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二十九章?牧城大战
    晚间,薄薄的几片云层半掩星月,部分月光、星辉洒落城中。

    “大晚上的,他高高在上,当自己是神了?俯视着我。不知道是人是鬼,是猫是狗,他让我出城就出城?”

    王煊反感,机械人复述那个人的话,姿态太高了,真当他们孙家一统新星,能够号令超凡者了?

    在这之前,他又不是没打没杀过孙家的人!

    什么被清算,给他一个机会,孙家以为掌控一切,已在新星无对手了?

    王煊原本想出城,同孙家决战。

    但对方这样轻慢,当他是什么人了,聆听其训诫的下位者吗?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今夜,他必然要出城与孙家有个了断,但是却不会按照他们的节奏来。如果这样跟着机械人过去,太掉价了。

    “让他等着,我现在没工夫搭理他!”王煊转身走了,回到酒店房间。

    景悦城内,机械人很多,但外表看起来都是普通人,掩饰钢铁骨架等,排列在这座酒店的周围。

    王煊算了一下时间,牧城的决战应该开始了,不知道老陈怎样了。

    “钟诚,你们应该能够看到现场的战斗吧,给我投屏过来,我想知道老陈现在的状况。”

    他联系钟家姐弟二人,想通过他们实时了解陈永杰在牧城外的决战。

    “好,你稍等。已经开始了,我紧张的手掌心都出汗了,气氛压抑,孙家真有高手啊,科武结合!”

    钟诚第一时间回应,给他发了一个秘网的链接,此时财阀、大组织等都在通过这里观看大战。

    这里不对普通人公开,有些事件影响太大了!

    王煊立刻投屏,立体影音出现在房间中,牧城外的战斗果然开始了!

    轰!

    一道能量光束飞来,刺目无比,宛若直接打到了王煊面部上,这种身临其境的影音确实让人紧张,太恐怖与压抑了。

    地面大爆炸,数百斤、上千斤的土石崩飞,烟尘冲天,有成群的机械人在出手,能量光束交织,无比密集。

    老陈像是一道流光,在牧城外的开阔地面上纵横,提前预判,不断躲避,杀向前方一个身覆银色甲胄的男子。

    那个人的肩头不断发出光束,装备着新型的高能武器,一道道光束飞出,极速扫射向老陈。而在他的手中,还拎着一把冷兵器——阔剑,大半人高,他漠然注视着陈永杰。

    老陈很狼狈,身上染血了,即便他的精神领域强大无匹,比古代教祖在这个境界时只强不弱,但超能武器光束太密集了。

    有些擦中了他,让他部分肌体撕裂,鲜血溅起。

    丈六金身光芒大作,让他在夜色下像是一尊怒佛般,短发直立,低声吼声,震动的大地都在轻微的颤抖。

    画面一转,关琳的身影出现在镜头前,她站在牧城外部区域的一座高层建筑物上,正在与一些财阀来人激烈争执。

    “这不公平,早前约定,是陈永杰与孙家人公平对决,为什么待他出城后,突然出现这么多机械人,对他围猎?!”

    关琳愤怒了,同时无比担忧,她怕老陈突然被轰成碎片。

    一两个机械人还好,以老陈的超凡手段应该可以应付,但是现在,突然出现一群机械人,而在地平线尽头,更是有密密麻麻的钢铁丛林出现。

    机械人大军正准备进发,灭掉老陈。

    谁能挡得住?如果一支机械军团发威,高能光束横扫而过,根本不是才踏足超凡领域的人所能对抗的。

    “已经很公平了,身为超凡者,渐渐没落,被时代所不容,这是历史的选择。我们动用的只是这个时代的部分力量,如果不顾一切出动飞船、战舰等,现在进行地毯式饱和攻击,陈永杰还能活着吗?早就成碎骨块了。”

    一位中年男子开口,来自孙家,站在高楼顶上,现场观战,与关琳针锋相对。

    “是你们自己说的公平对决,如果是这样,陈永杰完全可以躲在城中,找机会一个一个的去猎杀你们,现在你们这是不履行约定,出尔反尔!”

