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零三章?最后的绚烂,绝响
    王煊认为,自己内景地中的炉子是真品,在它的内部有密密麻麻的鬼画符,那就是所谓的“天文”!

    他的心情大起大落,刚才几乎以为被否定了,结果又峰回路转。

    “密地中的赝品在哪里?”有超凡者开口,压根就没有想过寻找正品,但是仿制的养生炉想来也是异宝。

    “在外部区域的造化地,黑白土台中。”白孔雀告知。

    它接着开口:“即便是仿制品也不用多想了,那个地方有些异常,绞杀超凡者,连地仙、养生主、羽化生灵接近都会死。”

    万法皆朽,只有几件至宝能保住部分超凡力量,只是现在连其仿品都难以见到,人们默然。

    祭坛上的大幕中,最顶部只显照了几件神秘器物,很朦胧,模模糊糊,但都是至宝!

    其中一柄剑带着迷雾,露出的部分洁白无暇,它能有一米多长。

    “这是人世剑。”白孔雀介绍,既然决定讲出几件至宝,它便没有犹豫,平静地细细道来。

    “一剑划出,可破大幕……”它简单的描述,让人震撼,这东西能割裂现世与仙界的光幕层!

    想都不用想,它拥有无匹的攻击力。

    相传,这东西一直在现世中!

    “可惜,不是我的剑。”老陈惋惜,他那把剑是黑色的,而且过长了。

    附近一群人无言,你想什么呢?那是至宝,现世、大幕后的仙界,从古到今,只有那么几件!

    列仙中的绝世人物都为之打生打死。

    它即便落在现世,也不知道要多少个时代过去,才能现踪。

    ……

    “我不信神话正在腐朽,超凡即将消散,没有道理,为什么会这样?”有人情绪波动剧烈,很难接这种剧变。

    白孔雀道:“错了,神话的出现,才显得不符合常理。星空下,更久远的历史中,正常的轨迹是没有超凡的。在某个年代,因为意外,激活、接引、辐射出了不同的超凡者。现在,不过是现世的自我纠正,一切将回归正常。”

    它在叹息,虽然情感上难以接受,但这就是列仙考据与洞彻到的真相。

    河洛星的一位超凡者神色郑重地问道:“前辈,是不是有某种不可揣度的力量,有某双无形的手,在干预这一切,有血腥与黑暗的阴谋正在上演?!”

    白孔雀明确告之,他想多了,这只是现世的自我修复,那意外打上天空的浪花终究会粉身碎骨的落下。

    “这似乎是末法时代到来了?”钟诚忍不住开口。

    白孔雀诧异,捕捉到他的思感,不禁摇头,道:“兴法,只是意外,何来末法之说?一切都是在回归常态,你志怪小说看多了。”

    “前辈,如果神话成为过往,超凡走向消亡,是否会出现其他事物,其他力量?”老陈问道。

    “不知。”白孔雀摇头。

    “前辈,如果神话腐朽,如果列仙消亡,时间大概还有多久?”有人问道,心情沉重无比。

    “三年吧,差不多了,最后一次超凡浪涛激烈喷涌,回光返照时给顶尖列仙一线机会,然后大幕熄灭,超凡彻底枯竭。”白孔雀露出一丝沧桑的倦意,这样说道。

    “这么快?!”许多人发毛,太意外了,感觉无比的突然,这个时间节点距离现在真的太近了!

    他们原以为,还需要数十年,甚至上百年!

    时间太紧迫了,即便现在立刻回到各自的母星,马上准备起来,都显得很匆忙。

    “到时候,世间将渐渐失去那些强大的身影。”有人声音发颤。

    神话腐朽,无法等到地仙再现的辉煌年代出现了,三年后,超凡者都可能会彻底绝迹,仅是想想就觉得可怕。

    “怎么会如此?”

    “上天何其苛待修行者,本就是九死一生的路,现在更是要断了一切梦,不给人留一点希望!”

    “超凡将灭,你我苦修一生,闯过一重又一重死关,甚至抛妻弃子,进深山拜入师门修仙,所为何来?到头却是一场空!”

    有些人情绪失控,心态崩了,感觉受不了,内心中难以接受,修行路在三年后要彻底断了!

