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八十章 妖魔大乱
    这片地带瓦砾遍地,植被不多,自从那头超凡蜘蛛被杀后,这里便没有生物了。

    黑白土台如故,只有通过它才能进内景异宝中。

    黑色的小狐狸早在半路上就跑了,完成任务后,就嚷着,不想再和臭男人呆在一起,明显记仇呢,恼怒王煊将它捆绑过。

    王煊在附近的山林转了一圈,怕有超凡者蛰伏,有“狩猎者”,到时候他精神离体后,给他来一下狠的。

    山林寂静,没有人烟,更无强大的怪物出没。

    王煊估摸着,密地外部区域的那群年轻人不会来这里了,因为金属牌子无法集全,有几块一直在他身上。

    他来到黑白土台前,开始调动体内的神秘因子,向着“钥匙孔”中注入,顿时让这里变得不一样了。

    黑白二气蒸腾,最后形成一条通道。

    王煊的精神脱离躯体,瞬间冲进迷雾中。

    总的来说他不是很担心,身在内景异宝中,对外界也是有感应的,如果有意外的话,他会第一时间回归肉身。

    熟悉的场景,黑白雾气涌动,通道的前方出现一道又一道身影,地仙在炸开,羽化者在解体,千手真魔在消亡,金翅大鹏在覆灭……

    王煊没有任何耽搁,嗖的一声闯过通道,进入内景异宝中。

    霎时间,神秘物质翻涌,缭绕在他的身边,迅速补充所需。

    神秘因子进入他的精神体中,接着又洒落到了内景异宝外的肉身上。

    一刹那,这种物质让他体内原本要干涸、缺失这种因子的血肉在欢呼,在雀跃,活性开始激增。

    王煊向着内景异宝深处走去,径直来到那口池子近前。

    现在这里没有神秘奇雾了,他连那件至宝都给连窝端走了,只剩下浓郁如水泽的神秘因子。

    王煊大口吞咽神秘物质,精神迅速旺盛,外部的肉身更是毛孔舒张,全身都在吸收浓郁的因子。

    他知道,这是他最后一次来这里了,以后没什么机会了,能汲取多少就汲取多少。

    最后,他干脆进入池中,洗礼精神体,痛饮神秘因子。

    外界,他的肉身宛若被鹅毛大雪淹没了,海量的神秘物质洒落,从四面八方进入身体中。

    一时间,他的五脏中都有神秘物质缭绕,宛若仙雾入体,洗礼全身。

    王煊的血肉、脏器、骨骼都在共振,充斥着浓郁的活性物质,不仅补回失去的那些,而且早已超量了。

    主要是他的实力比上次来时又提升了一截,所以可以容纳的更多。

    最终,他觉得无法再吸收了,肉身与精神状态前所未有的好,神秘因子充斥全身,喂饱了每一寸血肉。

    这简直一种神圣洗礼,肉身中五脏发光,共鸣,共振,骨骼晶莹有光泽,血液越发鲜红透亮。

    王煊从池子中站起,在内景异宝中转了一圈,这里确实没有其他宝物了。

    他的精神体回归肉身,站起身来,看着黑白土台,他心有感触,这里的确是一处造化地啊。

    他想了想,将身上的几块金属牌子放在了土台上,在内部补充了一些神秘因子。

    如果欧拉、羽化、河洛三颗超凡星球的年轻人寻到这里,那么留待有缘人吧……

    王煊汲取神秘物质很顺利,没有被人打扰。

    他与老陈约好,在明日一同进逝地。

    不过,老陈只能偷渡出来,要避开超凡怪物的监视,不能明着违规。

    他找了处山峰,古树青翠,清泉汩汩而涌,景色秀丽。他在这里开始研究几部经文,从丈六金身到九劫玄身,再到紫府养神术与五色金丹元神术。

    毫无疑问,这些体术与锻养精神的法门,任何一种放到外界去,都是天价经文。

    每一本都是超凡秘籍,在古代神话传说中都有些地位。

    接下来的时间里,王煊除了吃了些东西外,一直在精研几部经文。

    一天一夜过去,清晨,王煊睁开了眼睛,睡眠时间不是很长,他已经理解了那些经义。

    他按照约定,前往八大超凡巢穴。

    他与老陈约好,在走秘路前,要去采摘一番。这次他准备让那头银熊减减肥,成天恋家不好,赶出去锻炼一番!

