞车化成一道流光远去,消失在大地尽头!

    王煊杀气腾腾,离开景悦城,震动各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