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九十五章 仙口夺食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天药即将采摘到手?

    三人说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一条秘路就在眼前,心再大也不能不在意。

    老陈泼冷水,道:“它原本就要离开红尘了,进入云层深处,现在这种状况该不会是回光返照吧?”

    王煊道:“老青,将飞船再开远点,体现我们不在意,不强求,顺其自然的态度。”

    接下来任他们调整位置,无论是远去还是接近,天药与金色土壤都维持原状未变。

    “那片土壤像是药田。”王煊蹙眉,大自然中有太多的神秘,云层闪电间怎么会有这样一块药田?

    老陈仔细感应,道:“照这样下去的话,我额头、手臂、头皮的伤一夜间就能痊愈。”

    王煊的伤更重一些,但现在手指头麻麻酥酥,他估摸着一天一夜手指甲也都能全部长出来。

    “仙子你在吗,这里有一株天药,是否对你有用?”王煊放最后的绝招,希望女剑仙出现。

    可惜他失望了,那块骨毫无动静。

    上次在内景地时他已经得悉,女剑仙将沉睡三年,现在看来已经开始,他应该将剑仙子送回那座倒塌的小道观了。

    突然,老陈哈欠连天,出现睡意。

    接着,王煊与青木也眼皮沉重。

    朦胧间,他们看到鬼僧,没将女剑仙呼唤出来,老和尚自己跑出来了。他对着那株金色的天药露出无比渴望的神色,冲出飞船,就要去采摘。

    轰!

    特殊的雷光劈落,很多的球状闪电连在一起,殷红如血,将那片地带覆盖。

    虚空都炸开了,球状闪电爆发出的光芒惊天动地。在老和尚眼中,黑色的乌云都化成了血色,被电光淹没!

    安城的人却毫无所觉,纵然有人抬头,天空漆黑依旧,偶见电弧划过。

    老和尚满脸土色,从原地消失,直接就跑回来了。他看着那株天药,无比的遗憾,同时深感惊悚。

    隐约间,他看到天药背后像是有数层大幕,有一道淡淡的红色身影立足在幕后的世界。

    老和尚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也有光幕将自身与外界隔绝,他叹息一声,消失不见。

    王煊与青木抬起眼皮,困意消失,两人都觉得怪异,瞬间察觉了什么。

    老陈惊醒:“鬼僧刚才在我梦中出现,跑出去想采摘天药,结果被雷劈回来了。”

    王煊郑重点头,道:“我看到漫天赤光将他惊退。”

    怎样才能采摘到天药?三人都在琢磨,如果错过的话,会后悔一辈子。

    突然,王煊有了想法,道:“天药触摸不到,会不会如同内景地般,不在现世中?”

    “你有什么想法?”青木问道。

    “我如果在这里开启内景地,然后猛然跃向那株天药,你们说,能不能将它直接捕获,栽种在我的内景地中?”

    老陈动容,这想法很跳脱,但是有些靠谱!

    青木一怔,道:“关键是你无法自主开启内景地,如果能顺利进去的话,都不用来这里冒险。”

    王煊很严肃,道:“我从来没有逼迫自己主动去触发超感状态,以前都是在外部压力下出现的。今天我准备尝试,一会儿我要自我催眠,从飞船跃出去,看能不能濒临死境时触发。对了,老青你得靠谱些,开启能量防护罩,对我保护到位,别真个让我被雷劈死。这次如果这能采摘到天药,能笑一辈子。你们想啊,连鬼僧都惦记,刚才冒险去采摘,足以证明它远超我们的想象!”

    青木点头,拍着胸脯保证,安全绝对没问题,能量罩内无雷霆,可以扛住密密麻麻的闪电。

    老陈却犹豫了,道:“我刚才似乎看到特殊的球状闪电,凄艳如血,宛若一颗又一颗佛头连成一串,相当可怕。”

    “老陈,你在讲鬼故事吓我吗?”王煊瞪向他。

    “我是在梦境中见到的,不知道真假。”老陈自己也不确定。

    “行了,别吓自己,我去试试看。”王煊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催眠自我,让他自己确信陷入生死危局中,以便触发超感。

    老陈摇头道:“估计,你这样触发不了超感状态,无论如何,人是骗不了自己的潜意识的。”

    王煊不理会,他是行动派,开始催眠自己。可以说,效果相当的好,没过多长时间他就……睡着了!

    青木发呆,这是……催过头了吧?要欺瞒自身,但不是真睡过去!

    老陈也一阵出神,还等着看他跳飞船呢,结果他将自己催睡过去了?

    王煊确实睡着了,且进入到自己即将形成的精神场域中,很快他就看到了鬼僧。

    “神僧,你怎么又跑我这里来了,难道是想与我合作采摘天药?说吧,最后咱们怎么分账?”王煊颇为期待。

    老僧二话不说,冲过来就……开始暴打他!

    王煊懵了,什么状况?这他还是他第一次挨揍,被老和尚堵住,持续……剧痛!

    ……

    片刻后,王煊醒来,感觉浑身都疼,呲牙咧嘴,他简直是怒发冲冠,怎么莫名其妙就被被打了?

    他发誓,以后到了新星,一定要去老和尚所在的千年古刹讨个说法!

    青木一脸不解的看着他。老陈则是露出诡异的神色,道:“被打了?”

    “这你都能看出?”王煊惊异,但刹那间就明白了。老陈比他更惨,被老和尚在精神领域中活活打了一宿,都被打出经验了!

