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五十九章?恋人未满
    王煊回头,看着背后的赵清菡,由于两人面庞相距很近,都能闻到她那淡淡的清香味儿。

    赵清菡看向他,眼睛很亮,呼出的微弱气流能拂到他的脸上,她没有什么好怕的,就要开口说话。

    这时,王煊却从背上放下了她,因为马大宗师不满了。

    马大宗师鼻子都在喷白光,被气了个够呛,没看到它连踢带咬正在与敌人激烈厮杀吗?极力拦阻对方逃走。

    结果那两人却……没事人似的,在对眼神!

    它叫了起来,唏律律,在发泄严重的不满,差点就撂挑子不打了,干脆放走这个人算了。

    王煊快速走了过去,顿时让那位来自河洛星的大宗师寒毛倒竖。

    事实上,自从看到这个欧拉星的人回来,他的心就凉下去了,知道三位同伴多半遇害了。

    他想立刻逃走,可是这匹马和他死磕,他刚转身就被那匹马口吐雷光,劈了个正着,现在身子还有些发麻。

    马大宗师吃了妖魔果实的……果核后,吐出的雷霆威力大增!

    轰!

    王煊走来,弹指间,一道恐怖的光焰飞了出去,正中这个人的身体,让他的合金甲胄都变得通红。

    他一声惨叫,急忙五脏共振,动用秘力阻挡火光,一瞬间而已,他就险些被烧死!

    马大宗师抓到机会,喷了一道闪电,打的这个人横飞了出去。

    它一跃而起,身体说不出的敏捷与轻灵,刹那追上对方,来了个马踏飞燕!

    它踩着那个人落在地上,得意洋洋,它感觉自己这一招似乎很有灵性,称得上是妙手。

    然后,它便是一阵撒欢,连踢带踩,很快就让河洛星这位大宗师的掉了半条命。

    王煊不准备出手了,彻底交给马大宗师。

    太阳初升,万物初始,花草藤蔓的叶子上有晶莹的露珠滚动,在朝霞中绽放光彩,各种草木流转着勃勃生机。

    洒满阳光的山林,能量光雾蒸腾,看起来祥和,但也是危险的。

    天空中巨大的猛禽划破朝霞,发出尖锐的叫声,远方怪物忽然长嚎,震动了清晨山林中的宁静美景。

    这就是密地,提醒人们要警觉。

    赵清菡身段高挑,轻缓地迈步走来,她完全忽略了山林深处的禽鸣兽吼,雪白细腻的美丽面孔在晨霞中泛着光彩。

    她及肩的发丝似乎都在发光,她的眼神很亮,来到近前看着王煊,没有说话。

    “你不怕我杀人灭口吗?”王煊从马大宗师那里收回目光,侧头看向她。

    “不怕。”赵清菡来到他的正面,她身材颀长,能有一百七十几公分,抬头看向他,露出了笑容。

    “我会为你保守秘密。”

    她平日大多时候较为冷艳,现在笑起来,显得格外的灿烂与靓丽,有种青春与甜美的气息。

    “不会有其他人知道你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成为大宗师,这是你和我之间的秘密!”赵清菡笑着说道,似乎很喜悦,能保留这样只属于两人间的秘密。

