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四十九章?羽化摆渡人
    在这个地方都能看到羽化神竹,王煊虽然处在身体撕裂般的剧痛中,但依旧有不少联想。

    他猜测,这种神竹在超凡领域似乎极其重要!

    不然的话,何以接连见到两艘竹船?都极其神秘。

    另外,先秦时期,最神秘与强大的经文也是刻写在这种竹子上。

    痛!

    王煊顾不上多想了,肉身要被撕裂了,鲜血染红全身,他身后的妖魔鬼怪非要拉扯着他,前往那些高台下。

    “谁能告诉我,这是什么鬼地方?”他大声呼喊。

    海岸边,那数百座高台下,生灵密密麻麻,呼喝声此起彼伏,但没有一个人回头,更没有生灵回应他。

    王煊皱眉,痛苦加无奈,这地方人声鼎沸,就没有一个热心肠的吗?

    同时,他也在怀疑,这到底是什么地域?

    他所经历的这一切到底是真实的还是虚幻的?不过,他触摸自己的肉身,这绝对不会有假,鲜血渗出,各种变异。

    最终,王煊迈步,朝着那座有金翅大鹏的高台走去,他想问个明白,这里到底是什么情况。

    在他的身后,一群妖魔怒吼,撕扯着,但最终很多大妖都放开了他,并逐渐的消失。

    唯有一只猛禽高亢长鸣,王煊低头,通过地上的影子观看,它像是……一只大鹏鸟!

    “兄台,请问……”王煊打招呼,想向人请教。

    然而,那些人仿佛没有看到他,将他无视。

    他忍不住,找了个瘦弱的人,轻拍了下他的肩头,准备询问。

    无声无息,这个人化成光雨,消散不见。

    王煊倒退,不小心撞到一个女子,她也碎成流光,在这里蒸发了。

    他倒吸冷气,这些都是什么人?摸不得碰不得。

    他没有杀生吧,那应该不是真实的生命体吧?

    那瘦弱的男子,还有这个女子,碎掉时也都始终保持着那种高亢的情绪,并无痛苦之色。

    这时,宏大的高台上,那团金光中的金翅大鹏倏地睁开了眸子,顿时整片天地似乎都凝固了,并且万籁俱寂,所有声音都消失了。

    它看了一眼王煊,又闭上了眸子,有若隐若无的声音传来:“你选择金翅大鹏的路吗?”

    接着,王煊感觉到双手发烫,能量喷薄,延展,居然化成了一对金色的羽翼。

    同时,他身上的红色羽毛、蛇尾、犄角、三头多臂等,也都在消散,而后有能量涌动,形成金色的羽毛。

    他这这是在向金翅大鹏转化?还好现在只是以能量的形式预演。

    “不选择!”王煊猛烈摇头。

    金翅大鹏虽然在神话中都是顶尖的物种,实力强大的离谱,但他终究不想化成妖魔,他只想做人。

    他不断倒退,他的身后传来禽鸣声,地上的那个大鸟的影子在长鸣,在挣扎,非常的不甘。

    王煊化鹏的趋势停止了,再次回归到浑身流血的状态。

    他寂静无声,看着前方,那座高台下,有许多的生灵在化形,向着鹏鸟转变!

    但是,大多人数在砰砰声中炸开了,血肉破碎,尸骨无存。

    那么多人,只有少数几个生灵冲向高天,化成金色的鸟类,拍着翅膀,最终远去了。

    他们化成的金色鸟类是超凡生物,具有鹏族的血脉,但还不算是真正的金翅大鹏,只是定了未来的方向,当成为顶尖强者时,他们差不多就是金翅大鹏了。

    王煊动容,数百上千的生灵中,只有五个生灵成功,其中有一个是人类。

    “在那些神话传说中,有些妖魔是人类化成的?”

    不仅凶禽猛兽可化妖魔,连人类都能选择这样的道路!

