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七十九章?顶级秘法
    老陈是个老钓鱼人,但也绝对敢搏杀,勇于冒险。

    不然的话也就不会有帕米尔高原大战,以及后来王煊接引他进内景地的事。

    依照这样的性格,老陈必然敢进逝地,去走那条秘路。

    真要出事儿的话,王煊将无能为力,没办法救他。

    一旦老陈出意外,那就真的要送终了,绝对不会再是假死,至于安城圈贵又退圈的事件就不用想了。

    “老陈,不告诉你呢,我怕你会错过一桩大机缘。可告诉你呢,我又怕直接把你害死,你说怎么办?”

    王煊将他拉到没人的地方,与他低声交谈。

    地仙城别的没有,就是废弃的建筑物多,大多都倒塌了,所有地仙都早已死在岁月中。

    “你先说,我听完后再做选择。”老陈说道。

    晚霞要消失了,残留的红色余韵下,断壁残垣,瓦砾遍地,地仙城显得很荒凉与破败。

    “我发现一条秘路……”王煊告诉了他逝地的一些情况,表情严肃。

    果然,老陈听到后眼睛像是金灯般发光,精神振奋,恨不得立刻去看一看。

    他所掌控的那股势力,名字就是秘路探险组织,这辈子就是想找全旧术的几条秘路,听到这则消息,怎能不亢奋,不动心?

    “冷静,我和你说,数百年来都没有人敢去走那条秘路了,最近只有我一个人成功了!”

    王煊给他泼冷水,严厉告诫,那里异常危险。

    老陈点头,变得很沉静,道:“我如果回避这次,那么将来再遇到逝地,也绝对不敢进去!”

    王煊就知道,老陈敢去搏杀,他有些担忧了,这或许会将他送上绝路。

    老陈很冷静,在那里分析,道:“你不用担心,我陈永杰也不是常人,多次触发超感,在凡人时就形成精神领域,放眼古代,这都极其罕见。”

    他说的是事实,他的这种情况,在古代最起码也能成为一教之主,突破地仙层次也不算稀奇。

    “旧土退化,不再是超凡星球,我都一样能崛起,我对自己有信心!”老陈昂首,露出战斗姿态,有恐怖的煞气激荡。

    他又补充道:“再怎么说,我也是算是一颗生命星球的第一人,在十数亿人口中拔尖,还走不通逝地秘路吗?”

    “你马上就第二了。”王煊提醒,得敲打下他,别太自负上头。

    然后,他琢磨,老陈和老钟似乎都很了不起,在超凡能量物质退潮阶段,在各自的星球上崛起,确实不简单。

    将老钟视为新星第一人绝对没问题,这老家伙隐藏的很深!

    但是,王煊想了又想,现阶段他只能渡老陈。因为,老钟太深沉了。

    在密地或许没什么,老钟翻不了天。可是,一旦回到新星那就不好说了。

    老钟是超级财阀的掌舵者,一向吃人不吐骨头,知道王煊的一些秘密后,保不准就会翻脸,将他抓住切片研究。

    “来,王教祖为你灌顶!”王煊示意,让老陈靠近一些,告诉他,只有体内弥漫着浓郁的神秘因子,才有可能破解逝地的死局。

    老陈体内也有,但是与王煊相比就差远了,这一刻他深感震撼,神秘物质像是鹅毛大雪般,铺天盖地,全部向着他体内涌来,茫茫一片,汇聚到一起。

    这一刻,老陈暂时愿意称呼王煊为王教祖,无愧护道人的身份。

    这个过程足足持续了半个小时,只能说王煊体内的神秘物质太多了,充斥在他每一寸血肉中。

    他没敢全部给老陈,还需要留下部分去开启内景异宝呢。

    “教祖,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老陈眼角眉梢都在发光,整个人如同焕发了第二春,浑身都是顶级能量,血肉活性强度激增。

    王煊想了想,他还真的有所需,他练的是最强经文,需要其他秘法辅助,因为他马上就要去逝地练第二幅真形图了。

    “我要顶尖的体术,更需要锻炼精神的秘籍。”他和老陈没客气。

    老陈当即点头,道:“我这里还真有一门顶尖体术,在神话传说中都有些地位。”

    他与旧土有关部门合作后,得以观阅部分书库秘藏,最近他都在练鬼僧的菩萨拳,所以看中一门护体秘法——丈六金身。

    王煊相当的吃惊,居然是这门功法,当初在逝地中,月亮上的垂钓者还曾用它来当过鱼鱼饵。

    那时,王煊无比心动,但最后还是忍住了。

    难怪摆渡人感慨,超凡能量退潮,万法皆朽,列仙洞府自虚空坠落人间,遍地都是宝藏经文,如果不能把握住机会,将愧对生在这个时代!

