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二十二章?团灭是常态
    密地,处在未知的星空深处,那里有续命的奇珍,让各大财阀都眼红,不断派人去探索。

    “既然那里有地仙草,是否会有强大的灵长类生物,有没有真正的超凡生灵?”王煊思忖。

    地仙草这种稀世药草在旧土的古籍中有清晰的记载,提及它就很容易会与神话联想到一起。

    现在信息不对称,具体细情都掌握在财阀手中,他了解的太少了。

    密地,恐怕远比他想象的更危险。各方不断组织人去探险,究竟收获了多少奇物?

    老陈的秘路探险组织在元城有分部,也在收集密地的消息,奈何只知道一些探险队伍的战绩,而根本不知道密地在何方以及具体情况。

    ……

    钟家,古色古香的书房中,不少藏品都带着神秘色彩,有些与神话传说有关,有些是曾经最强大的方士用过的器物。

    钟庸坐在由一把青翠如玉石的藤椅上,在椅背的后方,一根藤条上还长着两片清新的嫩叶。

    在他的腿上盖着一张瑞兽皮,有种神圣的气息,散发着浓郁的生命因子。

    他在轻轻叹息,将自己的次子钟长明找来,道:“我可能时日无多,你要有所准备,走好接下来的每一步棋。”

    钟长明刚坐下,而后又猛地站了起来,老父亲这是怎么了?平日最怕死,今天怎么开口说这种话。

    钟庸背后的书架上有五色玉书,有金色竹简,有流淌朦胧光辉的玉净瓶,有刻有九幅人形图的石板……

    而这只是他收藏的一小部分,库藏中的文物数之不尽。

    即便古代的顶尖强者复生,看到他的某些藏品也会心惊,在很久远的过去,有些东西就已经失踪,成为传说。

    “坐下,听我说。”

    ……

    王煊休养了两日,琢磨到底怎么进密地,究竟与哪家合作为好。

    “或者说,我不去密地,接着研究内景。”王煊觉得,不能被堵死在一条路上,万一去不了密地,还能有其他选择。

    像他这种在超凡前就可以打开内景地的特殊情况,或许在某些大教秘传的典籍中有记载。

    他在琢磨,可否有效的利用内景地,而又不会放出古人,有什么制约的古法吗?

    “旧约锁真言,能不能利用起来,锁住那些古代的陷阱?”

    新星这边有大量的典籍,有各种古物,几乎将旧土挖空,这也是王煊来新星这边的原因之一。

    三日后,鼎武组织联系他这个特顾,告诉他需要到元城的分部走一趟,登记一些信息。

    很快,他清楚怎么回事了,新星这边对新术与旧术领域的人要录入一些基本信息,说是为了更好的服务修行者。

    王煊出神,是为了服务修行者,还是想更好的掌握他们的一切?

    他第一时间意识到,新星这边未雨绸缪,怕出现真正的超凡者,现在已经提前准备起来了。

    按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未来可能会对他们进行各种限制,比如达到某个层次后,出行需要报备等。

    他估摸着,陈命土这种人现在应该就会被重点“关照”了!

    王煊心中抵触,道:“我不是新星的人,我从旧土暂时调过来工作,过段时间还要回去。”

    “没有办法,只要身在新星就需要登记,当然你不要多想,只是录入姓名与修行段位等最基本的信息,不涉及其他。”

    王煊听到这里后,知道无法避免了。现在录入的信息较少,属于修行者“人口普查”阶段,以后究竟要怎样,那就难说了。

    他不得已去了一趟鼎武组织在元城的分部。

    “其实请您跑一趟,主要是有些事不方便在电话中沟通,需要当面告诉您。”

    负责登记的人是个中年女性,并不是鼎武组织分部的人,而是上面派驻进来的,显然上面对这件事很重视。

    王煊没说话,只是看着她。

    “是件好事。”中年女子自顾自说,压低声音,神秘兮兮,道:“您是特顾,肯定听说过密地吧?”

    王煊面色不变,但是眼底深处却有了波澜,他最近都在研究密地,现在居然有外人对他主动提及它。

    “虽然有部分修行者知道密地,并在新星各地寻找,但是如果没有人引路,永远不会发现那个地方。”中年女子微笑着说道。

    王煊有过很痛的领悟,他在云雾高原乱闯了大半个月!