    “无论成功的,还是失败的,那些人类都穿着古代的服饰,这些都是很多年前的旧景。”

    王煊做出这种判断。

    同时,他想到了那几名年轻人的话,这个地方的关键词中有“逝”这个字。

    “逝去的一切吗?”王煊自语。

    很多年前的旧事在这里浮现,但却依旧具备某种超凡力量,他认为,刚才如果点头同意化鹏,他真的会成为妖魔。

    这时,在他的背后,那只凶禽发出最后一声长鸣,居然炸开了,消散了,地上已经没有它的影子。

    接着,他身后群魔乱舞,早先消退的那些影子又都出现了,撕扯着他,让他的身体再次剧痛,不断淌血。

    王煊心头一动,迈步走向第二座高台。

    果然,如他猜测的那样,群魔消散,只剩下一个妖魔的影子在他后方,不断的嘶吼。

    高台上,那个庞大的千臂真神在朦胧的光团中传出声音:“你选择成为千臂真神这条路吗?”

    一刹那,王煊身体两侧密密麻麻,长出两大片的手臂,全部舞动着,让他自己看着都眼晕!

    “不选!”他大声说道,快速倒退。

    他看到高台下,那些生物全都在化形,生出很多双手臂,到最后只有七个生灵成功。

    只有一个老僧是真正的人类,他生出十八条手臂,身上带着光雾,渐渐远去。

    “佛门的三头六臂,千手神通等,难道有这样的来历?”王煊惊疑不定。

    高台下,其余失败者全部炸开,尸骨无存,只有满地的血。

    即便这些都是古代的旧事,王煊也看的心惊肉跳,太惨烈了,上千名不知道什么层次的强者都死了。

    这一次,他身后的千手妖魔咆哮过后,留在地上的影子彻底消失了!

    直至此时,王煊心中有底了,接下来他走向一座又一座高台,不断拒绝,他背后的妖魔影子越来越少。

    “你可愿走我族的道路,凡世间顶尖强族都可化为人形,有可以展现本体,随你心愿!”

    一座宏大的高台上,紫色光团中的大妖魔开口,多说了一些话,它似乎看出王煊很在乎人身。

    “不愿!”王煊依旧拒绝,很快,他身后又少了一道妖魔影子!

    直到一座高台上出现一个人,仙风道骨,缭绕白雾,出尘而飘渺,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得道真仙。

    “你可愿走人……魔路?”那个男子问道,带着温和的笑容,特意看了几眼王煊。

    人魔?这依旧不是人族!

    并且,这个时候,王煊感应到了自身的变化,他外表未变,但是内里却轰鸣。

    他倒吸冷气,人魔族也就外表像人,内里构造完全不同,当然这只是能量在演化,血肉未变。

    至此,王煊根本不考虑了,一路拒绝,不管是否为人形,这些都是妖魔。

    甚至,后来还了出个人仙族。

    王煊仔细观察内里后,这个生物内部和人没有一点关系。

    他走过数百座高台,见识到了许多神话传说中的种族,但他都拒绝了,到了最后他身后已经没有妖魔的影子。

    王煊看向自身,虽然满是血迹,但他恢复为人身了。

    “这是妖魔的秘路!”

    王煊低语,他拒绝了这条秘路。

    他闻到了药香,源自他流出的血液,这是吃过的血葡萄的药性被排斥出来了?

    真是出人意料的变化,居然可以这样清除!

    数百座高台还在,但台下那些密密麻麻的生物都不见了,整片海岸都安静了。

    汪洋也平静了,不再浪涛击天,而以羽化神竹制作成的船来到了岸边。

    “上船!”突然,有人开口。

    王煊吃了一惊,太突兀了,他霍的抬头。

    金色竹船上居然出现一个人,身穿蓑衣,手持羽化神竹制成的钓竿,背对着海岸这边,坐在船头。

    他不是真的发出了声音,而是以精神传递其意。

    “为什么要我上船?”王煊问道。

    “你不是拒绝了各种顶尖的‘真体’之路吗?”男子诧异。

    王煊立刻明白,他所说的‘真体’是指金翅大鹏、人仙等各种生灵的本体,足够强大!

    “不走顶尖的真体路,身为异类,那只能走化人的道路了,还不上船?”身穿蓑衣的男子依旧没有转过身来。

    王煊觉得,被那几个外星人坑了,现在可以确定,这里的确是妖魔的秘路!

