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三十二章?决战灿烂
    繁星点点,王煊静立,仅一击而已,机械军团全灭!

    大爆炸还在继续,有重型机械人能量系统爆开后,将其他机械人也都引爆了,这是毁灭性的灾难。

    秘网上,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呆住了,看着这震撼性的一幕。

    孙家的人如坠冰窖,顷刻间,他们损失了多少机械人?那是新星币在燃烧,那是孙家的血液在流淌。

    这还不同陈永杰那一战造成的结果,当时只是瘫痪了大批量的机械人,只是少量精密元器件坏掉了,机械人主体无恙,还能维修。

    现在,钢铁丛林在大爆炸,强大的能量装置沸腾,将那种最新型的合金材料都熔化了,还能剩下什么?

    月夜下,恐怖火光冲霄,震耳欲聋,连大地都在晃动。

    景悦城,一些高层建筑物上有人在录制,这种绚烂的场面估计此生都很难再见到了,一些人在抓紧拍摄。

    孙家简直疯了,今夜损失惨重,无法衡量!

    “还等什么,郑家都被颠覆了,再这么下去超凡者会取代我们,应该立刻联手剿灭他们,一个都不能留!”

    孙家核心高层成员此时亲自与各家沟通,将某些窗户纸点破了。

    郑家出现变故,让孙家为之惊悚,他们了解最深,现在族中几个元老与新星的重量级人物连线,竭尽所能的游说。

    “联手吧,这是意识领域之争。我们有相同的价值观,再这样放任下去,财阀会被颠覆,被会取代,新星将易主!”

    在密谈中,有人劝孙家冷静,超凡者不是大幕后的生物,不需要这样疯狂。

    在最高层的核心圈子中,少数人解到了太多的秘密,现在竟提前洞彻了三年后会发生什么。

    这如果传出去,绝对引发大地震,到了现在,财阀最高层少数人已经开始接触到特殊渠的道,形势越发复杂。

    “即便你们不想出手,坐山观虎斗,也请给我们一些便利,不要抵制孙家动用战舰!”

    ……

    夜月下,空旷的大地上寂静了,那些机械人都炸碎了,满地狼藉,废铜烂铁成片。

    孙家的超凡者心头悸动,同时无比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将那盏古灯赐下去,落入敌手后竟有这么大的威力?!

    他简直难以置信,这件异宝像是涅槃了,复活了,远比以前威力大。

    他为什么穿着古代甲胄,就是为了防古灯专打人精神的暗红色小箭,可是现在,它也具备物理攻击了!

    清冷的月光下,王煊向前走去,古灯相伴,映照出朦胧的光晕,将他笼罩,这时他将背负的长矛拿到手中。

    锵!

    远方的身影,周身甲胄璀璨,符文流转,他从背后拔出一柄青蒙蒙的长剑,而后猛然向前挥动过来。

    刺目的剑光爆发,像是一条青色的蛟龙扑出,带动着蒙蒙剑光,扑杀了过来,长空激荡,超物质沸腾!

    这是一口被超凡物质蕴养很久,早已激活的古剑,是一件真正的法宝,剑光喷薄,无坚不摧。

    可以看到,有些庞大的机械人炸开后,还残留着部分金属躯体,在剑光扫过来的刹那,全都被无声的切开,而后断为两截!

    这种剑光太恐怖了,一般的超凡者挡不住,会被立劈,化成血与骨。

    王煊没有躲避,反而手持长矛,身旁悬挂古灯,迈开大步,冲向对方,他的速度太快了,蹬碎大地,一步腾起,便如横渡长空,会跨出去上百米远!

    在他体外,有奇景浮现,挡住了无坚不摧的剑光!

    老陈双目深邃,他在密切关注这一战,至此不得不叹气,他还得再努力,修成奇景,王煊的肉身能对抗法宝了,硬扛都没问题!

    对面,那个人震撼,他挥动的是古代大教传承下来的宝物,在这个超凡退潮的时代还有人能以肉身直接对抗?

    孙家内部曾争执,因为对王煊的推测太惊人,现在他确定了,这个年轻的男子可比肩古代传说中的天才!

    身穿甲胄的男子很强,经过各种宝物加持,他现在面对其他超凡者宛若天神下凡般,举手投足都是惊人的超凡能量。

    锵!

    他催动青色长剑,化成一道流光划过夜空,向着前方的年轻男子斩去。

    哧!

