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零一章?列仙重奖
    山林破败,像是被暴力“剃头”,大面积的炸碎,那些人只有一些残血留下,再无其他痕迹,连秘银飞剑都在涟漪中化作铁屑。

    连远处的石山都被波及了,几条躲在山窟中的大蛇断成数截,但总算留下了尸体。

    王煊以强大的精神领域寻找,从裂开的山体中挖出一些山螺,花了两个多小时,凑足一箩筐。

    即便是在古代,这都属于特色美味儿,是地仙的下酒小菜。

    成熟的山螺有成年人拳头那么大,螺壳如玉,晶莹通透,很是美观,肉质莹光内敛,带着淡淡的芬芳气味儿。

    这东西极其稀有,目前在新星顶级财阀也只是拿它来泡酒喝。

    “一筐山螺引发的血案……”王煊感慨,想吃口东西很不易,招来四十几个采药级高手猎杀他。

    这真是刀尖上的美食,踩着生死线,聆听飞剑铮铮声,看山崩地陷,最后他总算采集到手。

    他一路向地仙城赶去,今天太危险了,如果没有内景地中的至宝,他多半危矣。

    “它不像是武器,带着淡淡的药香,倒像是纯粹熬炼药草的丹炉。”王煊琢磨。

    这就更显得神秘了,炼药的东西都能有这么大的威能?

    他心头一动,他离采药也不是很远了,这个境界关乎深远,与以后的境界都有深层次的联系,甚至涉及到精神大药等,不知道这口丹炉能否派上用场?

    王煊回到地仙城,那个与做山螺交易的河洛星人第一时间得到消息,霎时间头皮发炸,吓到面色煞白,整个人都麻了。

    他知道内情,一群采药层次的高手等在外面,都没有杀死这个异星人?

    老陈赶来了,得悉王煊在外遇险,与他一起直接找上了河洛、欧拉、羽化三颗星球的超凡者。

    “除非你们永远不离开地仙城,不然的话,出城就被我们追杀与报复,一个都别想活。”

    老陈拎着掺着太阳金的长矛,一个一个点指过去,赤裸裸的恫吓与威胁,然后开始……收保护费!

    诓骗王煊出城的那个超凡者,差点瘫软在地上,颤颤巍巍,第一个走了过来,将早先的玉符还了回来,又送上自己收藏的四枚。

    “自愿啊,我们不勉强,目前只是募捐,谁能送我们一些玉符,那就是结了善缘。”老陈喊话。

    他确实惊出一身冷汗,王煊居然差点死在城外,三颗超凡星球的人相当歹毒,居然从母星喊来那么一群强者。

    不过,那边只能过来采药级的高手,上限被卡死了,死了这么一批人,虫洞那边的人估计要发毛了。

    王煊一语不发,老陈负责威胁,他负责在那里收玉符,杀气腾腾。他现在刚突破,还真想拿这群人开刀试试身手。

    “小王!”周云又出现了,让王煊一阵头大,有他出现,就有郑睿,随之就有女方士,真不想和他们接触!

    周云是凌薇的表兄,在旧土被王煊反复捶,在青城山更是被打到骨折,王煊的五页金书就是从他怀中取出来的。

    当然,周云误以为是个混血儿做的。

    谁知道后来,周云对王煊态度不断转变,尤其到了密地后,已经和他称兄道弟了。

    “没事儿,不用跑,女方士一直没出现。”老陈让王煊稳住,没什么大不了。

    “小王,好久不见,你跑什么?上次你为了我们断后,独自去对付外星的宗师。听钟诚说,你斗智斗勇,利用毒蜂干掉了几个大宗师,真是神操作,不简单!我越来越欣赏你了,回到新星后,我去找我舅,也就是老凌,去仔细谈一谈,封建家长当不得。我觉得,你和凌薇在一块挺好的。”

    周云跑过来,拍着王煊的肩头,亲热的不得了。

    王煊一阵头大,总觉得他没事净添乱。

    “来,帮我收玉符。看到没有,哪个不愿意交,都给我记下来。”王煊将周云拉过来收账。

    “小王你现在什么状况,敢向外星人收保护费?”周云吃惊。

    王煊摇头,道:“不是我,是老陈,当初的陈永杰大宗师,已经成为陈超凡,打遍三星无对手,老陈执意要对他们收平安保险费。”

    周云惊叹:“我去,陈大宗师果然是混过黑涩会的人。难怪我们新星有些较为厉害的老头子说,这种人不好招惹,出行应该报备。万一真惹了他的话,那就赶紧打死,不然很危险!”

