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一十五章 人间属于谁
    列仙也就罢了,人间怎么就成王煊与老张的了?秦诚听着他的黑话,没怎么理解。

    “轰!”

    地动山摇,月坑那里崩解,附近出现巨大的黑色裂缝,贯穿向四面八方,似乎要撕开月球。

    一瞬间,秦诚从心了,立刻理解了人间该归谁,喊道:“老张在哪里?!”

    王煊心头压抑,感觉这宇宙星空都要压落下来了,这万物都要归回最初的原点,他的头皮都在发炸!

    因为,他形成了精神领域,看到的比秦诚更多,月坑在崩开,像是有什么庞然大物要出来!

    他顾不上回答,拉着秦诚狂奔,风驰电掣。月球上引力较小,他现在像是在贴着地面凌空横渡。

    终于到了,千年道观上书写着三个古体字:正一观。

    道教赫赫有名的祖庭,从龙虎山迁移而来。

    当然,历朝历代,时有战乱,它曾多次重建。但基石无损,较早时期的砖瓦、残垣也有遗存,而最初的那片“道土”也还在,全被搬来了。

    尤其是张道陵的某些遗物供奉在道观中!

    进了道观后,王煊直接就喊:“老张,这月球要换了天,我请你来把把关!”

    千年祖道观中,有些道士在进进出,很忙碌,各自都在布置,没人搭理两人。

    秦诚心慌的不得了,心口内压抑到了极点,都要窒息了,他咽了口唾沫,道:“感觉老张和你不熟啊。”

    “我和他是神交,现世中没见过。”王煊进来后,见没人注意他,顿时在这片古建筑群中踅摸,道:“我得找一找,老张究竟在哪块骨中沉眠。”

    “别说了,会被打死的!”秦诚受不他的黑话了,这要是让一群老道士听到,他们两个大概走不出道观。

    “找到了,在前方。”王煊别看嘴上轻松,但是头皮都要裂开了,内心紧张的不得了,以超强的感知不断捕捉月坑方向的景象,他觉得自己的精神领域都爆开了!

    他认为,那里不是有绝世大妖魔要出来,就是与至强的列仙要进入现世中!

    这片建筑群很大,路上的青松翠柏无风自动,枝桠摇摆,千年石塔矗立,簌簌坠落尘石屑更有数百斤的铜钟自动轰鸣,嗡嗡作响,整片祖庭都有些异常。

    可以想象,月坑中的东西多么恐怖。

    “老张的骨头在祖师殿中!”王煊看向前方,那是一片发光的殿宇,起初朦胧,接着犹若黑夜中的一堆圣火。

    随着月坑震动,祖师殿中光焰蓬勃,越来越亮,越来越璀璨了!

    秦诚看不到光,这一切都只有超凡者能目视。

    王煊颇感遗憾,这人间的璀璨,月坑的妖火,终究只是他一个人能欣赏,无人可同见,共议。

    他叹息,说到底这人间似乎还都是他的?

    然后,他看到祖师殿猛烈地晃动,并不是地震,那座古老的建筑物在发光的同时,宛若有了生命,像是在呼吸与脉动。

    这次,秦诚虽看不到光,但是看到祖师殿在轰鸣,在剧震。

    他脸色发白,低语道:“我感觉老张的棺材板要压不住了!”

    神秘因子飘落,在王煊的眼中,像是鹅毛大雪纷纷扬扬,这是他在现世中见到过的神秘物质最为浓郁的地方。

    接着,王煊看到整片祖师殿被一团光淹没,像是烈阳坠落,覆盖此地,太壮阔与震撼了。

    一时间,他都不敢过去了,老张的存骨地十分吓人,这是被刺激到了吗?

    “你真看不到吗?”他问秦诚,见到这种惊世的异象,居然无法与人共赏,无法热议。唯一人遥望真实人间,实在是有点……高处不胜寒。

    “我看到房子在跳,也听到了棺材板撞击的声响,别的没了。”秦诚如实告知,脸色雪白。

    他觉得太吓人,老张真要活了?!

    王煊也是心中没底,老张太猛了,如果将他从古代的大坑中拽出来,自身会不会反被他顺手塞进去?

    再有,这是老张吗?他突然想到这个问题,还没最终确定呢!

    嗡!

    古殿轰鸣,瑞霞喷薄,有一股力量牵引王煊,要将他拉过去。

    并且,他听到了虎啸声,惊天动地,像是有盖世妖魔要出世,王煊的精神领域竟要被震散了!