    等了很久,老陈都没有出现,这让他皱眉,该不会出现意外了吧?

    午时,远处的山林传来动静,老陈露出行踪,总算来了,但是很狼狈,他满身是血,一副刚被人追杀过的样子。

    不过,老陈变年轻了!

    他终于不再显老,现在看起来三十出头,地仙泉的效果很惊人!

    再这么下去,他多半还会更青春。

    “老陈,自从进入密地,为什么每次见到你都在流血,都在被人追杀?”王煊看向他。

    老陈到也不要紧,大多都是敌人的血,他只有一些皮外伤。

    “该死的羽化星人,居然勾结密地的怪物,有个执法者和他们站在一起,提供各种方便,最后更是干脆跟着他们合力追杀我!”

    老陈擦拭血迹,一副恨恨的样子,他意外发密地的执法者与羽化星的人居然沆瀣一气,要坑杀他。

    若非他反应快,善于奔逃,真就死在他们手中了。

    王煊立刻变得严肃无比,道:“我上次也遇到这种情况,被一头黑角兽堵住了,看来密地的有些怪物执法者不可信!”

    然后,他问那头怪物强吗?干脆干掉算了!

    “是条土狗,我感觉可能是很多年前的羽化星人故意放养在密地的怪物!”老陈说道。

    “没事儿,等我们从逝地出来后吃狗肉!”

    “有麻烦,他们追来了!”老陈变色,这些人可不简单,尤其是那条土狗,极其厉害,如果不是被他用手段先砍伤了一只狗爪子,他肯定跑不过那只狗。

    很快,王煊就发现那那只所谓的土狗,他么的,这真的土吗?比大象都高大,浑身金色毛发浓密,流动绚烂的金霞,一双脸盆大的眼睛绽放凶光。

    它从灌木丛中出现,庞大而瘆人,比超级剑齿虎都恐怖,更为威猛,一声咆哮,震的林木崩碎,叶片漫天飞舞。

    而且,在它的身后,更有四人跟随,在一同追杀老陈。

    这还真是无比重视陈永杰,这么大的阵仗只为灭他一人。

    连王煊都有些气愤,身为执法者,却先行破禁,帮着羽化星的人猎杀对手,比刽子手还可恶。

    “走,去采摘妖魔果实!”

    “让他们分担伤害!”

    王煊与老陈一同说道,想到一块去了,转身就跑,朝着八大超凡巢穴而去。

    现在,即便是王煊自己也敢杀进来,他初步可以力敌部分超凡怪物了,当然太难惹的不行。

    “吼!”那条威猛的超凡獒犬,居然不发出狗叫声,而是闷雷般的吼音。

    “万一那条土狗认识这里的怪物怎么办?”王煊低语。

    “应该不认识,这条狗栖居在密地深处,不是这块区域的。”老陈说道。

    王煊想了想,倒也没什么,强行采药就是了,离密地这么近,随时就跑进去了,别人敢追吗?

    “胖胖,我带狗看你来了,快闪开,不然的话我放狗咬你!”王煊喊道。

    隔着有段距离呢,他就看到那头银熊睁开了眼睛,趴在差超凡洞穴的出口那里,正死死地盯着他。

    显然,它认出了这个偷家贼。

    尽管这个人类没有得手,但它上次还是被气的够呛,现在嗷的一声就跃了起来,朝他们扑杀。

    老陈二话不说,直接就冲了过去,准备暴打圆滚滚的胖熊。

    然后,他就被胖熊一巴掌给糊了回来,一个踉跄,差点横飞出去。

    “不对头,这肥熊很厉害!”老陈叫道,一见面而已,他就差点吃大亏。

    他急忙冲后面喊:“土狗,你还不快过来,相助你的主人!”

    吼!

    后方,那头金色的獒犬怒吼,震的山峰都在轻颤,像是一头从天而降的史前凶兽般扑击而来。

    银熊再次挥了一巴掌,老陈很配合,自己向后横飞,并且发出惨叫声。

    王煊也顺势在熊掌下跟着倒飞。

    然后,这头银熊浑身皮毛炸立,银光闪烁,电芒交织,一声爆吼,喷出粗大的银色闪电,轰在了獒犬的身上,电的它簌簌颤抖,电光四溢,惨叫了一声。

    但獒犬没有倒地,坚持住了,它想震动精神,给银熊传音。

    然而,银熊二话没说,又是一片闪电放了过去,并且直接向前扑杀。

    “土狗,你行不行啊,护驾!”老陈吼道。

    然后,他与王煊趁着银熊扑杀出去时,一溜烟冲向洞穴,采摘了那簇雪白的药草就跑!

