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一十六章?地仙之资
    晚霞并不凄艳,反而红的灿烂,染在建筑物间,落在人身上,泛出微红与淡金的光彩。

    钱安,七十五岁了,但不显老,精神矍铄,穿着练功服,手持经卷,颇有种出世的味道。

    在他的背后是一座规模不是很大的道观。

    一砖一瓦都有古韵,淡金光晕映照瓦片,晚霞附着院墙,整座道观座落红尘中,颇具仙气。

    老钱满脸笑容,很热情的迎接陈永杰与王煊,带他们进道观中。

    “人老了,我现在所追求的只是一份心灵上的宁静。”他面色平和。

    老陈点头,道:“其实,人到头来追求的都是心境的平和啊,但需要一个过程。有些人达成了自己的人生目标,最终归于田园,心神寄托山水间。而有些人挫折不断,体肤受苦,精神困顿,挣扎不出,逃脱不了,历经磨难,最终也只能去追求心无波澜。”

    说到这里,他笑了笑,道:“老钱,你是前者啊,心境圆满了。我是后者,还在尘世中苦熬,挣脱不了。”

    钱安摇头,道:“老陈,你要是这样说,我真想和你换一换,我愿成为超凡者,从此逍遥人世间。什么心灵宁静,都只是自己欺骗自己啊。如果年富力强,血气方刚,我愿意过这种生活吗?一切还不是迫不得已,人老了,没法折腾了。”

    “我看你心态挺好的。”老陈笑道。

    钱安笑了,道:“我的心态,唉!你看,我身边的人都这么的青春,富有活力,说明我在怀念过去啊,看着她们,才能品味年轻时的美好时光,”

    王煊看了一眼他身边的助理,是个相当年轻漂亮的姑娘,总觉得,这老爷子人老了,心没老啊。

    老陈道:“你这是享受生活。而我呢,现在被人惦记,还在努力自保中。”

    “老陈,你真的很猛,这次吓到不少人。还有小王,年轻有为,不少人都开始关注你了,因为你比同年龄段时的陈永杰都要强一大截,未来地仙可期!”

    王煊眉毛微挑,道:“谁在捧杀我?我跌跌撞撞,在密地中吃了一些灵药才侥幸走到这一步,有人要害我啊。”

    钱安微笑,道:“小王,你不要自谦,也不要低估各家的顾问团。他们对神话的解析相当到位,甚至有人现在就怀疑,你已经是超凡者了。那张图,王之蔑视,在许多人看来,很到位啊。”

    他们进入院中后,神秘因子缓缓波动着,在晚霞中,随着有人走来而扬起,王煊可以清晰地看到。

    “将我与两位超凡者放在一起,我能说什么,再这么下去我会出事儿的。”王煊接引一些粒子,纳入身体中。

    他与老陈在云雾高原大战,终究是损失了一些超物质,长时间下去肯定不行,需要坐飞船到外太空补充。

    新星地表各种能量物质太稀薄了,近乎干枯。

    但如果各家如果都有这样的古迹,那么简直是一片又一片净土,哪里还需要乘飞船去“九天外”采集精气。

    “年轻,有强大的实力,疑似超凡,还这么低调,了不起。”钱安感叹。

    他没等王煊多说,又道:“小王,有女有朋友吗?你看我身边这姑娘如何,年轻漂亮有能力,刚大二就自己创业了,有了家收益很高的网络科技公司。”

    王煊无言,这老头刚见面就要当媒婆?

    老钱身边一个青春洋溢的姑娘翻白眼,道:“爷爷,你在说什么!”

    王煊哑然,还以为这个新出现的靓丽姑娘也是钱安的助理之一呢,没有想到是他的孙女。

    “钱芊,你看到的这个年轻人有可能会成为地仙,神话真正走进现实中,是个难得的潜力股啊。”钱安笑道。

    王煊自然不会当真,都什么年代了,强如财阀怎么可能需要这样联姻,一切都不过是老钱为了拉近彼此的关系,故意打趣而已。

    “王哥!”钱芊叫了一声,这姑娘分寸也拿捏的很好,笑容可亲,大眼眨动,很容易让人生出好感。

    但也仅此罢了,各自都不会当真。

    老钱又喊过来一个年轻男子,名为钱瑞,让他多和王煊走动,多请教修行上遇到的一些问题。

    不大的道观中,老一辈、年轻一代都有,全是钱安的安排,这样都有各自的话题,聊起来气氛融洽。

    老钱很客气,没有财阀核心成员的高姿态,与对老陈与王煊十分热情。

    “老陈,你放心,即便各家有微词,有担忧,我也会坚定地站在你这边,和他们解释通,时代不同了,不接受超凡者屹立新星上,早晚会出事儿。”

    钱安郑重地说道,这是相当直接地表态,最后又问老陈,有什么诉求?

