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六十二章?真没想钓鱼
    晚间,王煊与赵清菡相隔很近,并排躺在竹林中,可透过竹叶的缝隙看到部分星斗洒落点点星辉。

    不远处,马大宗师发光,一对洁白的羽翼迎着月光在生长,带着淡金光泽。

    它的翅根处在滴血,那是因为有神异的符号出现,那是属于妖魔的力量,不断向外扩张纹络。

    那种符号密密麻麻,遍及一对宽大的羽翼,且半边身子都被充斥上了。

    王煊与赵清菡两人被惊动,来到它的近前观看。

    马大宗师的羽翼暴涨了一大截,带着血,浮着神秘的符号,实现了一次极为猛烈的蜕变。

    它的羽翼离最理想状态不是很远了,能接近七八成了!

    王煊动容,道:“马大妖魔这样成长的话,会比它同族的体质更强,四颗妖魔果核就让它变异了,唤醒了祖先的妖魔真体之血,连符文都绽放出来了!”

    现在,马大妖魔的双翼以及遍布着符文的半边身子都化成淡金色了。

    赵清菡惊讶,道:“这么说来,它的血脉源头很强,如果吃上一些真正的妖魔果实,该不会有希望化成天马吧?”

    次日,阳光下,竹林外的马大妖魔周身都有一层晶莹的光彩,淡金色皮毛在朝霞中格外的灿烂。

    它载着赵清菡飞上了天空,速度相当的快。

    不过,如果载上两人的话,它就吃力了。

    “还是欠缺些,它还载不了我们两个人。而咱们盯上的目标都很危险,列仙遗物、地仙泉、八大超凡巢穴,我都想采集一遍!”

    王煊低语,为了变强,应付女方士,狩猎红衣女妖仙,他准备在外围疯狂一把,将能拿到的机缘全部取走!

    其中很关键的一环,就是需要借助马大妖魔的速度。

    王煊决定,单独行动,去找些奇物,争取采摘到大宗师领域的药草,让马大妖魔完成最后的蜕变。

    他不担心一人一马,现在马大妖魔载着人能飞天遁地了,带着赵清菡自保没有问题。

    况且,这里远离异域人竞逐之地,也没有超凡生灵,在这片边缘区域最为安全。

    “你要小心,首先要确保自身安全,然后再去想其他。”赵清菡走来,朝霞中亭亭玉立,轻轻抱了王煊一下。

    这里是密地,充满了未知与危险。

    她深知,王煊的每一次远行,都可能会面对不可预测的恐怖局面,稍有意外,就再也回不来了,将成为永别。

    王煊点头,穿上欧拉星的战衣,背上大弓,准备独往。

    “马大妖魔,保护好清菡。这次我保证给你真正的妖魔果实吃,那种味道绝了,比果核好吃一百倍!”

    马大宗师用力点头,无比欣喜。

    直到王煊消失,它才琢磨过味儿来,他怎么知道比果核好吃一百倍?它顿时怒了,真是……气死马了!

    赵清菡站在竹林外,目送王煊消失,她在想一些事。

    昨夜,王煊已经对她谈到部分可能存在的威胁,提及了红衣女妖仙。

    赵清菡安静的思索,回到新星后,她就要去布置。

    凡生灵必有弱点,想从大幕后回归,必有动静,难以尽遮其踪。

    赵清菡准备找人暗中去深挖,看历史上哪些传说符合红衣女妖仙的身份,揪出她真正的根底,而后解析这个人,寻找弱点。

    赵女神觉察到了,王煊尽管面上自信,带着笑,但他心中有很大的压力,被逼得不断冒险去变强。

    在新星,在现代社会,她可以动用部分力量,迅速而又猛烈的解决掉一些事,帮他一把。

    当然,这需要精心布置,需要一个实力强大的团队共同参与,拿出严谨而又缜密的方案。

    甚至她觉得,与其冒着一定的风险,还不如交给与赵家有敌意的财阀算了。

    可以不着痕迹让那两家“发现”。

    那两家财阀吃到过羽化生物的“红利”,如果知道有虚弱到极点的妖仙回归,一定会想尽办法去捕捉!