    关琳斥责,月色下,她看起来三十几岁的样子,貌美而英气慑人,当年老陈曾进绝地为她采摘了一种奇药,保住青春。

    “你们不讲信誉,如果这样猎杀老陈,也别怪我心狠手辣。你们孙家在旧土的利益一点都别想保留,那些人,那烂摊子,顷刻间都要被碾压成飞灰,不止你们会不讲规矩。”

    关琳杀气腾腾,她看到城外的老陈身上有血花溅起,顿时急眼了,心疼的不得了。

    “关小姐,请要为你自己的话负责,旧土那些人不见得听从你的建议,到头来伤到你自身就不好了。再有,孙家也未必怕你们的决断,最坏就是切断往来到边了。事实上,孙家自己的战舰不算少,真不怵任何威胁。”

    孙家这个中年男子孙承明淡漠地说道,嘴角挂着冷笑,底气十足。

    接着,他又补充道:“况且,最开始,我们也说的是陈永杰同孙家的决战,并没有提及他和我们具体某个人战斗,出动机械人算是很压制我们自身的力量了。如果我们愿意,派遣钢铁军团进入城市中围猎,不是依旧有同样的效果吗?”

    他眼底深处是无尽的冷酷,孙家死了两位高层人物,还被毁了一个基地,让这些武夫血债血都远不够!

    他寒声道:“不管陈永杰是否答应,是否愿意走出城市,都要面对这种结果。在城市中开战,只是会死些平民而已,摧毁一些大楼等,事后补偿即可。”

    说到这里,他嘴角噙着淡笑,道:“现在看来,陈永杰还算识大体,愿意出来决战,少死些人也算是他的功德,他做了一件好事啊,呵!”

    关琳寒声道:“恬不知耻,自己说过的话不认,行,孙家这么无底线,我记住了。陈永杰如果今天在这里被你们不择手段绞杀,我也会让孙家流出足够的血!”

    孙承明霍的转头,看向她,道:“这你是说的?我等着!”

    轰!

    城外,大战很激烈,陈永杰满身是血,手持一口一米五长的黑色长剑,接连劈碎一些强大的机械人。

    他的剑光在黑夜中格外璀璨,直冲高空,仿佛要撕裂天穹,让人震撼不已。

    超凡者近乎通神?

    一道又一道超能光束被他避开,但他只要踏错一步,就可能会被重创,会被洞穿身体。

    丈六金身被他发挥到了极限,在他的体外金光在汹涌,如烈焰激荡,有超能光束飞来,擦着他的丈六金身爆炸,震的他身体摇动,气血翻腾。

    他迂回曲折前进,逼向那个身穿银色甲胄的男子。那个人也缓缓地动了,其肩头上,腿部,都有超能光束在飞出,不断轰过来。

    “血肉之躯,竟能强到这种地步,只身对抗大批量的机械人,剑劈机甲,硬抗超能光束,这个陈永杰确实了不得!”

    财阀、大机构的特殊圈子,所有人都在观看这一战,从真正核心高层,到喜欢过灯红酒绿生活的年轻一代,这个夜晚都在密切注视超凡大战。

    是成是败,都要在今晚有结果了。

    孙家这次没有低调,早已放出声音,不会再耽搁下去,要在今夜灭掉陈永杰与王煊。

    “老陈,挺柱啊!我#,孙家太不讲究了,这是摆明不要脸了,动用这么多机械人,磨也要磨死老陈啊,这样的高能武器,谁挡得住?”

    钟诚手心都出汗了,恍若是他在战场上,看着立体影音,他数次被惊的大叫,以为自己被能量光束击中了。

    钟晴幽幽开口,道:“但你得承认,这就是孙家的力量,无论如何,陈超凡都得过这一关。因为孙家翻脸的话,哪里还会管什么城市与野外,不要说机械人了,真要危及到他们的安危,他们敢在城中动用战舰,屠城灭地不在话下!”

