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列仙舞
    王煊想去一趟地仙城,让老陈获取大量的神秘因子。

    他即将超凡,现在不将内景异宝挖干净的话,那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在接近密地较深处的路途中,小狐仙指点,有的地方不能飞行,栖居着脾气不好的超凡妖魔,如果贸然从它们的领地横空飞过,可能会被一口吞掉。

    马大宗师得悉要跟着去密地深处修行,竭尽所能的表现,围绕着小狐仙打转,摇头摆尾,又像二哈了。

    王煊搂住马大宗师的脖子,勒的它差点断气,道:“你给我出息点,实在太丢马了!”

    然而,马大宗师很从心,怕进了密地没什么好下场,跟着小狐仙学走猫步,各种献殷勤。

    连赵清菡都看不下去了,道:“吴茵,小狐仙的猫步都是和你??学的吧,听说有段时间你想去当超模?”

    “没有!”吴茵连忙一口否认。

    她恨死黑色的小狐狸了,低声告诉它,道:“你这样走,难看死了!”

    黑色的小狐狸扭着腰,眨巴着大眼,道:“真的吗?可我见你有段时间就是这么走的,我觉得挺好看的。”

    吴茵终于忍无可忍了,揪住它的耳朵,道:“你不要乱说话!”

    “我没有,都是和你学的!”小狐仙叫道。

    王煊露出异色,看向吴茵的长腿。

    赵清菡则笑了起来,这小狐狸真有意思,刻意模仿吴茵,连说话与气质都像。

    吴茵无地自容,这该死的狐狸精,明明是它夸大了!

    这只狐狸简直让她受不了!

    总算是在她的反对下,小狐仙暂时不走猫步了。马大宗师也不学了,献宝似的将从黑角兽那里得到的那张妖魔修行图给黑色的小狐狸看。

    “只能说前期还行,后期很粗陋,这是散修中的妖魔自己琢磨出来的。”小狐仙点评。

    马大宗师更从心了,简直要叛变了,快成为黑色小狐狸的坐骑了。

    ……

    “赵赵,我发现你很坏,为了不让那匹马走猫步,你将火引到了我身上。”吴茵神色不善。

    “你冤枉我。”

    “赵赵,你是不是和王煊……要是让凌薇知道……”

    “你乱说什么呢!我倒是听人说起过你,被人在旧土一脚踢进湖里。”

    “赵清菡,你这个叛逆的少女,是从小钟那里听到的吧,该死的小钟!”

    “谁叛逆了,我那时才十一二岁,那是有性格,大吴你最近火气很大,情绪起伏剧烈,你看,连小狐狸都在学你了,使劲在挺胸。”

    ……

    两人以微不可闻的声音在谈话,居然针锋相对了起来。

    王煊觉得有些辣耳朵,但他却听的……津津有味。

    “前方那里有地仙泉,你要不要喊你爷爷去采集一些?”王煊撺掇小狐狸。

    地仙泉依旧在山壁上向下流淌,淅淅沥沥。

    “密地深处的地仙泉汩汩而涌,比这口强多了。”小狐狸不屑。

    “这里有结晶。”王煊告知。

    “哪口地仙泉没有?”然后,黑色的小狐狸立刻狐疑,道:“这里的山壁是你破坏的?”

