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五十一章 熟仙相见分外眼红
    王煊心中美滋滋,高兴的不得了!

    但在这个地方他不敢笑,反而一脸严肃之色,似乎在担心任务完成不了。

    他在认真查看这些珍贵的宝物,皆出自列仙之手!

    这是他第一次拿到大幕后方的器物,心中颇不平静,从中他也推测出一些极其重要的事。

    大幕后的世界,不止是精神的世界,现世中的实物也能进去,手中的东西就是例证!

    羽化神竹,通体金黄,不过拇指长,但却沉甸甸。

    在它上面最起码刻画了数千个细小的符号,密密麻麻的,太繁复了,让王煊看着都觉得眼晕。

    为了捕获他,那位妖仙真是用心了,耗了不少心血在上面!

    这样一端削尖的竹子要是插进身体中,会发生什么事?王煊有各种猜测,难道他会直接开启内景地,然后接引那位妖仙?

    “找机会将它插入猪头中!”王煊想气炸那位妖仙。

    但他很快又打消了这种念头,这么做太浪费了,金色竹子刻了这么多符文,绝对不是一般的超凡器物。

    他觉得,好钢要用到刀刃上,这竹子以后肯定能派上大用场,先好好的留着,到时候看需要钉在谁的身上。

    银色的簪子很秀气,雅致,可以想象插在一个女子的发丝中,她回眸一笑的风情。

    当然,只要想到是某位妖仙,他犯嘀咕的同时,更加的……想笑了!

    真是没有想到,他连那位妖仙的簪子都弄到手了,他轻轻用手摩挲。

    可惜,这件超凡簪子只能用两次,属于消耗品。但他没什么不满意的,敌仙资助给他的宝物,值得好好的去用。

    最重要的是玉石块,稍微触及,就有各种信息传出,果然有关于他的详细资料!

    此时,更涉及到了旧土的坐标地等。

    当然,玉石最核心区域的东西才算是无价之宝,封印着药土!

    所谓药土,果然不是土,只是某种药性,介于真实与虚无间的东西。

    那是一团浓郁的金光,还真只是一小撮!王煊腹诽,那位妖仙太小气了。

    不过,摆渡人说了,一小撮就足够改变命运,这药土可能有某种天药的药性!

    “你对这次交易还算满意吗?”摆渡人问他。

    “非常满意,这次交易很公平!”王煊认真地回应。

    摆渡人手持钓竿坐坐船头,道:“嗯,有一点需要说明,大幕后的交易者刚才发出请求,想让我散开迷雾,与你见上一见。”

    “必须吗?”王煊心虚,他想吃干抹净,赶紧走人,不想面对大幕后面的列仙。

    摆渡人诧异,道:“你可以选择拒绝。”

    “我拒绝!”王煊立刻这样决定,他怕刺激到大幕后的妖仙,为了安全,为了稳妥起见,他还是低调点吧。

    摆渡人道:“你们双方友好达成交易,隔着大幕见上一面很正常,说不定以后还有合作机会。”

    “我虽一介凡人,但立志成仙,希望现在保留一份美好的憧憬,化作动力,将来我以真仙之体去与她相见!”

    王煊很坚决,现在不想见对方。

    “有志气。”摆渡人点头,而后又补充,道:“可对方执意要见你,愿为此付出惊人的佣金。”

    “那让她付高昂的佣金吧!”王煊说道。

    摆渡人无言,默默转过身来,蓑衣中黑洞洞,唯有雾霭弥漫,组成一张模糊的脸,看了过来。

    他自然意识到,交易双方间出了问题。他开口道:“我能问下,你叫什么名字吗?”

    王煊真不想告诉他,可是,这大概率是一位羽化级大佬,最为关键的是,对方不在大幕后方,就在他近前。

    所以,他很诚实地告诉了真名,小声道:“王煊。”

    摆渡人做出手抚额头的姿势,尽管那里黑洞洞,什么都没有,他好长时间没说话。

    王煊心中没底,这个能将鱼钩甩进大幕后方的男子,强的离谱,万一不满意给他一把掌怎么办?

