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零八章?修行太快
    这是个长章。

    王煊思忖,多久没有联系了?这个号码还是她大二的时候告诉他的,坚持让他背下来。

    但到大三结束时,两人便几乎断了往来。

    他知道,如果来新星,多半会有交集与重逢,毕竟有不少熟悉的同学的都在这边,避免不了小聚。

    但他没有想到,凌薇这次主动将电话打了过来。

    王煊有些出神,电话连响了三声,他低头看着,手指没有滑动时,那边就突然断掉了。

    “林教授,老王,吃饭!两种食材,六种吃法,让你们尝尝厨神的手艺!”秦诚招呼他赶紧的。

    王煊看了一眼手机,收了起来,快速走了过来。

    秦诚在那里搓手,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林教授自己不喝酒,去为他们两个找酒了。

    食材就那么几样,但秦诚做了一桌子菜,看起来很丰盛。

    “乌鸡黄金蘑菇汤,你们来闻一闻,这香味儿浓郁的都快传到新月上去了,估计我师傅都闻到肉香了。老师傅,你就闻闻味儿吧,反正出家人不吃肉!”秦诚笑着说道。

    乌鸡只是点缀,刚打开砂锅盖,金色的蘑菇片便喷薄出一片绚烂的金霞,氤氲灵雾蒸腾,最为重要的是,确实香的诱人,扑入鼻端,让人恨不得立刻喝上一碗。

    林教授放下杂粮酿造的苟苔酒,不禁动容,食材居然发光,香气这么浓,光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这在古代都算是灵药宴了吧?

    “天鹅炖黄金蘑,选取最优质的六年老母鹅,以秦家秘传三百年的御膳房手艺,熬煮两个小时而成,吃的是人间美味儿,品的却是沉淀在当中三百年传统文化古韵,可谓匠心独具,传世珍肴流芬芳。”

    秦诚端上来一个大瓷盆,满脸是笑的在那里……吹牛。

    天鹅肉早已脱骨,黄金蘑在咕嘟嘟冒热气,加热锅中有一团朦胧的金光覆盖,相当的神异,至于芬芳早已扑鼻而来。

    “我告诉你们,这天鹅绝对新鲜,是我路过开元大学时,从他们的湖里上亲手捞上来的,抓它时可费劲儿了。”

    林教授与王煊一听,脸色顿时变了,这小子都干了什么混账事,在大学附近偷天鹅吃?

    “开个玩笑,我没事儿敢去开元大学做这种事吗,还不被一群学生追着打?老母鹅是在超市买的。”

    秦诚笑道,然后又看向王煊,道:“不过,这种事儿咱们又不是没干过?大二时,咱俩不是在学校的湖里捉了头七斤重的老甲鱼嘛,在树林里洗净煮熟,吃的特别舒坦,别说,那味儿真香!”

    林教授无语。

    “你闭嘴吧!”王煊赶紧阻止他,这种黑历史没必要揭出来,再让他张嘴,还不知道要说什么呢。

    接着,孔雀肉爆炒黄金蘑被端出厨房,秦诚自己都忍不住了,放到桌子上后,直接动手,向嘴里填了一块发光的蘑菇块,烫的他呲牙咧嘴,从嘴里向外喷金光。

    这一幕,让他自己都吓了一跳,叫道:“神仙宴啊,古代那群修士的吃法,今天我们也有口福了!来吧,开动!”

    饭桌上,浓郁的香气早已弥漫开来,让人馋涎欲滴,再加上金光荡漾,玉霞点点,十分诱人。

    王煊开口道:“嗯,其实,价值最大的是山螺,这东西在古代是地仙的下酒小菜,常人饱餐一顿,可以延寿十年。”

    蒜蓉山螺缭绕着朦胧的光辉,带着芬芳气味儿,一看就是超凡的灵物。

    “地仙享用的……食材?!”秦诚震惊了,果断一口吞掉黄金蘑,连味道儿都没有去品尝就给咽了,然后直接来了一个拳头大的山螺,送到口鼻边,先闻了一口,顿时吸进去一片发光的雾气,他觉得汗毛孔都舒张开了。

    “林教授,赶紧开动啊。”王煊招呼。

    林教授也被镇住了,黄金蘑只是让他动容,可是这东西居然是……神话中的食材?地仙才能品尝到的美味儿,这就有些惊人了。

    他觉得如坠梦中,这种东西小王都能找到,他到底走到什么境界层次了?!