    ……

    “欧拉!”

    王煊在与人对峙,但一点也不怵,他带着诚意,为实现双赢而来。

    前方有四位外星大宗师,三女一男,站在活火山口,采摘到一株洁白的兰草,芬芳浓郁,花瓣上带着淡淡的白色光焰。

    为此,他们杀了一群实力很强的火蝠,才采摘到这株对大宗师而言都有一定药效的兰草。

    王煊取出一块金属牌,在这里比划手势,准备与他们交换灵药。

    至于对方会不会突然发难,直接抢他?他并不担心,一切都源自实力上的自信。

    “这个欧拉星人疯了吧,为了一株药草,居然拿造化地的钥匙来换?”

    对面几人低声议论。

    “是真正的钥匙,不是仿制品。怎么办,要和他换吗?”

    “当然要换,就是不知道需不需要动手!”

    王煊不动声色,听着他们的谈论,伸出五根手指,指向奇药,示意要五倍的量。

    对面几人迟疑,要不要直接杀了这个男子算了?

    “不要妄动!他敢孤身一人来这里,肯定有底气与倚仗。即便是五株稀有灵药,也远没有钥匙价值高,这买卖不亏。只是这人太怪了,我们不了解他真正想要干什么。还是谨慎点吧,拿灵药与他交换。”

    四人让王煊稍等,他们去远处的山林,又有两人跟了过来,并带着几株奇药。

    即便是六人站在一起也没敢动手,他们戒备着,与王煊交换了药草,可以说这群人非常的谨慎小心。

    双方合作“愉快”,但是,羽化星的这六人都深感古怪,警惕着,直到那个“失心疯”的欧拉星人远去。

    “他会不会负伤了,所以急需奇药,不惜拿出造化地钥匙来换,我们要不要跟下去看一看?”

    “看什么,我们又没吃亏,赶紧走!”

    “我觉得,他伤好后,可能会来找我们厮杀,拿回去那块金属牌子。”

    一群人胡思乱想,最后……迅速撤退。

    “我们跑什么?早晚要竞逐,他真有野心的话,必然会和我们对上,追下去看看。”

    “不,我们可以放出消息,就说那个欧拉星人受伤了,愿以造化地的钥匙换奇药。”

    不得不说,人不能多想,将简单的事情复杂化会出事儿。

    王煊还没有远去,正在尝试接触其他队伍,他知道,这么做容易引起冲突,别人可能会猎杀他这个落单者。

    但他不在乎,不害怕,抱着恶意来的,反杀回去就是了。

    很快,他觉察到了不对劲儿,居然有人主动找上门来了,问他是否要交换奇药。

    王煊点头,给予肯定的回应。

    这支五人的队伍来自河洛星,与王煊杀过的神射手源自同一颗星球,但却不是同一支队伍。

    他们痛快的和王煊做了交易,送出五株奇药,取走金属牌子。

    并且他们告知,这一切都是羽化星的一支队伍传出来的,说他受伤了,这简直在告诉所有人,他很虚弱,要送他上路。

    显然,河洛星的这支队伍也不是善类,不想被人当枪使的同时,想看王煊这个独行客是不是很强,敢不敢去找羽化星那支队伍的麻烦。

    “我真受伤了。”王煊叹气,摇了摇头,然后转身就走,没打算去报复。

    他觉得,十株奇药差不多了,里面不乏大宗师级的药草。

    “他真受伤了?后方的人看着他毫不犹豫的离去,露出异色。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将奇药拿回来!”他们当中的人按捺不住了,毕竟,大宗师级的药草,已经算是凡药的顶点。

    虽然无法助他们突破,但是如果负伤,吃上一株的话,要不了多久就会复原。

    王煊露出异色,他真没想算计这些人,只是赶时间而已,想让马大妖魔早点完成蜕变,结果这些人找事儿,那他也只能不客气了。

    “轰!”

