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九十章 明天会怎样
    “你自己的手机呢?”钟晴瞥了他一眼,明显很有经验了,又想破解她的账户转账?幼稚!

    “我手机没带!”钟诚指着雨幕深处,道:“刚才疏忽了,应该拍摄下他的战斗过程,回头复盘,仔细分析他的各种体术。”

    他表情很郑重,道:“这样的人太罕见,他的战斗过程值得研究。另外,姐,你得上心了,这种人如果不拉入你的探险队,万一让大吴姐姐把人抢走,你肯定后悔。我们即将见证,二十岁出头的宗师要出现了!光是想想就觉得吓人,这种人物不正是去那片神秘之地最需要的人选吗?”

    “闭嘴,不准叫她大吴姐姐,以后在我面前要么喊她名字,要么就叫她老吴!”钟晴神色不善地盯着自己的弟弟。

    她现在还对大吴的各种“黑话”耿耿于怀呢,什么本就不富裕的地方更贫瘠了……想想就各种火大!

    然后,她警告地看了自己弟弟一眼,示意他老实点,别乱翻看她的东西,便将手机递给了过去。

    ……

    雨幕深处,王煊大口的呼吸,口鼻间都带着淡淡的血雾,这次他伤的很重,险些在那“死亡二十四秒”内被格杀,数次濒临绝境,总算挺过来了。

    他任大雨淋在身上,为发烫的躯体降温,五脏微痛,但问题不大,修养一段时间应该可以恢复。

    这已经算是最好的结果,今夜他连续动用老张的体术,身体没有出现大问题已经算是奇迹,换一个人的话,估计肉身早就崩溃了。

    王煊琢磨,这多半是他金身术有成的结果,极大的增强了体质,他的血肉中生机格外旺盛,所以能经受住今夜在生与死之间起舞与徘徊的各种“折腾”。

    他严重怀疑,五页金书上记载的体术,需要进入超凡领域才能去触碰。

    “看来,在现阶段就想提前练五页金书上的神秘刻图,只能从金身术入手,继续提升它加强体质。”

    这与他的本意并不冲突,原本他就是想接着练金身术,这次如果没有这种护体秘术,他多半会被人用冷枪射杀。

    他避开所有人的视线,找了个隐秘的地方,专心运转根法恢复自身,今夜还没过去,不知道是否还有强敌。

    “真疼啊。”他低头看着手指,右手的五枚指甲全都不见了,在交战过程中被宗师级力量震的血淋淋,指端的骨头都要露出来了。

    他的左手也差不多,三枚指甲消失,指端血肉模糊一片,另外两枚也快脱落了。

    还好,他的金身术惊人,练到第六层以后,血肉中生机浓郁,蓬勃的新生气息弥漫,他的伤口在簌簌愈合,自动止血。

    “虽然受重创,但也不亏了。”今夜他连杀准宗师。

    那几人披上超物质甲胄后,都堪比真正的宗师级,他能在这样必死的局面中杀出来,并击毙敌手,在许多人看来称得上是奇迹。

    他意识到,这种辉煌战绩多半要引发不小的波澜,想不让人多联想都不行,他需要去收尾。

    恢复差不多后,王煊再次进入雨幕中,像是幽灵般无声无息的出没,并没有再遇到敌人,看来被他杀的差不多了。

    他路过几处战斗之地,不动声色,迅速带走被他逼出体外的子弹,然后又去找到自己的指甲,不想留给别人带去实验室解析。

    “陈燃灯怎样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解决敌人吗?千万不要被别人猎杀。”王煊有点担心。

    “真不让我这个护道人省心啊。”他叹息一声,进入仓库,扛起一架能量炮,向着庄园后面的芦苇塘潜行过去。

    钟晴素面朝天,长相清纯靓丽,盯着雨幕深处,道:“他刚才又出现了,你都拍下来了吗?他的移动轨迹十分飘忽,一步就是十米远,可见体质极其异常。”

    很快,她觉得不对劲儿,侧头看向她的弟弟,结果发现,钟诚根本就没有拍雨幕中的远去的身影。

    她无声地接近,俏脸顿时带上寒霜,她弟弟这次没有破解她的银行账户,而是在解析她的相册。

    “砰砰砰……”在外人眼中一向清纯漂亮、充满蓬勃活力的甜美小钟开始暴打她亲弟弟,什么话都不说,不断下狠手。

    ……

    雨夜中,芦苇塘附近大雾翻腾,在闪电的照耀下白茫茫一片,宛若来到仙家府邸,云卷云舒,附近没有一滴雨落下。

    半空中,有一个火人在绽放光芒,爆发惊人的超凡能量,将所有雨水都蒸发了,整片芦苇塘中的水更是被火球焚干了。

    金发老者披头散发,从半空中坠落,他遭受重创,满身是血,胸口那里有一道可怕的剑伤。

    他的毛孔在喷薄火光,能量极其恐怖与惊人,目前最为强大的超物质甲胄已破碎,并开始熔落在地上。

    他大口喘息,道:“像你我这样的人,将来未必不能接近神灵。不要说我狂妄,人谁没有梦想?如果有神这种生物,现代人为什么不能成就?你我皆已初步上路,可惜,成为了对手。你小心谨慎吧,我死在这里后,你大概也无法隐瞒自身实力太久,说不得要被重点关注,从此出行不自由。”

