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九十三章 图文并茂
    钟晴身段高挑,腰肢纤细,上身穿着羊绒衫,下身是黑色长裤,尽显好身材,一双腿笔直修长。

    平日她接人待物都无可挑剔,虽然年龄不大,模样清纯甜美,但是心理很成熟,行事稳健,让吴茵都经常吃亏。

    现在她失去从容,迈开修长的美腿,一路奔行,虽然青春而有活力,但漂亮的眼睛在喷火,在很远的地方就锁定钟诚,恨不得一脚将他踩到地心里去!

    尤其是看到王煊已经翻开秘本,她立时急促地喊道:“不准看!”

    钟诚吓得一缩脖子,万万没有想到被堵个正着,亲姐姐从后面杀来了!

    王煊露出诧异的神色,朝着那个方向淡淡地瞥了一眼,对钟诚道:“你姐真小气,钟家秘笈那么多,看一本怎么了?”

    钟诚听闻后顿时满头冷汗,觉得老王有点坑,这是预先将其自身摘干净了吗?!

    他在旁急的直搓手,一副焦躁的样子,动手要收走秘本,但是王煊牢牢地抓着,没有理会他。

    连着翻了两页后,王煊皱起眉头。

    这就是所谓的秘笈?打印出来的文字,毫无灵性可言,说好的……图文并茂呢?

    秘本不都是要配上人体姿势图吗?他觉得,这很不讲究,连老张的五页金书都留下了刻图,钟家的居然没有图?

    王煊非常严肃,道:“你这是残缺版本吧?光有文字,没有真形图,等于没有灵魂,容易练出问题!”

    钟诚发呆,道:“这是陈抟留下的经文,后面有图。”

    王煊听到这个名字后,哪里还会在意所谓的图文并茂,赶紧背诵经文,这很可能是了不得的经书。

    陈抟是谁?是继钟离权与吕洞宾后,内丹术领域的绝世人物,也是道教中的一位至强者,他的经文岂是凡俗!

    王煊快速诵读,用心记在心中,而后很快翻篇,总共也没有几页。

    钟晴终于赶到,立刻开始夺秘本,俏脸上挂满寒霜,不仅锁定了她的弟弟,也盯上了王煊。

    她觉得这个人胆子太大了,都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还敢继续看!

    “别小气,再让我看两眼!”王煊说道,握着秘本死不撒手,然后用心去看,牢记下来。

    钟晴听到这种话后,被气的眼前晕眩,到底遇上了一个什么样的人?这种话都能说的出口!

    她直接出手了,实在是忍无可忍,一会儿保证要找人收拾他,敢这样肆无忌惮地看,真是离谱!

    王煊一手抓着秘本,一手格挡她洁白的手掌,道:“再看两页,我这是在替老陈看,他眼看人都不行了,我记下来后,回头准备烧给他看!”

    钟晴一直没看秘本,始终在盯着王煊,当听到这种话后觉得要疯了,这是什么混账话?还要烧给别人看!

    旁边,钟诚满头汗水,一动不敢动。

    终于,钟晴意识到,王煊一本正经地说着混账话,满脸的严肃表情,无比投入与认真,这种反差实在离谱。

    她低头去看,顿时怔住了,竟然和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样,真的是一部经文,并没有她的照片。

    秘本上的文字很清晰,都是打印版,她以前还浏览过部分,这似乎是陈抟的一部重要典籍。

    钟晴深感意外,快速调节情绪,渐渐恢复从容与淡定,她平和地开口,道:“这里面有些误会,王先生尽管看,刚才对不住……”

    钟晴大方得体,让人如沐春风,连着说了一些很漂亮的话,表示歉意。

    “多谢!”王煊顾不上回应她,全身心都投入在经文中,快速的默记下来,这对钟家可能只是众多藏书中的一部。

    可对他而言,却无比的珍贵,是一部重要的前贤典籍,朴实的字里行间蕴含着妙谛,值得参考与借鉴。

    旁边,钟诚心慌的厉害,身体都要打颤了,尤其是看到王煊翻向第六页时,他都要窒息了。

    “你紧张什么?”钟晴的感觉很敏锐,发现了他的异常。

    钟诚强自镇定,道:“我没有经过家里同意,就将一部重要经文给外人看,我有点害怕,你不会去告密吧?让爷爷教训我。”

    钟晴摇头,瞥了他一眼,道:“不会,给王宗师看没什么,我原本就计划与王宗师合作。”

    她带着淡淡的笑意看向王煊,现在就称王宗师,当然也是她找人评估的结果,认为对方很快就会踏足那个领域。

    当王煊看到第六页后,眼神明显不对了,然后,他又翻向后面的一页,直至一页一页的看过去,翻看到最后的第二十页。

    钟诚瑟瑟发抖,因为她姐姐只要一低头,就能看到最后的“经文”。

    王煊仔细看罢,本着做人要厚道的态度,准备合上秘本,保钟诚无恙。结果小钟还是太敏锐了,觉察她弟弟太不正常,她霍的低头。

    然后,她就热血直冲莹白的俏脸,太过分了,一个真敢给,一个真敢看啊!

