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四十二章?密地新人类
    刚谈论到密地深处可能有类人的智慧种族,他们就来了?王煊走到近前。

    这群人穿着新奇,不像是古人,连头与脸上都有精致的防护。

    那不是很笨重的头盔,而是镂空成花纹、飞鸟等,附着在头部,既透气,又很有美感。

    王煊惊异,这不是简单的工艺,相当的繁复,层次感十足,以现代人的苛刻眼光来看,都觉得非常惊艳。

    “叽哩……欧拉!”对面有人在喊话。

    他说了一堆,只有最后的词最为清晰,让人觉得像是代表了什么。

    赵清菡低声道:“他们突然从山林中出现,看到我们后有强烈的敌意,但一直在迟疑,没有动手。”

    这些人是密地深处走出来的生灵吗?初见就对他们有敌意,不是什么好消息。

    王煊释放出精神领域,向那边观察与打量,第一时有感,这些人绝对都很强,没有弱者。

    真要爆发冲突的话,他们这边多半会悲剧。

    当中的一些人虽然气息内敛,但绝对有大宗师层次的实力!

    他心中一沉,不觉间摸向短剑,真要不可避免的发生冲突的话,那只能拼了。

    对面有一个男子有所觉,向他看来,其额头有光雾流动,足以说明精神力极其旺盛。

    王煊动容,这群人既有大宗师,又有精神力异常的人,没有一个是好对付的。

    他很担忧,如果发生冲突,他们这边有几人能活下来?

    对面那些人看起来都十分年轻,与他们这边的人差不多,甚至有几人更稚嫩一些,不足二十岁。

    不过,他并没有觉得意外。

    如果这群人是密地深处的生灵,有这种实力很正常。

    这是什么地方?一颗超凡星球,孕育各种奇物。

    在一个以超凡为大方向的异域,出现什么层次生灵都不算意外。

    王煊跳下马,摸了摸白马驹的鬃毛,将它推向赵清菡。

    他示意赵同学,如果情况不对,立刻骑上白马逃走。

    赵清菡从他那一瞥的目光中看出了郑重,她心头顿时一沉,这十人来者不善,很难对付!

    连钟诚都没敢乱说话,表现出善意,说大家都是人类,或许又共同的祖先,说不定起初来自同一祖地。

    对面一群男女将目光都转移到了王煊的身上。

    他没有掩饰,释放精神领域,扫视对面的十人。

    仔细观察,他心中越发沉重,这些人各自都有特点,都是极其厉害的人。

    有的人体内孕育着奇异的力量,在缓缓流淌,像是火山岩浆在蛰伏,随时会猛烈地爆发出来。

    有的人体表呈现金属光泽,那是类似金身术般的护体功法。

    ……

    不过,对面也有人惊异,盯着王煊。

    同时,有几人一直在低语,在谈论新星这边的人。

    王煊的精神领域发出了应有的作用,根据他们的精神意识波动,断断续续,听到一些关键词。

    不是听懂了言语,而是思维上的洞彻。

    “一群土人!”

    对面……居然这么瞧不上他们,让王煊眼皮直跳。

    疑似密地中走出来的生灵,心态上似乎无比的自负。

    “骑着天马遗种的人,精神力异常,似乎比我感知更强,该不会形成领域了吧?”

    其中一人神色严肃,对同伴发出警告,正是他一直在盯着王煊看。

    “不会吧,领域……那不是与超凡有关吗?”

    “噤声,我担心他能捕捉到我们的思感。”

    然后,对面的十人都安静了,全部在盯着王煊。并且他们让自身的精神力量都寂静了,显然有秘法。

    他们对修行与对超凡的理解,远超新星的人。

    十人彼此打手势,最终看了一眼王煊,他们居然缓缓退后,没入山林中。

    “这是来自哪颗星球的土人,太落后了。不仅防护服脆弱,连审美都那么的落后,低下,服饰太丑了。”

    “噤声,那个人或许还能感应到。”

    “真不对他们动手吗?”

    “不急!”

    ……

    十人消失了,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

    他们实力都极强,远比月光菩萨厉害!

    王煊盯着他们离去的方向,轻出一口气,居然遇到这样一群人,他刚才都想让赵清菡等人先逃了。

    “可以理解,从小修行,持之以恒多年,必然很强。”他低语道。

    但是,他也有些受不了,那些人太自恋了,非常自负。

    他们从实力上俯视也就罢了,居然还从审美上鄙夷。

    最过分的人,那十人居然认为他们是土人,来自未开化的星球。

    不过,相对而言,新星这边的人确实很弱。

    王煊是半路出家,踏足旧术领域没几年。

    其他人也都不是苦修士,比如,有的人居然是为了保持好身材才练旧术的!

    一群探险者都不淡定了,居然见到新人类,不久前的议论成真。

    这是新星的人第一次在密地中见到人形生物,这里果然有高智慧种族。

    “可惜,没法将消息带回去,这是突破性的发现。”郑睿感叹。

    “我觉得,他们似乎对我们有敌意,会不会出事儿?”钟晴开口。

    王煊发现,小钟也有成为乌鸦嘴的趋势。

    他直接告诉了一个事实,道:“那十名年轻男女可能都在大宗师层次!”

    一瞬间,在场的人都安静了,他们心中无法平静,彼此间的差距这么大?