    一瞬间,这个地方兽吼震天,山石翻滚,山林崩碎,闪电交织,彻底乱了。

    王煊与老陈头也不回,迅速逃亡,因为那头银熊除却最初与獒犬碰面厮杀外,肯定也要追杀他们。

    不得不说,两人很作,没有进逝地,又跑到下一处巢穴去了,他们认为采摘一种妖魔果实还不算太充裕。

    第二处巢穴是栖居着一头紫铜色的穿山甲,实力虽强,但不是老陈与王煊的对手,让他们硬是扯住尾巴,从洞里扔出去了!

    穿山甲愤怒,第一次见到这么蛮不讲理与凶残的人。

    两人采摘了洞中六颗半青半紫的果实,转身就跑。果实药效是够了,但还不算彻底成熟。

    事实上,真要是熟透了,就轮不到他们采摘,怪物自己就吃掉了。

    后面,银熊快如闪电般追杀过来了。

    只能说,老陈与王煊的速度足够快,一步迈出去就是好十几米。逃离这处巢穴后,他们还是有些不甘心,宁愿对抗银熊,也想再采摘些果实。

    轰!

    老陈居然也是……口吐雷霆,与银熊碰撞,便跑便战。这次很幸运,他们跃上一处山崖上的鸟巢,采摘到一种金色的药草。

    原本这里有头怪鸟,很不好对付,但它出去捕猎了。

    “再采最后一种!”老陈与王煊被银熊劈的呲牙咧嘴,没有想到,这头银熊这么强大。

    他们已经避开最为粗大的电弧,但还是不时被电网触及身体。

    那头执法者怪物——獒犬,也在疯狂追杀,满身皮毛炸立,甚至有些焦黑,怒不可遏!

    好在这是山林,王煊与老陈一头扎进密林中,很容易失去踪影,银熊飞在半空中狂轰滥炸

    它视线受阻,只能靠着敏锐的灵觉追踪。

    不久后,王煊与老陈成功从一头正在沉眠的银色大刺猬的巢穴中采摘到一种芬芳扑鼻的药草。

    但这刺猬也不好惹,瞬间惊醒,身上的尖刺一根又一根的飞出来,像是在射箭般,击穿岩壁,击断巨木,兜着他们屁股“射箭”!

    两人狂逃,直接跳崖,躲避这头恐怖的大刺猬,再也不敢折腾了。

    在他们的后面,电闪雷鸣,飞箭如雨,犬吠穿山甲嚎,还有远空的金色怪鸟长鸣,极速回巢,注定也要追杀过来。

    王煊与老陈狼狈无比,从山龟的巢穴旁边跑路,跳绝壁,又跃溪涧。

    那头山龟正在练灵龟微步呢,看到王煊后,简直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这偷它果实的盗药贼还敢来?它这些天都在踅摸他呢!

    可惜,它注定要吃亏,王煊今非昔比,再加上老陈出手,山龟被捶的龟壳轰鸣,横飞出去数十米远,撞在山壁上,瞪大眼睛,有点怀疑龟生!

    王煊与老陈总算是在最后关头逃进逝地中,险而又险,差点就被几头怪物扑杀。

    进来后他们二话不说,快速吃四种妖魔果实。

    “受不了,真痛啊!”老陈第一次体验到这种撕裂般的感觉,进来后他浑身就开始冒血,要变异了,他呲牙咧嘴,感觉身体要炸开了。

    “嗯?!”王煊心惊,因为,逝地中弥漫起大雾,他与老陈原本相距不过两米远,结果瞬间失去联系。

    “老陈!”他喊了很多声,都不见回应,显然他们被隔开了,这是要各自独走秘路吗?

    他有些担心,希望老陈无恙,活着离开这里。

    很快,他又想到一件事,摆渡人徐福如果和老陈交谈起来,聊起人间的事,提及老钟的话……

    “老陈可千万不要乱说话,万一说他与老钟认识,并肩作战了很多天,多半会……被打个半死!”王煊自语,他忘记和老陈说这件事了。摆渡人简直恨死老钟了,挖了他的家底,抄了他的后路,到时候肯定会恨屋及乌的!

    感谢:枕叶听秋、云中殿啊,谢谢两位盟主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