    说完他便向前冲去,手中的银色长剑只剩下半截,疑似超凡的神剑居然断了。他满身都是火光,如同太阳般璀璨,焚烧雨幕,并发出隆隆响声,杀到近前。

    “走好!”老陈冷漠地说道,手中黑色长剑激射剑光,宛若闪电划过漆黑的夜幕,向前劈去。

    哧!

    一道刺目的光束斩过,金发老者身上的火光熄灭了,整片天地瞬间陷入黑暗中,他的生机快速消失。

    天上的电弧划过,可以看到重新落下的雨幕中,金发老者的头颅带着大片的鲜血飞了出去,噗通一声,无头尸体摔倒在地上。

    一艘小型飞船降落,青木大步奔行过来,问道:“师傅,你没事吧?”

    “无妨。”老陈摆了摆手。

    不久后,王煊也出现,扛着能量炮赶到,见到焦黑草地上的金发老者的尸体,一阵吃惊,新术领域的头号人物死掉了,这绝对是大事件!

    “老陈,可以啊,我还以为你需要我救场呢。”王煊说道。

    “请叫我陈命土!”老陈拄剑而立,大口的喘气,他累的不轻,今夜遇到的对手超乎了他的想象,一度险些将他诱杀。

    王煊无言,不久前还是陈燃灯呢,现在又迅猛地提升了一个层次?陈命土飘的有点厉害!

    “怎么处理?”王煊看着地上的尸体,这件事儿影响巨大,必然要惊动各方,需要妥善布置下。

    “这人着实不简单,我原本想将他安葬在芦苇塘中,给予足够的尊重,陪着我那些心爱的鱼儿一起沉眠。”老陈指向前方的塘子,一点水都没有了,可想而知金发老者拼命后,造成的破坏力多么的惊人,所有鱼都被烧成灰烬。

    陈命土又道:“但青木说,最好将他放到被击毁的飞船那里,为他‘做旧’一番,让他‘死得其所’,后面的事好处理。”

    青木正在联系最为可靠的人,让人连夜修复草坪,引不远处的河水重新灌满芦苇坑,将这里恢复原状。

    很快,青木走了过来,看到王煊无恙,他长出一口气,今夜太凶险了,无论他师傅还是王煊都遇上了强敌。

    “回头聊,我先去‘做旧’。”青木说完,带着那具尸体进入小型飞船,消失在夜空中。

    毫无疑问,金发老者被做旧后,“死因”会与飞船失事有关。

    王煊震撼又无言,新术领域的头号人物就这样被击杀,不知道会引发怎样的风暴。

    “先回去。”陈命土摆手,并将地上断裂的神剑捡了起来,这东西他留下了,因为极其不简单!

    “回头重新铸炼下,依旧是很恐怖的兵器。”他看了又看。

    王煊注意到,陈命土负伤了,一条手臂满是鲜血,有一道很严重的剑伤,并且额头也有伤口,同时一侧的头皮也有血口子。

    “就这?还自称陈命土呢,老陈你不行啊,差点被人猎杀。”王煊看着他的那些伤口,不禁露出惊容,敌人极强!

    “遇上一个老阴货!”陈命土摸了摸自己的伤口,今夜之战不仅是大意的问题,那个人确实强大,极其厉害。

    “你在骂你自己?”王煊扛着能量炮,与他一起向回走。

    老陈的脸顿时黑了,他经常“钓鱼”,今夜却差点被同道中人“钓杀”,脸上有点挂不住,但最后他又叹了一口气,道:“这个人确实很不简单!”

    不久后,老陈的房间中,青木、王煊、陈命土聚首,总结得失,提出一些预案,以应对各种可能会出现的麻烦。

    “瞒不了多久了,所以,王教祖你得做好思想准备。嗯,我一旦‘苏醒’,估计以后出现也得提前报备了,能瞒一时是一时吧。”

    “明天会发生什么?真不好说。毕竟,新术领域的头号人物死了,虽然做旧了,但是说他死于雷击谁相信啊。”

    “王煊雨夜大战,被各方看在眼中,连杀新术领域的强者,那几人穿戴超物质甲胄后,可是堪比宗师啊!”

    “最为重要的是,他么的,王教祖你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没被子弹打死,依旧活蹦乱跳的去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