    在场的超凡者从头凉到脚,心中充满了绝望!

    老陈倒是看的开,在万法皆朽的时代,他能走到这一步还有什么不知足的?最起码他恢复到三十出头的身体状态了,年轻力壮。

    他在琢磨,回去后可以考虑结婚生子了,似乎……该要个孩子了。

    在场这么多超凡者中,他竟是这种心态,也没谁了。

    “还是有点不甘心,这个时代,应该由我们来书写,列仙腐朽就腐朽吧,牵连我们干什么?!”老陈最后想了又想,也是有些不甘心的!

    王煊大受触动,心中无法宁静,因为他对三年这个说法十分过敏,不止一次听到了,以前不解,剑仙子、女方士等为什么卡这个时间节点。

    还有摆渡人、红衣女妖仙等也都在严肃面对这个时间段,现在他终于知道问题症结所在了!

    现在看来,还是白孔雀够坦诚,居然将这种惊天的秘密透露了出里,这是能波及全宇宙的超凡大事件,就这么当众揭开了,平静的讲了出来。

    白孔雀沉默,任他们喧哗,争吵,激烈讨论,很多超凡者情绪失控,它都没有表态与阻止。

    “列仙那么强大,会坐以待毙吗?”钟晴问道,一双美目亮晶晶,漂亮的面孔保持着平静之色。

    “挣扎又有什么用?”白孔雀摇头,道:“高高在上那么久的岁月,终究要坠落,要腐朽,归于普通,化作一抔黄土。”

    现在,有些大幕正在熄灭中,早已不可阻止!

    所有人都心神震动,面色复杂,正在激烈争吵的人也安静下来,列仙竟会这么凄凉?他们又有什么接受不了。

    钟诚自幼向往列仙,在财阀子弟中算是个另类,曾有个梦想,有朝一日驾驭飞剑,纵横天地间,只身仗剑,可敌超级战舰!

    可是现在,他还没有启航,发现梦已断了,他忍不住问道:“连高高在上的真仙都反抗不了?道祖呢,佛教的源头呢,那种级别,那样至高无上的存在,也会化作尘埃吗?”

    “哪有什么道祖,谁又敢自称源头?不要将志怪小说、民间传说等,理解为真实的修行世界。偶有人恭维,说成佛作祖,那也只是敬语,无人当真。超凡世界没有谁敢称道祖,也没有人当得起源头,当然确实有些绝世强大的仙。”

    白孔雀告诉他们,真实的超凡世界与他们听到的那些故事传说完全是两回事。

    “绝世强大的仙会有办法活下来吗?”王煊问道。

    白孔雀看了一眼郑睿,又看向大幕,接着道:“有些绝世强大的仙,想要从大幕中逃出来,在想各种办法。”

    在场超凡者闻言,被惊的不轻,心中充满了震撼,而后是一片嘈杂声。

    王煊也有些出神,白孔雀真是什么都敢说,连这种天大的秘密都当众讲了出来?!

    “但那又能如何?三年后,尘归尘,土归土,超凡归于腐朽,万法不存。他们回来,即便获得新生,又能怎样呢,娶妻生子,重新开始一段普通人的生活吗?”

    白孔雀话语沉重,让所有人都发呆,列仙最后也只能沦为凡人?

    它接着道:“试想,高高在上的绝世女仙,回归后,新生复苏,归于平凡的她们,怎么在如今这个世界生存?她们能如何,想来最终也只是嫁作他人妇,成为人母,这是她们想要的吗?”

    许多人都震撼了,愕然,出神,久久无声,所有人都陷入沉默中,在思考那些画面,在想未来。

    白孔雀话语低沉,道:“烛光,在最后熄灭前还能闪烁,光灿瞬间。超凡寂灭前,自然也有会有泡影绽放,比如密地现在就是超凡能量物质激烈澎湃,不断涌动,但这终将成为最后的灿烂,绝响。”

    “羽化成尘,养生主消散,地仙腐朽,这世间还能剩下什么?以后,现世中将没有修行者?”一位年老的超凡者话语苍凉,感觉穷途末路。

    老陈问道:“列仙如果有人逃回来,是否比普通超凡者更强,活的更久。”

    白孔雀道:“未必,高高在上的一旦坠落下来,那可能就是粉碎碎骨,绝命落幕。所以,有些绝世仙人现在就在尝试逃回一部分力量,首先考虑保命,再考虑其他。”

    王煊思忖,时间似乎在他这边!

