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六十二章 众志成城
    青木看他说的认真,不像虚假,心中生出强烈的希望,难道小王真有逆天手段?

    “你觉得怎样才能最稳妥?”他谨慎地问道。

    王煊想了想,道:“自然是传说具现,上有列仙照青冥,下有菩萨转经筒,天人乘云气,妖女驭飞龙,仙子采桑歧路间,会向瑶台月下逢……”

    他在那里感慨,悠然神往,而后又长太息,列仙菩萨皆作古,偶见遗真,也不过残骨。

    青木听的有些上头,这到底是仙佛具现?还是妖鬼横行,群魔乱舞?他觉得有点方!

    尤其是想到,眼前的年轻人真的是招鬼体质,他顿时更加心中没底,相当的发毛。

    青木严重怀疑,小王该不会是想将一群妖魔鬼怪送进老陈的身体中吧?可老陈都要死了,所谓“虚不受补”,能受的了吗?他胡思乱想!

    ……

    王煊在思忖,怎么才能将自己摘干净,毕竟老陈虽然躺平了,但依旧是焦点,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

    他如果不避嫌,直接凑上去出手,垂死老陈因此复活,绝对要出大事儿,注定会成为爆炸性新闻。

    那个时候,他就危险了!

    绝对有人会深挖,而他的内景地秘密十分有可能会暴露。

    当想到这些,王煊立刻感觉到刺骨的寒意,像是有一柄冰冷的刀子架在脖子上,他心头沉重,越是深思越是感觉强烈不安。

    这不是儿戏,一旦救老陈,就会涉及到他自身的生死安危问题,非常严重,怎么合理地解决掉?

    即便王煊平日心大,但这个夜晚也是眉头深锁,表情凝重无比,必须要考虑好所有细节,不能泄露自身的秘密。

    最终,他逐步完善了自己的想法。

    “老青,这次关键还得看你!”

    青木不解,怎么扯上他了?

    王煊沉声道:“这次搜罗古物时,对外说过,你师傅曾得秘册,记载有祝由、古巫旧法,借物祭祀……而你是老陈的弟子,自然由你主持这件事!”

    青木看他这么郑重,顿时也变得有些紧张,认真倾听,准备全力配合。

    然后他就看到王煊盯着手机,像是在搜索什么,不时蹙眉思忖。

    “老青,我教你一些东西,赶紧学会,并且要精通与熟练。”王煊无比严肃地说道。

    “好!”青木看他这个样子,心中没底,不管怎样说,全力配合就是了。

    他是旧术高手,学动作自然快,但片刻后他就觉得不对味儿了,他越来越怀疑,自己像是在……跳大神!

    青木趁着王煊喝水时,他也停了下来,迅速在网上搜索,第一时间就找到原版教程。

    他一口老血差点吐出去,亏他学的这么认真,也亏王煊那样一脸严肃的教他,真好意思吗?确实是跳大神,丧心病狂啊!

    “小王你什么意思?”青木神色不善。

    王煊依旧一脸严肃之色,但是青木却没有再跟着心头沉重,他觉得小王有点不靠谱。

    “既然以祝由、古巫的名头救人,你怎么也得学个样子,如果能融会贯通,自己演绎出一些姿势就更好了。”

    “你早说啊!”青木没好气的看着他,然后不用他教,自己开始比划,颇有些莫测的韵味。

    他师从老陈,自然学过很多旧术,这是一本古籍中记载的巫舞,传说在古代可以沟通神明,并能以此舞搏杀。

    王煊感叹:“老青你真是个人才,我已经看到你灿烂的未来!”

    “说什么疯话呢?”青木已经有点不想搭理他。

    “我没乱说,今夜你注定要一舞天下惊!”王煊拍了拍他的肩头,让他一定要练熟,无比精通。

    青木表情一僵,他自然是反应敏锐,一下子联想到了什么,万一将他师傅救活过来,以后那些财阀与组织等会不会隔三差五地找他跳一段巫舞?!

    “一切都是为了老陈!”王煊一脸肃穆之色。

    青木很想说,为了救老陈,你这么严肃,结果却躲在后面,这是付出了我啊!但是,他还能说什么?就是再苦再累流着泪也得认。

    王煊补充道:“如果只是咱们俩人出面还是不行,这次让练旧术的那些人都参与,排队进屋见老陈,渡给他生者之气,再配合你的巫舞,估计就能救活了!”

    青木什么也不说,就静静地听着他胡说八道,自然清楚,所有人都是为王煊做掩饰,避免他暴露。

    “排队有序进入,一个一个的来,每个人在屋中呆的时间从一两分钟到三四十分钟不等,按照实力来。”王煊觉得,自己排队进去,真要能救老陈的话,有个几分钟到几十分钟应该足够了。

    毕竟内景地一两年,外界可能不过一分钟!

