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九十九章 深空密地
    居然敢用手机直接发她的照片?

    素面朝天的钟晴,眼神清澈纯净,看起来极为清秀美丽,但是迈开长腿过来后,很果断,一巴掌就将她弟弟拍翻在地。

    王煊讶然,小钟看起来青春甜美,力量竟这么大?

    随后,钟晴看向了他,眼神不善,似要讨个说法。

    王煊诧异,这关他什么事?他不想参与姐弟俩的争斗,迤迤然迈步,去参加奥列沙的追悼会了。

    钟家那个练蛇鹤八散手的老者出现,叹道:“这个年轻人非常不简单,一番话语让我都心中发颤。我练了一辈子旧术,却只研究经文本身,从来没有去深入地思考过经文的诞生过程,今天恍然大悟,却又怅然若失。”

    他有些失神,站在原地看着天边良久,心有空空落落。

    “他这么厉害?”钟晴动容。

    钟诚站了起来,道:“当然厉害,我刚才的激动也不全是装的。你知道吗?他说的那些,和我前阵子在书库中无意看到的一本手札中记载的内容颇为相近。要知道,留下手札的人是位地仙!所以,姐,我又抛了香饵,绝世秘篇、金色竹简以及你,慢慢钓他。反正你那么厉害,回头尽情施展手段,让他一见钟情误终生……”

    “将我与竹简、故纸堆并列当饵?你活腻了!”小钟听闻后,洁白的手掌拍落,让钟诚再次趴在地上。

    她迈开笔直的长腿,直接踩着钟诚走了过去,训斥道:“我看你走火入魔了,都什么时代了,还沉浸在于列仙的传说中?他们如果足够强,就不会消亡!等我采摘到地仙草,比他们活的还要久。我们钟家的确不会放弃神秘领域,而且将会无比重视,但却不会被术所缚,要超脱出来,驾驭所有!看你成什么样子了?修行了十几年,还不如我几年的成就,一只手就足够教育你!”

    钟诚想哭,他觉得自己很厉害了,但是却一直打不过他姐姐。

    “再敢发我照片,我直接将你送到荒芜星球上的基地中,放逐两年!”钟晴严厉警告,并补充道:“那里全是冷血的男雇佣兵,不乏旧术高手,反正你喜欢,多和他们去交流与研究!”

    钟诚顿时睁大眼睛,却不敢说话。

    ……

    殡仪馆很大,庄严肃穆,一些地带栽种着粗大的青松翠柏,遮掩在建筑物间,越发显得幽静。

    前来参加奥列沙遗体告别仪式的人很多,连一些财阀都派人来送行,比老陈将死时来的人还多,规格更高。

    主要是因为奥列沙曾为几位很有地位的老人续过命,着实结下很大的“善缘”。

    王煊身材挺拔,因为练旧术,整个人有一股难言的精气神,双目有神,熠熠生辉。

    立刻有人认出他,顿时神色不善,如今他凶名在外,对于新术领域的人来说,这是个恶客!

    最出名的莫过于,他在帕米尔高原一脚踢死大宗师夏青。

    殡仪馆一个幽静的园子中,几位中年人正在谈话,竟提及神秘之地。

    “那片密地相当的神秘,仅边缘区域就价值高的惊人,竟挖掘到熬炼‘长生液’的主要稀珍矿物,量不算少,可是频频出事儿,却让人强烈不安。”

    近期以来,新星的财阀都躁动了,渴望进入一片奇异之地,但是却遇上各种可怕的麻烦。

    尤其是,竟有超级战舰坠落,与外界彻底断去联系,当中有重要人物生死不知,急需救援。

    “和以前发现的那块‘福地’相近,具有无比浓郁的‘X物质’,时间稍长,就会让各种精密仪器出故障。”

    各大组织虽然多次升级战舰的保护系统,但那种“X物质”具有恐怖的穿透力,防不胜防。

    “那片区域对走新术路的人也不友善,X物质竟然侵蚀‘上帝因子’,呆的过久,身体会出现可怕的病变。”