    老陈道:“这可比你的金身术强多了,丈六金身既可以锻养肉身,也可以淬炼精神,是超凡秘籍。”

    相对而言,金身术则还是凡人的功法,越是到后面练这种体术性价比越低。

    王煊心动,道:“老陈,回旧土后,你再去有关部门的宝库中找下,说不定还有更厉害的!”

    既然生在这个时代,那就应该练各种最好的功法!

    “你以为,那是我家开的,合作关系也是有个度的,除非我给他们立下大功。”老陈叹道。

    王煊让他将水袋拿出来,然后,给他倒地仙泉,他是真的怕老陈死在逝地中,现在各种保命的东西都给他预备好。

    “地仙泉?!”老陈震撼了,眼神怪怪地看着他,很想问,咱俩到底谁是超凡高手?

    他都没有采集到地仙泉,结果凡人领域的王煊将他的水袋灌满了。

    他清楚的知道,老钟累死累活,也只喝到两斤多地仙泉,还没有他水袋里的多。

    “还有吗,如果还有的话,我帮你去找老钟交易。他曾抱怨,喝的地仙泉太少,不然还能年轻几岁。”老陈说道。

    “那老家伙,不是善茬儿!”王煊提醒他。

    “是啊,这老头子有点恐怖,非常难对付。有段时间,我都在琢磨着,是不是找机会在密地把他干掉算了,我怕回到新星后他会谋算我。”老陈感慨。

    后来,他想了想,认为老钟还不至于那么坏,再说他的背后是有关部门,老钟应该也不会撕破脸皮。

    王煊无语,老陈和他想到一块去了,不管怎样说,对老钟老钟防备一手肯定没错。

    “你先喝,喝饱了后,我再给你灌。怎么和老钟谈,你自己看着办。但透露地仙泉来历时,就说是黑狐族的小狐仙给的……”

    两人一阵低语。

    “老钟可能也接触过神秘物质,有次疗伤时,我感觉他身上飘起过相近的东西。”老陈告知。

    王煊吃惊,老钟身上有神秘因子,难道是因为他得到过内景异宝?!

    这让他心神震动,财阀到底都挖出过什么?

    他越来越感觉到,这对某些人来说,或许真的是最好的年代!

    ……

    不久后,王煊看到了钟诚,和他要了块老鼠肉干尝尝,味道……还行。

    钟诚简直想哭,因为不久前,赵清菡给他们姐弟二人倒了杯地仙泉,又送了些黑角兽肉,两相对比,他觉得自己太凄惨了。

    “女人都爱美,我感觉,我姐抵挡不住清菡姐的诱惑,为了多五十年青春美貌,肯定会不理智,要祸害老钟的书房!”钟诚叹气,私下里居然直接称呼他太爷爷为老钟。

    王煊道:“多五十年青春不好吗?你其实也可以多活出一世来,凭什么只有你姐能喝到地仙泉。”

    “小王你说的有道理,小钟注定要败家,我得向她索要好处去!”钟诚转身跑了。

    ……

    王煊知道,无论小钟多爱美,也不可能真的祸祸了老钟的书房,顶多拿出几本相对顶尖的经文到边了。

    到头来估计应该是等价交换。老钟那么深沉,被他喜爱的后人钟晴自然不会是傻白甜。

    最起码吴茵和她斗时,长期处在下风。

    不久后,赵清菡来了,她从钟晴那里先得到了一部分“订金”,拿到一部五色金丹元神术,是一门很强大的精神锻炼法门。

    她背诵了出来,让王煊记下,不过数百字而已。

    接着,赵清菡又将自己的精神锻炼法给了他,名为紫府养神术,竟然极其高深!