    他身体发光,金身术提升到了第七层后期,他刀枪不入,这几乎已经算是凡人肉身的顶点。

    当他爆发后,横冲直撞的杀过去,这五人怎么可能是对手?

    再加上他舒展身体,动用五页金书上的体术,一旦遭遇,就会让对方断手断脚。

    这还是他留情的结果,不然这几人就被打爆了。

    他留情是为了观摩,看他们的秘法,因为他志在超凡之战,现阶段多些了解,对他有好处。

    最终,他将自己的金属牌子拿回来了,也将对方的造化钥匙掏了出来。

    “这是个钓鱼佬!”五人愤恨到了极点,相互扶着远去。

    王煊躺在地上大口喘息,一副筋疲力竭的样子。

    不久后,最早与他做交易那支队伍来了,共六人,他们就是想让人试探下这个欧拉星的人虚实。

    结果发现他倒在了地上,彻底脱力了,六人彼此看了一眼,露出笑意。

    “刚才那几人都重受伤了,被击败后还能活着离开,说明这个欧拉星人很强,但是自己也出问题了,不然肯定会杀死那几人。”

    可以说,这支队伍已经够谨慎,早先交易时疑神疑鬼,一群人都没敢对王煊一人动手,最后更是放消息,让别人来试探。

    现在,他们按捺不住了!

    只是这些人太小心了,刚才躲的足够远,没有看到王煊同那批人交手的过程,所以看到他倒地不起,理所当然的认为双败俱伤,他自身也不支了。

    “出手,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真是意外的惊喜,他身上多半有刚才那群人的造化钥匙,全都要归我们了!”

    六人极其小心,在这种情况下还是一起杀了上去,最后阶段相当的果断,不再迟疑。

    刹那间,他们发现,地上那个人的皮肤发出淡淡的金光,一跃而起,冲着他们野蛮冲撞了过来。

    “砰!”

    “啊……”

    那是骨头被撞断后发出的叫声。

    这片林地发生激烈的战斗,当寂静下来后,六人都还活着,不过轮到他们倒在了地上。

    至于王煊的身上,现在总共有四块金属牌子了。

    他眼神异样,真没想钓鱼,这都是意外!

    早先,他送出的两块牌子,内部的神秘因子被他汲取出去了部分,并不担心这些人收集齐全后,去开启内景异宝。

    所以,他还是有些愧疚的,没有下杀手。

    “是个钓鱼佬,这个人他么的……”

    树林中,六名年轻的男女脸色铁青,怒不可遏,同时他们也后悔不迭,如果不多事,不追来就好了。

    “金属牌子中都是神秘因子的精粹,量极大,对我来说,效果有限,但是对于清菡还有马大妖魔来说,绝对算是宝藏了。”

    王煊自语,在这片地带漫步。

    半日后,他手中又多了两块牌子,数量达到了六块!

    这半日间,先后有两支队伍被打残,带着怒意,带着愤恨,逃离这里。

    “钓鱼佬太无耻了!”

    “欧拉星人故意晒出数块造化钥匙,与人交换奇药,这是在钓鱼!”

    很快,这片区域出现钓鱼佬的恶名与传说。

    “欧拉星人不可信!”这个说法,让欧拉星的另外两支队伍听闻后,顿时感觉压力山大。

    ……

    王煊心情不错,怀中揣着六块金属牌子,带着十几株奇药远去,他不承认自己在钓鱼,一切都是因为那些人贪心,他被迫反击。

    王教祖坚信,自己只是在正当防卫而已,他是个好人!

    不管怎样说,现在奇药足够了,再加上金属牌子中更为珍贵的、无比浓郁的神秘因子精粹,马大妖魔肯定能完美蜕变。

    此外,这些稀珍的奇物也可以让赵女神更上一个台阶!

    王煊心中颇不平静,这意味着,列仙遗物、地仙泉等都在对他招手了,马上就可以取到手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