    林教授是见过世面的人,曾帮一些老财阀养生,深知他们已经在追求长寿,甚至是在渴求长生,从深空中狩猎回来各种稀珍食材,传出去会引发轰动。

    但那些所谓的奇珍,从量到质,同王煊带回来的东西比起来,就有些不够看了。

    林教授听闻过,某位财阀掌舵者的滋补圣品,也不过是半个月一次,服食荔枝那么大的一个小山螺,说是仙珍!

    当时,林教授很震惊,为财阀的手段震撼,连仙家食材都能享用。

    现在回头看,他忽然发现,财阀吃的很……节省。

    他眼前是什么?满桌子发光的山螺,地仙的下酒菜,搁这里都快摆不下了。

    “开吃!”林教授也豪放了起来,不再儒雅,摞胳膊挽袖子,大口开动,满嘴都是霞光,不断冒出。

    从来不晒美食照的林教授,最后也忍不住拍了几张照片,但又快速而果断的删除了,这东西别说发出去,保存在手机里都容易出事儿,他一点痕迹都没留。

    他觉得,留一两个山螺壳把玩就可以了。

    “我舌头都快化掉了,太美妙了,这吃的不是美味儿,而是时光啊,我向天夺来十年,哈哈,我觉得……我要羽化飞升了!”

    秦诚喝了一大杯苟苔酒,接着又开始大快朵颐,到了现在,他鼻子里都开始向外冒霞光了。

    王煊道:“你们也不用将它想的有多神奇,这只是地仙的下酒小菜,算不上什么仙宴,等以后有机会,说不定我们就能采集到真正的列仙食材。”

    “我觉得,蒜蓉的其实还没有清蒸的好吃,保留了原始的鲜香味道。”林教授点评,他觉得自己身体滚烫,所谓的旧疾,应该去掉了!

    喝了那么多地仙泉,现在又吃地仙小菜滋补,他全身生命活性暴涌,边吃边出汗,代谢出各种杂质毒素等。

    “鲜美香甜的话,还是直接切片蘸料这种吃法,你们尝尝。”王煊说道。

    他与秦诚简单了喝了几杯,就把酒收一边去了,取出地仙泉,代替酒水。

    “老王,这什么饮料,有清香味儿,也有蜂王浆味儿,但远没酒好喝啊。”秦诚抱怨。

    “喝吧,这东西再过三年,世间可能就再也没有了,喝上一公升,保你多活几十年!”王煊郑重地说道。

    他相信眼前这两人,也没什么隐瞒的,告诉他们,这东西真正能改命,让人长久的活在世间。

    “酒是什么东西,这辈子我都不想喝了,这个仙浆……真鲜美,我要喝饱!”

    经过地仙泉、山螺、黄金蘑等大补物的滋养,林教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脸色红润起来,精气神开始变得旺盛,原本浑浊的双眼都烁烁有光束了!

    他青壮年时是一个赫赫有名的大高手,现在旧疾尽去,当即就恢复了一部分力量!

    王煊道:“不急,这需要一个过程,我估计有一两个月后,林教授就会重新成为一名旧术高手。”

    林教授越吃越热,不断出汗,浑身黏糊糊,代谢的毒素物质等不断排出体外。

    “我怎么越吃,自己越臭了?”秦诚也遇到这个问道。

    “你在改善体质,排毒与剔除杂质呢,随着汗液出来了。”王煊告知。

    地仙泉、超凡蜂王浆、山螺可以可以提升两人的生命力,拔高潜能,好处巨大。

    而黄金蘑菇则是一种灵药,让人突破,实力提升。

    “我觉得,自己力量变大了,体内有秘力缓缓流动,我这是快要成为一个大高手了吗?”秦诚动容,有些不确定,也有些震撼。

    “放心吧,你肯定能突破。”王煊很有底气与把握,就冲他带回来的一堆灵药,如果还不能让秦诚突破,那就真见鬼了,又不是晋阶超凡,只是凡人领域的破关而已。

    “秦诚会变得很强,小王你是不是强到了我有些不敢想象的程度?”林教授迟疑地问道。

    王煊看出他的异样神色,觉得有事,便问他怎么了。

    林教授没有隐瞒,他当年的对头来历不简单,有几位师兄弟,其中一个师弟在另一座大学任教,放话在高校旧术对抗时,要针对林教授的学生。

    “就是将您胸口打出一个拳洞的那个对头?”秦诚问道,林教授就是在那一役中被废掉的。

    “是!”林教授点头。

    “我帮您处理掉他们!”王煊开口。

    林教授摇头拒绝,道:“不要,新星法律很严,真出事儿的话很容易引起大麻烦,你不要乱来,况且当年之战已经过去了,我早已放下了。”

