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五十六章 被截了个大胡
    葱岭,自古都是苦寒之地,常年寂静,今天却来了不少组织,部分人的身份很不简单。

    一艘星际飞船中,落座的人不算多,但都是重量级人物,正在共议,交易,讨价还价。

    “莫海败了。”有人敲击桌面,示意其他人看大屏幕。

    新术的发言人面色平静,道:“新术才起步,旧术已落幕。一个如旭日初升,一个似夕阳晚照。新术潜力无穷,一切都有可能。旧术只剩下老陈,他却也要死掉了。旧路崎岖,到这个时代差不多结束了。”

    很可惜,旧术领域竟没有人获得资格坐在这里。

    有人打断新术代表的话,冷漠地提到,这些年给新术的资源不少了。

    在座的人都有很大的来头,曾在地下挖掘出过了不得的东西,可以为断掉的旧路接续上一段。

    原本他们有个计划,即将展开,但刚开始就又改变了。

    “上次,原本要给各地几所旧术实验班的秘药,被临时调配,送到了新术那边。”

    这话一出场面顿时有些冷,因为这是各方共同的投资与决定。

    主要是新术领域当时传来惊人的消息,要求资源倾斜向他们,那种“新成就”瞬间就改变了各方原有的一切决议。

    可以说,旧术曾被截了个大胡!

    ……

    另一艘超级战舰中,新术领域的大宗师陈锴将姿态放的很低,主要就是想一观金色竹简。

    到目前为止,完整出土的金色竹简一共就只有两部!

    而其中一部,就掌握在眼前钟姓财阀的手中。

    但老者钟庸实在太难缠,简直是吃人不吐骨头,从陈锴这里得到不少好处,却依旧不松口。

    陈锴暗叹,如果换个地方,换个人,他早就出手了,可惜这是某个超级财阀的话事人,他如果敢妄动,他与身后的组织必然会被连根拔起。

    不说其他,单一艘超级战舰出现就足够了,培养出多少个宗师都没用,一旦被锁定,很快就全灭!

    所以,大宗师渴望变得更强,希冀走进神话领域中。

    “我们抽筋拔骨,真的曾对自己放血、熬髓,才为您凑出一副生命大药,目前只能做到这一步。需要时间啊,当我们变得更强,在那个地方探索出更多的秘密,自然可以为您再续命。别说一二十年,以后如果我们能更进一步,为您采摘到地仙草,多活两百年,甚至更久都有可能。现在,您手中的金色竹简留着也只会落满灰尘,不如给我们研究下,说不定就能解析出其中的深意。”

    钟庸将腿上的瑞兽皮掀开,站到地上,活动了下筋骨,这才看向大宗师陈锴,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道:“我是为你们好才不给你们看,你们走新术路,为什么挖到旧术的根子上来了?”

    陈锴道:“以史为鉴,可知兴替。以旧术为鉴,可观新术未来。况且,我们也承认,先秦时期旧术异常璀璨,只是到了后世,通向列仙的一大段中间路途彻底断掉了。我们想印证一二,未来可助旧术复兴也说不定。”

    老者钟庸摇头,道:“没用,你们这群走新术路的人不可能看得懂竹简上面的刻图。至于文字篇,就更不用说了。我以重金挖来最有名气的一批学者、教授共同破译,一个字都解析不出。给你们看,能懂吗?我认为,你们的文字语言功底与造诣等,同他们相比还是有距离的。”

    新术领域的大宗师沉默着,心中却暗骂,这老家伙真损,死活抱着金色竹简不撒手,还讽刺他们古文化底蕴差。

    他知道,除非给这个老头子再续寿元一二十年以上,不然很难谈判了,遇上了一个非常“难聊”的主。

    他起身告辞,有些事抻一抻、晾一晾,过上一段时间或许会更好谈。

    目前新术能为人续命,虽然过程极其艰难,但是掌握这种手段,就算是握住了最强利器,最终一切都可以坐下来谈,包括要来更多的资源,以及与旧土有关部门合作,接手探险组织等。

    葱岭冻土上,老陈胸膛剧烈起伏,直到最后冒起淡淡的白光,又泛起丝丝缕缕赤霞,并伴着雷霆声,他这才渐渐平复下来。

    没什么可说的,他冲夏青示意,然后两人直接交手。

    夏青虽然是一个女子,但是很高,举手抬足带着罡风,将周围的石块、砂砾全部搅动的飞舞了起来,她像是一头雌豹般矫健,一跃就足有十几米远,凌空一脚向着老陈的胸膛踏去。

    并且,她周身都在发光,她的新术偏向于肉身抗击方面,所有毛孔都在喷薄霞光,让她看起来像是被光焰包裹了,强大慑人。

    老陈一掌就劈在她横扫过来的脚掌上,砰的一声,刺目的光芒爆发,夏青的身体在半空中借力,旋飞出去,落在地上,将冻土踏的崩开,出现一个深坑。

    可见她实力的强大,不久前那些对手被老陈的手掌劈中,不是身体爆碎,就是四分五裂,根本挡不住。

    夏青无愧为大宗师,身体强度有些离谱,再加上光芒覆盖身体,让她拥有了非凡的战力。

    一刹那,她身上的光芒更为盛烈了,远远望去,她像是被一轮金色的太阳笼罩,血肉绽放神圣光芒。

    她与老陈激烈交手,不断对抗,两人拳掌交击,伴着雷霆声,迸发出刺目的光芒,简直是非人领域。

    灰褐色的冻土上也有很多岩石,不乏两三人高的巨石,当被夏青触及,或者撞到后,巨大的岩石顿时四分五裂,或者炸开。

    可想而知,被刺目光芒笼罩的她,肉身强度何等的惊人!

