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一十八章?分水岭级大事件
    “有些过了,应该找人递话,去警告一番。”钱安开口,看得出他没在说笑,表情很严肃。

    在新星,财阀不怕灰血组织,有足够的底气。

    “都什么年代了,还搞这种恐吓,这种组织不铲除的话留着干什么?”周云也抱怨。

    “找找关系,查下灰血组织的分部,甚至是总部,他们这种没有下限的暗杀,如果形成风气,会搞乱新星的。”

    钟诚不满地开口,强烈建议揪出灰血组织,不能让他们为所欲为,这是毒瘤!

    钱安没有多说什么,因为他知道,想彻底根除灰血组织有些难度,他们的背后大概率与某些财阀牵连甚深。

    他和王煊打过招呼后匆匆离去,要去了解情况,最好由几方牵头,严厉敲打一下这个组织。

    很快,钱安就有消息传来,他声音低沉,说这次有些问题,他刚向一些人了解情况就被暗示,不要掺和!

    “小王你要注意,谨慎一些!”电话的那一头钱安十分郑重地叮嘱,情况竟超出他的预料。

    他才张口而已,还没有让人递话到灰血组织,结果反倒有人来劝阻他了,这相当不正常。

    钟诚叫道:“反天了!新星是什么地方?没有血腥与恐怖滋生的土壤,灰血组织作为雇佣兵存在还勉强能生存,让他么去探索域外,敢明目张胆的在新星搞刺杀,登门送死亡帖子,这是在自取灭亡!”

    钟晴开口:“他们没有明着针对新星的财阀、大机构等,但对其他人做的恶事不算少,一直长存下来,早有足够的底气了。”

    钟诚不服气,道:“为什么不除掉他们?我觉得,各方真要下定决心对付他们,很快就能剿灭!”

    “天真!”钟晴瞥了他一眼,道:“他们渐渐做大做强,你以为因为什么?,你知道他们在为谁做脏活累活吗?背后必然有顶级大机构,或者相关财阀支撑!”

    “小王,你等我消息,我去托人问下情况,究竟是谁想搅风搅浪。”周云离去前,信心很足。

    他觉得,老陈作为超凡者,能灭掉一个灰血组织的分部,若是找到线索,自然能继续重创他们。

    然而,他刚回到家族中,就有长辈严厉警告,继续他灯红酒绿的生活去吧,现在的事不是他所能接触的!

    “小王,我这是说着狠话,反被打脸了,家里让我远离这次的是非漩涡,看样子有长辈嗅到了非同一般的血腥味,问题很严重!”

    王煊皱眉,居然出现这种情况,让财阀中的一些人都忌惮,让他意识到了危机。

    “你们也赶紧离开吧,万一出事儿,我可能照顾不到你们。”王煊看向钟家姐弟。

    “可惜,我太爷爷还在昏沉中,不然的话,让他打个招呼。”钟诚说道。

    现阶段,钟家处在特殊的节点上,作为超级财阀,原本他们整个体系的运行不依赖于某一个人。

    老钟现在成为了超凡者,如果复苏会形成另一种支撑。

    “我们去了解情况,到时候告诉你,保重。”

    在王煊的催促下,钟家姐弟也走了。

    “老王,赶紧喊老陈回来。”秦诚开口,神色凝重,看似有大势力要杀王煊,其实多半意在老陈。

    说到底,他们要针对的大概率还是超凡者!

    “你回开元大学,我相信,这个组织狩猎的目标是我和老陈。不要多说什么,你在这里帮不上什么忙。我坐等他们上门,看一看他们的手段!”王煊冷笑。

    秦诚看得清形势,虽有忧色,但还是听他的劝告离开了,他留下来的话也只能成为拖累与负担。

    他很清楚,王煊在修行的路上已经走到了他所难理解的高度。作为朋友,他给自己的定位就是,帮王煊处理现世中的各种杂事,至于修行路上的麻烦,他无能为力。

    王煊静坐,事情确实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对方要摘他的人头,暗流激烈涌动。

    连钱安都被人劝阻了,不要掺和这次的事!

    “问题很严重。”王煊思忖,要么是灰血组织发疯了,对相关方透露信息,他们要鱼死网破,所以让各方都闻到血腥味,谁伸手都会被溅上一身血。

    要么就是有超级财阀,有最顶尖的大机构在背后浮现身影,让各方顾忌了。

    如果是顶级大势力参与,那确实形势不容乐观。

    虽有些意外,但也可以理解。顶尖大势力操控灰血组织,代表的是新星一部分大机构与财阀的意志,要针对超凡者。

    有人接纳超凡,自然也有人保守,依旧想掌控所有,不允许特殊的个体出现。

    “总的来说,这次看似是一次针对我的行动,但可能意义深远,是财阀中的保守派针对超凡的一次冲突与绞杀。”

    王煊深思,如果真是这种情况,确实是一个分水岭级的大事件!

