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八十六章?老钟超脱世外
    溶洞中,几头怪物逃走,庞大的身体震动的通道都剧烈颤动,四名超凡者跟随在后。

    王煊手持锋锐的战矛,奋力地抛了出去,擦着老陈的耳畔飞过,让他耳的边气流都炸开了,发丝凌乱。

    老陈瞪眼,这小子想连他也一起穿透吗?

    噗的一声,矛锋笔直的刺入羽化星一位超凡者的后背,从胸膛穿了出来,当场将他钉死在前方,鲜血淌了一地。

    老陈咋舌,这小子出手迅捷猛烈,比他还先杀掉对手。

    他提速,通体璀璨,练的是丈六金身,宛若一尊金光菩萨般,猛烈地冲了出去,轰的一声,追上了一位超凡者,将之打爆。

    燃灯大圆满的老陈,对付迷雾阶段的超凡者,简直是在碾压,对手毫无还手之力。

    王煊摘下身后的大包裹,快速取出超凡层次的大弓与箭羽,这是近期从超凡者熊坤那里获得的战利品,取代了从神射手那里缴获的弓箭。

    他弯弓搭箭,射杀逃走的敌人。

    箭羽离弦而去,符文绽放刺目的光束,撕裂了长空,发出恐怖的音爆声,而后……钉在洞壁上。

    没射中!

    老陈看的无言,刚才见王煊那么严肃,人与弓箭都发出绚烂的光芒,结果准头竟奇差无比,偏了好几米远!

    “没练过弓箭,以后研究下。”王煊说道。

    “留个活口!”老陈追上了那人,将他拍翻在地,并未杀死。

    主要是前方几个庞然大物挡路,蚕蛇与穿山甲的个头真的很大,几乎挤满了洞穴。

    羽化星的四位超凡者,干着急都没有办法。

    最后那个人猛然转过身来,与老陈决战,他也在燃灯层次。

    老陈丈六金身璀璨,宝相庄严,带动着挤压满溶洞的绚烂金光,将前方那人覆盖,生生震碎。

    不得不说,老陈的实力很强,在同领域中罕有对手。

    几个超凡怪物都逃了出去,獒犬的死亡给他们敲响了警钟,它们自认为不敌,没敢留下来硬抗。

    溶洞出口,银熊与金色的怪鸟愕然,几个超凡生灵居然都逃了出来。

    王煊接近洞口,一副要和解的样子,道:“咱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只是借了你们一些果实而已。这种东西如同花草,一岁一枯荣,来年又再生。各位道友,宽宏大量,咱们真没有深仇大恨,就此揭过如何?”

    银熊和金色怪鸟脾气暴躁,顿时瞪起眼睛,冷冷的凝视着他。

    另外几头超凡怪物没有远去,以它们两个为首,就在它们的身后,也冷漠地盯着他们两人。

    “没什么可说的,估计还是要打一场!”老陈说道。

    王煊与老陈并肩站在一起,两人都没有掩饰,直接展现强大的精神力,震慑洞外的超凡怪物。

    尤其是王煊那里出现奇异景象,他的精神秘力外放后,有巍峨的仙山在沉浮,有飘渺地悬空岛屿出现,与色彩斑斓的精神秘力交融在一起,非常惊人。

    洞口外的怪物全都无比警惕,倒退了几步。

    毫无疑问,银熊与金色怪鸟道行高深,在走妖魔路,活了相当长的岁月,见识了得,深感忌惮。

    它们仔细思索,为了几枚果实在这里拼命,到底值不值?

    它们身为妖魔的后代,感知特别敏锐,觉察到了死亡的威胁。獒犬不见得比它们弱,却快速死在里面,这是前车之鉴。

    “道友,我们间不过是有些小冲突,不至于生死相向,我给予你们一些补偿。”

    王煊开口,毕竟加上后来赶到两头,八头超凡怪物都到齐了,真要血拼的话,他与老陈多半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他不想进行无意义的战斗。

    王煊从包裹中取出一幅妖魔修行图,是从黑角兽那里缴获的,原本给了马大宗师,结果那个马屁精围着小狐仙打转后,有些看不上这种散修的法门了。

    几头怪物盯着这张妖魔修行图,眼睛顿时直了,他们现在都算是散修,祖上留下的那些东西早已遗失干净,并没有系统的修行方法,现在眼中冒出璀璨的光束。

    最终一场可能两败俱伤的大战就此止戈,几头超凡怪物带着那幅修行图一起退走了。

    山林中,传来浓郁的肉香,王煊与老陈正在大快朵颐,喝地仙泉,吃狗肉。

    这么大的一只超凡土狗被他们杀了,如果直接丢弃,实在是暴殄天物,这是难得的大补物。

    不远处,羽化星那位还活着的超凡俘虏,后背冒寒气,那么强大的一头獒犬居然被快速杀死了,而且还被两人给吃了!