    王煊道:“秦诚,你来报林教授的研究生,正好也有资格从新月下来了,在开元大学读研吧。”

    秦诚一脸懵,他这是要重返校园,读研了?听起来很不错,只是这人生的起伏让他有点应接不暇。

    “对方的人身手很高。”林教授说道,他自然明白王煊的意思,这是让秦诚去教训对方的弟子。

    “无妨,秦诚赶紧吃,然后你去洗个澡。我帮你炼化药性。”王煊催促,主要是嫌他满身是汗液,太臭了。

    不久后,王煊亲自动手,以超凡手段助秦诚催发药性,以超凡秘力牵引,让秦诚全身血肉共振,这就惊人了!

    一刹那,秦诚全身发光,秘力涌现,五脏共鸣,释放自身潜能,借药性在冲关!

    原本,王煊想让他自己慢慢提升,随着药性化开,滋养了血肉,未来一段时间,他必然会逐步破关的。

    但现在他觉得,可以帮他加速一些,同时再教他一些拳法,经文等,为林教授去出口气!

    “我突破了,变强了,我似乎是……超级强者了!”秦诚血肉流动晶莹光泽,激动到颤抖。

    王煊摇头,道:“你还差的远,慢慢来,今天就到这里吧。”

    “对方什么来头?”王煊问道。

    “近代以来,以旧术正统自居。”林教授告知。

    相传,这家人祖上出过真仙,而且不止一尊,不少于三人,在古代是赫赫有名的修行家族。

    到了近代以后,旧术没落,那些古老的世家都销声匿迹,也只有他们这一家还活跃着,完好的传承下来,便以旧术正统自居。

    事实上,近代以来,别家确实远无法和这家相比。

    即便旧术没落,他们族中也出现过宗师。

    “旧术四老,以及陈永杰的师傅,都算是散修崛起,虽然个人实力强,但论底蕴与过去几代人的影响力等,远无法和这家相比。”

    王煊心头一动,道:“哦,以前说新星有个年岁很大的宗师,为了续命,强练某种激活五脏的秘法,结果却把自己练死了,就是来自这家吧?”

    林教授点头,道:“那个老者很强,当年几乎算是大宗师了,一只脚已经迈进去了,但还是练功至五脏腐烂而死。”

    王煊讶异,道:“在这个时代,能练到接近大宗师层次,确实了不起,是个人物!”

    不过,即便这一家底蕴恐怖,家中有列仙秘法,王煊也不怎么在意。

    这家古代确实厉害,但是,时代不同了,再辉煌的世家也得落幕,在超凡者面前,翻不出什么太大的风浪!

    “这个家族在古代出过不止一位真仙,有些恐怖,罕有家族能这样,他们的经文多半不简单!”

    王煊越是琢磨,越是觉得,这个家族在古代还真不是一般的厉害,没几个家族可以接连出现仙人!

    不过三年后,就是不知道这个家族是否会有真仙回来?

    “秦诚,我再帮你化解下药性。”王煊觉得,短期内多帮他提升下实力为好,对上那个家族教导出的弟子,别真出什么意外!

    “嗷……”秦诚痛苦的叫着,这次就不是享受了,被王煊拍击,骨头内骨髓都在共鸣,颤抖,五脏簌簌抖动,秘力激发,他觉得自己要炸开了。

    不过,有超凡者观看他内里的情况,他不可能被撕裂五脏六腑。

    “我觉得,我又变强了!林教授,到时候我帮你出气,我一个打他们十个!林外,你自己也能恢复过来,去找对头报仇,实在不行,还有老王兜底呢!”

    王煊虽然没有说自己在什么境界,但林教授与秦诚都意识到,他应该很强,超出他们的预估了。

    王煊婉拒了林教授留宿,他带着秦诚回去,准备让老陈教他一些合适的拳法,经文等。

    “林教授,我可能会来苏城长居一段时间,以后我们会常见面的。”王煊说道。

    两人离开小区,刚到外面就看到了开元大学外的林地中有人练功。

    “老王,看美女!”

    “不看!”王煊转身,不想去看,因为认识,正是那个美女学生。

    “似模似样,这几人都有两下子。”秦诚点评,刚突破后,他觉得自己眼力都跟着提升了一大截。

    “拳法不错!”秦诚开口。

    周佳闻言,回头后一怔,但很快又来了精神,道:“要不咱们切磋下?”

    “可以!”秦诚点头。

    “这个人的朋友自称王无敌,你们一会儿小心点,狠狠地教育下他们一顿!”周佳提醒身边的几人。

    “砰!”

