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零六章?战舰灭地仙
    老陈注意到,女方士没有跟回来,暂时留在了密地中!

    王煊猜测,过段时日,她多半要搭乘赵清菡、吴茵她们的飞船回归新星,这也让他长出一口气。

    郑睿恢复了过来,没再被催眠了,对于早先的冒险经历,大部分有记忆,但涉及到敏感事件,他则印象模糊,莫名所以。

    飞船上,周云放声痛哭,有失控的兆头,抱着郑睿,感激无比。

    他在密地中这些天担惊受怕,多次被怪物张开血盆大口追着咬。如果不是郑睿伸出“上帝之手”,他早死了。他即便有一颗大心脏,也多次吓的小腿肚子转筋,浑身发抖。

    “服务员,拿酒来!”周云抹了一把眼泪,这样大喊道。

    钟诚诡异地看着他,提醒道:“周哥,这是在飞船上,你哭蒙了。”

    “飞船上有酒吗,都拿来,我请客!”周云喊道。

    “看这小子留个寸头,长相有点‘野’,原以为桀骜不驯,没有想到登船就哭了。”老陈感叹。

    “他是桀骜不驯,但经历这一遭,正常人都受不了。”王煊示意他去看,活下来的人都呆坐着,更有不少人身体都在发抖。

    密地这段日子,对于这些人来说宛若地狱数年那么煎熬,每天睁开眼睛就得跑,不敢在在一个地方久留,一到黑夜就提心吊胆,怕活不到天亮。

    他们经常眼睁睁地看着同伴被怪物在面前咬断半截身体,鲜血迸在他们的身上,溅落在他们的脸上,这样的噩梦,这样的血腥经历,每天都在上演。

    刚前往密地的时候各路人马心气都很高,但现在死的没剩下几人了,所有人都沉默着,也有人在落泪。

    这次密地之旅消灭了一群老头子,那些想效仿老钟活出第二世的老家伙,足足死了十一人。

    还有八个老头子见势不妙,来到密地不久就跑了,只能说他们太精明,稍微发现异常,果断跑路。

    反应稍慢的人,事后再想离开,发现与外界失联了,根本逃离不了。

    至于年轻一代组织的探险队,那就更凄惨了,很多支队伍加在一起足有数百人,现在剩下多少?

    王煊点数了一遍,成功登上飞船的只有二十八人,九成人马被灭了。

    “这次回去后,各家真是要披麻戴孝了。”钟诚感叹,一群老头子死了,老钟……却活着,而且更年轻了!

    如果半年后老钟从金蝉壳中爬出来,变成二三十岁的样子,估计要遭人恨,活着的老头子吃了他的心都会有。

    “真不容易,去的时候还好好的,回来的时候人都没了。”周云稍微平静了下来。

    他认识的财阀子弟最起码死了六七个,除了躲在地仙城的几人外,外面的熟人几乎死绝了。

    “周哥,你知足吧,毕竟你还活着,并且吃到灵药,实力提升了一大截!”钟诚说道。

    “小城,我觉得,回去后你们姐弟俩危险了,老钟坑人啊,估计很多人都想打你们,最近避避风头吧。”周云说道。

    钟晴撇嘴,道:“关我们什么事,不服气,让他们去找我太爷爷,哦,我太爷爷,来密地前就超凡了,现在不知道什么境界。”

    众人无言,老钟成一尊大佛了?不好惹!他本身就超级财阀的掌舵人,现在还这么强,各方都忌惮。

    不过好在他家大业大,属于财阀中的一员,不敢乱来。

    餐车推来,上面全是酒,不管是麻木的,还是伤感抹眼泪的,众人都默默接过酒,使劲向嘴里灌。

    有些人呛的咳嗽了起来,但依旧在喝。很快,有人痛哭出声,将心中的恐惧、悲伤等发泄了出来。

    喝酒伤身,但它有时候确实是个好东西,这些劫后余生、心里留下阴影的人,大脑皮层放松了,哭着,絮叨着,在释放各种负面情绪,各自讲出心中的恐惧,说出惨烈的经历。

    一群人又哭又笑,最后总算稳定了。

    一个老探险队员醉醺醺,打着酒嗝,道:“男人在极端情况下就是管不住下半身,我好后悔。”

    人们望向他,眼神顿时异样了,又瞄向他附近的几个女探险队员。

    周云拍了拍他的肩头,道:“我理解你,在极端情况下,犯点错也正常。仔细想来,我过去也犯了不少类似的错误。”

    “理解就行,那我就放心了,原来你也当众尿过。”老探险队员长出一口气。

    “你什么意思?”周云虽然喝的晕乎乎,但还是觉得不对。

    老探险队员抖了抖身体,身下的座位湿哒哒,道:“大喜大悲,情绪失控,和你以前一样,没忍住,闹笑话了。”

    “周哥,你干过这种事?”钟诚问道。

    “我才没有,这……谁特么犯过这种错误!”

    “你自己说的,我记住了!”