    老陈道:“得留一个活口。万一八大超凡巢穴的怪物去告密,说我们杀执法者,没办法解释,毕竟现在我们无法一口气将它们都杀了灭口。”

    事实上,这次老陈的确是被獒犬与羽化星的几人从密地深处追杀出来的,尽管他自己本来也要偷渡出来。

    然后老陈提及玉符,每人一枚,但各自体现出的价值是不同的。

    这次来密地的超凡者,如果按照旧土的划分标准来看的话,最高不能超过采药层次,从迷雾到采药共四个段位。

    “在密地深处,我们每击败一个对手,用对方的段位除以我们自己的段位,就是所获分数。”

    若是迷雾层次的超凡者杀采药级的强者,则直接可得四分,反过来采药级高手杀迷雾领域的人,仅能得零点二五分。

    这是在变相限制高等级的超凡者。

    事实上四个段位,都只是一个大境界内的四个境界,有些超凡者极强,可以跨阶杀更高层次的对手。

    王煊看向老陈,道:“你初来密地时在迷雾层次,后来晋阶到燃灯初期,现在更是到了燃灯圆满境界,这种状况是好还是坏?”

    老陈笑了,道:“即便突破也无妨,你猎杀对手时依旧按你最初来密地时的等阶计算,这是在鼓励能不断突破的天才。”

    超凡狗肉被烤的金黄油亮,油脂滴落在火堆上呲呲作响,两人吃得畅快,浑身能量精气湃。

    “什么,獒犬呼朋唤友,还请了一个采药层次的怪物?”王煊与老陈用精神力量震慑,让俘虏意识近乎崩溃,逼供得到这样一则消息。

    他们各自背上一大块烤熟的狗肉,带着俘虏,果断远去,离开外围区域。

    一路很顺利,强大的超凡强者赶路,纵然是有些来头的怪物也不会轻易阻拦。

    他们来到密地深处,老陈带着王煊径直赶向地仙城外的一片山崖地带,白孔雀居住在这里。

    这头白孔雀还算公平公正,并没有什么非议传出,而且它的实力足够强横,比其他执法者都厉害。

    白孔雀站在山崖上,它长能有五米,通体洁白如玉,没有一点瑕疵,一看就像是有仙禽血统。

    它露出异色,曾看到过王煊,当时它正在与女方士交谈。

    那时它匆匆一瞥,看出王煊还是个凡人,结果现在没多少天,他居然踏入超凡领域了。

    白孔雀问了王煊的名字,丢下一个玉符,上面刻着妖魔字符:王煊,迷雾。

    老陈将羽化星的俘虏带到近前,谨慎而认真的告知情况,说有人联合执法者绞杀他。

    “请前辈为我做主,不信的话,以您强大精神力可以搜他的识海来辨别真伪。”

    羽化星的这位超凡者当时就瘫软在地上,因为一旦被妖魔探索精神领域,估计没什么好下场,识海会支离破碎。

    最终他很痛快,什么都招了。

    白孔雀摆了下翅膀,让王煊与老陈离去,没有多说什么。

    事情圆满解决,没有留下什么隐患,王煊与老陈快速远去。

    然而没过多久,他们感觉到了异常,在地仙城外,林地中一条又一条身影浮现出来,全都带着浓烈的杀意,竟然要一起围猎他们!

    这样仇视以及这种强大的怨气让两人强烈不安,这里似乎发生过什么?

    可是,王煊与老陈不解,他们并没有做过什么天怒人怨的事。

    霎时间,两人一起想到了老钟,该不会是这个老头子做了什么吧?

    “杀了这两个域外魔人!”

    一群人大叫着,冲杀了过来,足有数十名超凡者,场面相当的壮观。

    王煊与老陈转身就逃,竭尽所能突围,杀出一条血路,从一个方向远去。

    很快,他们了解到,老钟果然做了一件让三颗超凡星球的超凡者震怒的事。

    老钟不走寻常路!

    密地深处有一窝银蜂,比外围地域的那种毒蜂更恐怖,蜂巢像是山体般庞大。

    老钟大量收集了一种对银蜂有致命诱惑力的花粉,然后在一次外出时洒在一群超凡者的身上,并射出一道带着火光的箭羽,点燃部分蜂巢,导致数米长的银蜂漫天飞舞,前仆后继的扑杀向超凡者。

    老钟有一幅太阳金铸造的合金甲胄,将自己护得严严实实,并且提前有准备,关键时刻躲在一处地裂中。

    王煊无言,难怪小钟敢以太阳金炼制护具,原来老钟收集的真不算少,自己进密地前都打造出合金甲胄来了!

    老钟躲在地裂中,安然无恙,逃过一劫,然后他就去捡尸,拿到了足够多的玉符,提前结束本次对抗,这是被允许的。

    他躲在地仙城不出来了。

    “这个老阴货,他自己是超脱了,跳出了世外。结果我成了替罪羊!”老陈气得嗷嗷直叫。

    他觉得,老钟太坑了,这种歹毒又骚气的操作,这种阴险而又狠辣的手段,实在让他气的说不出话来。

    “狗日的老钟!”老陈都忍不住开骂了,这简直要坑死他啊。

    现在他在密地举世皆敌!

    谁都知道他与老钟走在一起,是较为有名二人组。现在老钟单飞,躲在城中不出来了,剩下老陈在外,要面对所有人的怒火。

    这一刻,老陈真想杀进地仙城中去问问老钟,你的良心不痛吗?我还在城外呢!

    王煊也是目瞪口呆,最后不禁感叹,老钟,果然是个狠人,极度危险。

    不过老钟似乎被执法者找上了,看他不顺眼,据悉他正在地仙城中接受审问。

    ……

    “那糟老头子太狠了,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坏的老家伙,简直比我爷爷还要阴险!”地仙城中,黑色的小狐狸正在评价这件事儿。它叽叽喳喳,将经过告诉给了赵清菡与吴茵。

    感谢:骚的死勒,谢谢盟主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