    最为关键的是,刚才那群人带着杀意,真要动手的话,不敢想象那种场景。

    这几日,他们一直在生死线上徘徊,遇到宗师级怪物都感觉难受。

    现在有十头恐怖的人形怪物,谁挡得住?一旦下手,估计在场的人都要死。

    赵清菡道:“赶紧离开,如果能与钟老和宋老联系上就好了。若是可以的话,寻找到他们的踪迹。”

    现在,老钟与老宋可能是他们仅有的保护符,皆有超凡战力。

    郑睿点头,道:“我们沿着钟庸前辈他们留下的战斗痕迹追下去。”

    但这样做非常危险,万一遇到超凡鼠死的会更惨。

    人们商议,在一侧跟着,但要保持适度的距离。

    在场的人都觉得,那十人既然有敌意,早晚会出手。

    一群人进入山林,快速奔跑。

    这几日他们都在逃命,心弦始终绷紧着,简直一刻都不能宁静。

    这一刻,所有人都无比怀念新星,繁华的大都市,醇香的美酒,美味儿的珍肴,舒适而柔软的大床……

    人在绝境中格外怀念过去的好。

    周云想的更多,灯红酒绿,香车美女,灿烂红尘,他常带着漂亮的姑娘开着小型飞船去天上兜风。

    “我想我那三个女朋友了!”他想哭,一边逃亡一边叹气与回忆。

    钟晴身材苗条,嗖嗖跑的很快,就在他不远处,听到这种话后直接鄙视。

    赵清菡迈开长腿,速度比许多人都快,跟在王煊的身边。

    此时,马大宗师没有驮任何人,作为队伍中的“第一高手”,被众人希冀着,准时准备迎击敌人

    终于,一群人都跑不动了。

    翻山越岭,不知道逃出来多少里,肺都要裂开了。

    他们喘着粗气,放缓脚步,逐步适应,最后许多人都直接躺在了地上。

    “吃灵果补充体力!”王煊开口,打开收集袋,分发蓝莹莹的果实,清香扑鼻,一看就非常可口。

    许多人眼神都变了,这可是灵药,非常稀珍,根本就没有几人吃过,以新星币衡量的话绝对是天价。

    王煊分发,许多人都不好意思拿。

    因为,这是王煊与马大宗师采摘回来的。

    王煊递给赵清菡一枚,然后自己也在咬,相当的甜脆,但对他来说,就那么一回事儿。

    他的肉身太强横了,普通的灵药对他效果不大了。

    他早有预感,或许灵果远不如身上的虫子有价值。

    许多人都没去拿灵果,因为觉得自己真的没付出过什么。

    王煊说道:“可能不够,每人不足一个,大家分分吧。如果那十人真追杀下来,我们大概率会全灭,趁现在能补充体力与提升一定的实力,就赶紧服食吧。”

    一群人沉默着服食灵果。

    有人觉得过意不去,说多给马大宗师与王煊几枚灵果。

    “小马哥说了,它不爱吃这种果子,一个就够了。”王煊道。

    马大宗师顿时朝他瞪眼,真的很不服气,谁说它不爱吃,甜脆爽口,都送给它也能吃光。

    主要是王煊觉得,它在大宗师层次了,吃了也没什么太大的效果,还不如留给其他人。

    王煊没客气,又拿起一枚灵果,不过不是自己吃,递给了赵清菡。

    类比养神莲,服食两株灵药后,效果就会锐减。

    一群人都在休息,静等药力发作。

    王煊没有去看其他人,坐在赵清菡的身边,看着她莹白面孔上浮现淡蓝色的光晕,闭着美目一动不动。

    他知道,这次赵清菡足以立足在准宗师领域中。

    因为,她自身原本就差不多到这个门槛前了。

    随后,他起身,来到马大宗师的近前,取出一只如蓝玛瑙般的虫子想要喂它。

    马大宗师瞪圆了眼睛,怒不可遏,感觉欺马太甚!

    当王煊稍微撕开虫子表皮一角,马大宗师当场眯起了大眼睛,张嘴差点咬到王煊的手指,一口就将虫子给吞下去了。

    然后,它摇头摆尾,在王煊身边磨蹭,那意思是,还要吃!

    “先等一等,万一有毒呢,看看会不会发作。”王煊将它硕大的头颅扒拉到一边,不想看到它在眼前晃悠。

    马大宗师越来越通灵了,听到这种话语后,差点人立起来在他身上用马蹄子盖章,实在是被气了个够呛。

    “没事儿,你这么大个儿,就是有毒也能撑过去!”王煊毫不在意地说道。

    马大宗师很想和他决战,最终被王煊夹住马脖子使劲的勒,它才愤愤不平地安静下来。

    别人还以为他和这匹马沟通呢,关系越来越好。

    周云感叹,道:“小王真是有本事,居然和一匹大宗师层次的灵马走的这么近,让人羡慕啊。”

    “我以德服马。”王煊淡定的回应。

    马大宗师鼻子冒白光,在那里鄙视他,特别不待见眼前这个人。

    不久后,他们准备再次上路,不敢久留,这是关乎生死的大问题。

    众人开始一起狂奔逃命。

    突然,王煊放缓了脚步,向后看了一眼。

    随后,他来到赵清菡的身边,认真地看着她,将她带到了白马驹身前。

    “马大宗师看到了没有,一大把虫子,你如果能保护好这个姑娘,到时候都给你吃。”

    王煊说着,抓出一大把蓝莹莹的虫子,接着又指了指赵清菡,并将她扶上马背。

    “王煊!”赵清菡面色变了,写满了担忧,她与王煊有默契,预感到将要发生什么了。

    “我心里有数!”王煊低语,让马大宗师快走,然后他拔出了短剑!

    王煊躲在出树林的后方,静等大敌到来。

    不久后,有人开始出现,并且在低语谈论。

    “这些土人真奇怪,究竟是从哪个星球来的,为什么这么弱?”

    “你说,他们会不会就是这颗星球上的土著。当年的一批人未能离开,繁衍了一些未开化的后代,有可能吗?”

    王煊以精神领域感知到这些后,无比吃惊,这些人的来历与早先的猜测出现偏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