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二十章?新星原住民
    新星上竟有原住民,这确实让王煊一愣,因为在旧土时从没有听说过,这是被故意遮掩了吗?

    他一声轻叹,当年开发新星时应该有很多“故事”,作为外来者,不知道双手是否染上了鲜血。

    他希望柔和一些,当年旧土美洲的悲剧不要在这里重演。

    不过如今说什么都晚了,已经过去一百多年,该发生的事早就发生了。

    “无论是一百多年前,还是现在,都是东方的力量更强,应该不会像那群黄毛那么冷血吧,希望如此!”他能说什么,只在心中同情。

    一时间,他看向小女孩时,目光格外的柔和,不知道原住民还剩下多少。

    “你真的不要紧?”王煊有些担忧,这个孩子痛的洁白的额头上满是冷汗,竟生生忍住了,没有哭,也没有喊叫。

    他取出手机就要拨打救急电话,他不怎么信一个孩子的话,万一出事儿那就太遗憾了。

    “叔叔,没事儿,我休息一下就好!”小女孩面孔精致美丽,细长好看的眉毛微蹙,虽然仅四岁左右,但是却很有主心骨,或者说是坚毅,摇头拒绝。

    “喵喵喵!”巴掌大的雪白小猫很通灵,拍着毛茸茸的双翼,在地上绕着小女孩走,似乎很不安。

    “乐乐!”一个女子出现,人很漂亮,二十七八岁的样子,肤色白皙,齐肩的中长发略带紫色,而瞳孔则不明显,更趋近于黑瞳。

    她快速跑来,轻柔而谨慎地抱起小女孩,不断细语安慰,轻轻拍着她的后背,脸上既有忧色,也有母性的光辉。

    看到小女孩痛苦,她的眼里出现泪光,恨不得能够替代她。

    远处有人在低声议论,说这是绝症。

    以王煊的感知,自然听到了,小女孩很不幸,最多也就只能活到五岁。

    当听到这些,王煊又惊又觉得她可怜。

    有其他人走来,问要不要去医院,年轻女子摇头,泪水终于忍不住落了下来。

    “妈妈,你不要哭,我马上就好了。”小女孩忍着痛,反过来安慰女子,异常的懂事。

    然后,她伸出小手帮她妈妈擦泪。

    王煊最是看不得这种情景,心中某处柔软被触动,轻轻叹息,他运转先秦方士的根法,尝试调动体内的神秘因子。

    外人看不到,但他的精神领域可以捕捉,有点点小雪花般的物质飘落,被他小心而谨慎的送到小女孩的身体中。

    然而,他吃了一惊,这个柔弱而懂事的小女孩,五脏间像是有什么极其难缠的物质,将神秘因子消融了!

    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可以说,神秘因子疗伤效果极佳,不至于如此才对。

    他为了练张道陵的五页金书,五脏都曾出现过细小的裂痕,但得这种物质滋养,很快复原了。

    他内心大受震动,难道小女孩所说的天人五衰病,不是乱语,真的有什么讲究不成?

    王煊又注入一些,他发现小女孩的痛苦减轻了,多少管些事,但是难有更大的效果。

    不久后,小女孩慢慢恢复,不再痛苦,趴在她妈妈的怀中,很长时间都没有动。

    直到最后,她才轻声道:“妈妈,你给我生个弟弟吧,如果我不在了,让他陪着你好不好?”

