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六十七章?造化
    亮晶晶的东西入手的刹那,王煊感觉到一股蓬勃的生命气息,有股活力沿着手掌蔓延,让他的血肉仿佛在欢呼。

    绝对是好东西!

    他赶紧收进福地碎片中。

    似乎还有?不得不说,这地方很奇异,特殊的岩壁能阻挡精神领域的探知,他是以肉眼看到的。

    最后的瞬间,王煊用短剑劈大了洞口,上半截身体快速探进去,将剩余的数块发光的晶体全部捞了出来。

    地仙泉打湿他的衣服,淌过他的伤口,他顿时感觉伤口酥酥麻麻,被浓郁的生命物质滋养,细胞活性猛增。

    “快!”赵清菡催促马大宗师,再不走真的来不及了,有恐怖的戾气自山岭中腾起,像是大浪拍天,前所未见。

    马大宗师歪着脖子,咧着大嘴,接着落下的泉水,喝了大半口,没敢耽搁,冲天而起。

    它美滋滋,嘴都笑歪了,因为浑身湿漉漉,这是沐浴地仙泉了?说出去能吹一辈子,密地许多超凡生物都没有这个待遇。

    “吼!”

    一声巨大的狮吼,比惊雷还恐怖,炸响在两人一马的耳畔,震的马大宗师在空中一个踉跄,差点一头栽落下去。

    那头十几米长的黑狮站在山地中,水盆大的黄色瞳孔像是刀锋般迫人,一吼之下,许多大树炸碎,能量肆虐,飞沙走石,典型的大妖魔出世的气象!

    狮吼震天,居然有乌光像是浪涛拍击向高天,从这里飞过去的几只猛禽瞬间炸开,血肉破碎。

    王煊胸口释放雷霆,阻挡那片乌光,五脏强行共振,催动秘力,顿时让他胸前的那个血洞再次喷血。他后背的伤也撕裂了,殷红一片。

    庆幸的是,他们逃到了高空上,那片乌光冲击过来时早已稀薄,不过是余波而已。

    即便如此,两人一骑也不好受,感觉胸部发闷,马大宗师的那些伤口有部分崩口,鲜血淋淋。

    “向右飞!”王煊喊道,他探出精神领域,发现那只白蝎子尾巴发出一道光束,像是长矛投掷向高天。

    想都不用想,真要被击中,不是被超凡能量轰的爆碎,就是中剧毒而死。

    “那头大象会飞!”赵清菡提醒。

    山岭中,那头周身赤红,缭绕着光焰的大象,阔口獠牙。它的一双大耳朵上符文闪耀,交织出璀璨的纹络,不断扩张,能量化的耳朵宛若血色大翼,扇动起来,让他飞上了半空。

    它居然靠扇动一双耳朵飞起,满身的光焰沸腾,一道恐怖的红色火光冲上高空,温度灼热的可怕。

    还好它的速度不是那么快,追不上马大宗师。

    那超凡火光有些可怕,将挨着它的山头都烧的通红熔化了部分。

    马大宗师吓的亡命飞逃,它咧嘴直叫,尾巴被烧着了,火光点点。王煊赶紧挥剑,斩掉一截马毛。

    王煊也不怎么好受,以雷霆轰击席卷上来的残余火光,身上的伤口全面撕裂。

    赵清菡将地仙泉向他的伤口涂抹,防止伤口恶化。

    终于,他们逃离了。赤色的大象追不上他们,愤怒的咆哮,将一座山头踩的崩塌,地面岩浆流淌。

    一片草食性动物较多、没有怪物的山地中,马大宗师降落,它很惨,各种伤口崩开,全身血淋淋。

    它躺在草地上不想动了,又伤又虚弱,累到快吐口白沫了。如果不是提前喝了半口地仙泉,它都飞不回来了。

    赵清菡小心翼翼地抱着大葫芦,为王煊还有马大宗师冲洗伤口,可以说这是十分奢侈的用法。

    “老钟当初肯定是超凡了,才跑去盗采地仙泉,这老头子隐藏的真深啊。”王煊确信,如果只是大宗师,钟庸老头子即便准备充分,提前引走大批怪物,也活不下来。

    “老钟怎么你了,为什么你总是对他念念不忘?”赵清菡微笑着问道。

    “实不相瞒,我在惦记老钟家里的东西。”王煊脸不红,心不跳,很坦然的告知。

    “钟晴?”赵清菡以美目瞥了他一眼。

    “身边有女神,我惦记小钟干什么。”王煊赶紧摇头,这种关口坚定地否认就对了。他直言,看上了老钟的书房,惦记上了他收录的各种秘典。

    “你看上他哪本书了,回头我找小钟去交换试试看。”赵清菡平静中有种自信,似乎能说动小钟。

    “金色竹简,五色玉书。”王煊说道。

    赵清菡听闻后,感觉难度极大,金色竹简总共只有两部是完整的,钟庸收录了一部,从来都秘不示人。

    “我试试看。”赵女神依旧决定尝试下。

    王煊摇头,道:“暂时不用,等我超凡后会有办法的!”