    今天,她见到王煊出手,居然将异域的大宗师接连解决掉,内心震撼,怎么也没有想到身边的王同学达到了这种层次。

    那一刻,她心神都有些恍惚,实在有些难以置信。

    因为,这是她身边的人,较为熟悉,也很了解,但是,他真正的实力却是这样的惊人。

    在初升的红日洒落的柔和光芒下,赵清菡嘴角微翘,挂着笑容,将双手放在王煊的肩头,仔细地看着他。

    她轻轻踮起脚,然后快速在王煊的脸上亲了一下,而后倒退,鲜红的唇很性感,在朝霞中更显娇艳。

    这个举动有些出乎王煊的预料。

    他说杀人灭口,自然是玩笑话,对方也明白,同时王煊相信她不会泄露他的秘密。

    在他看来,赵同学理智而聪敏,有自己的原则,处理事情很有手腕,但对他这个同学确实不错。

    来密地前,她曾说过,只要她不出事儿,他就不会有危险。

    来到这里后,她也确实在这样做,让他跟在她身边,连夜晚入眠都相邻。

    也正是因为如此,王煊才会去冒险救她,在怪物的利爪下,两人一起横渡夜月下的长空。

    在密地中,两人间的关系自然拉近了不少,被大蛟追杀,共同经历生死劫难,有了很大的发展。

    可以说,两人算是真正共患难的好友、同学,关系变得极近,可以相信彼此。

    但如果说,涉及到更进一步的关系——恋人,王煊觉得,肯定还是不够的。

    在这方面他是很理智的,有清醒的认识。

    而他相信,赵清菡更理智,也更冷静。

    彼此共患难,王煊曾竭尽所能救过她,赵同学应该是有感动的,但如果说,直接转变成了喜欢,那是有所欠缺的。

    在这个层面,他还是比较了解赵清菡的。

    她对未来有清晰的规划,无比的冷静,早在学生时期,她就已经在负责与处理赵家的一些具体事务了。

    在科技力量很强的新星,生活在现代都市中,她有权动用家族的一部分资源与力量,有很强的主见与自我。

    很久以前,王煊就对秦诚说过,一般的人根本降不住赵女神,告诫好友,清醒与现实一些。

    事实上,那也是他自己很清醒的认知。

    所以,赵清菡刚才的这个举动让他略感意外。

    仔细想来,两人在密地中共同经历了许多事,王煊数次将赵清菡从生死绝境中救出,赵清菡或许是因为感动,才体现出难得感性的一面。

    但两人真正在一起接触的时间还不是很长,所以王煊很清醒,他没有那么自恋。

    他觉得两人应该是好友以上,但绝对不到恋人呢。

    赵清菡退后了两步,除了亲王煊脸颊的一瞬间,身体略微绷紧外,她很快就落落大方了,没有觉得不好意思。

    在清晨柔和的阳光下,她在微笑,漂亮的眼睛有神,道:“我觉得,我们虽然早就认识,但真正接触的时间很短,最近才开始。你救我多次,我很感激,也很感动,有那么一刻也很动心。但我得承认,我们是好友之上,说是恋人关系,肯定不是,还不够,还未满。”

    她坦言,在这密地中,在生命时刻受到威胁的险恶环境中,她柔弱了很多。

    在被救后的感动下,以及现在只有她一个人知道他的秘密的情况下,刚才她很感性,亲了他的脸颊。

    王煊还能说什么,只能叹息,不愧是赵女神,事后竟这么冷静与从容,根本不像其他女生那样会害羞。

    “你有什么想说的吗?”赵清菡身段修长,面孔精致,带着笑容。

    “该说都被你说了,你想让我说什么?”王煊盯着她,看着她红唇微翘,在朝霞中越发娇艳,总觉得身为男子却被她占据了主导,太被动了。

    “我觉得,我被你调戏了,我要还回去。”说着,王煊毫不犹豫地捧起她的脸,很直接地在她雪白细腻的一侧用力亲了一下。

    然后,他又亲向那鲜艳性感的红唇,不过才轻轻接触一下,就被好看的手指挡住了。

    王煊没有勉强,换了另一边的脸。

    这样他才觉得,没有替男同胞丢脸,双倍还回去了,不是那么被动了。

    赵清菡取出随身携带的化妆盒,对着小镜子看了看,脸色第一次微红,她的两侧脸颊各有一个红印。

    她瞪了王煊一眼,用这么大的力气干嘛!