    这才一开始,秦诚就被踹了一角,酒顿时醒了,对方下脚有点狠,他可是刚突破,结果踹的他的胸口依旧很痛。

    他深吸了一口气,道:“我要认真了!”

    砰砰砰!

    最终,秦诚将那个男子从林地中打到草地间,最后又一脚揣进湖里去了。

    “还有没有?”秦诚喊话。

    “我来!”又一人冲了过来。

    噗通!

    ……

    最后,四个人被秦诚踹进湖中,他冲周佳露齿一笑,道:“咱们也切磋下?”

    周佳转身就跑,嗖嗖嗖没影了,消失在开元大学中,连鞋都跑丢了一只,她怕秦诚变态,把她也踹进湖中。

    “小样,还想趁我喝多了,阴我,将我踹进湖里,现在让你们自己去和甲鱼比赛游泳。”秦诚站湖边,将几个想要上岸的人都给踹了下去,然后大笑着,和王煊一起离去。

    “老陈,你觉得我最近突飞猛进,实力大幅度增长,这样正常吗?”

    晚间,王煊将秦诚带到酒店,让老陈看看,教秦诚一些合适的秘法,同时他自己也在询问,他的修行速度是不是太快了?

    老陈真想捶他一顿,故意的吧,刺激他这个旧土第一人?

    “我的修行速度太快了,可是,我又没有觉得根基不稳,相反很扎实,底子足够厚了。”

    老陈听到这种话,感觉胸腔中血液流速激增,感觉被恶意针对了,这是在对他炫耀吗?

    “太快是不是不好?”王煊问道。

    老陈看着他一脸凝重之色,还在那里叹息,真想给他一拳,但是,他怕自己现在打不过这小子了。

    “快什么,没听说过吗,在古代有百日筑基之说,正常水准!”老陈没好气地说道。

    王煊长出一口气,道:“嗯,那我就放心了,我也就是最近这两个多月突飞猛进,我当再接再厉,我认为我还可以更强!”

    老陈想问问他,你这是认真的吗?还想要多强,还想要多快?

    “你们在说什么?”秦诚一脸懵,老王到底有多强了,这个旧土第一人的脸色都有些异样,老王似乎……很变态?!

    “明晚有个晚宴,财阀中的一些人请我吃饭,你们也去吧,和他们的人熟悉下。”老陈看向王煊。

    “不想去。”王煊不想冒头,只想蛰伏着,低调点活的自在,不愿聚焦在那些人的目光下,被他们分析与研究。

    另外,他想赶紧回元城一趟,去救个人。

    “去吧,有好处,有些事情还是需要和他们合作的,科技璀璨,我们现在打不过啊。”老陈感叹。

    最后,他又神秘兮兮,低语道:“和他们混熟了,说不定就会请我们去家里做客,看看他们的书房,欣赏下他们的收藏。你要知道,只要让我们接近,就能捕捉到那些密封的……经文!”

    “有道理!”王煊郑重地点头。

    老陈笑了起来。

    这一刻,王煊觉得老陈有点猥琐,这笑容……真可亲啊,他也很认同!

    两人瞬间都精神抖擞。

    “老钟的书房,是不是研究下,怎么才能靠近?”王煊问道。

    “难度不是一般的大,不过事在人为,仔细想想,肯定有办法!”老陈说道。

    “虽然听不明白,但我觉得,你们两个现在有点不像好人!”秦诚在那里嘀咕。

    “去,练和尚拳去!”老陈将他赶到另一个房间去了。

    次日,晚间,元初大厦顶层,金碧辉煌,异域的奇异晶体打磨成吊灯,流动梦幻般的光彩。大厅中摆着的几株灵药树,满树花蕾,芬芳扑鼻,诱人的清香让所有来客都觉得心神宁静。

    这里气氛不错,来宾客很多,除了财阀子弟,还有一些出名的探险家。

    王煊看到了一些熟人,比如,远远地就看到了周云的嘴在那里嘚瑟呢,也看到了身穿晚礼服的小钟的大长腿。

    “你……”接着,他身边走过一人,有些惊异,回头看向他。

    “老凌!”王煊顿时和他招呼。

    凌启明闻言,脸色瞬间黑了,他朝着远处看了一眼。

    很快,王煊也注意到了,凌薇站的很远,在宴会大厅的一角。

    “老凌!”又有人这么喊,老陈走了过来,右手拍在凌启明的肩头。

    感谢:叁生缘狠人、尐尘戦、木易三天,谢谢三位盟主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