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旧约的代价与报复
    深邃的星空中,一艘银色的飞船内,秦鸿安静地等待,并未接到异常报告,月球很非平静。

    “这是科技的时代,如果有神明,也将从我们中诞生。”他在自语,眼中有火光在跳动。

    不久前,几大组织从古代的神秘洞府中挖出来的那批典籍实在太珍贵了。

    他们组织一大群学者、教授破译,解析羽化,研究超凡,获得了惊人的秘密。

    “列仙渐消亡,最终……也活不过来。而我们脚下的路却通向未来,将触及真正的长生。”

    秦鸿站了起来,声音铿锵有力。他通过大屏幕望向浩瀚的星空,未来值得期待!

    他有自信,更有足够的底气,现在的超级战舰只是雏形,以后还会升级,今天的实战测试非常完美。

    “至于个体力量的方向,我们有更可好的选择。”

    秦鸿相信,他们掌控的生命研究所将会持续突破,不久后会有烈阳菩萨出世,将来还会诞生出终极菩萨!

    “有些人如果找不到自己的定位,很快就会被扫进历史的尘埃中!”

    秦鸿十分冷漠,他想到了旧术、新术领域的人,如果不听话,要他们何用?!

    他的脸色愈发显得冷酷,觉得该与一些财阀、大组织协商了,制定规则,对某些领域的人有所限制。

    在璀璨的科技文明下,要那些人有什么用?只需他们研究“续命”这个课题就足够了,如果去追求个体的破坏力,那就是毒瘤!

    这不是他一个人的意思,自始至终都有几家财阀明确表达过这个观点,现代社会不需要过于“危险”的人出现。

    虽然也有部分财阀投身于那些“术”中,希冀将超凡力量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但这与他们制定规则、限制那些危险分子并不矛盾,因为秦家也在追求这方面的力量,走的是基因超体路线。

    ……

    月坑崩解,不断下沉,禁地破灭了。

    大幕消失,那个人与他身后的世界淡去,成为虚无。

    可是,最后的关头,王煊又听到了他绝望的低吼声:“旧约,是我负了你,还是你负了我,代价给你!”

    这又是什么状况?

    然后,王煊就看到,那彻底暗淡下去的月球表面,有一只大手出现血淋淋,断落下来,相当的恐怖。

    接着那只手掌一分为二,其中有五分之四的部分炸开,化成光雨,向着基地这里洒落而来。

    这次人们看到了光,都露出惊容,眼睁睁地看着“雨点”没入保护层中,想躲避都来不及。

    无论是正一观、还是白马寺这次都没有对抗,不见阳平治都功印发威,也不见佛门的“卍”显化。

    王煊二话没说,抽出短剑,抵在身前,又将秦诚一把拉到身边,紧张地盯着半空中!

    那模糊下去的大幕最后一闪,像是横移亿万里,彻底远去,消失的无影无踪。

    剩余的五分之一手掌则冲霄而起,眨眼没入深空中。

    普通人依旧没有看到断手,只看到奇异的光雨。

    “这是代价,也是报复啊!”王煊抬头,他猜到断手去了哪里。

    远去的手掌极速而行,开始燃烧,在沿途洒落出光雨。

    毫无疑问,想干预现世,需要与真实世界相融,才能动用这里的力量。

    “挡住那片光雨,开火!”超级战舰扫描到异常能量物质,警报长鸣。

    “启动曲速引擎!”

    然而,似乎来不及了,那片光雨到了近前,尽管他们击散了光雨,可是警报依旧在长鸣中。

    他们看不到那只断手!

    所有人都惨叫了起来,精神被冲溃,许多人当场死亡。

    “开启防护罩!”有人发出最后的大吼声,砰的一声,刚命令完,他的眼神就暗淡了,精神崩解。

    最后,这只断手一分为二,其中的一半显化出来,逐渐凝实为光,轰的一声,将整座超级战舰轰碎。

    深空中爆发出刺目的光,这个时候可不是一股势力在关注,而是有很多家,全都被惊到了。

    原以为尘埃落定,一切都成为定局,谁能想到,最后又出现这种变故。

    深空中有叹息声,与纵目男子的声音相一致。他断落的手掌不可能长存世间,这是永久的失去,代价很大,但却依旧难以有效而长久的干预现世,马上就要消散了。

    他的断手在毁掉超级战舰、冲溃那些人的精神后,也得到一则消息,深空中有还有一艘飞船在发号施令。

    残余的少许手掌,径直朝着深空而去,尽管他知道可能来不及了,但依旧不想放弃。

    秦鸿得到禀报,并通过大屏幕看到最后的结果,吓得亡魂皆冒,因为他已经命令飞船返航,此时都快接近那艘超级战舰了。

    “来不及了,距离我们太近,已经看到那个发光物!”有人大吼,眼看就要撞上飞船了。

    “逃生舱!”一些人慌乱了,冲向逃生舱。

    事实上,秦鸿反应很快,第一个躺进去,这些都是单人舱,而后他快速启动。

    轰!