    中年女子微笑道:“您别这样看我,密地究竟在哪里,我也不知道。但是,这次录入信息后,您就有进入密地的机会了。”

    “怎么讲?”王煊问她。

    中年女子道:“各方相商,都认为应该对一些实力强大的修行者开放密地,给予他们宝贵的机会。”

    她微笑着补充,道:“都说了,这次登记信息是为了更好的服务修行者。您就等好消息吧,我估计像您这种实力强大的人,会被优先邀请进密地。”

    王煊面无表情地离开,什么服务修行者?这完全是为大组织服务,方便他们找到合适的人去探险。

    果然,两天后他就就接到第一个电话,超级财阀秦家的探险队邀请他加入。

    王煊安静地听着,通过这个客服的介绍,了解自己想知道的信息,最后没有一口拒绝,说去考虑。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他接到十几个探险队伍的电话,其中还有个中介。

    这个中介比较有意思,告诉王煊,不收他的中介费,而只收雇主的费用,让他尽可以放心。

    “兄弟,不只是大组织在探索密地,还有其他人也想介入,希望投资那里,现在已经打通了道路。那些财阀与探险组织是怎么给探险者分账的?他们拿走七成,给你三成。要知道那些都是你在密地舍生忘死采集的奇物,是拿命换的,却被他们拿走大头。我介绍的雇主则不一样,五五分账!”

    王煊依旧不急着表态,与这样的人接触,只是为了获取更多的信息。

    这个中介很热情,加了他的深空信号,把他拉到一个群组里,里面有十几位类似他这样的修行者。

    “千万不能去大财阀的探险队,他们瞄准的是什么奇物?是山螺、地仙草等稀珍神物,动辄就死光光,每次探险都活不下来几人!”

    “听说了吗,上次宋家三支探险队全灭,现在都招不到人,没人敢去了!”

    “都和你们说了,我们新源探险队虽然刚成立不久,但安全,且分成高。上次队伍中八个人,最后成功活着回来四个,百分之五十的存活率在所有组织中最高!”

    ……

    王煊静静地看着他们聊天,什么也不说,他露出冷笑,该不会是一群骗子在组团忽悠他一个人吧?

    他转头就去联系老陈的秘路探险组织在元城的分部,将情况和这里的负责人说了,让他看一看这个新源探险队什么情况。

    当天王煊就得到反馈,消息让他惊讶。

    这个新成立的新源探险队,存活率确实最高,有半数人平安的从密地出来。

    而其他探险队致死率的确惊人,大多时候能有两成人活着回来就不错了。至于最近,大财阀的探险队被团灭了数次。

    “赵家、吴家、钟家怎样?”王煊问道。

    “钟家不清楚,没有认识的人。吴家一直想与我们有合作,联系比较紧密,听说最近团灭两次,还有一次存活率不足百分之十五。赵家也相仿。”

    王煊听到这里后有些发呆,早先他还想着实在不行就去投奔赵女神与吴茵,结果动辄就死光光,强如他也受不了啊!

    他早先就预料到,密地多半很危险,现在看来,那地方简直是杀人坑,超级财阀的的队伍都在不断折戟。

    然后,王煊又去鼎武组织分部找人询问,新源这个探险队什么状况,为什么存活率较高?

    “他们定位较低,没有冲着地仙草、山螺等进发,只呆在外部区域,而且见好就收,最多不超过一个星期就返航。”

    其他探险队一般都在密地呆十天以上,有时候甚至接近一个月才会离开密地。

    王煊点头,看来不是一群骗子组团忽悠他。

    “有人挖到过地仙草吗?”他问道。

    “怎么可能,那可是仙药,在古代的话,是地仙层次的生物看守的东西。反正,那里死了很多人,但从来没有人能靠近。”

    ……

    王煊通过各种渠道,对密地虽然所知有限,但是对各家队伍的情况了解的越来越多了。

    “马上就要到月底了,各家的队伍也该要回来了,即将知道战绩,看一看大财阀的探险队是不是又全灭了。”

    “新源探险队第二次探险也要回来了,等着了解战损情况。”

    “如果这次还是百分之五十的生存率,那我豁出去了,报名参加新源下次的探险!”

    深空信号群,那些人在议论。

    王煊也在等待,想看一看赵清菡、吴茵各自家族的探险队情况,以及大组织的普遍状况,那些队伍不会又被全灭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