    “其实,我一切都是为了自保,谁没事儿愿意杀伐?有人委托灰血这个恐怖与血腥的组织,想要我的命啊。”老陈沉声道。

    然后他表态,他成为超凡者后,没有什么大的诉求,只想安心修炼。只要没有人打扰他平静的修行生活,他想当个普通人,没事儿的时候,研究下养生与续命之法。

    显然,老陈是通过钱安向各方释放信号,别想那么多,他没什么野心,不想与各方为敌。

    “在科技绚烂的年代,连地仙都可以打杀,我能翻起什么浪花?我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老陈很认真地强调。

    钱安笑着点头,道:“我知道你,只是有些人想法多一些,比如,他们担心出行时,被超凡者斩首。”

    不出意外,老钱也是代表部分人发声,财阀与大组织掌控一切习惯了,现在出现了变数,心有顾虑。

    老陈摇头,道:“我正要说这件事儿,这次我在云雾高原遇了新术领域的超凡者,虽然被我重创,但他最后还是逃走了。他们隐藏的很深,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这还只是新星,在那新术的发源地,那颗超星上,到底隐藏着多少条大鳄,强到了什么层次?财阀与各大组织要注意了,我感觉会出祸事!”

    老陈想的很明白,不能只有他与王煊暴露,一定要将新术的人揪出来,让给各大组织去盯着,去放大研究。

    “哦!”钱安动容,很重视,变得无比严肃。

    无论是王煊还是老陈,都察觉到了他刹那的情绪波动,捕捉到他的一些思感。

    他虽然心惊,但其实钱系财阀不是无觉,很清楚,新术领域出现变数,且背后有大财阀在支撑,在掌控与安排。

    所以,钱家最近与老陈来往密切,其实各方都有准备。

    瞬间,王煊与老陈大致了解到,新星这边各方关系错综复杂。

    这一次,钱安与请老陈来鉴赏他的收藏的经文只是借口,更多的是试探,有合作的意向。

    双方间没有那么直白,都是在谈笑间各自摸了底,确定彼此利益上没什么冲突,可以走的更近。

    “来,老陈,小王,看一看我的收藏,我这人虽然练旧术没什么天赋,练拳只为强身健体,但还是找到一些不错的经文。”

    钱安将他们带进一座殿宇中,摆放着一排排书架,有各种经文典籍。

    到了这里后,神秘因子更为浓郁了,王煊确信,这座道观不简单,那件羽化奇物异常惊人,能量波动十分剧烈,当年羽化登仙的人大概率极强!

    “这是从旧土终南山搬运来的道观。”钱安告知。

    王煊动容,道教祖庭之一便在终南山!

    都有谁曾在终南山成仙?有迹可循。

    王煊与老陈迅速去看那些经书,确实不少,有各种拳谱,各种体术秘籍,但大多都是凡人练的旧术。

    两人对视一眼,被猜中了,财阀家的稀珍经文没那么好拿,没摆出来,果然不会做赔本的买卖。

    不过,王煊依旧在用心去记,以强大的精神领域扫过,未来如果超凡退潮,这些拳谱会很有用。

    即便是现在,对他来说也有一定的借鉴价值,完善他的修行路。

    “老陈,小王,我这边还有个书架,收录了几本不太一样的经书,说的云里雾里,像神话般。不知道对你们有没有用,如果有价值的话,帮老头我养养生吧。到了我这把年岁,还是想多活几年的。”

    钱安开口,带着笑容,后面的话说的有些直接了,他有好东西,但是,他想体验下早先聚会时两人说过的养生秘法。

    王煊与老陈都笑了,这是计划中的“安排”,两人也有此意,不这样的话怎么能接近各家的书房?

    老陈道:“我练的都是杀伐功法,小王研究的是养生与长寿的法门,找他吧。”

    在另一座殿宇中,王煊与老陈动容,这里虽然只有六本经书,但却展现了一个完整的修行体系。

    这是金丹大道的修炼之法!

    他们也练了不少旧术,但是关于结成金丹这条路,关于这个方向的具体经文,却了解的不多。

    不管以后是否要走金丹大道,这种典籍对他们来说都很重要,值得研读与借鉴。

    当即,王煊请钱安坐下,他开始接引这座道观的神秘因子,不断注入他的身体中。

    效果极为明显,片刻间,老钱的脸色就红润起来,到了最后整个人都仿佛有了一层淡淡晶莹的光彩。

    旁边,钱芊与钱瑞都惊呆了。他们看到,自己祖父的身上有某种柔和的光在缓缓流动,身体排出大量的汗液。老头子舒服都哼哼出来了,腰杆挺的越来越直,浑浊的眼睛竟在灿灿生辉!

    “这是……真的,还是假的?”两人恨不得取而代之,也想试试。

    在这个过程中,王煊不断拍击钱安身体各部位,用以掩饰他接引神秘物质的真相,当然这种手法也是有作用的,可以活血,更好的让神秘因子发挥作用。

    “真是神奇,我感觉身轻体健,仿佛年轻了不少,精神格外旺盛。”钱安震撼。

    王煊点头,他接引来神秘因子,梳理他老化的经脉,活化他的血肉,对他自然有莫大的好处。

    预期的效果达到了,王煊不介意在这里多接引一些神秘因子,帮他不断改善体质,有了钱安这个例子,广告效应该会很惊人,大概率能陆续敲开一些老家伙的书房的门。

    “小王,如果近期遇上一些事,你不搭理就是了,有些人闲不住,念头多,你不用理会!”

    钱安得到好处后,这样开口,提醒王煊。

    王煊立刻明白,有些人想搞事情,想从他这里突破吗?还是说,有财阀对他怀疑极重,想揭开他的秘密?

    他皱眉,如果是一般的试探也就罢了,如果有人多想,硬逼着他变强,那些人千万不要后悔!

    感谢:叁生缘猫姐铁粉、雪風様、仙陵,谢谢盟主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