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六十章 老陈的护道人
    一艘流动冰冷金属光泽的超级战舰中,大财阀中的代表人物钟庸开口:“把我用的长生液给小陈送一份去。”

    一位中年男子闻言有些迟疑,道:“是长生液……还是养生液?”

    他怕老者口误说错,前者价值高的离谱,需要跨星空采集各种奇异矿物与稀珍药草等,熬炼过程极其艰难,动辄就会成为废液。

    它无法量产,一向有市无价,最后只会落在少数超级财阀手中,极个别药剂纵使流落到黑市,也只会是让人仰望的天价。

    钟庸虽然身体枯瘦,发丝稀疏雪白,但很有气势,一言一行都不容置疑,他扫视过去,顿时让中年男子额头冒汗。

    “我这就去安排。”中年男子低头,快速说道。

    钟庸让他不要紧张,摆手示意他离去。

    “您这么看重陈永杰吗?可他应该活不下来。”旁边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开口,是钟庸的次子钟长明。

    钟庸平静地开口:“结个善缘,人要懂得感恩。”

    钟长明略感诧异,老父亲人到晚年越来越心软了吗?不管怎样说,面对一向强势的老父,他也只能点头。

    钟庸补充道:“我是说,将药液当众送过去后,练旧术的那些人应该懂得感恩。”

    钟长明无言以对,片刻后才道:“您对旧术路比较看好?”

    “谈不上看好与否,当初从遗迹下挖出一些虎狼大药的种子,可明显加强旧术路,谁知道以后还能发现什么。”钟庸说着。

    “钟长明问道:要不给新术路那边也送些东西?”

    老钟摇头道:“不是给他们打一笔款了吗?什么都不要送了。以后直接在他们内部天阶挖新术的最新研究成果。”

    接着他冷淡地说道:“力量,永远都要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什么时代都颠扑不破。我的遗嘱中再加一条,除了原有的一切,想成为继承人必须也要无比重视超凡领域,钟家得始终走在最前沿!”

    随后,钟庸语重心长,道:“现在看没什么,可数十上百年后,万一出现神话生物怎么办?钟家的后代中,必须得有人保持住优势,成为该领域的一极。我年岁大了无所谓,没有几年可活,但你们要未雨绸缪,避免将来后悔,从金字塔顶端跌落,看人脸色。”

    钟长明顿时变得无比郑重,但是,内心深处也在腹诽,老父什么都好,就是言不由衷。

    他这位老父亲极其贪恋红尘,无比怕死,从二十年前开始,已经数次病危,但每次都能耗费巨大代价找来续命法熬过来,一直活到现在,将第一顺位继承人长子都活活熬死了。

    钟长明叹气,他估计自己大概也熬不过老父亲,这继承人身份不要也罢,还是留给下一代去争吧。

    一个非常标致的姑娘走了进来,能随意出入这里,显然深得钟庸喜爱。

    这个姑娘笑起来后,大眼仿佛会说话似的,越发显得漂亮,道:“太爷爷您放心,我组织的探险队一定会为你挖到那株地仙草,让您长命五百岁。最近我物色了几个非常厉害的人物,近期会收拢到一起。”

    钟长明心中暗叹,孩子,你要是真能采摘到地仙草,你与你那些兄弟就不要惦记那个位置了,老头子会一直把持下去,将你们都熬死!

    ……

    这只是一个缩影,财阀、各大组织皆相近!

    “怎么样了?”青木焦急无比,看到有小型飞舰落下,赶紧冲了过去,问自己师傅现在状况如何。

    “情况非常不乐观,经过检查,老陈的五脏全是裂痕,密密麻麻,真要分开来的话,得碎成上百块。”有关部门的钱磊来了,他曾与青木、王煊一起去过大兴安岭的地下实验场。

    他严肃地告知情况,现有的各种手段都没用,因为老陈五脏中还纠缠着神秘的雷电,真要采取一些措施的话,五脏可能当场爆炸。

    青木脸色煞白,浑身无力,如果现在最先进的医疗都没有用的话,那么他师傅就真的没有生路了。

    “嗯?”忽然,钱磊接了个电话,回来告诉青木一则好消息,超级财阀中的钟家让人送来一剂长生液,虽然没有能够起死回生,但是却稳住了老陈的状态。

    “比我们还在路上的那份救命药还珍贵一些吧?”吴茵小声问道。

    吴成林点头,道“这还真是钟庸老头子的风格,讲究有舍有得,估计老陈要是挺不住的话,钟老头还会让人送来他亲笔写的挽联,当下练旧术的人正好都聚在一起,肯定会记住他的好。”