    王煊听的一阵无语,周云还真是心直口快,什么话都敢说!

    老陈臭着一张脸,没有搭理他。

    周云收起笑容,一脸严肃之色,道:“陈大宗师,不,陈超凡,我刚才只是想向你通风报信,新星有些老头子对你忌惮无比。如今你复活了,更是晋升超凡领域。我估摸着,有些人要掂量下了,大概率要思考怎么和你相处,或者说怎么对付你。”

    老陈有些意外,打量了他几眼,点了点头,收下了这份善意。

    钟诚也来了,被周云拉着一起帮忙收平安险,三颗超凡星球的人又是惊怒,又是害怕。

    他们得悉,一群采药级高手从本土跨界过来,不下四十人,来灭异域魔人,结果可能反被灭了!

    这让他们震撼,打死他们也不相信,一两个异域魔人可以做到这一步,城外一定隐伏大量的异域人。

    他们严重怀疑,地仙城被包围了。

    尤其是,周云现场喊话:“痛快点,你们已经被陈超凡一个人包围了,他盯上了你们,我告诉你们,他可是一颗星球上最大的黑涩会首领!”

    钟诚也一脸严肃,在那里告诫,道:“老陈说了,上天有好生之德,交玉符保平安,不然的话,离开地仙城时,将人头滚滚!”

    他们两人之所以这么积极,那是因为,王煊与老陈告诉两人,多收上来一些玉符的话,回头分给他们几枚。

    一群超凡者听不懂他们的语言,但是,能用精神领域捕捉思感,感知其意。

    他们用自己的思维领悟,看向老陈的眼神彻底变了,这是一颗生命星球地下世界的霸主?灰色领域的魁首!

    钟晴也来了,双腿修长,素面纯净美丽,明眸皓齿,先是瞪了一眼她弟弟,当得悉有玉符可拿,她……也迅速加入了。

    小钟能说会道,声音甜美,态度温和,一番相劝,又收了一堆玉符。

    郑睿全程较为平静,少言寡语。

    城中的执法者看不下去了,暗中通知白孔雀,这位大妖亲自来了,果断叫停,总算是没有让他们将收到手中的玉符还回去。

    白孔雀看了眼郑睿,然后飞走了。

    王煊与老陈合计,现在他们收到手中的玉符加起来足以一百五十枚了,都超过半数了!

    “咱们应该能够包揽前七名。”王煊说道。

    他觉得,都集中在一两人手里的话,实在太浪费了,与其如此,合理分配一下交好。

    他、老陈、老钟、郑睿、周云、钟晴、钟诚,都去领奖,那么……将一网打尽,最重要的造化都可以收到手中。

    当然,王煊准备神隐,让他们六个去领奖。

    白孔雀的精神波动传来,告诉他们,所有的奖励都是凭借玉符的数量去兑换,是否要分散开来,让他们自己考虑清楚。

    第一等的奖励需要极多的玉符,需要累积的海量积分去换取。

    这是在警告他们,别耍手段,让几人无言,堵死了了他们一条发财之路。

    “前辈,我们怎么离开密地,现在超凡能量澎湃,飞船无法降临,难道要一辈子困在这里?”王煊问道。

    如果没有办法,他只能进密地极深处去找老狐了,借列仙的飞船离开,只是希望老狐不要太坑与太恐怖。

    “我会送你们离开。”白孔雀又出现了,又看了一眼郑睿手腕上的串珠。

    然后,它警告王煊,不得出城,需要亲自去领列仙的奖励。

    一刹那,王煊觉得全身发麻,他这是被盯上了?!

    他也不禁看向郑睿,在那条珠串中有模糊的身影飘出,这真的是不加掩饰了,这就现身了?