    同一时间,王煊以精神控物,那柄短剑飞了出去,雪亮的光芒照亮黑夜,格外的绚烂,整片空旷的战场都通明了。

    瞬间,一长一短两口飞剑撞击在一起,火星四溅,激烈交锋。

    人们震撼,在现代社会中何曾见过这种场面,第一次见到有人斗剑,飞剑凌空,在夜空中劈斩。

    传说是真的?古代剑仙真的存在,现在就有人在以飞剑厮杀。

    “太惊人了,飞剑横空,蜀山剑仙传说成真,在我眼前浮现。钟晴,我感觉我恋爱了,真的,给我介绍那个年轻的剑仙吧!”

    “我去,飞剑大战,这……”财阀、大机构中的年轻人震撼了,彻底被惊呆了,这比他们在外太空赛飞船刺激多了。

    财阀中的老辈人物瞳孔收缩,他们看到的是更深层次的东西,有朝一日,飞剑能否直冲云霄,威胁到战舰?

    铮铮铮!

    剑气冲天,剑鸣震耳欲聋,隔着探测器,隔着天网系统,众人都能感受到那种无匹的锋芒与杀意。

    所有这些碰撞都是顷刻间完成的,然后,漫天的青光消散,唯有一口雪亮的短剑横空,如同神祇的佩剑,震慑四方。

    孙家的那口青色长剑断成了十几块,被绞碎了,根本无法与那短剑相比,每一击都会断掉一截,坠落下高空。

    刷!

    雪亮的短剑宛若一颗彗星横空,向着前方身穿甲胄的男子飞去,剑光无匹,刹那而至。

    “毁灭吧!”

    身穿甲胄的男子手中突然出现一个光轮,色彩斑斓,一看就是神物,转动出蒙蒙五行光雾,仿佛要击碎天穹。

    他抖手砸了出去,光轮旋转,让夜空都模糊了,空间似乎扭曲了。

    观看过早先那一战的人,立刻意识到,这是异宝,属于传说中的东西,足以改写战局的神物!

    当!

    短剑被击中,预想中的剑体碎裂并没有出现,短剑的确被砸的翻飞向远方,但它丝毫无损。

    五行光轮极其恐怖,超物质沸腾,但是,身穿甲胄的男子却愕然,震撼,光轮上出现一道裂痕。

    “怎么可能!?”他被惊呆了,这可是异宝,顶级强大,比那盏早先没有蜕变过的古灯更厉害。

    那柄短剑没有符文,不是异宝,但是,单论坚硬与锋锐程度,似乎无匹,连五行光轮都没挡住。

    “嗡!”

    不过,这并不能影响五行光轮发威,超物质起伏,宛若瀚海般,在它向前飞行时,空间模糊了,似在被扭曲。

    天空中,有夜鸟从远处的林地中被惊的飞起,相隔还很远,就直接炸开了,化成血雾。

    地面崩裂,一两尺宽的黑色裂缝密密麻麻,在大地上交织。

    尤其是当五行光轮从高空落下,俯冲向王煊那里,极速砸落时,在恐怖的音爆声中,地面塌陷,而后炸开,像是有无形的力量击在大地上,数百斤、上千斤的石块四处乱飞。

    哧!

    一道暗红色的光束从古灯中飞出,长达数十米,化作惊天长虹,宛若后羿射日,撞击在天空中的五行光轮上。

    斑斓彩光顿时暗淡一些,光轮摇动,险些跌落下来。

    远处,那个身穿古代甲胄的男子心中一沉,那盏古灯似乎多了一种奇异的火光,竟变得这么强大?

    五行光轮震颤,重行爆发光华,向下压落下来。

    王煊激活古灯,全面展现它的威能,这一次一道数十米长的箭羽,携带着惊人的火光,烧的夜空扭曲,火焰滔天,将五行光轮淹没了。

    这是属于两件异宝的碰撞!

    到了后来,王煊干脆将这盏古灯打向半空中,让它与五行光轮碰撞,顿时红色的光焰席卷夜空,景象骇人。

    五行光轮在暗淡,不敌古灯。

    孙家的人看到这一幕,不仅发毛,而且心都在滴血,这曾经是他们收藏的异宝,易主后居然有了这般慑人的力量,更胜从前。

    咚!