    他与老陈如果能对抗过去,挡住来此保守财阀与大组织的绞杀,那么以后超凡者应该与那些势力能共处在一个时代了。

    而如果他们败了的话,某些顶尖大组织、大财阀将会变本加厉,再也不允许他们这样的超凡者挣脱出“铁幕”,超出掌控。

    他们是规则的制定者,一直以来都不允许这种有可能会凌驾于他们之上的个体出现。

    只有那些相对开明的财阀,估计在观望,不参与,不阻止,不下场,静待这一局落下帷幕。

    “王煊,稳住!”老陈打来电话,他不会在电话里多说什么,因为该想到他的也想到了。

    如果真的是财阀下场,顶级的的大机构在背后支撑着灰血组织,要对付他们两人的话,那么通讯联系等都不稳妥了,大概率在被监控。

    老陈皱眉,这将是一次意义非凡的血色对抗!

    他最近不断被人邀请,现在身在稍微靠东的永安城,距离苏城能有一千五百里。

    “老陈,保重,如果谁想摘我头颅的话,他们大概率先要除掉你!”王煊沉声提醒。

    这个夜晚,王煊接到了钟诚以密语发来的一些信息,这次事件的背后有超级财阀的身影!

    “果然啊,风雨欲来!”他琢磨着,如果不是在一线大城中,说不定有人已经用战舰轰击他与老陈了。

    “目前看,有人确实不想超凡者出现,即便有超凡的力量,也要掌控在他们的手中。”钟诚提醒他要小心,即将有一场可怕的围剿。

    他被惊到了,因为他听家里的长辈说,新术那边也有过类似的事件,在外太空中,经历过两次极为严重地飞船故障事件,大概率“被失事”了。

    新术领域的人再强大,也没有远航能力,无法自由地往返超星宇宙与新星,需要乘坐大势力的星际飞船。

    目前,新术那边的人应该低头了,他们的背后有神秘大势力在进行各种安排。

    不久后,周云以密语告诉了王煊关于灰血组织的部分资料,提及了一个可能存在的据点。

    这一晚,老陈也通过自己的关系,了解到许多讯息。并且,就在黎明时分,他突兀的离开了永安城。

    然后,他闯到了两百里外的一片山区中,强势出手。

    当日,灰血组织一个据点被老陈以超凡之力拔除!

    消息传出后,各方震动,针对超凡者的围猎还没有开始,陈永杰便抢先动手了?他相当的强势!

    那是灰血组织的一个分部,不知道是谁告诉了他,被他引爆了地下的能源系统,夷为平地。

    老陈出手后,第一时间消失了,借助密林隐藏行踪,摧毁一些探测器等,很快就重回城市中。

    这要是对某个大势力实施斩首行动,成功率极高!

    各方心中无法平静,陈永杰主动出击,没有低头的意思。

    出乎意料,灰血组织竟第一个跳出来……表示抗议!

    “谣言,我们没有对王煊发必杀令,有人冒充我们,故意将水搅浑!”他们愤慨无比,斥责陈永杰是刽子手。

    不少人愕然。

    连王煊接到消息时,都颇为惊异,这件事儿与灰血组织无关?他们被人拉下水,是局外人?

    老陈自然不会公开承认他又一次拔除了灰血组织一个分部的事,他对此否认,并深表遗憾。

    很快,他让钱安为他向相关的圈子传话,超凡者不会只有三五人,不久的将来会陆续出现。

    “无论你是否接受,神话正在与现实交融,即便有人这次杀了我,还会有其他超凡者出现,改变不了这种大势。”

    “现在要做的不是堵,而是疏,制定超凡规则,维护应有的平和。先出现的超凡者不是法度的破坏者,更不是挑战者,而是未来稳定的压舱石。各方协商后,现有的超凡者会尽自己的一份力量保护新星的稳定与安宁。”

    “在古代人神共处,尚且平和,安定,现在科技灿烂,能迅速杀死地仙,超凡者与普通人自然能很好的同处一世……”

    老陈噼里啪啦说了很多,让钱安将他的话语传递给各大组织,各大势力。

    并且就在当日,他突兀的出现在数百里外的平源城,这是超级财阀秦家的所在地,这个举动让相关方心惊肉跳。

    钱安吓了一大跳,联系他劝道:“老陈,稳住,现在还不确定是否有秦家要绞杀你。如果在这个关头,你真对他们的一些人动手,会出大事的,各方都坐不住。猎杀顶级财阀的核心成员,将引发大地震,会让所有大势力担忧,逼他们站到你的对立面,联合绞杀超凡者!”

    老陈当日从秦诚离去,只是有个姿态而已,并没有任何其他出格的举动。

    但他这次赶到秦诚,还是让不少人动容!

    次日,钱安提醒老陈,道:“昨日,秦家上空有战舰出现……”

    两日后,老陈接近苏城,突兀地在路上被伏击!

    “小王,老陈出事儿了!你要沉住气,不要慌,不要乱来,你能为财阀续命,他们不会绞杀你……”钱安急促的话语在电话中传来。

    老陈……出意外了,血溅途中!王煊的双目顿时冷冽而又深邃,他怎么可能会不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