    虽然无比危险,但是各方却一窝蜂似的向里冲,用尽手段探索,因为相继发现一些了不得的奇物。

    “钟家两天前意外排除X物质的干扰,竟捕捉到一副极其惊人与神异的画面,让一向稳重的钟庸老头子都快疯了,恨不得自己亲身闯进那片密地,不知道究竟看到了什么。”

    新术领域两位宗师来了,在见到几位中年男子后,强烈请求他们相助,让青木去以命抵命。

    几位中年男子没做声,他们中有人使过劲了,但遇到强大的阻力,被针锋相对地顶了回来。

    而且,旧土有关部门已经发声,为这次的事件定调,奥列沙死于空难。

    有些事不能较真,既然旧土有人表现出极其强硬的姿态,他们再下场的话就真的要撕破脸皮为敌了。

    没有利益可图,他们没必要为死去的奥列沙将人给得罪狠了,不然会出现各种不可预控的影响。

    几人面色温和,安慰新术领域的两位宗师,让他们先为奥列沙送行,有些事不用急,可以慢慢计较与算账。

    新术领域的两大高手叹息,他们知道,维持彼此关系的是利益。

    没有重大利益估计很难说动这种人,财阀虽然非常强大,但也不会平白得罪人,做做样子就到边了,不可能无故为他们出头。

    新术领域的宗师周伟面色平静地开口:“那片密地虽然对上帝因子也就是超物质不友善,但是,新术领域部分人早已将肉身熬炼到惊人的地步,即便不动用超物质也能踏足那里,甚至可向深处进发!”

    另一位宗师孙川更是直言不讳,说陈永杰身为旧术领域唯一的大宗师,数日内就会死去,自此后新术连宗师都没有了,没落至此,完全指望不上了。

    几位中年男子点头,这是实情,陈永杰的确要死了,想请他带人去探索密土根本不可能了。

    周伟道:“旧术就像是风中的烛火,有风扰动,偶尔会窜起较亮的火光,但那也意味着,躁动过后就要彻底熄灭了。”

    他又补充道:“比如,新崛起的那个年轻人,就像是风中偶尔亮起的烛火,只是准宗师而已,根基不稳,如果敢踏足那片密土,很快就会熄灭火光。”

    孙川点头,道:“短时内他无法踏足宗师领域,因为,旧术见效奇慢无比!”

    几位中年男子点头,明确告诉新术领域的两名宗师,只要他们能将某些奇物从密地带出来,利益分配时好说!

    同时几人也暗示,近期新术领域的人只要不是太过分,他们可以兜底。

    周伟与孙川还算满意,转身离去。

    ……

    一些人拦住王煊,不让他进去,脸色冷冽,如果是在荒郊野外遇上,一定会请宗师对他下死手!

    王煊平缓地开口:“身为一个才走上修行路的新人,我来为新术领域的第一人送行,出自真心,你们不用过多的解读。”

    “这里不欢迎你!”新术领域有人冰冷地开口。

    一时间,许多来吊唁的人都望来,露出异色,这就是那个在雨夜中连杀准宗师的强大年轻人?真的才二十出头!

    吴茵也在这里,张了张嘴想要劝阻,在这个地方闹僵的话,对小王没什么好处。

    钟诚则是先瞥了一眼他姐姐,没敢发表什么意见。

    王煊很平静,道:“同时,我也是代表旧术领域的一部分人来这里,送个花圈,表下态度。你们没有必要针对我,你我的目光应该望的更远一些,没什么揭不过去的事。”

    他这么从容,让新术领域的人很难受,己方再表现过激的话,估计会让人看笑话。

    “请进来吧。”旧术领域的宗师孙川开口,他与周伟从那片幽静的园子刚好回来。

    王煊向里走去,很多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

    一刹那,新术领域的宗师孙川双目灿灿,逼视前方,外人感觉不到什么,但是王煊立刻意识到,新术领域的宗师对他出手了!

    这是在对王煊进行精神压制,想让他直接跪下去,在吊唁的大厅中抬不起头,手段强势而隐秘,要让他丢尽颜面。

    王煊双目露出冷意,想凭借宗师的高境界对他在精神层面下手?实在是想多了,他都形成部分精神领域了,看一看究竟谁会跪向谁!

    感谢:纵有风情,谢谢盟主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