    “练金身术的人身体素质好!”王煊笑容灿烂。

    这时,两人都觉察到异常,快速回头,正好看到马大宗师探过来大脑袋,眼神幽邃,正神秘兮兮地偷窥他们两个。

    “这匹马真成精了,不声不响就跑过来了,看它那副表情,在想什么呢?!”王煊给了它一巴掌,将它推开。

    赵清菡细心,很惊讶,道:“咦,白马驹身体两侧鼓胀起来了,该不会要长出翅膀了吧?”

    王煊仔细观察,道:“居然二次发育了,行,你赶紧变成天马,到时候载着我们横渡长空,去密地深处转一转。”

    马大宗师趾高气昂,扬起了头,一副恨天低的样子,对王煊爱搭不理。

    王煊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地上,河洛星的那位大宗师早就咽气了,被白马驹撒欢时给踏死了。

    接下来,王煊在密林中穿行,不仅将四位大宗师的甲胄扒了下来,也在搜身,收集其他各种有价值的战利品。

    随后,他又找机会,将福地碎片中的欧拉星人的战衣取出一件,给了赵清菡。

    “甲胄很多,回头给马大宗师也披甲。”王煊说道。

    赵清菡接过去那些战衣、甲胄,并让王煊脱掉他身上的欧拉星的战衣,她想将这些衣甲在清泉中仔细的清洗上几次。

    然后,她就看到了王煊的内里,居然穿的是树皮内衣,她顿时忍不住笑了起来!

    王煊能说什么?扭头就去密林各处寻找那些铁箭了,这地方待不下去了。

    他觉得神箭手的武器不错,可以留下来用。

    当他回来后,发现赵清菡在用心清洗每一件战衣与甲胄,顿时道:“给马大宗师披的甲胄就不用洗了。”

    马大宗师顿时恼火,越看王煊越不顺眼,很想跟他吃散伙饭,各奔东西算了。

    可是想到才接触没几天,它就吃到神秘虫子,还有妖魔果实……的果核,它就又暂时止步不想走了。

    因为,这些都对它的蜕变有莫大的好处。

    “还是给它洗干净吧。”赵清菡开口。

    马大宗师顿时连连点头,然而,下一刻它就又不想看他们两人了!

    赵清菡微笑道:“毕竟,我们要坐在它身上啊。”

    王煊摆弄战利品,忽然发现,从神射手身上取回来的一堆东西中有快金属牌子较为特殊。

    这东西他见过,从欧拉星人那里也收集到一块,他从福地碎块中取出。

    两块金属牌子都不过巴掌长,呈银灰色,古朴而刻满细密的花纹,质地极其坚硬,像是某种合金。

    早先他没怎么在意,现在不由得他不多想。

    他放开精神领域,仔细探查两块牌子,感觉这两块金属有些状况。

    王煊将精神领域向两块牌子中探去,居然有些艰难,竟被奇异的力量阻挡。

    他深吸一口气,用力冲击,接着,他赶忙又将精神领域退了出来。

    “竟然真有古怪!”王煊惊疑,他居然从牌子内部接引出来部分神秘因子!

    两个牌子内部都各自封着一团浓郁的神秘物质!

    “这些队伍交战,彼此竞争,该不会是要收集与去抢走对方的金属牌子吧?”王煊露出异色,他转头问道:“清菡,你看这两块牌子像什么?”

    赵清菡在清泉畔曲身清洗甲衣,曲线柔美,她转身看了一眼,道:“钥匙,很像古代插在凹糟中的一组钥匙。”

    王煊顿时有了各种联想,而后露出喜色,自语道:“有一处需要神秘因子才能开启的密窟?”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就是钥匙,哪里还需要去收集金属牌子!

    “密地外围区域,该不会有一处残破的内景地吧,或者说是有内景异宝?”王煊有了一种惊人的猜测。

    “列仙遗留下来的某种奇物,藏在内景异宝中?”他的眼神变得无比璀璨!

    感谢:玉米姐姐小号六,谢谢盟主支持!应该是芳心的马甲,投了一排盟主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