    “老陈,回头你赶紧将鬼僧送走,我太不待见他了!”王煊愤懑。

    不过,他仔细琢磨过后,老和尚似乎是在预警?最后关头,鬼僧以双手演化,展现出无边的赤霞与血光,当中立着一道模糊而曼妙的身影。

    当王煊说出这些后,老陈悚然,道:“我就知道,天药不可求,怎么可能莫名就出现一株,我们有麻烦了!”

    “那我们撤吧!”王煊也发毛。

    青木二话不说,驾驶飞船就跑。

    突然,浓烈的药香传来,远胜刚才,那株天药出现惊人的变化。一丈见方的金色土壤失去光泽,化成雷火般的霞光,被那株树吸收。

    接着,拳头大的金色花朵凋谢,迅速结出一枚果实。它从指甲大,快速长到鸡蛋大,通体青色,流光溢彩。

    更为重要的是,有特殊的果香传来,馥郁芬芳,沁到人的心灵中,作用在人的精神上。

    老陈一把扯掉额头上的纱布,以肉眼可见的速速,他那里的伤口在愈合、结疤,最后血疤也脱离了。

    王煊解开双手上的医用药布,可以看到,他的十根破烂的手指头快速愈合,指甲也在慢慢长出。

    到了最后他的指甲晶莹,十根手指头有光泽,彻底恢复如初。

    片刻间而已,王煊与老陈身上的各种伤都消失了,一点疤痕都没有留下。

    至于青木则是毛孔舒张,飘飘然,宛若要羽化飞升,身体机能在猛烈提升,得到很大的好处。

    “走还是不走?”青木声音都颤抖了,他觉得再持续一段时间,他的实力肯定能提升一截。

    “不走了,到那株天药近前去!”王煊咬牙道。

    “你疯了?”老陈还算冷静。

    王煊道:“没疯,如果真是红衣女妖仙作怪,她的手段也快到极限了,根本不可能干预现世。她要是能动我,早就出手了。虽说她大概是在钓鱼,但却可能丢了饵,却什么都钓不到。”

    “你这样说,她不是听到了?”

    “她要是可以洞悉这些,就不会这样钓我了,估摸着也只能看到我们是否临近那片特殊之地。”王煊咬牙道:“老青,接近一些,咬了饵,随时准备跑路。”

    “行,拼了!”青木也知道这是在玩火,但是,他认可王煊的某些话,对方如果能干预现世,就不会这么大费周折了。

    飞船再次接近天药,满树金黄璀璨,树下的土壤被吸干,树上结着一枚青色的果实,不断流淌出霞光,落入飞船中。正是这种特殊的光辉,导致三人新陈代谢剧烈无比,体质在提升。

    三人到了这里后什么话都不说,直接开始修行。

    王煊没有犹豫,机会难得,他利用天药洒落的神秘光辉开始练金身术。

    随着时间推移,他身上部分脱皮,不知不觉间他的金身术竟从初入第六层,晋升到第六层中期了!

    金身术一层比一层难练,第六层想要竟全功,需要三十年以上的时间。

    这才多长时间?

    金身术精进幅度之大,让王煊自己都震惊,天药名不虚传,根本没有吃到那枚果实,就发生这么剧烈的变化。

    同时,他也意识到,即将触发超感状态,他有种直觉,很快就能开启内景地了。

    但他没有惊喜,反而毛骨悚然,这是在促使他开启内景地?对方想借路回归!

    “老青时刻准备跑路!”王煊低吼,他打死都不会去运转先秦方士的根法,绝不会在这里开内景地。

    在这个过程中,他始终在运转练金身术,最终身体发光,又脱皮了,生生将金身术提升到第六层后期!

    王煊确信,寻常子弹打不动自身了!

    天药太神秘,一口都没吃到,结果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将他的金身术推向一个高峰,都快逼近第七层了。

    “快逃!”王煊突然大叫。

    因为,他触发超感状态了,虽然没有运转先秦方士的根法,只是在练金身术,但旧模糊的感应到内景地了。

    这实在恐怖,绝世红衣女妖仙在干预现世吗?太惊人与可怕了,王煊寒毛倒竖,出了一身冷汗。

    青木虽然不舍,但还是果断跑路了,执行力超强。

    “快!”老陈也在叫,他也觉得危险在临近,头皮发麻。

    轰!

    雷霆密密麻麻,一道又一道,环绕着天药,隐约间在那金色的药树后方出现数层大幕,有道模糊的红色身影立在幕后。

    无尽的闪电带着血光,劈向飞船,让青木发毛,那雷霆太粗大了,通天彻地,将他们这里淹没。

    青木的心沉了下去,闭上眼睛。

    王煊喊道:“没事儿,干预不了现世,血色雷霆临近飞船又消散了!”

    飞船穿过云层,极速远去,在他们的身后的雷霆云层间,朦胧的天药渐渐隐去,消失不见。

    虽然有惊无险,但王煊真心觉得是劫后余生。现在超感状态消失,但他一点也不遗憾,他确信,在那一刻如果被迫开启内景地,必定会有天大的祸患降临。

    他吃掉了香饵,却没有被钓走,充满了喜悦与收获感,忍不住对着闪电交织的乌云中喊话:“红衣妖,下次别只顾着冷酷算计,改天送药时,撑着油纸伞,给我跳段妖仙舞。”

    云层中,闪电间,天药塌陷下去的那个节点,一道淡淡的红色虚影浮现,婀娜挺秀,绝世妖娆,撑着油纸伞,向下望了一眼。

    王煊:“!!!”

    他立刻闭嘴,什么都不再说,自脊椎骨向上冒寒气。

    红衣女妖仙太逆天,快可以干预现世了?竟听到他的话!淡淡的绝丽身影从塌陷下去的节点那里消失,彻底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