    当听到这种话,年轻女子受不了,泪水决堤,抱起小女孩匆匆向家里跑去,强忍着心痛,用力抱紧自己的女儿。

    “喵喵!”那只巴掌大的雪白小猫跟在后面,一路追了下去。

    附近一些人轻叹,都住在这个小区中,显然对小女孩的情况有些了解。

    在新星科技这么发达情况下,那种病却无法给根治,目前没有任何办法。

    这些人低语,轻声议论,很是同情。

    “那是遗传病,小女孩的父亲两个月前去世了,她还不知道,还以为她父亲出差了。”

    “应该是遗传,这家人都很聪慧,父母都在顶级科研所上班,那小女孩别看只有四岁,比七八岁的孩子学东西都快很多,但是命运多舛……”

    ……

    王煊租住的房子在二十五楼,楼高总共高三十层,这层采光相当好。

    他开始在手机上搜索关于原住民的消息。

    每当看到刚才那种柔弱,他的心都会被触动,总会有种强烈的同情心,很难当作没看到,觉得太可怜。

    如果能够帮上一把,他愿意伸手。

    他找到一些很早前的新闻,但点去后发现都是“404”状态,全都失联或者无法打开。

    随后,他找到一些消息,并没有彻底删尽,显然只是抹去了一些敏感的内容。

    有篇文章提及,早年登上新星时,曾发现数千原住民,虽然发生了一些冲突,但很快双方就和睦相处了,融合在一起。

    文章下面有人在讨论,提及原住民有某种遗传病。

    后面的一则回复很惊人:那不是简单的遗传病,沾染着神话色彩,是天人五衰病。

    可惜,再后面没什么人谈论了。

    直到王煊又搜索了很长时间,终于再次发现一篇没有被“404”的新闻,写的很有料。

    早期探索新星时,确实发现了原住民,人口不多,他们的生育率极低,这是人口稀少的最主要原因。

    按照这个趋势下去,他们早晚会自动消失。

    原住民的大部分人都是紫发紫瞳,整体长相出众,他们的学习能力尤为突出。

    初见原住民时,尽管他们住木屋,居于山林,但是从旧土来的人都被惊的不轻。

    旧土的人认为,这群人的基因相当的优秀,应该尽快吸收融合。

    当年,原住民称他们自身是真仙的后代,让来自旧土的人不得不多想。

    文章提及,有些出名的财阀,祖上曾与紫发紫瞳的原住民通过婚,但后来再也不敢了。

    原住民有某种可怕的遗传病,没有任何办法医治。

    有的人年幼时就会表现出来,有的人则是成年后才会出现症状,一旦发作便活不了几年。

    病变只在五脏间。

    即便后来技术越发成熟,可以换人造器官,但他们依旧会死,而且与传说中的天人五衰的描述相近,死时身体污臭。

    王煊看的一阵出神,这种病居然连现在的医学都无解。

    他轻叹,爱莫能助。

    王煊安顿下来,接下来的两日,他先是熟悉新星的一切,而后专心研究地图,准备进密地!

    老陈曾和他说过,密地应该在云雾高原,只有那里最符合,面积足够广阔,且是一片无人区。

    陈命土曾经认真研究过,觉得其他地方都不可能藏着密地。

    王煊选择在元城居住,主要是因为,它毗邻云雾高原,很方便走进那片无人区。

    新星,东方人力量很强盛,大部分人都栖居在最大的洲——中洲。

    仅听这个名字就知道很东方化,一百多年前登临这颗星球时,来自旧土的东方人直接就起了这样一个名字。

    当然,也有不少东方人定居在其他大洲。

    中洲的西部就是云雾高原,整体海拔两千米以上,有些大山直插云霄,山顶终年是白雪,山腰而是雾霭,而山脚下则一片葱绿,生机勃勃。

    可以说,有些大山常年可见四季景。

    云雾高原面积足有九百多万平方公里,一直没有开发,是一片无人区,里面相当的危险。

    老陈每次来新星,都会拎着黑剑跑进云雾高原,目的自然是为了找早年的福地,以及后来的密地。

    按照老陈所说,除了福地、密地外,还有几个神秘的地方,他不信邪,不认为找不到。

    他给王煊特别标注了一下,如今云雾高原只剩下几块区域有嫌疑,让王煊去那几个地方寻觅就足够了。

    “老陈,你到底靠不靠谱?别忽悠我一个人在无人区中乱闯!”王煊决定,一天后就出发!

