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三十七章?黑暗密地
    这种飞马性情温和,一般情况下不会伤人。”探险队员中的老手说道,不过,当他看到王煊坐下的马驹后,他闭嘴了。

    “呼……”大风刮起,一连三头飞马落下,让山林中各种叶片漫天飞舞。

    其中两头成年的飞马眼神森冷,盯上王煊,马蹄子在地上刨出一个大坑,将一些岩石都踏碎了。

    在过来与钟诚等人相见前,赵清菡早已下马,现在只有王煊坐在白马驹上,他不淡定了。

    这两匹成年马全最起码都是大宗层次的生物,最为关键的是,远处一群马都落在了山峰上,向这边观望。

    这意味什么?一群“马大宗师”!

    他即便很能打,也不可能只身一人消灭一大群怪物,最起码六七十位“马大宗师”,再加上可能还有“马超凡”,这架没法打。

    所以,王煊很干脆的跳下马,目光柔和,一副依依不舍的有样子,摸了摸小马驹的头,道:“去和你父母团聚吧。”

    出乎意料白马驹没有走,眼中的伤感与不舍居然化成了倔强,看了看两匹成年马,而后倒退了几步。

    接着,它看向另外一匹飞马,那也是个马驹,和它差不多大,宽大的羽翼有些血迹,染红部分白羽。

    两头马驹彼此敌视,鼻子中喷吐白色霞光,险些当场冲向一起。

    最后,那头有白色羽翼的小飞马,退后了几步,趾高气昂,偏着头似乎在示意王煊身边的小马驹和它们一起走。

    离群的小马驹喷吐白色霞光,果断昂着头,不予理睬,最后看向两头成年马,不断向后退,这是拒绝回去。

    赵清菡没有任何犹豫,将最后那株养神莲赛在小马驹嘴里。

    白色马驹略微犹豫,最终直接咀嚼灵药,吃了下去。

    两匹高头大马看了看赵清菡,最后瞪了一眼王煊,其中一匹居然全身发光,璀璨夺目,散发出的气息直接让钟诚、周云噗通软倒在地。

    其他探险队员也如此,全都承受不住。

    这一刻,王煊被惊住了,它居然是“马超凡”!

    他佯装不支,向后退去,扶在小马驹身上,赵清菡则是真的扶着小马驹,保持住站立的姿势。

    最终,两大一小三匹马一块飞走了,与大部队汇合,可以看到那头小飞马被保护在中心。

    王煊渐渐有些明白了,两头小马这是争夺王储之位?没有翅膀的小马很倔强,败了后离群而独往。

    他的心一下子火热了起来,养上一段时间,将来它可能是马超凡,毕竟它敢去争未来的王位!

    “恭送马超凡与各位马大宗师。”王煊开口。

    周围,刚从地上爬起来的人都有些莫名所以,这是什么称呼?

    那群飞马总算离去了,没再回头,众人长出一口气。

    探险队中那位老手神色凝重,道:“以前我在密地较深处看到过这群飞马,它们怎么迁徙出来了?”

    众人心头顿时一沉,那些老头子带着高手杀进去了,现在不知道什么状况了,从密地种种不正常的迹象来看,可能发生了什么变故。

    “你们怎么在这里,其他人呢?”赵清菡问道。

    “杀散了,今天我们发现一株奇药,想去采摘,结果冲出来无数的怪物,根本挡不住,我们只能逃。知道是什么怪物吗?”周云说到这里时,一脸悲愤之色,道:“一群螳螂!”

    他似乎觉得很丢脸,被一群虫子追杀了数里。

    钟诚补充:“不是普通的螳螂,我感觉更像是某种兽类,全都有四米长,满身都将是黑色的兽毛,两只前臂像大刀片似的,雪亮。一般的人根本挡不住,我们的队伍被那群螳螂兽当场腰斩了二三十人。”

    据他们介绍,连一位宗师层次的基因超体都被一只特殊的银螳螂给腰斩了,他们直接就崩溃了,一窝蜂地跑了。

    “你姐不见了,你还这么悠哉,都没有想着去营救?”赵清菡看向钟诚。

    钟诚一听,顿时无比委屈,道:“当时崩溃后,我姐喊着分散逃,可以多活下来一些人。然后,我就和她分开了,结果那些高手全都追着她跑了。你看我身边……连一个准宗师都没有。”

    周云也郁闷,道:“我和吴茵也分开跑,结果宗师级的基因超体看都没看我一眼,就和吴茵他们一路跑了!”

    何止宗师,他这里也是连个准宗师都没有。

    赵清菡无言,总不能说你人格魅力太差劲儿吧。

    “我们都活下来了,他们肯定没事儿。那种螳螂兽守着那株奇物,似乎不愿远离。”钟诚说道。

    他确实不开心,连那个专门负责保护他的强者,最后都跟他姐跑了,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怎么会这么大?

