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二十八章?决战就绪
    (长章。)

    王煊听到这则消息后,顿时炸毛。孙家去旧土要掳走他的父母,这是在和黑社会比下限啊。

    老陈道:“别急,关琳以及有关部门的一些老友,知道新星这边的情况,并没让他们乱来,警告驱离了。”

    “孙家如果这么没有下限,那我也会不择手段!他们家大业大,产业众多,族人更是在外不少,每当我闯进一个城市就会让他们一处产业彻底毁掉,会流很多血!”

    下午,王煊拜访宋家,主要是想借他们的口为孙家传话。

    当宋家知道一街之隔的“变态小王”登门后,顿时无比警惕,在他们看来这几乎等于夜猫子进宅。

    尤其是,他们自己知道,自家嫡系后人——宋乾,曾找灰血组织去旧土灭过王煊,生怕他是算账而来。

    “小宋在家吗?”王煊进入宋家后,直接就来了这样一句问候。

    在场的人顿时就悚然,神色发僵,他真是为报仇而来?这主疑似在昨夜将孙家一处重要基地给引爆了,没有什么是他不敢做的。

    “没事儿,谁没年轻冲动过,我这不是也有不顾一切的时候吗,只为吐心中一口恶气,敢将青天捅个窟窿!”

    听听,这还说没事儿?就差拿刀架到脖子上威胁了!宋家在场的几人面面相觑,心中打鼓。

    “我这次来真没恶意。”王煊开门见山,让他们帮联系孙家的主事人,他有话要和那边说明。

    宋家的几人暗中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涉及他们宋家,随便他折腾去!

    “请!”

    宋家比较客气,主要是早先有点心虚。两位中年男子、三个年轻男女,都是宋家的嫡系,亲自来见王煊。

    至于老头子们,宋家的几个核心自恃身份,自然不会亲自露面。

    宋家这片别墅区很大,景色优美,像是古代的多座园林对接在一起,山石奇异,流水潺潺,锦鲤摆尾,石拱小桥很有意境。

    “孙老,我们这边有位……客人,想和孙家高层通话。请您原谅,我这样冒昧扰您清宁……”在路上,宋文涛就开始联系孙家。

    他想早点解决问题,真不想王煊久留在这里,怕出事儿。

    孙荣廷,孙家真正的核心高层人物,很是意外,当得悉是王煊要和他们通话,脸色冷冽下来。

    “我只说一件事儿,咱们之间的恩怨,不应该涉及我父母。如果你们非要无底线,那么我进一座城市,就屠一座孙家的商贸大厦,灭尽你们的产业。景悦城这里,有你们一处飞船动力研究所那,另外世贸大楼也是你们的吧?要不要让我从头到脚血洗一遍?”

    在路上,还没有走到复古式建筑物中,王煊就非常不客气的将话语说完了。

    宋家的几人额头都冒汗了,第一次见到这么生猛的主,直接威胁与恫吓孙家的核心高层成员。

    孙荣廷,将手边黄澄澄的小葫芦放下,眼神冷厉无比,多少年没有这样的体验了?他被人喝斥了!

    “我只说这一遍,有实力,有底蕴,你们就来杀我。如果旧土那边再有什么消息传来,孙家等着披麻戴孝吧,我每进入一座城市都会有大量的血在流!”

    “另外,你们不要觉得我进不了康宁城,或许今夜,或许数日后的夜晚,我就会突然赶过去,和你们正式见面!”

    说完这些,王煊直接挂断电话,不想听对方的狠话与废话。

    孙荣廷拿着电话,脸色阴沉的要滴出水来了,被人噼里啪啦教训一顿,不等他发火,呵斥回去,对方直接挂了,憋的他有点难受!

    “对不住,刚才冲动了,见笑。”王煊露出歉意。

    宋家几人都无言,你将孙荣廷给训斥了,和我们虚情假意的说这些有什么用。

    “谁都年轻过,呃,你本来就很年轻。”宋文涛沉吟了一下,道:“其实我觉得,彼此对立冲突没什么好处,如果能缓和,不再冲突,最好不过,要不要我出面帮你们说和下?”

    王煊摇头,然后耿直的“一塌糊涂”。

    “好意心领,就不麻烦宋总去碰壁了,孙家已经疯了。他们核心层不死人的话,不真正体会死亡阴云笼罩康宁城的话,他们是不会罢手的。”

    宋家几人心惊,你这么直接告诉我们好吗?

    很快,王煊自己的手机响了,是个陌生电话,他说了声不要意思,直接接听,这个敏感时刻,怕错过一些重要的电话。

    “我是孙逸晨,那处基地是你毁掉的吧?刚才也是你威胁了我五爷,是吧?”