    原来女妖仙提前回归,女方士准备各种后手等,都是因为有了紧迫感,想提前逃回现世。

    王煊想到未来的各种画面,女方士、红衣女妖仙可能会成为凡人?最终为人妻人母,不忍直视啊。

    他觉得,列仙中的绝世强者或许会有些后手,有些超凡的手段,但是在大幕熄灭、现世自我纠正面前,终究是挡不住大势!

    “现在,是我躲着她们,未来还不一定是谁怕谁呢!”王煊心中越发的有底气。

    有人请教,问大幕中那些浮现的经文,金色的竹简、五色玉书、刻在龟甲上的鬼画符……

    可惜,排在最上方的经书都缺失,一本都没有!

    白孔雀话语沉重,道:“三年后,那些最高深的经文或许还不如粗浅的拳谱实用,因为再也没有人能练成了。”

    它善意的提醒,道:“未来,超凡消退,万法皆朽,就不要考虑那些需要能量物质的秘法了,可以选择那些锻体的秘籍,或者单纯锻炼精神的法门。”

    它说的不无道理,最高深的经文,至高秘典,在未来可能会沦为废纸,缺少超凡物质,根本练不通。

    在场的超凡者无不生出一种悲凉感,前路崎岖,寒意刺骨。

    “前辈,真的没有一点办法了吗?超凡者的痕迹注定要被清除吗?就不能有一块净土,或者有某种方法可以规避吗?”一位年老的超凡者颤声问道。

    “没有办法了,大幕在熄灭,列仙在死去,一切都早已无法挽回。”白孔雀心情沉重。

    它补充道:“只有几件至宝或许可以帮人保住部分超凡力量。”

    老陈问道:“前辈,我喝过地仙泉,现在身体机能恢复到青年状态,如果超凡物质退潮,我会被打回原形吗?”

    他很关心这个问题,能够走到这一步真不容易!

    “应该不会,血肉彻底消化了地仙泉,身体重塑,这才是最大的收获啊,你不用担心。”白孔雀说道,这等于也为众人指出现在的一条明路。

    老陈点头,长出一口气,他可是下定决心要去结婚生子了,现在看来没什么问题。

    王煊与老陈一起上前,因为收集的玉符最多,可以优先兑换。

    异宝?两人看了又看,好东西真多啊,比如列仙用过的飞剑,流光溢彩,璀璨夺目,太吸引人了。

    但是,想到未来超凡物质枯竭,没人能御剑了,他们果断放弃。

    异宝中,有福地碎片,内部空间有五立方米,非常珍贵,比王煊的福地碎片内部空间还要大。

    老陈眼巴巴看着,但最终放弃了,太贵了,兑换了这东西,他盯上的其他修行资源就得舍弃了。

    两人都强忍着诱惑,转过身去,不再看那些异宝了。

    至于经文,对他们两个反倒没有那么致命的吸引力,他们觉得,与其在这里兑换,还不如和老钟交换呢!

    甚至,干脆有朝一日,潜行进老钟的书房,偷看个痛快!

    “老陈,你有看中的东西吗?”王煊问他。

    老陈道:“我不甘心,我不相信未来会灰暗,超凡路断,不管怎样说,我要挣扎下,我想选对后面修行有用的稀世奇物。”

    王煊点头,他早已选好,有了目标,向前走去,触摸一件物品,大幕顿时荡漾起流光,有仙气弥漫。

    “恭喜,你选了列仙中一位绝世强者的奇物,她会与你相见。”白孔雀开口。

    然后,远方竟袅袅娜娜走来一道丽影,绝代风姿,倾城倾国,衣袂展动间,她婀娜多姿,凌空而来。

    王煊顿时头大如斗,她真的来了,居然选中她的奇物!

    感谢:叁生缘之家,谢谢白银盟主支持!

    感谢:温馨猫窝、傲娇女剑仙、不朽神王,谢谢盟主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