    他不想赵清菡去拿她自身的利益去交换,老钟一向吃人不吐骨头,绝对不会做吃亏的买卖。

    “都说了,找小钟。”赵清菡微笑,道:“这里不是有地仙泉嘛,我们又喝不了这么多。如果遇到小钟……你永远不会明白一个女人对青春、对长久保持美貌的执念有多大。我觉得,如果小钟知道我手里有地仙泉,敢豁出去将老钟的书房翻个遍!”

    不过,她又叹道:“可惜,地仙泉的活性物质保存不了多长时间,希望短期内能回新星。”

    “分战利品!”王煊说道,冒着生命危险采集到地仙泉,该是收获的时候了,将延续一世生命。

    原本病恹恹、躺在地上挺尸的马大宗师一跃而起,眼睛蓝幽幽,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王煊找了块大青石,直接用短剑挖出个石盆,给马大宗师倒进去二十斤地仙泉。

    马大宗师非常满意,咕咚咕咚畅饮起来,惊人的生命活性立刻起了作用,原本它身上被淋了一些地仙泉,伤口便已闭合。

    现在它一口气喝了二十斤,浑身毛孔都有霞光荡漾,肉身活性暴涨,伤口在快速的生长。

    然后,它回头看了一眼,有些不淡定了,那两人居然拿着银杯在饮,为什么给它用石盆?

    “你那么大的嘴,好意思用银杯吗?”王煊将它凑过来的大脑袋扒拉到一边去。

    “下次我给你带来个银盆。”赵清菡抿嘴笑道,这种精致的器具自然是她随身带着的。

    赵女神虽然动作优雅,但是,真的没少喝,对这种可保青春的芬芳神液近乎痴迷。她每喝一杯,都闭上眸子,像是在回味,红唇亮晶晶,鲜红而性感。

    王煊也在畅饮,身上的伤口不断愈合,他感觉裂开的肺叶也在生长,身体状态大幅度提升。

    虽然王煊很能喝,但也不过饮了数升而已,赵清菡比他还要少。

    但这些足够了,地仙泉饮上一两斤就达到效果,再多也没有多大区别了。

    “这样就延续生命五十年?人生真是奇妙!”赵清菡心有感触,她可以多五十年青春美貌的时光了,满心欢喜。

    “你努力修行,晋升到超凡领域,可以保持青春更长久。”王煊笑着说道。

    赵清菡点了点头,采摘了几个能装数公升水的小葫芦,分别装满地仙泉,递给王煊道:“带回去送你父母与亲朋。”

    接着她又狐疑,道:“你身上怎么又多了几个包裹,这些是甲胄?”

    赵女神很细心,发现王煊多了几包东西。

    王煊为了装地仙泉,清理干净福地碎片,那些甲胄与杂物自然都背在了身上。

    他将几个小葫芦推向赵清菡,道:“这些你留着吧,我这里还有。”

    他犹豫了下,向她展示福地碎片的神奇。赵清菡吃惊,这是古代传说中的物品再现?新星科技高度发达,却也没有这种神话器物。

    当马大宗师知道他还有大量地仙泉后,立刻扬着脖子,表示还要喝。

    王煊给它倒了三十多斤,如果没有它,根本无法采集到地仙泉,所以充分满足它的愿望,要喝多少有多少。

    最终,马大宗师肚子鼓胀,躺在地上浑身冒光,一动不动了,它喝撑了。

    王煊取出两块亮晶晶的东西,鸽子蛋大小,散发着惊人的生命活性!

    他递给赵清菡一块,自己一块,仔细研究,道:“我从山腹里掏出来的,感觉像是浓缩的生命物质,该不会是地仙泉的结晶吧?”

    “这……真有可能!”赵清菡说道。

    王煊将结晶体块放进嘴里,发现它居然慢慢溶化,而后化成磅礴的生命元气冲进体内。

    他不由自主的颤动,各种外伤在以惊人的速度愈合,结疤,他的新陈代谢猛烈的吓人。

    王煊内视,肺叶也在愈合!

    按照这个趋势的话,他要不了多久就能复原,睡一觉,再起来估计就会如生龙活虎般!

    赵清菡也含在嘴里,无比欣喜,道:“我觉得,前后这两次,我能多活一百年!”

    事实上,这种结晶蕴含的生命活性远大于地仙泉,但因为人体抗性,吸收再多的活性也是浪费。

    不然的话,单以总量而言,这种晶体无比惊人!

    “可惜,这种活性物质,有一个饱和度,不然的话,会更惊人!”王煊也惊叹,他有种感觉,生命可多出百载,这绝对是惊人的造化。

    他还这么年轻,肉身得到这样的洗礼,潜力大增!

    这种活性物质并不能让人突破,但它补充的是人身本源性的东西,意义更大,价值更高!

    “我感觉,身体有细微的变化,似乎潜在的力量更浑厚了。”赵清菡开口,一双漂亮的眼睛在发光,居然是淡紫色的。

    她那新星原住民的血脉被激活了部分!