    摆渡人终于开口:“你不用担心,在旧约的见证下,交易已完成,所有人都得遵守,不容反悔。”

    王煊长出了一口气,既然有所谓的约定,都限制死死的,他没有必要紧张了。

    摆渡人告知,对方身上没带着稀有奇珍,正在筹借,还要等一会儿。

    王煊一听,这付出的佣金似乎真的很高。他很想问一问,这佣金他能分一份吗?毕竟对方是为了看他才付出的。

    但他终究没开口,这种场合还是保持沉默,稳一点吧。

    摆渡人道:“有人看上你的短剑,我说了,你不交易。然后,有人盯上了你身上的秘金,问是否出售?”

    王煊一怔,将手臂上的两块带刺的钢板取了出来,连羽化的生物都看上它了?

    难怪有传闻,列仙在打造兵器时会掺入部分太阳金,看来传言非虚!

    “他们要拿什么来换?”王煊问道。

    钢板不是他的,暂借而已,但他觉得以后可以其他东西补偿小钟。

    事实上,他确实很想与列仙再交换些神秘器物。

    在王煊看来,那种层次的生灵,身上的任何物件放到现世中都是瑰宝!

    摆渡人给他列了清单,告知都有什么。

    果然,列仙出手就是不凡,从秘法到器物,再到埋于现世中的藏宝图,应有尽有。

    宝藏?王煊觉得最不靠谱。多年过去,谁知道还在不在。

    再说了,天知道那些宝藏在哪颗恐怖的星球上。即便有坐标,也很难说是否有命取出来。

    秘法中有些听起来很惊人,比如妖仙锻骨术、大日洗神诀、虚空采药法……名字一个比一个唬人。

    王煊虽然还没有深入了解,但总觉得像是妖魔的功法,多半不适合他去练。

    “福地碎片是什么?”王煊询问清单上那件器物的来头,到底有什么用。

    摆渡人道:“昔日的福地被至强者打碎后残留下来的小碎块。”

    按照他所说,这种小碎块内部还有一定的空间,可以存放一些日常用具,倒也实用。

    王煊一听,顿时露出惊容,这东西对现世人来说,绝对是超凡中的罕见奇宝,最起码他没见过,也没听谁说过。

    当然,财阀另说,老钟的宝库没准有,他收藏的奇物太多了!

    “清单上那几种秘法,是不是更适合妖族修行?”王煊又问。

    摆渡人点头,没有多说。

    “那就换福地碎片吧!”王煊果断做出决定。

    沿着鱼线,从大幕后方飞出来一块灰了吧唧的小石块,看着非常不起眼,只有指甲盖那么大,约莫落在地上,肯定没有人会去捡!

    还好,它有链子穿着,能戴在手腕上,不然很容易丢失。

    整体还没有手指肚大的灰褐色福地碎片,需要付出一块半还要多的钢板,之所以剩下小半块钢板,那是因为摆渡人要收佣金。

    前后两笔交易,小半块钢板便是佣金,摆渡人遵守旧约,严格按照规矩来抽金。

    事实上,他也向大幕后方的强大生灵收取。

    王煊叹气,古今平台皆一样,规则参与者一本万利。

    当他试用福地碎片后,非常满意,内部空间能有两立方米,不算很大,但足够他用了。

    这东西需要用精神领域开启与关闭。

    他将短剑、封有药土的玉石块、银簪子、布满符文的羽化神竹等都放了进去,相当的实用与方便。

    在现世中,这就算是仙家奇珍了!

    摆渡人从鱼线上接到了一些奇物,道:“她已经付出高昂佣金,我要履行职责了。”

    说罢,他震散了大幕前的雾霭,里面的羽化级生灵与外面的人彼此能相见了。

    在大幕后方有男有女,共六人,看起来都有蓬勃的生命气息,面孔十分年轻,至于真实年龄那就很难去考证了。

    大幕后的世界,艳阳高照,山河壮丽,此时正是白天。

    而王煊这边,则是碧海映以一轮明月,处在深夜中。

    大幕后,一个白衣女子还算漂亮,带着婴儿肥的脸有些圆,肉呼呼,在看到的王煊的刹那,她感觉自己要爆炸了!

    她的一双虎目瞪圆,而后向外喷火。

    并非夸张,她的双眼真的向外涌动光焰,熊熊燃烧,蔓延到了大幕上。

    她简直要气死了,自己在资敌啊!