    不过,只有王煊与老陈这样的超凡者能看到,钟晴与周云等人无觉。

    女方士衣袂展动,轻灵的飞走了,消失在地仙城祭坛那块区域。

    时间很快,超凡之战结束了,地仙城中响起了钟声,悠悠传荡出去数十上百里远,各种超凡怪物如同朝圣般,向这里赶来。

    地仙城中心,那座巨大的祭坛腾起光幕,那隔绝了一方世界的大幕又出现了!

    王煊不情不愿,怀揣着一堆玉符来了,没有办法,白孔雀亲自看着他呢,等于亲自把他押送过来了。

    “前辈,我想知道,列仙会不会降临在我们这个世界?”王煊问道,他心中没底。

    “问那么多干什么,慢慢看就知道了。”白孔雀淡淡地回应道。

    大幕扩张,内部无边无际,山河壮丽,景色美的近乎梦幻,云层上有琼楼玉宇,有漂浮的仙山,有圣兽踏云奔跑,有仙禽自月亮上展翅翱翔下来……

    地仙城中,无论是超凡者,还是密地的怪物们看,都瞠目结舌,瞪圆了眼睛观看。

    大幕近前,开始出现成片的景物,从经书到药草,再到各种神秘器物,应有尽有,那些全是造化,可以用玉符去兑换。

    秦诚瞳孔收缩,他一眼看到经文堆中,有金色竹简,像是排位高的吓人!

    他第一时间忍住了,迅速练老钟传给他的静心诀,让思感归一,收容体内,没有任何异常。

    钟晴心神也是剧震,但她表现的更平稳,一滴思感都没有外泄,保持镇静与从容。

    很快,他们又发现了五色玉书,同样在最顶层!

    “别看了,那些顶部的经文八成都失传了,当年练过那些经文的仙道强人,大多都战死在大幕中了。”

    白孔雀提醒众人,现实一点,不要去看最顶层的那些经文,不是为他们准备的。

    “当年,这里还与地仙大战,还有养生主争锋,还有羽化级对抗,甚至在那个时代,列仙还能降临,也在这里对决,争夺传说中的至宝与最强经文等。”

    白孔雀幽幽叹道,那段岁月逝去了,再也不可回来。

    钟晴与钟诚陆续看到一些熟悉的经文,两人有点麻。

    姐弟两人相视了一眼,意识到,老钟的书房太特么……逆天了!

    老陈在安慰王煊,和他对话,不泄露精神思感,只以旧土语机械似的交流,道:“没事儿,哪有那么巧,我就不信走到哪里都能碰上红衣女妖仙,这次她要是出现了,我替你站出来,我来喊,让她跳妖仙舞!”

    王煊嘴角抽搐,道:“别乱说话,更不要激我,最近我言出法随,时常一语成谶,我不想念叨她了。”

    事实上,他也无所谓了,他感觉先秦女方士成仙的真身多半要从大幕那边走来,出现在这里。

    既然如此,再多一个妖仙,或者多一两个顶尖的仙道强者,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

    突然,王煊心头剧震,他快速稳住了,不动声色,观察最上方的几件器物,模模糊糊,朦朦胧胧,看的不是很真切。

    有个炉子虽然虚淡,若隐若现,但他觉得有些像他内景地中的丹炉!

    “最上面的奖励不用看,那也不是为你们准备的,早就遗失了,列仙中的绝世强者都渴望不可及。”

    白孔雀告知,再次提醒众人不要自视过高,有些东西听听传说就足够了。

    “前辈,那你给我们讲讲传说吧。”有人开口,那是羽化星的的一位命土境界的剑修。

    “是啊,前辈,让我们了解一下那些神秘的器物。”许多人附和。

    “唔,比如说那逍遥舟,能横渡所有高等精神世界,有些地方,连列仙都去不了,可乘坐它却能如履平地,采摘蟠桃园的仙桃,进不周山摘仙葫,入大赤天采九转丹气……轻而易举。”

    “再比如那座炉体……”白孔雀提及丹炉。

    王煊顿时来了精神,仔细聆听,他觉得与内景地中的丹炉真的很像!

    双倍期马上结束了,还有保底月票的书友请投来吧。

    感谢:大老鼠、年年岁岁吃兽奶、咫尺天涯不相忘、叶天帝来了,谢谢各位盟主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