    残余的手,实在坚持不住了,无法在现世驻留太久。最终它完全显化出来,融入真实世界,看起来血淋淋,轰的一声将飞船砸爆。

    这一刻,各大组织都捕捉到这一画面,深感惊悚,好长时间各方都没有说话,心头十分沉重。

    今天的尝试可谓很大胆,检测结果起初也很完美,但最后这两击却让许多人心头浮现阴霾。

    最终,秦家的人开口:“没什么大不了,歼星舰快就要问世了,而消亡的很难再现,更难对现世施加较大范围的影响。”

    另一人附和,道:“没错,况且,我们在解析羽化,未来你我中未必不会出现那样的人。”

    很长时间,各方都在思忖,都在沉默,有些冷场。

    因为这种事实在让人忌惮。

    ……

    正一观中,秦诚道:“老王这是什么状况,月球居然下雨了?”

    “没事儿,跟在我身边,不要乱跑。”王煊手持短剑,那些光雨不沾身,也没有触及秦诚。

    此外,正一观存放有阳平治都功印的主殿中,也无光雨落下,几个老道士也没受什么影响。

    他立刻拉着秦诚走开,没让那里的道士看到他这里的异常。

    当来到街上后,他与秦诚了解到一则瘆人的真相,许多人居然丢失了部分记忆。

    “怎么回事,我记得刚才保护层外面动静很大,但现在怎么记忆模糊了?”

    “有点奇怪,我怎么有点健忘,好像遗漏了什么。对了,月坑那里出大事儿了,刚刚发生,我居然快忘掉了。”

    ……

    王煊知道,月坑成为历史了,一切都结束了,大幕后的世界远去,彻底消失。

    但是,??它造成的影响实在是有些诡异,最后的光雨洒落,这是在“净化”吗?让普通人忘记超凡。

    细思实在恐怖,令人不寒而栗,列仙的一只断手有五分之四作为代价,居然是洗去自身的痕迹?!

    旧约到底是什么东西?纵目男子竟为此付出这样的代价。

    秦诚被吓的不轻,叹道:“我只是个普通人,这辈子没什么野心,列仙列祖在上,你们不要在意我。”

    王煊没搭理他,还在想刚才的事。

    他不止一次看到大幕后的世界,但是每次都不同。

    红衣女妖仙转身离去时,王煊曾看到,她踏破庙宇远行,断壁残垣,菩萨像倒了一地,但那片世界生机勃勃。

    女剑仙所在的大幕后的世界,也有浓郁的生机,剑光冲霄,她在那片天地中有敌,曾与人战斗。

    “老王,我有些恐惧啊。你看,这些人真的都快遗忘不久前的事了,全都魔怔了,努力思索都想不起来。”秦诚不安。

    王煊抬头,天上的光雨已经消失,他收起短剑。

    他立刻意识到,财阀与各大组织如果知道这片基地此时的情况,肯定也会跟着顺势掩盖真相,毕竟过于离谱,容易引发大规模的慌乱,以及各种热议。

    “走,赶紧去公司看一看深空中到底发生了什么。”王煊说道,如果真相被掩盖,那么很多的消息都将被抹去。

    鼎武是一个大组织,主要从事安全服务,有雇佣军,有战舰,更有各种先进的监控设备等,能在月球开设分部,装备肯定到位。

    “超级战舰被打爆了,还有一艘飞船……也被那个发光物轰碎了,太劲爆了!”秦诚目瞪口呆。

    王煊叹道:“行了,看望就咽到肚子里去吧,你我也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吧。”

    他再次来到外面,抬头仰望,这片浩瀚的深空充满了迷雾,他到现在也只是初步接触到一点真相。

    旧约……锁真言。

    他无可避免地想到女剑仙说过的那几个字,现在看来,锁的不仅是古人的真言。

    它也在锁普通人所看到的超凡真相!

    “黎琨,什么时候还我钱?”这时,秦诚一眼看到了那个让他深恶痛绝的部门负责人。

    正在苦恼思忖、觉得自己遗忘了什么事的黎琨,闻言霍的抬头,道:“转了,你查下,已经到账。”

    秦诚一看,果然早就接到银行的消息,只是刚才那段时间各种恐怖的事情不断发生,他根本没顾上。

    “老王,走,分账!”他执意要给王煊转过去二百万新星币,自己只要三百万的本金。

    王煊一口拒绝,道:“这算什么,好像我在借你的事赚钱一样。”

    “你必须得要,这是你帮我追回来的账。”秦诚执意要给,不然不肯答应。

    王煊想了想,让他转了一百万,“赚回来”的两百万等于是两人平分。

    “好了,你不要多说,再唧唧歪歪,我就不要了。”王煊说道,并告诉秦诚,他准备订船票去新星,即将离开。

    “什么,老王你要走了,不等等我吗?我大概还有半个月也能去新星了,现在不会有人卡我了!”秦诚说道。

    他现在心中没底,今天居然爆发月球大战,古代列仙对上现代战舰,别人约莫会遗忘,但他这辈子都不会忘掉了。

    很难说这月球上还有什么,他觉王煊很神秘,关键时刻靠谱,能靠得住。

    “放心吧,月坑里没东西了。”王煊告诉他,以后都不会有什么事了,尽可安心。

    他必须得走了,今天目睹这样的事,他有种紧迫感,世界那么大,而“真实”才向他揭开一角。

    他想立刻去新星,去密地,因为“真实的世界”很可恐怖,他需要尽快提升自己。

    另外,三年这个期限真的不算长,今日所见让他心头沉重,那些问题远比他想象的要严重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