    马大宗师瞪大了眼睛,马夫喂它喝这么多地仙泉,让它躺在地上都不能动弹了,结果他们两个……去吃发光的神晶了?没给它吃!

    它挣扎着,好不容易站起身来,直接吐了一口水,喝的太多,然后开始马言马语,它功劳这么大,就不配吃块发光的石头吗?

    王煊要给父母留下两块,现在还有相当的富余,自然不会亏待它,什么都没有说,直接塞它嘴里一块。

    他叹道:“以后你如果不变成天马,不成为绝世大妖,对不起我这么培育你。”

    马大宗师吃了一块后,没有突破,但是属于内在本源与潜能性的东西却在激增,羽翼与身上浮现符文,比以前的更为复杂与深奥了,在纯化血脉。

    与此同时,密地外部区域,一处较为出名的地带——黑角山,超凡者熊坤三人正在拜访此地主人。

    这里有一头妖魔,实力强横,比一般超凡怪物都要厉害一截,最起码在外部区域,它的对手不多。

    它名为黑角兽,接受白孔雀统驭,负责某一块区域,确保超凡者不得从密地深处出来作乱。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是密地外部区域的执法者之一。

    到了这种层次,可以用精神与人正常交流,并且它的巢穴颇具规模,在刻意模仿传说中的妖魔洞府。

    它的巢穴开凿在山腹中,里面很开阔,黑角兽形似一头老豺狼,通体漆黑,背生双翼,头上长着一支独角。

    “见过叔父!”熊坤到来后,居然直接喊叔父,让另外两位超凡者也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前称呼。

    “你父亲还好吧?”黑角兽开口,精神震动,可传达其意。

    “我父亲最近又要突破了,一切都好。他让我为您带来一幅修行图,是妖魔族的稀珍秘籍。”

    熊坤送上一幅古图,补充道:“上次在密地深处虽然见过叔父,但人太多,不好当面送你。”

    黑角兽接了过去,眼睛顿时亮了,连声称好,道:“你父亲有心了!”

    很快,熊坤说明来意,他想染指外部区域的造化,那群年轻人争夺的机缘——奇雾。

    他想成为他祖父那样的人,冲霄而上。

    黑角兽皱眉,这是让它破坏规则,一旦被发现,将会有极为严重的后果。

    它叹道:“这有些难办,你先回密地深处,我会让手下的小兽盯着,如果谁得了奇雾……到时候看吧。”

    “请叔父一定要及时通知我!”熊坤施大礼,恳求黑角兽帮忙。

    然后,他又补充道:“还有一人一马,请叔父‘照顾’一二,在外部区域找出他们的行踪,他们让我感觉不安。”

    “你这样有些过了吧,凡人而已,至于这样在意吗?”黑角兽瞥了他一眼,这让它很难做。

    “叔父,那个年轻男子手中有一柄短剑,我觉得,有可能是地仙级的武器!”熊坤说道。

    “唔,我知道了。”黑角兽点头。

    ……

    次日,王煊、马大宗师果然痊愈了,全部精气神十足,比以前状态更好。

    赵清菡没有伤,越发的容光焕发,娇艳欲滴。

    赵女神很满意自己雪白细腻的肌肤,觉得越发有光泽与弹性了,她轻语:“这就是百年青春的力量吗?”

    他们向逝地而去,王煊准备提升自己!

    在路上,他们感觉有些异常,因为时不时就有些异禽出现,远远地盯着他们。

    “情况不对,调头!”王煊喊道。

    然而,已经晚了,无声无息,一头形似老豺狼的怪物出现,头上长着犄角,拍动一对漆黑的羽翼,浮现在他们的身后。

    “你们过来。”它冷漠地开口。

    王煊寒毛倒竖,一头能用精神与人交流的怪物,绝对实力恐怖,居然盯上了他们!

    马大宗师垂头丧气,它远没有这头怪物飞的快,无奈跟着它降落在下方的山林中,来到一座开凿在山腹中的超凡巢穴内。

    “听说你们很不安分,数次挑衅超凡者,利用规则漏洞,知道他们不敢走出密地深处,骑马横空,在外面叫嚣。我是外部区域的执法者,要对你们询问一些事,了解一些情况。”黑角兽慢吞吞地说道。

    马大宗师一听就怒了,这么颠倒黑白,也太过分了!

    “你那柄短剑呢,拿出来给我看看,你们是不是发现了一座地仙洞府?”黑角兽问道。

    王煊心中火气上涌,这头超凡怪物也配是执法者?真是岂有此理。

    黑角兽淡淡地开口,逼问道:“你们该不会是在地仙泉那块区域发现了什么入口吧,找到了那座地仙宫?有些造化你们承受不起。”

    王煊觉得,在这么近的距离内,干脆直接……杀了这头老豺狼算了!

    感谢:玉米姐姐小号八,谢谢盟主支持,从一到八了,都是芳心纵火犯z的马甲,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