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三十二章?人性(上架了求订阅,求保底月)
    “奇迹什么?我的腰都断了!”王煊叹息,躺在那里不动。

    “啊?”赵清菡吃惊,快速坐了起来,要帮他检查。

    “不用,估计只是撞在树干伤到了,问题不大,我就这么躺着休息下就可以了。”王煊不让她检查。

    “趁各种凶禽猛兽都逃掉了,你休息下,天亮我们就赶紧离开!”赵清菡说道。

    王煊点头,直接躺在这里就睡了,在密地中尽量保持自己最巅峰的状态,以应对各种意外。

    月光洒落,赵清菡看着他,久久未眠。她有很多疑惑,以她的精明自然会有各种联想。主要也是王煊在那种时刻太镇定了。

    不管怎样说,王煊最后关头凌空一跃来救她,这个画面映入了她的心中,这是能托付性命的朋友。

    她感激又感动,然后在月光下闭上美目。

    连续两个夜晚出事儿,她都没有怎么睡过,现在很安稳,很快进入梦乡。

    清晨,王煊一动不动,整条手臂都被压着,想抽出来,但却怕惊醒赵清菡,觉得还是让她多睡会吧。

    终于,赵清菡眼皮颤动,渐渐醒了,顿时感觉到自己抱着一条手臂,慌乱松手,整理衣服。

    “没事儿,你睡觉时流口水不多。”王煊调侃,化解尴尬。

    “你才流口水,我从来不流!”赵清菡脸色微红。

    “那我手怎么是湿的?”王煊站了起来,然后一怔,发现右手似乎真有些湿痕,不会吧?

    “看什么呢?那是露水!”赵清菡起身。

    两人辨别方向,想要向回走,去找大部队,和那些人汇合。

    昨夜虽然只是被那头怪物掳走片刻间,但王煊觉得最少也飞出来了数十里地远。

    “错过了怪物的巢穴,与一种灵药失之交臂,可惜!”王煊轻叹。

    赵清菡道:“先别想着奇物了,我们赶紧回去。这次的行动我需要检讨,密地的危险远超我的想象。”

    这与她得到的那些资料不相符,密地现在比以前危险了很多,一定出了什么变故。

    两人谨慎踏上归路,确定好方位,穿山越岭。途中,王煊以强大的精神感知避开了一些有危险的地带。

    这里还算是密地的外围区域,出现金色猛禽那样的超凡生物算是意外。

    “有人!”王煊驻足,看到前方林地中的一道身影,盘坐在一个湖泊边上,是个人类。

    这个中年男子身上带着斑斑血迹,连防护服都破损了,他自身似乎无大碍,此时霍的回头,发现了王煊与赵清菡。

    他冲两人招了招手,示意过去。

    “你是谁,怎么在这里?”王煊问他,并不在意,大步走了过去。

    他洞彻了这个人的状况,宗师级的基因超体,身上无伤,状态很好,但是对王煊没什么威胁。

    “我自然是探险者,和队伍失联了。我在这里发现一些灵药,等着成熟采摘呢。”这个男子三十几岁的样子,露出淡淡的笑容,道:“相逢即是缘,湖中共有五株养神莲,我三株,你们两株,怎么样?”

    湖中有淡淡的清香,共有五株莲花发出霞光,荡漾光晕,一看就不是凡物。

    养神莲,可以养身,但更养神。从名字就可以知道,它对精神力的提升有很大的好处,不过最好的效果是等到结出莲蓬,吃莲子进补。

    那绽放光华的莲花也有效果,但肯定差了一些。

    但凡探险者都不可能等到它结出莲蓬,没有时间等待。

    王煊觉得,自己如果吃了养神莲,实力必有突破!

    “小伙子,你去采摘莲花。”这个男子说道。

    “我觉得这湖中有东西,你自己都不敢下去。”王煊精神超强,自然感觉到湖中的异常。

    所以他直接点破,没有必要惧怕这个男子,这个人的恶意太明显了。

    这里远离新星,失去法规的束缚,有些人到了这里后,像是挣脱了道德枷锁,在无人区恣意妄为。

    有老探险队员说过,如果与自己的探险队失散,在野外遇到其他探险者时一定要注意,有时候有些人的底线低到令人发指,其行为比凶兽还可怕。

    “让你去就去,废什么话!”这个人站起身,冲赵清菡招了招手,道:“姑娘,这边来,我们在这里等他采药就是了。”

    这个人虽然在笑,但是可以明显感觉到他居心不良,根本不掩饰,他觉得自己是基因超体,眼前这两人随他揉搓。

    很明显,他是想将王煊弄死,逼他进有问题的湖中采药,白白送命。

    他留下赵清菡,眼神中那种炽热的光芒,任何年轻的姑娘看到都会觉得恶心,他赤裸裸的不加掩饰。

    “什么地方才能将人性演绎的淋漓尽致?就是这种无人区,脱离人类社会法律束缚的地方,纯善与丑陋都会上演。可惜,你与善绝缘,将丑恶的一面全体现了出来。”

    王煊冷声道,一点情面都不留,一个基因超体也敢为所欲为,想在这里进行一些令人发指的罪恶勾当,遇上这种突破底线的人,没有必要心慈手软。

    “你知道自己在和谁说话吗?”中年男子冷笑着问道。

    他确实无惧,现今的宗师级高手都在三十岁以上。

    眼前这个年轻人不过二十出头,也敢和他叫板?也就旧土出了个年轻的怪物而已,仅此一例,但根本没离开过那片星空。

    “你面对的是宗师!”他寒声道。

    赵清菡听到这种话后,脸色顿时微变,拉着王煊的手就要退走。

    虽然她对王煊的实力有所猜测,但还是担忧,眼前的人绝对是个老牌宗师。

    王煊笑了,道:“清菡,你差点中计,这个人受了重伤,可又太独,不想与人分享这里的灵药,想将你我诈走。”

    基因超体走了过来,他觉得这个年轻人实在是天真的可爱,让他这个双手沾满鲜血、连同伴都照杀不误的宗师都想微笑面对。

    王煊松开赵清菡的手,大步迎了过去,道:“你色厉内荏,骗谁啊?我拆穿你这个纸老虎!”

    中年宗师笑了,但眼底深处却有冷酷闪过,他伸手向着王煊抓来,这是要折断他的手臂。

    王煊反抓了过去,比他更快,也比他更有力,喀嚓一声将他的手臂折断。

    他对赵清菡开口:“你看,他在虚张声势吧,手臂断过,现在还没长好呢,就这种人也敢作恶?”

    基因超体疼的满脑门子是汗,然后就震惊了,接着无比的惊悚,这是什么怪物啊?!

    “我是……”他想说自己是宗师,结果喀嚓一声,他另一条手臂也断了,嘴里的话变成了闷哼声。

    “这也太假了,什么人都敢冒充宗师。”王煊在那里摇头。

    中年男子很想说,我不是假的,真宗师啊,不能这么埋汰人,然后他被那年轻人摸了一把,肩头就又断了!

    “我……”他张嘴喘息,但却被一股强大的精神力量压制的说不出话来,他恐惧与震惊的要发疯。

    废柴一根,写的太慢,三小章先爆出来,我再去接着写一章!求订阅,求保底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