    “不是!”王煊一口否认,得悉密地深处同样有地仙泉,他也就不打算送吴茵泉水了。

    然而,马大宗师洋洋得意,昂着头在那里表示,就是他们联手干的,结果它立刻挨了王煊一顿捶。

    傍晚,他们发现一片松林,每株松树都需要数人才能合抱过来,落在地上的松针很厚。

    “黄金蘑!”王煊惊异,想不到在这里发现了一大片,足有三十几个黄金蘑,每个都有人头那么大,金灿灿,流淌光辉。

    这在灵药中都属于较为稀珍的品种,因为它主要的功效就是改善的人的体质,能够造出更有活性的血液,活化肉身,延年益寿。

    在新月上时,王煊还对秦诚说过,财阀也不过熬汤,小家子气,到时候他请秦诚吃小鸡炖蘑菇,现在看来,似乎能实现。

    “我去抓些山鸡!”在请秦诚前,他可以在这里先品尝下。

    不久后,一些山鸡扑棱着翅膀,被他抓回来了,而赵清菡与吴茵则将一些黄金蘑清洗干净并切片了。

    王煊将一块大青石用短剑挖成一口锅,一切准备就绪。

    不久后,林地中飘漾起浓郁的芬芳。

    然后……他们就出事儿了。

    黄金蘑确实滋养身体,味道异常的鲜美,吃下去后,就有一股热流奔涌,让人血气随之增长。

    然而,这里有与黄金蘑几乎一模一样的妖蘑,同样被切片炖熟了,他们全中招了。

    王煊感觉眼前全是小星星,他用力甩了甩头,看到天上的星斗在往下掉,强大的致幻药效让他一时间有些摆脱不了。

    接着,他看到红衣女妖仙回眸一笑百媚生,袅娜而行,接着开始大跳妖仙舞,热情而妖艳,动人心旌。

    和灵药黄金蘑长在一起的妖蘑,自然非同小可,即便是强大的怪物吃了都照样中招。

    马大宗师正像猴子一样在爬树!

    它觉得自己是神猿,可以在参天古树上腾挪,然后它就爬上去了,接着又砸在地上,一遍又一遍的重复,将林地都砸出坑来了。

    小狐仙则展开双翼,在半空中摇摇晃晃的飞行,嚷着:“我是吴茵,貌美如花,倾国倾城,细腰大长腿,谁有我美?”

    地面上,吴茵真正走起了猫步,娇笑着:“我是狐狸精,来了人世情,红尘多妩媚,烟视……媚行。”

    王煊练的是石板上的最强经文,兼且精神力强大,他很快恢复过来,将红衣女妖仙跳舞的画面从眼前驱逐走。

    结果他正好看到大吴自称狐狸精,在那里走猫步呢,当真是莲步款款,细腰长腿,摇曳生姿,让他目瞪口呆。

    这一刻,他想到了旧时代一首古老的魔性歌曲:红伞伞,白杆杆,吃完一起……

    他们这是集体中毒了,黄金蘑中有假货,有莫名的蘑菇混入,好在只是致幻,身体没有其他不适。

    然后,他又看到努力克制自身、但最终还是失去冷静的赵清菡的表现了,她有强大的意志力,可还是被毒素影响了。

    平日镇定从容、大多时候都很冷艳的赵清菡,现在居然……热舞了起来!

    这简直让王煊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清冷绝艳的赵女神跳起劲舞后,会这么的热情奔放,姿态动人,有种野性的美,更有种诱惑的绝艳风情。

    毫无疑问,这完全是颠覆性的,冷静的赵女神居然有这样的一面,这种气质相当的叛逆。

    王煊想起了吴茵与赵清菡的对话,推测赵清菡十一二岁时可能是个叛逆少女,现在看还真是!

    大吴走了过来,非要拉着王煊走猫步,嚷嚷着:“小王,王霄,和我一起学。将王煊那个臭男人给赵赵那个叛逆少女!”

    “这个……真学不了!”王煊已经清醒,可不想和她疯,真要走几步,将会成为一辈子的黑污点。

    他赶紧躲了出去。

    眼下的情景和旧时代的那些报道太像了,误食毒蘑菇后,表现症状为:跳舞、飞天、撞树……应有尽有。

    很快,吴茵将黑色的小狐狸给呼唤了下来,拉着它一起走猫步,随后她们又和赵清菡凑到一块去了。

    最终,走猫步的还是拗不过跳舞的,跟上节拍,也一起跳了起来,两人一狐在那里跳热舞。

    “我是狐狸精,来到人间修行……”传染是相互的,连赵女神都不矜持了,嚷着自己是狐狸精。

    王煊盯着两人一狐,眼睛发直,这……

    他有心走过去,一人给她们一拳都打晕过去,但他想了想,还是算了,不能扼杀人的天性,就随她们释放吧。

    他站在旁边,看的……津津有味,这是视觉上的美感盛宴。

    他自己中招时,看到了妖仙舞,现在又列仙后裔在大跳热舞,这算不算是列仙舞呢?

