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一十章 追求与践行
    接下来的两日,秦诚应老僧之邀,不时去古寺院中练金刚拳,老僧欣喜之下传了他大金刚拳法。

    他觉得,秦诚身上有灵性,流淌着菩萨光,每次练拳时总会有种奇异的神韵,甚至让附近的佛像出现异常。

    一切都是因为王煊跟在秦诚身边所致,接引神秘因子,为他巩固,将底子打磨的足够厚实!

    王煊没时间在月球上耽搁,他想去新星,过几日就会走,所以临去前尽量帮秦诚夯实根基。

    这次,王教祖很克制,没有在寺院中乱来,虽然发现了最少八种羽化奇物,但他连一个“老和尚”都没敢放出来,实在是有点怕。

    因为,只要他放出一位仙僧,就有可能会受制,被迫将整座寺院中的羽化级强者都从古代遗留的大坑中拽出来。

    那问题就严重了,破坏了均势后,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真是……白马寺!”王煊惊叹,他没有尽信庙中老僧所言,而是仔细探查,验证了一番。

    这座寺院的某些石碑、塔基与地宫等,可能有两千年的历史了,那种积淀下的历史沧桑感骗不了他的精神领域。

    至于院墙、砖瓦等,在战乱中曾多次损毁,历朝不断重建,所以很多砖瓦与佛殿分属于不同的时期。

    这座寺院名气太大了,有第一古刹之称,是佛门的祖庭!

    史书有详细记载,白马寺建于公元六十八年,也就是东汉永平十一年,是古中国时期的第一座寺院。

    当王煊接近地宫时,觉得自己像是在面对没有尽头的天空,虚寂而又浩瀚。

    他心头震撼,按照传说来看,地宫中可能有佛顶骨!

    他想了又想,直接向后退去,一个鬼僧就很意外了,如果将佛门源头的生灵放出来,仅是想一想他就心中没底。

    在没有弄清楚古人究竟什么状况前,他决定先管住手。

    “有古怪啊,这边是佛门第一古刹,另一边则很有可能是老张的道场,为什么将佛道两家的祖庭都搬迁到新月上来?”这样的格局让王煊生疑。

    “据说,当年在月亮上建这片基地时,挖出过一些东西,想换地方都晚了,因为当时临近完工。”秦诚告知情况。

    这种说法比较玄乎,究竟发现了什么,未对外公布,最终请来佛道两家的祖庭,镇在月球之上。

    “竟有这种说法?”王煊顿时来了兴趣。

    秦诚点头,他初来新月时也有过疑惑,还曾去详细了解。

    他在鼎武分公司内部查到部分资料,毕竟这个组织本就是提供安全服务的,对异常事件有记录。

    “早期,也就是一百多年前,月球的这处基地施工时,曾发生严重安全事故,死了一大批人,但没有具体描述。”

    “数年后,道教的祖庭,佛门的第一古刹,先后被整体搬迁过来。”

    “八十年前,这片基地中有十几人莫名疯了,嘴里不停的喊叫,全是外人听不懂古怪音节。”

    ……

    秦诚讲了很多,最后他直接带着王煊回公司,将那些资料找出来,让他自己看。

    王煊翻阅,露出异色,心神彻底被吸引了。

    五十年前,有位教授违背生命规律,竟恢复到年轻时的状态,但半个小时后突然死去。共有六名目击者,结果六人在三年内先后离世。

    二十年前,有人凌空漂浮,最终落地时,身体迅速腐烂死亡。

    这些简要记下来的特殊事件都发生在一个地方,那就是曾经挖出过异常东西的“月坑”,如今入口早被封上了。

    王煊放下这些资料,问道:“就没有去仔细调查过吗?”

    秦诚道:“怎么没有?普通人或许不知道,但是每年都会有十几个探险队伍慕名前往。我记得半个月前还有人去过呢。大多数人都没事,同时也意味着一无所获。而一些倒霉的队伍,进去后则再也没有出来。”

    而后,他又小声道:“据说,早年还有战舰坠毁在那里,所以后面就没有什么大动作了。反正不接近那里,也不会出事儿。”

    秦诚看着他,严肃告诫,不要有什么好奇之心,那里被鼎武组织列为月球上最危险的地方,没有之一!