    最为可恨的是,对方提出的那些条件,现在想来居然完美规避了风险,依照旧约,他很安全!

    王煊咧嘴,感觉这位真是气坏了!

    在白衣女子的身后,浮现一头庞大的白虎虚影,煞气滔天,跟着她一起双目喷火,盯着王煊。

    “以前你们就认识?你都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让她这么生气?”摆渡人问道。

    “没啥,就是意外与她相遇,我以为是只猫,看着很可爱,撸了又撸,结果她记仇了。”王煊避重就轻,小声说道。

    摆渡人无语,这么大个与暴烈的白虎妖仙,你敢去动,还当成猫,骗谁啊!

    “嗷!”

    大幕后方,肉呼呼的白衣女子与她身后的庞大虎影一起愤怒咆哮,震耳欲聋,恨不得立刻杀出来。

    王煊发呆,她不仅能看到,现在隔着大幕也能听到了?摆渡人没有告诉他,这有点坑。

    大幕内,其他五名男女都露出异色,有人吃惊,有人则想笑。

    其中一个女子捂着嘴,笑的前仰后合,花枝乱颤,道:“堂堂白虎大妖魔,一代妖仙,被人当成猫来撸,一辈子的污点洗刷不掉了,反正我是亲耳听到了,哈哈……”

    王煊很想问问她,你谁啊?没事儿拱什么火!

    但他想了想,觉得还是自己闭嘴吧,估计那几人全是妖仙。

    “你住口,他说的不是我,那是我当年留在故乡的一缕精神体!”白虎妖仙反驳,有些秘密她打死也不能说,不会告诉这几人。

    王煊觉得,好处也拿了,还是厚道点吧,就不刺激她了。

    他转身对摆渡人道:“你看,交易也完成了,是不是该送我去走秘路了,时间不早,我等着回去。”

    “你现在就在经历秘路。”摆渡人告知。

    并且,他又补充道:“她付了高额佣金,现在有权与你面对面相见,时间还不该结束。”

    王煊只能干瞪眼,在这里耗着。

    “恶贼,将药土还我!”白虎妖仙气到自己想打自己,她万万没有想到在这里居然也能遇到仇人。

    “不还,交易完成,不得反悔,你已经送我了!”王煊扬着头,很干脆的拒绝。

    “那是我主上的药土,你拿不起!”白衣女子婴儿肥的脸上写满了羞愤,怒火,今天真的要暴走了。

    “别生气,我和她也认识。你看我们就是有缘,即便进入深空都能相遇。”王煊劝慰,最后更是颇有感触,道:“缘,妙不可言。”

    “谁和你有缘,啊啊啊啊……气死我了!”白衣女子有种要疯了的感觉,她痛恨自己,今天为什么会有这种神操作?她自己都难以置信。

    “别逼我进现世杀你!”她威胁道。

    王煊不爱听了,不再好言语,道:“那你过来吧,好久没撸猫了,估计都手生了!”

    白虎妖仙觉得,自己真的快被气的四分五裂了。

    几位妖仙就在旁边,全是大妖魔,眼睫毛都是空的,经验老道而丰富,全程仔细看着,在思索,心中有了大致的猜测。

    “白虎真仙你不要叫了,我们知道你故意愤怒与嘶吼,在掩盖某种事实。”一位男妖仙开口。

    一位女妖仙更是小声问道:“这年轻人很不简单吧?你想遮掩住关于他的真相与秘密。”

    “你们死心吧,这是我家主上看中的人!”虽然圆脸肉呼呼,但还算很漂亮的白衣女子冷声道。

    “我去请主上,贪了她的药土,你不和她谈个清楚,没什么好下场!”白虎妖仙身影一闪消失了。

    “我能走吗?”王煊看向摆渡人,他真不想呆下去了,对红衣女妖仙印象太深刻了,万一她从这里打出来怎么办?不知道摆渡人能否挡住。

    “秘路未结束,你还走不了啊。”摆渡人摇头。

    什么破秘路,王煊腹诽,压根没感受到!

    他想了想,冲大幕深处喊道:“白虎真仙,去告诉你主上,一切皆可谈。前提是她得拿出足够的诚意,就看有没有让我心动的瑰宝、秘法、奇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