    ……

    飞船平安降落在褐星基地,这是相邻密地的一个行星,就好像火星与旧土的关系。

    一群人踏足在这片安全的土地上,全都长出一口气,终于逃离了那片怪物横行的世界,许多人发誓,这辈子都不会去探险了。

    他们被安排洗漱、进餐、简单休息后,就被各方开始问话,了解密地的详情。

    当得悉老陈晋升超凡领域,一些财阀探险队,还有这片基地的人,全都震撼了,严肃面对。

    老陈始至终都不落单,跟在周云、钟晴等人的身边,他怕有不讲究的人给他来一发超级能量炮。

    至于怎么回去,他决定了,选择的飞船必须要有财阀嫡系子弟,或者有掌权的老家伙坐的飞船,这样才稳妥。

    因为,他怕飞船半路“被失事”。

    连他徒弟青木都安排过新术第一人奥列沙安详地离开,业务娴熟,就更不要说老陈了,对这里面的事“门清”。

    王煊成为宗师的事已经传开,这么年轻确实引人瞩目,意味着他潜力巨大,未来的成就必然无比惊人。

    但有老陈顶在前面,还有老钟在结蝉壳蜕变,两大超凡强者出现了,他就没那么强烈吸睛了。

    所以,他很淡定,有两大超凡强者挡在风口浪尖上,他这个水下的“大鳄”很平和,享受难得的宁静,在褐星基地的保护层中晒晒太阳,喝喝果汁。

    “旧土有个王霄宗师,现在又多了小王宗师,都与老陈有关系,这……”有人怀疑了。

    各方都在分析,不过重点依旧在老陈身上。

    事实上,最先起疑的就是钟晴,她一直在观察王煊。

    “小……城呢?钟晴,坐啊,悠闲地晒着异域的太阳,喝喝新鲜的果汁,挺好。”

    钟晴听着他说的话,又看了一眼他喝的有助于丰满与美容的椰瓜汁,她总觉得被恶意针对了,瞪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王煊无言,他直接把天聊死了。

    现在他们还无法离开,从密地回来先要被隔离两日,不断进行检测,怕将异星的超级病菌或者与超凡有关的物质以及神秘事物带回新星。

    这是例行安排,所有探险队回来后都要接受这种隔离检测。

    当然,有时候像老钟这种出格的人会跳过这一步。

    周云走来,亲热的搂着王煊的肩头,道:“小王,多谢你在密地救我,回到新星后,海上酒会、美女、飞船兜风等,我来安排,我要好好报答你。”

    接着,他又神秘兮兮的开口,道:“到时候绕过我舅舅老凌,将我表妹凌薇约出来,怎么样,周哥够意思吧?”

    不远处,另一张躺椅上,钟诚开口,道:“小王,我姐说了,周哥不是好人。他拉人聚水,经常各种‘乱七八糟’,还常和人斗殴。他来密地前在新术那边吃大亏了,好像因为争风吃醋,最后竟被一个女人痛揍了一顿,你别上了他的贼船。”

    “小诚,这话我不爱听了,难道还要让小王上了你姐的贼床,不是,贼船不成?”

    钟晴出现,在远处狠狠地瞪了一眼周云。

    ……

    “发现未知战船!”

    “警报,星空中有未知战船极速接近。”

    基地中传来刺耳的警报声,扫描到了星空中的异常,居然有三艘样式奇特的飞船在快速冲来。

    他们已经确信,这不是新星的飞船,也不是他们这边的技术,看其样子竟具备部分超凡属性。

    在一艘飞船的前方,有一口巨大的飞剑凌空,负责开路!

    “怎么出现的,早先为什么没有扫描到?”

    “疑似是从密地中出来的,所以显得很突兀,无法提前感知。”

    “来者不善,快,击溃他们!”

    老陈、王煊、钟晴等人也被惊动了,看着大屏幕上的战船,他们都很吃惊。

    “歼灭他们,那是三颗超凡星球的人,这是追出来报复了!”老陈寒声道。

    在密地外,有太空探测器,清晰地捕捉到了飞船的样式,以及那口开路的巨大飞剑上的花纹等,同羽化、欧拉、河洛星的兵器上的纹理相仿。

    “咚!”

    基地中早已开启防御光幕,同时,有战舰冲起,发出刺目的光束,轰击那正在接近的三艘战船。

    哧!

    事实上,对方也下手了,三艘飞船都先后发出恐怖的能量光束,锁定这片区域。

    轰!

    星空中发出可怕的光,彼此对轰,拦截,光盾启动,能量激荡。

    “有些意思,他们的飞船是科技与超凡力量结合的产物,这是一个新方向啊,不过目前他们落后于我们的战舰,不是我们的对手。”

    基地中的人镇定了,确信对方不足以威胁他们。

    “这片宇宙中,有四颗生命星球,其中一颗为高等超凡文明,另外三颗为普通超凡文明,目前来看,都威胁不到我们所在的宇宙星空,超凡物质在退潮,这边连地仙都几乎绝迹了。”

    老陈告知一些重要情况。

    轰!