    古灯猛然一撞,火光中孕育出一支刺目的箭羽,竟在这次撞击中,将那五行光轮洞穿了,而后火光撕裂五行光轮。

    半空中发出金属碎裂的声音。

    喀嚓一声,五行光轮解体。

    “可惜了!”陈永杰隔着屏幕,都觉得心痛,那可是一件异宝,就这么毁掉了。

    事实上,许多人都在惋惜,真正的异宝在古代都价值连城,算得上镇教的重器,异常稀珍。

    或许是这个时代过于特殊,列仙洞府都从虚空中坠落下来了。

    所以,才有异宝碰撞,直接被毁的事情发生。在古代人们是极力避免的,会想办法保住异宝。

    身穿银色甲胄的男子转身就走,他暗自叹息,他是个另类,钻研新术,实力惊人,但最后却是以福地、密地的X物质为养身之本,并未向其他新术领域的人那样以Z物质滋养己身。

    虽然他很强,但现在却心头沉重,他强势出击,原以为可以掌控一切,但现在不敌那个年轻人。

    他身上还有一件异宝,但他现在精神能量快枯竭了,已经无法有效催动。

    “想走?”王煊直接追杀,一盏古灯相伴身边,一口飞剑极速斩了出去,手中还持着一杆长矛,他迈开大步追击孙家的强者。

    轰!

    突然,一道恐怖的光束出现,撕裂了夜空,从天边而来,这种能量即便是超凡者也挡不住,敢触及就会爆碎。

    王煊提前预判出,先一步躲避了出去,尽管如此那恐怖的光束震荡出的能量余波依旧让他翻飞,他身边奇景浮现,古灯发光,柔和的光幕遮住了他的身体。

    如果不是奇景硬扛住余波,古灯也在他一念间激活,他可能依旧会被那光束的余波重创。

    可以看到,地面出现了惊人的巨坑,这片地带所有物质都熔化了,那余波所过之处,岩石与机械人残骸等化成液体,而后蒸发。

    远方有战舰开火,便是地仙被打中都要血肉模糊。

    许多人惊呼,孙家果然铁血出击,不顾一切的要毁掉王煊,动用了战舰。但让他们感觉不可思议的是,王煊居然躲避过了那么大范围的一次攻击。

    嗖!

    更让他们震惊的是,王煊没有朝着景悦城退去,依旧在追击那个身穿甲胄的男子。

    咚!

    又一道恐怖的光束飞来,简直像是彗星撞击大地,那种能量以及冲击波太恐怖了,大山都要被削平,大湖都要瞬间蒸干。

    王煊极速躲避,提前预判并有了动作,最后的余波冲击他时,又被古灯发出的光挡住了。

    众人震撼,这盏古灯要逆天吗?只要不被正面击中,余波,大范围的攻击光束居然对他无效?

    王煊狂追,拉近与那人之间的距离。

    突然,那个人回身,祭出一个黄澄澄的小葫芦。

    哧!

    王煊催动古灯,一道惊人的箭羽飞出,长达百米,比以前更恐怖,直接击中黄色的葫芦,随后接连有箭羽飞出,射杀了过去。

    同时,他自身极速逼近!

    嗡!

    天边的战舰到了不远处的半空中,没有攻击,反而有些迟疑,显然地面上走新术路的超凡者在孙家很有身份。

    这时,雪亮的短剑撕裂夜空,斩了过去,噗的一声将那个身穿甲胄的男子的一条手臂劈断。

    他痛叫了一声,精神能量紊乱,那个黄澄澄的小葫芦顿时坠落向地面。

    战舰悬空,但没有攻击。

    王煊眼中神芒绽放,他竭尽所能,大胆进行了一次尝试。

    那战舰早先隐伏在地平线尽头,极速从远空飞到近前,所在的高度有限,并不是很遥远,大概距离地面十里地的样子。

    轰!

    此刻,王煊的精神能量沸腾,从来没有这样拼过,与这古灯共鸣,全面激活它,打出了最强一击!

    哧!

    一道红色的光束仿佛撕裂了黑色的天穹,直冲而上,飞到十里高空中!

    砰!

    天空中有火光绽放,有刺目的能量炸开,接着引发了惊天动地的大爆炸!

    “我#!”这一刻,但凡关注这一战的人都被震撼的无以言表,唯有以国叹来表达震惊的心情。

    此时,王煊猛然掷出手中的长矛,横贯长空,噗的一身将孙家的高手死死地钉在了地面上!

    为了把这一战在一章内写完,又多写了一千多字,最后超时了几分钟,我觉得可以原谅吧,求下月票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