    这两日,他曾数次看到那个小女孩乐乐,漂亮可爱,非常懂事,每次都抱着她那只雪白的小猫咪,甜甜地喊他叔叔。

    王煊叹息,这孩子太可怜了,据说过早的发病,她活不过五岁,大概率超不过半年了。

    “叔叔,晚上你去看星星鱼吗?”再次在楼下看到乐乐,她仰着头问道。

    “什么星星鱼?”王煊笑着问她。

    刚来新星,他了解的都是与生活有关的事,以及在为探密地做准备,其他暂时没顾上,还不如一个孩子。

    “一种非常漂亮的鱼,也叫灯笼鱼,现在是它们洄游产卵的季节,从下游一路向西而来,直到临近云雾高原为止,非常的壮观美丽。现在它们游到元城附近了,晚上你要不要一起去看?河两岸很热闹,全是游河赏景的人。”

    乐乐没有病痛折磨时,活泼开朗,条理清晰,像个小大人一样在那里介绍。

    她告诉王煊,元城外的河段位置得天独厚,每年慕名而来欣赏星星鱼的游客不计其数。

    “我一岁时,两岁时,三岁时,爸爸妈妈都带我去看过。可惜,今年爸爸出差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今年只有妈妈带我去。”

    她多少有些失落,但终究是小孩子心性,很快就开始憧憬与期待晚上的美景了。她根本不知道父亲已经离世两个月了。

    王煊毕竟只与她熟,与乐乐的母亲不过见过一面,避免引起误会,自然不可能和她们同行。

    但他晚间确实出城了,果然有很多游人,隔着很远,就可以看到河岸上到处都是人影。

    周河是中洲排名第五的长河,在元城外的这段格外的壮阔。

    很快,王煊就被震撼了,真的漫天都是“星星”,灿烂无比,从河面到高空全是发光的星星。

    这种鱼冲出水面后,会迅速鼓胀起来,并且会发光,像是一盏又一盏漂亮的灯笼悬浮在水面上方。

    一些小灯笼被刚跃出水面的同类冲撞,会飞到更高的空中,漫天都是光源,极其绚烂美丽。

    尤其是远远望去,整条周河上下都是星光,格外的壮观。

    “我忽略了生活中许多美好的东西啊,来到新星后,一门心思都在想着进密地,这种美景确实值得一看。”

    在长长的河岸边上,王煊足足转了一个多小时,猛然间,他赶紧转身,因为看到了熟人!

    真让乐乐说对了,每年这个时节都有许多外地游客慕名来赏美景。

    王煊看到三个女人走在一起,有说有笑,那三人怎么凑到一起了?看起来很融洽。

    她们都曾想找他合作,极力拉拢他进她们各自的探险队,居然在这里遇上了。

    他躲开了,暂时不想与她们相见,只想悄然进密地。

    不久后,他发现乐乐与她的妈妈姜雪。

    “妈妈,你怎么哭了?”乐乐仰着头看姜雪。

    她今晚穿的很漂亮,像是童话里的小仙子,一身紫色的小裙子,淡紫色的长发在微风真能够飘起,大眼明亮,她精致可爱。

    姜雪快速擦去眼泪,将她抱了起来。

    “妈妈,你是想爸爸了吗?我也想他,但你不要哭呀。”乐乐说道,表现的很懂事。

    接着,小女孩也有些沉默了,很长时间后才轻声道:“妈妈,你是不是担心我活不长了?没关系的,我如果离开,会化作这里的小星星,每年都来看你们。以后,你和爸爸每年也来这里看我。过段时间,你们生个弟弟,让他陪着你们,他一定很可爱。将来你们把他带来,让我也看看他。”

    姜雪抱紧她,不想让她看到自己落泪,她面对周河,不断有泪水滑落。

    王煊转身,不忍看下去了。他一声叹息,刚才还觉得自己错过了路边的风景,现在却越发地坚定,要早日超凡!这美丽红尘,壮阔周河,无边星光,绚烂中掩映着一些人的泪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