    “当然,这些人如果只是进屋看老陈,什么都不做也不好,总觉得像是提前瞻仰遗容了,为了更符合常理一些,可以让他们摸摸老陈的手或脚,就说这是生命的传递,旧术领域的人共救老陈。”

    青木听到这里后,真是无言了,这年轻人……为了将自己摘干净,冥思苦想,真的是很“用心”。

    “你能不能将我也摘出去?”青木忍不住开口。

    “没办法,你是他徒弟,这种关头不能退后!”王煊义正词严地说道。

    “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青木面无表情地问他。

    “差不多了,一切从简!”王煊挥了挥手说道。

    青木看着他,这还叫从简吗?折腾了多少人为你打掩护,对了,所有人都要摸老陈一把?他突然想到这个问题,老陈垂死中都要被折腾?!

    王煊暗道:老陈,你也就别那么讲究了,今夜你即便是被数十人摸,上百人碰,也忍了吧,一切都是为了救你,反正你也昏沉不清醒,囫囵过去就算了!

    他又想到一个问题,借助羽化奇物,虽然不用触发超感状态就能进入内景地,但老陈状态不明,昏沉着,如果精神不复苏,能带进去吗?

    这种情况下就只能通过他的手与老陈的肉身接触,将神秘因子渡过去了。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老陈是不是在装昏沉?不是没有可能,王煊早先就有过想法,万一老陈在“钓鱼”,一切都是为了等到现在,那他真想……打死老陈。

    可是,他怕到时候反被老陈暴打!

    王煊琢磨着,得想到各种可能才行,反正老陈第一次进去肯定什么都不懂,到时候想办法慢慢“教导”他。

    “随侯珠呢?”他问青木,一直没忘记,很惦念这件至宝。

    “太过珍贵,在我怀中呢。”青木说着,掏出一个玉盒。

    居然就在身边不远处,这么近的距离,王煊却没有感应到神秘因子,他非常失望,都不想再去看,摆手道:“行了,收起来吧,肯定是赝品。”

    青木还是打开了玉盒,露出一颗洁白的明珠,灿灿生霞,相当的炫目。

    “或许是古代的好东西,但绝非正品。”王煊说道。

    传说中的随侯珠被先秦方士刻满经文,具有神话色彩,但眼前这东西只能算是古物,或者说是正常的珍宝,与神话无关。

    “你怎么知道是假的?”青木不信他那一套。

    “我是考古专家!”王煊不多解释。

    正式救助老陈的活动即将开始,当青木出去向一群练旧术的人大致说明情况,需要“众志成城”后,一群人都很激昂,自然愿意。

    王煊叹气,用手摩挲手中的黑色骨块,又抚摸那根洁白如玉的断骨,希望顺利,千万不要闹出幺蛾子。

    青木与众人谈好,回来正好看到他轻抚那两块来历不清的骨头,顿时一阵眼晕,甚至有些头皮发麻。

    “你不觉得发瘆吗,还有,一会儿你是不是真的会请出什么鬼神来?”青木低声问道。

    王煊道:“老青,你不会说话,就不要再开口了。别看两块骨如今不显神圣,当年是什么?一块有可能某位天仙子的手骨,另一块有可能是某位仙子的腿骨。”

    青木斜睨他,道:“你这么摸,是不是对两位仙子不敬啊?”

    王煊听他这样一说,还真不好下手了,赶紧挥手,道:“走,救老陈去!”

    这一夜注定无眠,众志成城救命活动开始!

    大厅中,老陈很安稳,四周摆满鲜花,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不管有没有用,各种古物摆满了房间,其中随侯珠被放在老陈头顶那里,以此祥和至宝护命。

    人们排队有序进场,有人洒泪,有人低泣,看着很像为老陈提前开追悼会送行。

    青木很用心,一直在那里跳巫舞,汗都冒出来了。

    终于轮到王煊进场,看着老陈躺在那里,他颇有感慨,他这个护道人真不容易,总算不显山不露水的接近正主了。

    究竟先动用哪块奇物?王煊一阵迟疑,因为,列仙脾气也不一样,万一上来就遇上个太凶的,让他也有压力。

    最终,他决定从那块被雷劈过的焦黑骨头开始,毕竟它来自一座小道观,且骨质内部是金色的,祥和而圣洁。

    然而当他用力捏,想弄开一道缝隙,放出浓郁的神秘因子时,结果怎么也捏不开,坚硬的过分。

    这真是出意外了!

    王煊一眼看到老陈身边的黑色长剑,这东西绝对是大有来头的神秘古物,他拿过来就用,哧的一声,果然很锋锐,在黑骨上划出一条模糊的痕迹。

    无需太深的口子,这足够了!

    一瞬间,浓郁的神秘物质汹涌而出,并伴着内景地大开,别人望不到,看不见,但王煊一下子发现虚寂之地。

    同时,他也看到一道璀璨的剑光划破了整片天地,一位绝代丽人横贯长空,如天外飞仙般绚烂与神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