    他很想口吐旧土的二字国叹,真是见鬼了!

    王煊拉起秦诚扭头就跑,撒丫子狂奔,贴着地面都飞起来了。

    他对那种声音太敏感了,在内景地中,他与老陈差点被一头白虎给吃了,怎么这地方也有虎魔?

    “你不是要找老张吗?”秦诚问道。

    “先看看,这人间离了王煊,月球是不是还在转。”他在远处停了下来,回头遥望。

    王煊怀疑,难道是因为从龙虎山搬迁来的祖庭,所以,出现异象时,伴着龙吟虎啸?

    他站在相应的距离内,如果情况有变,他可以冲过去放老张出来,也可以转身继续跑路,没有急着做选择。

    因为,从本质来说,无论是月球地下的生物,还是老张,估摸着都是古代大坑中人,无论谁出来,都不是很稳妥。

    “人生不要急着做选择!”王煊让自己沉着,先稳住。

    这时,传来阵阵惊呼声,许多人都在仰头观看,保护层外,高空中那艘飞船出了问题。

    事实上,早先它就不对劲儿,不止是王煊,许多人都看到,那艘飞船最开始时就像是被禁锢了,数次剧震。

    现在,它缓慢地朝着月坑而去,像是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牵引着它,要将它抓到地面。

    果然,这人间离了王煊,月球还是在转,有神圣之光激射而起,向着月坑轰去。

    道教祖庭,正一观整体发光,主要是自那原始的道土中冲起,石基中有仙霞流淌,道观最古时期残留的有裂痕的青砖灰瓦也在绽放无量光,组成符篆,打入月坑中。

    “幸亏我管住了手,没乱放人,老张这是……在正一观的主殿?祖师殿中或许有他的骨,但是多半也和佛门地宫似的,镇压着东西!”

    王煊擦了一把冷汗,觉得还好没有乱来!

    半空中,那艘战舰因此摆脱禁锢,晃动着,渐渐升高。它的动力系统显然受损,不然不会这么慢。

    很多人都在欢呼,战舰摆脱了束缚。

    秦鸿已经在深空中,他在那艘战舰发动前,已经提前坐飞船离开月球。

    此时他得到前方的最新信息,冷冷地开口:“在这个时代,科技文明璀璨,所谓神秘也可解析,没有解决不掉的麻烦。列仙已死,而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却可以触及长生!”

    这时,白马寺发光,有光束落入月坑中,让那里崩开的地面趋于安静。

    王煊感叹,他现在看到的是什么,超凡力量镇压绝地,神话再现,可却没有第二人可与之共观。

    两大祖庭都发威了,压制月坑,让那里归于平静!

    王煊回头,看向祖师殿方向,越看越流冷汗,那地方的神秘因子如大雪飘落,但也有煞气弥漫。

    “祖师殿下半部分是青石筑成,上方是殿宇,该不会是镇妖用的吧?”

    佛教地宫下,除却祖师舍利子外,有时候也还会镇压一些了不得的东西。

    道教祖庭的格局应该差不多,那座祖师殿下该不会埋着一座石塔吧?如果老张遗有仙骨,在镇压着什么?!

    突然,地面像是在颤动,引发所有人不安。

    月球陨石坑那里,漆黑的大洞如同深渊,像是有莫名的力量在扩张。

    而在月球的上空,那艘战舰毫无征兆地坠落,向着月坑砸去!

    “糟了,动力系统坏了,战舰出事儿了。”

    “情况不对,它即便失事,也不该偏离原有轨迹那么远,斜着坠落向月坑了,这件事还没完!”

    ……

    许多人抬头,无比紧张,今天这件事一波三折,实在是有点离奇,细思极其恐怖。

    在黑科技层出不穷的时代,月亮上一口漆黑的坑洞居然能干扰飞船坠落,神秘力量强到这种程度了吗?

    事情远不止如此,在王煊以为普通人始终无所觉,这是属于他一个人的“超凡人间”时,保护层内无数的惊呼声响起。

    月坑中的生灵在漆黑的地下施展手段,神话传说竟在接近现世,出现极其剧烈的能量波动。

    许多人都看到了,有灿烂的光扩张,这是人们第一次见到月坑中的超凡异象!

    那里光雨扬起,看起来柔和而绚烂,但是却极致的危险,它的速度很快,洒落到高空中,将那艘坠落的飞船禁锢。

    然后,大面积的光雨组成一只手,庞大无比,轻轻攥住飞船,喀嚓一声,就那么生生地捏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