    事实上,不少财阀也是这么认为的,陈永杰想要真正胜出,只有迈过这一关才行,早晚会遇上钢铁丛林大军。

    “死吧,陈永杰,你特么怎么还不死,命真硬啊,赶紧被干掉吧!”

    但凡关注这一战的人都很激动,情绪起伏剧烈,比如孙家更是如此,孙逸晨现在正在低吼。

    他恨不得这一战立刻落幕,尽快绞杀掉超凡者。同时,他更为期待,另一场即将开始的大战,更希望打爆王煊!

    平源城,秦家,秦鸿的脸色变了,感受到一股寒意。超凡者对决科技武器,这么长时间都不死,实在危险,这要闯入秦家?后果不堪设想。

    轰!

    牧城外,老陈剑劈机械人,像是在飞行,横渡长空,每次在地面踩踏时,都蹬裂大地,远去百余米!

    “陈永杰,死!”

    这时,那个身穿银色甲胄,手持一口阔剑的男子,猛烈的将大剑插在了地面,从背后摘下大弓。

    他一直站在原地,等待最佳射程出现。

    他持着一张漆黑的大弓,搭上一支银色的箭羽,将弓弦拉满,轰的一声射了出去。

    这一刻,整片天地都被照亮了,漆黑的夜空像是有一颗彗星砸落,威能强大无匹。

    老陈身体掠过地面,横移百余米的距离,快速躲避了出去。

    那道银色的箭羽,极其恐怖,从老陈原来立身之所飞过去的刹那,长长的尾光在地面犁出一条巨大的深沟,还没有真正触及大地呢,就已如此!

    最为可怕的是,这支银色的箭羽调转方向,再次向着老陈飞射而去。

    这支箭羽是宝物,内部符文密布,孙家将它浸入在浓郁的X物质中很久了,早已激活,现在被射出后,锁定敌人,不见血不归。

    在孙家这位高手身上,共有三支这样的箭羽,与黑色大弓组合在一起,成为杀伤力惊人的法宝。

    老陈怒吼,将手中的黑色大剑抡动起来,劈在了再次飞射而来的银色箭羽上,两者间爆发刺目的光芒。

    轰的一声,这片大地炸开了,地面出现一个直径近十米的深坑,漆黑一片,将大地凿穿了。

    “死了吗?!”孙家许多人紧张注视。

    “老陈,不能死啊!”周云在新月上也在关注这一战,他紧张到自己都在发抖了。

    “陈永杰,你能熬过这一关吗?”凌启明也在观看这一战,很多年没有这样精神高度绷紧了。

    牧城外,轰的一声,陈永杰冲了出来,满身是血,他被这级数的恐怖超凡能量大爆炸冲击的不轻,皮开肉绽。

    但他的精气神没有萎靡,反而杀意无边,吃了这么大的亏,他怎么能善罢甘休?

    “我的法宝,被劈碎了……”远处,那个男子脸色变了,射出去的那支银色箭羽被老陈手中的黑色长剑斩爆了,所以刚才那里能量光团猛烈的爆开。

    他正在弯弓,要射出第二箭!

    此时此刻,老陈浑身发光出,丈六金身近乎是极限升华,在他的背后仿佛出现一个金色的大佛,威严无比,怒目而视!

    仔细观看的话,那是陈永杰自己!

    这代表了他虽修佛法,但尊的是自身,有无比强大的信念!

    吼!

    大佛怒吼,金光澎湃,在陈永杰的周围,浮现一点模糊的奇景,很虚淡,但是足够的惊人!

    轰!

    大佛咆哮,地面被撕裂了,巨石、烟尘等逆冲向天。陈永杰将黑色的长剑当成飞剑驾驭,一道乌光像是撕裂了天地,极速远去。

    噗!

    身穿银色甲胄的男子感觉难以置信,低头去看,而后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他竟然被腰斩了,半截身体坠落在地!

    第二章应该在十点前吧,求下月票支持啦,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