    至于马大宗师,每次都爬上参天大树数十米高,一次又一次砸下来,已经自把自己摔晕过去了,现在很“安详”。

    赵清菡、吴茵、小狐仙跳了大半晚上,然后又集体走猫步,折腾到深夜,总算筋疲力竭了,同时也清醒了。

    “天啊!”吴茵一把抓住小狐狸,当抱枕用,然后像是鸵鸟似的,抱着小狐仙不动了。

    赵清菡也失去从容,想捂住自己的脸,满脸红晕,倒在那里装睡过去了。

    清晨,赵清菡、吴茵内心强大,全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开始赶路。

    只有小狐狸是真不在意,路上很高兴,道:“吴茵猫步走的好,而赵姐姐的舞原来跳的这么妙啊,有时间要教我。”

    刹那间,两女破功,绷不住了,都想捶它一顿!

    有黑狐族的小狐狸带路,沿途没有强大的怪物攻击,他们顺利赶到密地较深处,看到了地仙城。

    当然,现在它破败不堪,几乎成为一座废城,许多建筑物都倒塌了,而在很久以前这里有一群地仙栖居。

    城不算小,内部有宽阔的街道,有依矮山而建的洞府,也有客栈废墟,酒楼遗址等,当年这里很热闹。

    现在除了一些石质的建筑物,那些雕梁画栋的宫殿等全都倒塌了。

    城中有一些人类,有的是失败的超凡者,退出了战斗,在这里养伤。也有来自欧拉、河洛、羽化三颗超凡星球的凡人,是跟随超凡长辈过来的,来密地增长见识。

    王煊他们发现了老宋,意外得知,钟晴与钟诚姐弟二人也在这里,就住在前方的石头殿宇中。

    “小钟在吃老鼠肉!”吴茵兴奋地喊出。

    “真的啊!”赵清菡附和。

    她们进去时,正听到钟诚在自语,说每天吃老鼠肉干都要吐了。

    钟晴被不速之客惊呆了,而后,直接捂住脸,能言善辩的她差点哭出来,感觉这段黑历史被两人抓住了,这要是传回新星,她不敢想象!

    “小钟老鼠肉好吃吗?”

    “小钟,我这里有地仙泉……”

    ……

    王煊在这里呆了一天,终于等到了老陈,也远远地看到老钟。

    参加超凡战的人,晚间可以在地仙城休息,不得动干戈,这是他们难得可以安心修养的地方。

    “小王,你怎么进密地深处了?”老陈吃了一惊,他身上有血迹,他与老钟最近虽然坑杀了一批对手,但自身的处境也越来越差了。

    “看你这个样子,我能放心吗?身为你的护道人,我为你护道来了。”王煊淡定地说道。

    他准备将自己身上海量的神秘因子渡给老陈,然后自己再去内景异宝中汲取,突破到超凡境界,再来这里为老陈护道。

    “别闹了,这里的人厉害的邪乎,实力无比恐怖。连老钟苦修一百多年,遇上一个异域的怪物后,都被对方的掌力震的哇哇吐血,险些死掉。”老陈严肃无比。

    “没事儿,等我再踏足这里时,为你们两人出气!”王煊平静地说道,他有些犹豫,是否要告诉老陈逝地路事。理论上体内有大量神秘因子,会安全很多,但他还是怕出意外。

    呼唤下月票,有票的书友请支持下啦,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