    “吴茵没有到锻炼精神的地步,小钟也是近期被老钟在密地传授的。”

    “清菡,我就不说谢了。”

    说谢太见外,王煊将两种精神法门都背诵了下来,这对他再走逝地路有极大的帮助。

    赵清菡平日间略带冷艳的气质。

    王煊看着此时从容平静的她,自然不可避免地想到她大跳热舞、又走猫步、还口中喊着我是狐狸精的情景,那种绝艳的叛逆风韵和现在简直判若两人。

    “你在想什么?”赵清菡立刻有所觉察,同时也猜想到了什么。

    “我在遗憾,没有手机,没有相机,不然那些美好的,让人难忘的,都可以记录下来。”王煊感慨。

    赵清菡瞪了他一眼,快速离去,明显自己也想到了那些画面。

    老陈真的和老钟做了交易,带回来半部《九劫玄身》秘籍。

    “老钟说,只有半部,另外半部他没练,也没有看,回到新星可以补给我,这的确是神话中的超凡功法,很强!”老陈点评。

    王煊道:“老钟的家底太厚了,有机会一定要去他的书房,将他那些金书玉册都看个遍,不然愧对这个时代!”

    老陈:“……”

    “除非你将钟晴娶了,不然没希望!”陈永杰觉得,以老钟的性格,绝不会请人去他的书房,这辈子从不吃亏。

    王煊与老陈约好时间,到时候一起去逝地!

    次日,王煊准备上路,由黑色小狐狸陪着,蒙蔽外人,不然他一个凡人出入这片区域太扎眼了。

    “小王,你要保护好自己!”吴茵送行。

    赵清菡挥了挥手,然后安抚身边的马大宗师,告诉它不用担心。

    可马大宗师还是冲了过去,对王煊点了下头,接着……对小狐仙摇头摆尾了数次。

    王煊直接把它给捶回去了,这死马要叛变!

    “我觉得,我和小钟长的也挺像,我们都身材细长,超好看。”黑色的小狐狸直立着行走说道。

    钟晴顿时不开心了,气道:“你赶紧走!”

    王煊与黑色的小狐狸刚离开地仙城,在那残破城墙上立刻就有人弯弓,要射杀他们!

    “余山,你对凡人下手?!”老陈怒了,迅速冲了过去阻止他。

    “呵,离开地仙城就不再庇护范围内,我射杀他们,并没有违反规则。”不过,他被老陈干扰了,箭羽没有射中目标。

    事实上,老陈不是多么担心,他知道了王煊的战绩,也知道那是一头超凡的狐狸精。

    他只是不想王煊暴露实力,所以帮忙遮掩。

    “你们出城,去把那一人一狐都杀了!”显然,余山等人是老陈的对头,要当着他的面,击杀掉王煊。

    王煊与小狐狸没入山林,飞快远去。

    “我暂时不能奔跑,不然双足蹬碎地面会暴露我的实力,你带着我飞行。”王煊抓住了小狐仙的后腿。

    “可恶,臭男人!”小狐仙恼恨,但最终还是晃悠悠地飞了起来。

    后方,有两人快速追了下来,都是超凡者!

    “临走前帮老陈与老钟减些压力!”王煊说道。

    他已经知道,两个老头子虽然联手干掉了一些对头,但是处境堪忧,已经迫不得已追随在河洛星一伙人的身边,勉强度日,他们经常遭遇羽化星一批人的追杀。

    “咱们一人干掉一个超凡者怎么样?”王煊问小狐仙。

    “哼!”小狐仙虽然冷哼,但最后还是出手了。

    追下来的两人,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踢到了铁板,遇上了超凡灵兽与一个年轻的怪物。

    如果正常交手,他们还能战斗一段时间,结果大意下,直接被袭杀,死不瞑目。

    “追两个凡人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回来,他们在干什么?”余山不满。

    ……

    王煊一路风驰电掣,来到了密地外部区域,出现在内景异宝所在地。

    “超凡从这里开始!”他低声说道,必须要破关了,在密地中实力决定着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