    “面对死亡,有些人趋吉避凶,算是种本能吧。”赵清菡安慰他,她何尝没有经历过这种事,被怪物抓向空中,连家里跟来的高手都在倒退,不敢冲上半空救他。

    “你们发现了什么奇物?”王煊问道。

    “一株黑金枣树,你知道吗,四米高的枣树上足足结了上百颗黑金枣,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高产的灵药!”周云说到这里都要哭出来了。

    当时他们所有人都激动无比,马上就要冲到近前,摘到快要成熟的黑金枣了,那意味着每个人都能分到灵药

    结果,一群螳螂兽杀出来,差点将他们全劈杀。

    “一百多颗灵枣,触手可及!算了,不去想它了,唉。”周云看向王煊,接着凑到近前套近乎,道:“小王,这匹白马卖给我,价格好商量。”

    王煊笑道:“你确定?我告诉你,这可是一头怪物,大宗师层次的灵马,一不小心就会将人踹碎。”

    “它为什么跟着你们?”周云不信。

    王煊道:“它负伤了,我们在路上救了它,结果它死活不走了,非得跟着我们。”

    事实上,白马吃完赵清菡手中的养神莲,没有想象中那么亲热,已经开始向山林中迈步,这绝对是想离开。

    “你看,我和这头灵马关系特别好。”王煊快步追了上去,夹住马脖子,一顿狠勒,不让它走,在外人看来似乎很亲近。

    “赵姐,你们怎么活下来的?”钟诚问道,事实上所有人都想知道。

    “那头怪物贴着山林飞行时,被一头疑似超凡的金色猛禽袭击,一口吞掉半截身子。我和小王坠落进山林的河中,侥幸活下来。”赵清菡一副很感慨的样子,劫后余生的疲倦之色体现的淋漓尽致。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一群人都信了,根本不认为这两人靠自己能战胜那种怪物,不然也不会被掳走。

    此时,太阳落山了,山林中较为幽暗,众人随便吃了一些东西,准备就在这里休息。

    钟诚开始唉声叹气,这个时候,他有些害怕了,担心他姐出事儿。

    他们是下午分开的,现在天彻底黑了,还没有他姐的消息,那些人一个都没有出现,看着越来越黑的山林,他心中没底了。

    “这真是一匹大宗师级的灵马?”钟诚问道,有些扭捏,也有些激动,最后豁出去了,拉住王煊的手,道:“你能不能骑着这匹马,去找一找那些人?我真有点害怕了。你要是能帮这忙,回到新星后我必有厚报!”

    关键时刻,钟诚还是很在意他姐姐的,现在眼圈居然红了,最后竟带了哭腔。

    “王兄弟,这到底是不是大宗师级的马,如果真是的话,你就帮帮忙,都是从新星来的人……”周云居然也这样说道,颇有些人情味儿。

    “我去看看!”王煊点头,如果有能力救人,他也不愿意冷漠地坐视不理。

    “你……小心。”赵清菡看出他很果断地做了决定,叮嘱他谨慎一些,先确保自身安全。

    “马大宗师拜托了。”钟诚对着白马驹絮絮叨叨,差点被踹一脚。

    夜月下,王煊骑着不轻不愿的白马,向着钟诚所说的方位赶去。

    在二十几里外,他真的遇到上一个满身是血的人,但眼看活不成了,坐在树下正在无力的地看着月光。

    “你怎么会这样,其他人呢?”王煊跳下马来,一眼看到他残破衣服身上的血手印,他的右肩头与右手臂都不见了,这是被人被打爆的,而不是怪物。

    “秦家,指使月光菩萨在杀人……”这个人艰难地开口。

    “为什么?”王煊快速问道。

    “下午,我们遇到秦家的人,蒙骗我们重新回去,一起合力采摘黑金枣。他们早就知道那个地方,很了解螳螂兽,在我们身上做了手脚。我们许多人都成为诱饵,被那些怪物追杀……秦家的人转头去采药,刚才还让月光菩萨追杀我们中还活着的人。”

    王煊立刻骑上马大宗师,快速向前冲去,秦家的领头人这是疯了,直接丧尽天良地逼迫人送命,最后还要灭口。

    他叹息,密地中竟这么黑暗,如此的血腥,连正规的探险队都这么凶狠,动辄就要灭了另外一支探险队。

    过去,并没有这样的消息传回新星,看来都做的很隐蔽。

    远远地,王煊就看到一个发光的男子,在那里轰碎一位准宗师,接着又将周围的螳螂兽打的四分五裂。

    然而,剧本却出乎王煊的预料,发光的中年男子明显是一位月光菩萨,是大宗师,他向着一个脸色苍白的年轻男子逼去。

    “你要干什么,造反吗?”那个年轻男子色厉内荏,脸上没有血色。

    那个月光菩萨声音冰冷:“可笑,你以为你狠辣,阴险,是个做大事的人?将那些人当作饵,让他们去送死,最后又逼我们去灭口。可是,你也不想一想这是什么地方?不是新星了,你还当我们是刀,是狗?没错,我们确实没放过那些人。但你又算什么东西?凭什么将灵药给你。你不明白,这是密地,是一个新世界,有另外一套你根本不懂的黑暗规则!”

    月光菩萨向前走去,一脚踢出,那个年轻男子当场就被踢烂半边身子,凄厉惨叫,眼看快要活不成了。

    “我哥在附近……不会放过你!”他说着最后的狠话,然后就咽气了。

    “你是让我去杀你哥吗?”月光菩萨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