    而且,这些都是在她眼皮底下发生的事!

    尤其是,她想到刚才对王煊说的那些话,小钟顿时感觉要吐血,连晶莹的耳垂都变红了!

    她一把将秘本夺了过去,先是砸了王煊两下,而后开始暴打她的弟弟。

    秦诚现在很老实,抱头蹲在地上,不敢反抗。

    王煊看不下去了,道:“你误会你弟弟了,这些写真都裹着很厚实的衣服。”

    钟晴的目光都快要能杀人了,非常想质问他,你想什么呢,还想看没裹着很厚衣物的?!

    王煊道:“你不要急,让我把话说完。你弟弟的审美有严重问题,拼凑的那些图一点都不美。你的脸清秀标致,多美啊。结果你看他都做了什么,拼接的那些身体不是丰满的,就是妖娆的。什么眼光啊,放着自己姐姐清纯无敌的修长身材不用,非得选这些乱七八糟的人,破坏美感!”

    钟诚都快哭了,很想说:王哥,王大爷,求你不要解释了。我姐姐最忌讳这个,最讨厌丰满这两个字,尤其是知道我选了这样的人去拼接照片,这是要坑死我啊!

    果然,小钟听到后,对王煊收敛了部分杀气,但是看向她弟弟时,立刻怒火填膺,恨不得将他打进十八层地狱中。

    小钟开始痛揍钟诚,瞬间就让他鼻青脸肿。

    王煊道:“最后两张照片很唯美。一张是穿着校服的写真,一看就有种岁月的宁静美。另一张是朝霞中你在海滩上奔跑的泳衣照,说实话,身材真的很好,在朝霞中充满了青春蓬勃的自然气息。不得不说,你弟弟也是有些眼光的。”

    说完,王煊迤迤然离去,心情愉悦,一副懂得欣赏美好事物的样子。

    钟晴被恭维后,不知道是想杀人,还是想琢磨下那种美,最后她又开始殴打钟诚,道:“你还放了我的真正的照片?”

    钟诚嚷道:“就两张!再说了,你所有照片都捂的严严实实,连泳衣照都过膝了,有什么好担心的。再说,你看王哥都夸你好身材呢,美要适时的懂得分享,才能得到别人的认可与赞美!”

    然后……他就被暴揍了!

    王煊离开后,赶紧又仰头,看查看那株天药,还好没什么异常,它依旧在。

    他转身就进了病房,告诉老陈与青木,自己意外得到部分经文,是不很全,但似乎相当的厉害。

    老陈很重视,叹道:“陈抟的经文,那绝对了不得,他是道教赫赫有名的绝顶高手,想不到钟家随便就能拿出来,可见藏书之丰。”

    “这部经文有些古怪,似乎藏着暗语,揭示了迷雾、燃灯、命土、采药等一些列层次的问题。而且似乎在讲一个神秘而又可怕的故事,有些意思,回头要去仔细研究!”

    三人一起研究了下,觉得这部经文十分怪异,当中竟蕴含着故事!

    傍晚,雷电小了,乌云也不再那么厚重,甚至天边的云朵还被撕裂,露出一片晚霞,染红天边。

    王煊一直在盯着那株天药,现在立时露出惊容,道:“情况不对,那药怎么晃动起来了,不太稳了,但是没有坠落下来,反而向乌云中钻进去了一些。”

    老陈闻言脸色顿时变了,最后咬牙道:“没办法了,天药可能真的还没有成熟,我们登天采药,强行接近试试看!”

    他让青木去准备飞船,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接近那里,不管能否采摘到天药,都要尝试一番。

    很快,一艘小型飞船升空,直接冲着乌云翻动的地带飞去。

    王煊身上带着女剑仙的那块骨,喊道:“老青,小心一点,奥列沙的飞船失事了,我们千万不要步他的后尘,真个遭雷击。”

    “无妨,我们的飞船有防雷系统,今天就是要在雷霆中采摘大药!”青木信心满满。

    果然,那团金光进入了乌云中,在闪电间交织的云雾中,它沉沉浮浮,金光点点,洒落霞光,相当的神圣。

    “这真是……天药啊!”老陈震撼了,他虽然看不到,但是,这个时候还隔着很远呢,他就闻到了一股清香。

    不仅是他,王煊与青木也嗅到馨香味儿,这相当的神异,离着很远,并且飞船密封着,这都能传来药香?

    “不对,这药香……不是口鼻闻到的,这似乎是源自精神上的一种体验,天药的药香……透入到了精神中?!”王煊脸色变了,无比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