    他小声道:“本身为人,还要上船吗?”

    他心中没底,万一这个男子是个大妖魔,将他当成血食一口吞了怎么办?今天所经历的这一切,匪夷所思。

    男子淡定,依旧没有回头,道:“人族、异类都可以走妖魔的真体路,自然也都可以走化人的路,尽管你是人,应该……还可以走吧。”

    王煊怎么听都觉得,这个男子似乎也不是那么确定。

    他一咬牙,决定登船,什么妖魔鬼怪都见过了,还有什么在意的。

    结果,他刚一临近竹船,那男子顿时嫌弃了,道:“我摆渡这么多年,遇到的人或妖,不是如兰似麝,就是带着仙道清香,就是最弱的、刚成为真正修行者的生灵也不至于这么臭啊。”

    王煊听到这里,真想捶他一顿!

    不过,他闻了闻,从蛇腹中逃出来后,他身上的味道确实没有洗净。

    但这个男子也太直接了,耿直的让人受不了。

    “不对,你还不是修行者,只是个凡人。你怎么进来的?居然没死。”男子再次开口。

    当然,他每次开口其实都是以精神表达其意。

    王煊立刻意识到,他说的刚成为修行者,是指踏足超凡,在古代这只是……起步阶段!

    “咦,有趣,你体内有很浓郁的内景地中的因子,原来如此。”男子开口,而后催促他上船。

    “你家教祖居然对你这个凡人这样照料,接引你数次进内景地。”

    男子感叹,默默感应了一番,他猛地回头,道:“你该不会是得到了内景异宝吧?”

    “什么是内景异宝?”王煊问道。

    “教祖级强者意外殒落,临死前炼化一角内景地,融于真实世界宝物中,形成异宝。”

    王煊动容,道:“缩小版的内景地?”

    “你也可以这样理解。”男子点头,这个时候,他已经转过身来。

    然而,王煊没有看到他的人,那只是蓑衣,里面空荡荡,漆黑中只有淡淡的雾气缭绕。

    “很意外?”蓑衣中的雾气荡漾,然后凝聚出一张模糊的男子的面孔。

    他叹道:“漫长岁月过去了,哪里还能有活着的人与妖,一切都不过是为了守约。用你的话理解就是,超凡力量在主导,在摆渡,在守着这里。我只是残余的超凡之力。”

    他与王煊简单交流,渐渐熟悉现代用语。

    “这样的话,我可以带你去交易,我想有人会对内景异宝非常感兴趣。”

    说到这里,他发出微弱的光,竹船动了,开始渡海。

    “同谁做交易?”王煊皱眉问道,这个摆渡人太神秘了。

    “马上就到。”竹船像是一道流光横渡一望无垠的海面,最终来到了汪洋深处。

    他不经意间瞥了一眼王煊身上的短剑,道:“这把匕首似乎也有些门道,要不要同我交易?”

    他虽然漫不经心,但王煊有种本能直觉,这柄短剑应该比他说的珍贵的多。

    “暂时不想换。”他拒绝了。

    男子点了点头,道:“按照很久以前留下的某种约定,我带你来到这里,你可以和他们交易。”

    “人在哪里?”王煊没有看到一个人。

    “耐心等待。”摆渡人抖手间,将羽化神竹制成的钓竿摇动起来,而后猛力一甩,鱼线带鱼钩飞向月夜下的天空中。

    王煊无言,这位准备在空中钓鱼?

    然后他发现,那鱼线鱼钩真的就没有落下来,不知道挂在了什么地方。

    半刻钟后,半空中亮了起来,出现朦胧的光晕。

    王煊震惊了,他看到了什么?大幕,当中疑似有列仙!

    这个摆渡人怎么抛的竿,钓到大幕后方去了?他是什么层次的怪物,应该是羽化级了吧!

    “有人很很感兴趣,要和你交易。”摆渡人说道。

    王煊有一肚子的疑问想请教,但是现在都憋回去了,他就怕和那些在古代留下大坑的生灵交道。

    结果现在摆渡人疑似给他联系上了列仙,要来和他交易!

    感谢:玉米姐姐小号四,谢谢盟主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