    王煊点头,他自然不会头脑发热,直接跑过去探险。

    他轻语道:“有意思,旧土那边的月球上挖出黑科技,而这边的月球则挖出神秘事端,两个月亮真是古怪啊。”

    秦诚感叹:“说起来,在月球还原道教与佛门的祖庭,真是成为了很大的噱头,着实吸引来大量的人登月观光,毕竟新星这边对于有历史底蕴的东西最感兴趣。”

    王煊无言,终于知道财阀为什么狠挖旧土了。新星所有城市都是新建的,到现在也才一百多年的历史,正是缺什么就在意什么,所以去拼命的“补”。

    说到登月观光旅游,秦诚顿时振奋起来,道:“黎琨那狗东西,让我再给他一天的时间,说五百万就全到账。”

    一旦到账,他想将多出来的两百万转给王煊。

    并且,他准备土豪一次,将自己那三百万都花出去,带王煊进广寒宫去看一看。

    “你脑子有坑啊,花那么多钱去观光?”王煊让他清醒下,不就是一处景点吗,完全没有必要这样的浮奢与浪费。

    “所以说,老王你根本不了解,正是因为这样,我想报答你,想咬牙带你进去看一看。”秦诚告知,广寒宫是续命的地方。

    “里面真的是各种讲究,任何都东西都有说法,一餐一饮都是在养命,打的口号就是:还原上古仙家府邸。”

    “广寒宫有种汤,是以黄金蘑熬出来的。小道消息传闻,这是在密地采集到的稀珍食材,可养骨髓,能造出更有活力的血液,服食上一段时间后,将会全面提升体质。”

    当提到这些,秦诚羡慕的不得了。

    王煊终于动容,这广寒宫的生意做的异常惊人,背后肯定由超级财阀把控,不然的话这些稀珍奇物有几人可供应?

    黄金蘑可是老陈曾亲口提到过的珍物,可改善体质,对练旧术的人有巨大的帮助!

    “真要是三百万新星币的话,咱们豁出去了!”连王煊都动心了,想和秦诚一起进去“养命”,不说其他,单有黄金蘑就值了。

    秦诚面色发窘,道:“花费三百万新星币肯定能进去,也会有相应的养命服务,但是不知道能不能安排黄金蘑。”

    王煊一听就明白了,肯定没有黄金蘑,他比秦诚更清楚那种奇珍到底多么珍贵。

    “没事,不急,等过段日子我去那片密地采摘他一箩筐黄金蘑,到时候请你吃小鸡炖蘑菇!”王煊豪气地挥手与许诺,并不忘记鄙视广寒宫,道:“瞧他们抠抠索索的,放两片蘑菇熬汤,太小家子气了!”

    “老王,你比财阀都豪气,我可是记住了。”秦诚咽口水,不管能否实现,先骗自己会有那么一天,道:“再过段日子,我应该能调到新星去了,到时候等着吃你的大餐!”

    王煊摆手,道:“没问题。你和我说说,广寒宫还有什么特殊的东西。万一哪天我去了密地,想采摘些东西,怎么也要比他们强吧。”

    他这也算是间接了解,密地都出产什么奇珍,早做准备。

    “广寒宫的‘仙酿’称得上是一绝,据我所知,不少大组织的首脑都曾慕名而来,赞不绝口。酒浆中似乎混有某种山螺精粹,传言异常珍贵,一个月只提供那么几壶而已,月初头天就会售罄。”

    当听到这里,王煊心中剧震,山螺是什么?按照老陈给他的那本书中的记载,山螺生于山石中,属于稀世山宝。若是捕捉到,晒干研磨,日服一钱,持续半月,可延寿五载。

    这可是真正能续命的“奇珍”,居然有人每月都会拿出来少许,着实厉害!

    他有些理解了,为何广寒宫像是黑洞般吞钱,不说其他,单食谱中这些东西就早已超出常人的想象。

    广寒宫每月放出一些山螺酒浆,藉此吸引到大组织、财阀的重要成员竟购,最终都会是人脉。

    王煊意识到,为什么第一天来新月时看到凌启明从那里出来时满面红光,肯定是进行“大补”了,在改善体质!

    “这些算什么,山螺还要论克磨粉泡酒?太寒酸了。”王煊拍了拍秦诚的肩头,道:“等过段日子,我请你吃蒜蓉山螺,咱们直接烤着吃,论斤来,吃到你撑饱为止!”

    秦诚想到那种场面,还真是一阵出神,最后叹道:“老王,大气!不管怎么说,能有这想法,没事儿的时候幻想一下就很美妙了。”

    王煊一阵琢磨,密地真不简单,蕴藏着各种奇珍。而他刚才可不是乱说,是在了解密地有什么,这些都将是他的目标!

    秦诚的思绪回归现实,告诉王煊,新星这边物质生活普遍可以,但分化极其严重,金字塔顶端的少数人已经开始在追求长生,那是普通人不可企及的世界。

    王煊点了点头,道:“一切都不要急,慢慢来,他们所追求的那些,我正在践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