    “你闭嘴,有什么事让孙荣廷联系我。大人的事,你这种小辈没资格掺和,给我滚一边和泥去!”王煊挂断,而后又拉黑。

    曾经联系过孙逸晨、想通过他购买老陈血肉的宋坤,就在这里作陪,闻言心脏咚咚剧烈跳动。

    宋家的三名年轻男女眼皮都狂跳,孙逸晨在财阀子弟中也是个人物,少有人敢得罪,结构现在被变态小王像是训斥孙子般给挂了。

    很快,宋家的那位年轻女子告诉了自己的闺蜜,而后……部分人就知道了。

    新月上,周云顿时高兴的要立刻返回新星,想找一些熟人喝酒,表达畅快心情,在月亮上和三个女朋友喝没意思。

    钟诚听到消息时,告诉她姐,道:“老王和孙家一样,也疯了,把孙荣廷都给骂了,不死不休!”

    钟晴道:“你以为能缓和?王煊只有一个选择,将孙家杀怕为止,但还要掌握分寸,不能让其他财阀惊悚,担心他不可控,视为极度危险与不可预测的恐怖变数。”

    平源城,秦鸿出神,老孙被警告了?武夫这是要上天啊,他冷笑着,静等孙家发威。

    凌启明有些发呆,那个曾喊过他凌叔的小子,竟然……走到这一步了?上一次,他和孙荣廷通话时,想保老陈,结果被对方不留情面的拒绝。现在,王煊直接去呵斥与警告孙荣廷,他听闻后,一阵无言。

    ……

    宋家,客厅的墙壁上挂着一些名人字画,其中一副江海图,居然隐藏着莫测的符文!

    王煊无言了,财阀随便挂着的一副山水画都是宝物,他真想给卷走算了。

    不过,在宋家精神出窍很危险,有可能会引出那株黄金树上的金色小鸟绞杀,他想了想,自己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暂时算了吧。

    “宋家有人病危吧?”王煊问道。

    “啊,这你都能觉察到?”宋文涛吃了一惊,这几日宋家的核心高层之一,他的祖父宋云病重。

    老头子九十七岁了,宋家人觉得,他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了,以前用新术帮他续过命,那种办法现在已经无效。

    王煊点头,道:“我不擅长斗法,激战,但在延年益寿方面却有些心得,感觉到了一股死气,那个人熬不过半个月。”

    中年男子宋文涛露出希冀之色,宋云是他亲爷爷,如果能够活的久些,对他的上位自然有巨大好处。

    “你有办法吗?”他不是没听说过王煊为钱安延寿的事,但近期王煊与孙家撕破脸皮不死不休,其他人实在不好介入。

    兼且,钱安才七十岁多,身体还算硬朗,谁知道那种延寿是否起到了真正效果。

    “看过才知道。”王煊没有讲话说满,但是那种自信的语气让宋文涛立刻知道,绝对有戏!

    他立刻请王煊来到一处中式别墅,看望病榻上的一个骨瘦如柴的老者。

    “我如果付出代价的话,能为他续命三到五年吧。”王煊点了点头。

    “请小王兄弟伸出援手,需要什么你尽管说!”宋文涛有些激动。

    到了这种地步,宋家其他人也不可能阻止,不然传出去的话,不救族中长辈,名声会非常糟糕。

    “你知道的,我与孙家开战在即,大概率会直接来一次血腥大决战,一战分生死,战舰、超凡者、宝物都可能会在此战中出现,我现在消耗过大的话……”

    王煊摊手,很是为难的样子。

    “我们可以补偿,家里也是有些收藏的……”这时,病榻上的老头子张开眼睛,虚弱的开口了。

    其他想反对的人,真不好说什么了,宋云是宋家核心高层,积威多年,大多数人都很怕他。

    “送我一些古代器物,我看一看能不能用上。”王煊直接了当地开口,和这种人打交道,没有必要打小算盘,没什么用,能活到这种层次,必然很精明。

    “可以,但只能选一件!”虽然将死,但是宋云没有老糊涂,依旧很有威势,周围的人全都听他的。

    “行,将老爷子的病榻抬到后面那座道观中去。我为人续命时,需要沟通神明,这世间有些东西你不信不行,人需要有信仰,它会滋养精神。”

    宋云摆手,示意照办。

    王煊认为,新星大概率有高人,比如一百多年前,有人将佛门祖庭与道教祖庭一同搬迁到新月上,镇压月坑。

    此外,各大财阀都移来千年古刹、负有盛名的道观,可能是听从过什么人的建议。

    列仙托梦,请人移来根基?还是说,有神秘高人另有打算?总之,细想的话,新星绝对不简单。

    就连孙家的内鬼,王煊都在怀疑,他可能知道大幕后的事,身份很惊人,但不小心中招,意外落在财阀手中!

    面对这种复杂的情况,王煊只能暗中积蓄力量,迅速变强,成长速度要超过所有人的预料才行!