    吴茵:“……”

    老吴又补充:“当然,他也肯定安抚了新术那边。”

    吴茵低语道:“我就想看看他到底能活到什么时候。”

    很快,钱磊又告诉青木,经过医学专家组的会诊,一致认为,服下长生液后的老陈能坚持两天。

    老吴适时上前告诉青木,吴家也有一副大药送来,药效抵得上长生液的大半。

    “也就是说,老陈还能坚持两三天。”王煊皱着的眉头略微舒展,将青木拉到一边,以微不可闻的声音低语:“我有种古法可以试一试,现在考验你的时候到了,动用一切关系,去有关部门求援,找与古代羽化飞升有关的古物,什么舍利子、道士金骨、先秦方士遗物……全力搜罗!实在没有的话,将与列仙传说有关的破烂石洞、地砖等挖出来都行,总之能找到的尽量都搬运到一起。”

    青木一愣,这是要做什么?

    “炼丹!”但刹那间,王煊又摇头,道:“别问,就说是你师傅以前得到的秘册,记载有祝由、古巫的旧法,借物祭祀,总之,千万不要提我,将我摘干净,不然会出事儿!”

    王煊与青木低语,说了很多,各种提醒,但他还是叹气,为了救人,他也是迫不得已豁出去了。

    他有些担心,那些大组织、财阀以及有关部门的人都相当的精明,即便无比小心,严加防范,多半也得留下痕迹。

    “老陈,自从遇到你后,我发现你就是个坑啊!”他仰天长叹。

    很快他又提醒青木,道:“对了,还有随侯珠,到时候你也先要过来,放你师傅身边,以古代最负盛名的祥瑞宝物护命。”

    王煊叹气,退到一边。

    他走来走去,心中不宁,长吁短叹:“老陈,自从你出现后,我就开始不顺,一路被你折腾,不得不送你女方士,送你神僧,什么都给你,现在又要被你拉进不可预测的漩涡中!”

    青木去求援,动用了一切手段与关系,搜罗各种古物,说以祝由、古巫等秘法尝试为老陈续命。

    他回来后,正好听到王煊的自语声,顿时无语,谁愿意让你送鬼僧等上身?!

    “你师傅愿意!”王煊理直气壮的回应。

    青木有心反驳,可是,一琢磨似乎还真是那么回事,别人无比恐惧,他师傅却……甘之如始!

    “有什么办法救老陈吗?”吴成林凑了过来。

    王煊立刻开口:“老青刚才去请教一位前辈,说需要稀珍古物,比如先秦时期的金色竹简等,或能救命。”

    老吴不理他,看向青木。

    青木唉声叹气,道:“刚才电话联系过了,那位老前辈是这么说的,需要与列仙有关的稀珍奇物。”

    王煊走到大吴身边,跟她套近乎,问他吴家有金色竹简吗?

    吴茵直接对他翻白眼,最后还是小声告诉他,超级财阀钟家手里有,但是肯定借不到,那东西秘不示人。

    “老钟有孙女吗?”王煊问道。

    “有重孙女,你想干什么?”大吴淡淡地问他。

    “我觉得,你们应该认识,是好闺蜜吧?你可以通过她去试试看。救老陈一命胜造七百级浮屠,到时候与你们吴家的合作,老陈必然舍生忘死,豁出去命去相助!”

    “我一直希望有人能收拾小钟!”大吴说道,似乎吃过什么大亏。

    王煊无言,没法聊了,简单安慰她犯不着动气,以后找机会再去计较,然后跑去找老吴套近乎。

    他发现老吴想法非常多,他终究是没敢再提什么,怕露马脚,只能靠青木发动关系了。

    青木打着救老陈的名义开口,真的搜罗到一些东西,相关方很给面子。

    王煊走到一边,一个人琢磨,考虑各种情况,最后心情沉重,道:“老陈啊,你给我惹出了太多的麻烦,送你鬼僧,送你超越大金刚拳的体术,这次还要冒死尝试救你的命,自从相逢,我一路为你保驾护航,真成了你名副其实的护道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