    来自河洛星的战船被打爆,如同烟花般绽放,但却有生物飞了出来,绽放刺目的光华。

    “机械人,不对?像是超凡武器,那是某种傀儡兵器?”老陈低语,他被基地的人请来,作为顾问,讲解与超凡有关的东西。

    那是一个金属人,高能有十几米,身上刻满了符文,被新星的战舰清晰地扫描到了。

    那个金属人爆发出耀眼的光华,符文密密麻麻,映照虚空中,然后它极速朝着褐星而来。

    “地仙级傀儡兵器!”老陈倒吸冷气,三颗超凡星球还是有些可怕底蕴的,虽然没有了真正的地仙,但还存有这个级数的武器。

    “无妨,检测到能量波动,它可以毁坏战舰,但是,它没有机会接近我们,它比在新月出现的那个疑似列仙的生物差了一大截,不是一个数量级的!”

    新星这边的人越发的有底气。

    轰!

    一道道恐怖的能量光束飞了过去,星空中发生大爆炸,那个地仙级傀儡被打爆了,挡不住战舰的轰杀。

    另外两艘转船也都解体了,从中也各自飞出地仙级的傀儡武器。

    三颗超凡星球,各自派出一艘战船,都载着地仙级的战力,确实能毁掉新星的战舰,但无法临近。

    在传说中,能够飞天遁地、可以活上漫长岁月的地仙,也挡不住现代新型战舰的轰杀。

    这让老陈心头大受触动,现阶段的他在新星还是得低调点为好,出行报备……那就报备吧。

    王煊也看到这一幕,双目深邃,他打定主意,要居住在超级城市中,这样的话应该较为稳妥。

    “轰!”

    三个地仙级的傀儡先后被灭,星空寂静!

    密地中女方士开口,道:“看到了吧,现世纠正错误,宇宙回归正常,科技文明重新焕发光彩,足以能够威胁到列仙。三年后,如果找不到路,侥幸逃出大幕,活下来的列仙,需要慢慢适应这个时代,不然处境堪忧。”

    白孔雀沉默着点头。

    ……

    两日后,王煊、老陈他们正式踏上归程,首先前往几光年之外的虫洞,要从那里回归新星所在的宇宙星空。

    “终于要彻底离开这片浩瀚的宇宙星海了。”许多人都心有感触,有命活着回去就是福,再也不想来了。

    王煊思绪飞扬,赵清菡、吴茵应该会回到新星,但他不知道今世还能不能见到马大宗师了,也不知道是否还能见到那只爱臭美的黑色小狐狸精。

    当超凡退潮后,它们还能保持灵性吗?是否会归于普通野兽之列,当想到这些后,他只能叹气。

    这艘飞船上坐着钟晴、郑睿、周云等,更是有老钟,也有几个身份不简单的中年人,要回去报告新星这边发现几颗超凡星球的事。

    如果没有这些人同船,老陈打死也不会上路。

    “虫洞所连着的这片浩瀚星海,算是一片平行宇宙吗,还是说,只是宇宙较为偏远的一片星系?”王煊忍不住开口问道。

    “怎样理解都可以,目前,还没有明确的说法。”一位中年人开口。

    目前,他们称这里为密地宇宙。

    事实上,早先财阀等主要探索的是一个名为福地的地方,那里被称为福地宇宙。

    多年前,福地超凡能量物质喷涌的厉害,已经无法接近,在那里留下很多实验室,更留下大量探险者,与外界隔绝了。

    “如果三年后超凡退潮,那些人说不定可以被接回来。甚至,要不了三年就有转机了。”

    “多年过去,留在福地星球的人如果还活着,说不定有些人很强了也说不定。”

    王煊了解到,新星的人还制造不出虫洞,所发现的都是天然形成的,或者说可能是消逝的文明留下的。

    现在,有人认为,一个虫洞连着一片平行宇宙,也有人认为一个虫洞连着宇宙的一个角落。

    “新术也是从一片星空中的某颗生命星球上挖掘出来的。

    在归途中,王煊了解到很多关于深空的探索事件。

    “西方那群人,一直在探索巫师宇宙,神神秘秘的。”

    这些话让王煊心中有了波澜,不知道超凡退潮时,是否会波及所有星球,理论上来说,如果神话腐朽,应该是全方位的。

    现世如果自我纠正的话,不会只针对一地。

    “数年前,还发现了类似武侠世界的宇宙。”

    老陈听闻后,顿时有了浓厚的兴趣,如果超凡消散,那里或许有些盼头,从那个世界带回来的秘笈,也许能给人一些启发。

    轰!

    飞船贯穿星门,从虫洞中冲了出来。

    这里是一颗行星,被命名为深空第十九星,有连着密地宇宙的星门。

    此地距离新星能有几光年,保持一定的距离,以确保母星的安全。

    飞船启动曲速引擎,几个小时后降落在新星,他们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