    王煊在宋文涛的陪同下,先来到了这座千年古道观中,他早已发现,这里有神秘因子弥漫,不然也不会说可以救老宋。

    昨夜,古灯有所消耗,他想来此为它补充超物质,顺带帮宋云治病。

    他坦然坐在这里,闭上眼睛休息,直接精神出窍,在这么近的距离内他的精神能量可绞杀一切,不是太担心。

    除非突然有人在这个时候对宋家的道观来一发超能光束,不然杀不死他。

    道观中供奉的神像内部,有块骨坑坑洼洼,曾被雷霆轰击过,外部呈焦黑色,骨块里面则保持着浓郁的活性。

    这就是羽化奇物!

    王煊小心谨慎,通过它接近有露出一道缝隙的内景地,看到了内外都在沉睡的模糊身影。

    最终,古灯被喂饱了,超物质重新变得浓郁。

    通过昨夜催动此灯,王煊大致估算出,可以连着发出三十几支专门钉人精神的暗红色小箭!

    老宋被抬来了,同时有一堆样式不同的器物被取来,放在几个托盘上,让王煊去选。

    他顿时皱眉,宋家不够大方,取来的东西大多都残破,比如缺一个棱角的银色小锤子,筷子长的铜矛尾端少了一截,一面八卦镜略带裂痕。

    “这些东西对我没用!”王煊很直接,有些东西其实很不俗,注入超物质后应该很惊人,可毕竟破损了,他不想要残器。

    “取一些看得过去的,不要拿破碎的。”宋云脸色也有些难看,毕竟他需要人救命呢。

    不久后,宋文涛亲自送来一个托盘,上面有些物件让王煊移不开眼睛了。

    一支暗金色泽的小舟,巴掌长,内部符文密密麻麻,他心动了,这东西注入超物质后多半能飞天,神秘符文笼罩,大概可以避开卫星天眼等!

    这是古代的飞行工具,属于一件价值惊人的秘宝!

    不过,他没有立刻选择,因为他身上的古灯居然发热,隐约颤动,指引向另外一件奇物,他不急着选择。

    不久后,王煊拿起一个玉印,爱不释手,准备收起。

    “这个不行。”一位老者走来,道:“这块古印是我们宋家祖上的遗物,不能送人,文涛拿错了。不信你看,底部的古篆同我族有关。”

    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子将玉印取走。

    王煊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转身就要走。

    “换个器物吧,其他随便选。”病榻上的宋云叹气,也说那是祖上所留。

    王煊犹豫了很久,最终取走一块水晶,当中有一抹暗淡的印记,像是某种颜料。

    “小王兄弟,能告诉我这块晶石是什么吗?”宋文涛开口。

    “某种颜料,画符时或许有用,我要研究下。”王煊不想与他们多说话,脸色难看。

    他收起来的刹那,这东西就与古灯一同颤动了起来,竟在共鸣。

    “给我一间静室,我要静心,以最强状态为老爷子续命。”

    王煊进入道观中一间房舍,他看了又看,直接用精神领域毁掉一些监控设施。

    他刹那取出晶体,用无坚不摧的短剑斩开,刷的一声,一道红光落入古灯,沉浸灯体内部。

    王煊立刻知道了它是什么,一种恐怖的真火!

    现在的灯芯燃烧的是超物质,如果有了这种火光,大概率会与以前不同!

    瞬间,他感受到了异常,原本被喂饱的古灯,超物质刹那间接近枯竭,全部被那道到微弱的火光吸收了。

    “有意思!”

    王煊走出静室,去为老宋续命,期间多次冒险去内景的裂缝那里接引神秘物质。

    第四次,他总算将全新的古灯喂饱了!

    连他自己都心惊肉跳了,再喂不饱,他也准备结束了,怕惊醒内景地中的神秘虚影。

    期间,他为老宋续命半年,告诉他需要循序渐进,不可能一步到位。

    宋家人无言,老宋张了张嘴,也无法再说什么,只能祈祷,变态小王活的久一点,千万不要被孙家立刻干掉。

    晚间,王煊在酒店研究古灯,他觉得,这东西威力暴涨了,大概率不止是攻击精神那么简单了!

    “王煊,孙家来人了,准备与我在城外决战!”

    老陈突然来电话,告诉他这则消息,孙家终于要发难了,出动了家中的恐怖力量!

    王煊略有紧张,怕老陈挡不住,叮嘱道:“你小心点,情况不对,立刻朝我这边逃!”

    “你说什么呢,陈教祖正准备立威呢!”老陈沉声道。

    “嗯,我这边也来人了,不说了,今夜你我大概都要大决战!”王煊感觉到了异样的气氛。

    在酒店周围,出现很多机械人。

    最为让他感觉到危险的是,是城外那片区域,引起他的精神领域警觉。

    他来到高层建筑物上,眺望景悦城外。

    黑暗中,有一个穿着甲胄的人,符文流动,璀璨而神圣,宛若天神般,屹立在地平线远处。

    “王煊,有人请你出城一趟。”一位机械人开口,又补充道:“他说,神话腐朽了,你这样的人要认清现实。不然,三年后也会被清算的,现在回头还不晚,他愿给你一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