    远处,王煊神色凝重,老陈的状态有些不对,呼吸急促,他心中焦急,有些忍不住了,向前迈步。

    轰!

    突然,老陈改掌为拳,施展出很像是大金刚拳的体术!

    轰的一声,夏青倒飞出去,身上的合金甲胄崩碎了部分,包括保护头部的合金盔,更是四分五裂,坠落在地,一头金色的长发披散下来。

    她略带淡蓝的瞳孔急骤收缩,刚才那股巨力让她全身剧痛,手臂发麻,右手已经骨折,令她心惊肉跳。

    老陈向前走去,胸膛起伏,超越大金刚拳的体术,在短短不足半个月内就被他练成数式,今天第一次施展。

    在他的体外,弥漫起淡淡的雾气,他的脚步沉重而有力,逼向前方的对手。

    夏青避其锋芒,同时周身像是有太阳神火焚烧,从毛孔中喷薄霞光,提升自己的血肉强度,对抗老陈。

    在接下来的碰撞中,老陈爆发,威势不可挡,数次碰撞,震的夏青大口吐血,整条右手臂软趴趴的垂了下去,因为臂骨被震断三截。

    砰!

    老陈的速度突破极限,任夏青左躲右闪,都无法避开,又被迫硬撼了一击,结果震的她全身剧痛,身体内有些骨头相继断掉。

    她驾驭着刺目的霞光,像是流火划过大地,就要远遁而去,结果老陈更快,在后面追了上来,轰向她的后心。

    夏青无奈,霍的转身对敌,结果自然挡不住这一拳,被震的左手臂也扭曲变形,几乎彻底断落。

    砰的一声,她心口的合金甲胄炸开,被一拳贯穿而过,血淋淋,她的身体被打穿,伴着血雨横飞出去,倒在地上。

    白光沸腾,大宗师莫海出手,拦阻老陈杀夏青,七道白色光链飞来,要锁住老陈的四肢百骸。

    老陈转身,一拳打出,突破音障,七条光链直接炸开,他纵身一跃十几米远,轰杀向莫海。

    莫海全力对抗,可是咚的一声,他全身的白光还是被打散了。即便他反应神速,躲避的还算及时,可左肩甲依旧爆碎,半边身子破损,血迹斑斑,被震飞出去,摔倒在地上。

    新术领域的两位大宗师皆被重创,一时间无法起身,遭受不可逆转的严重伤害,两人骨头皆断裂近二十根,身体更是被打穿。

    老陈的身体似乎也有严重问题,他停下脚步,手捂胸口,剧烈喘息,暂时停了下手来。

    走新术路的人既震撼又觉得惊悚,老陈一个人击败两位大宗师,实力太恐怖了。

    有人忍不住想要上前,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两位大宗师被杀,同时也有一部分看到老陈的状态有问题,跃跃欲试,如果趁现在杀了旧术领域最后的排面人物,这条路就完了!

    王煊直接上前,走旧术路的人看到情况不对,也全都迈开脚步,不可能看着老陈一个人顶在前面。

    “老陈,收手吧,今天就这样结束吧。”唐装老者常恒开口,神色复杂,有惋惜,也在叹息。

    他知道,今天过后应该再也见不到老陈了,他的五脏问题已被引爆。

    同时,他也清楚,两位大宗师多半也活不了,以老陈的性格怎么可能让他们留下性命。

    “常恒,你要出手阻拦我吗?”老陈喘息着问道。

    常恒闻言心头狂跳不止,年轻的时候就认识老陈,对他比较了解,兼且现在看到他眼底深处的冷酷光芒,常恒二话不说,转身就登上飞船。

    “我练新术是为了强身健体,现在只做理论研究。”他说完这些,还招呼熟人上船。

    老陈开口:“老王,你看到了吗,留下的人眼中都带着杀意,对我很害怕,不希望旧术重新崛起,再现辉煌。”

    所有人都一怔,他在对说说话,老王是谁?人们猜测,应该是走旧术路的一位老者!

    只有王煊与青木明白,他是在对谁开口。

    老陈又道:“老王,你记住这些人,以后要多加小心,能杀就杀,这是对旧术路最仇视的一批人,其中不乏有走过旧术路、但成就不怎么样的人,如今改投新术路。

    王煊看向对面,一一记下,但心中却很不安,老陈怎么像是在交代后事?

    “老王是谁?”吴茵就在王煊身边,小声问他。

    王煊木然,很想说,大吴,你找打吧?!但他只能面无表情地回应:“不知道。”

    “我以为是你的叔伯呢。”吴茵说道,因为都姓王。

    吴成林笑了笑,道:“应该是个老家伙,在隔壁练旧术的人群中。”

    王煊没吭声,心中暗道,老吴我记住你了!一会儿就跟你算账。

    这时,老陈胸口起伏很大,但他拔出了插在冻土中的黑色长剑,开始迈步,向着两位大宗师走去。

    “老陈,收手吧,今天一切都该结束了。”地平线尽头,陈锴走来,在说完话时,就已经到了战场中,其速度让人惊悚。

    谁都明白,这又是一位位大宗师!

    “等了这么久,我估摸着你也该来了。”老陈手持黑幽幽的长剑,胸膛起伏没有那么剧烈了。

    远处,王煊心头狂跳,老陈什么状况?一向喜欢钓鱼,今天该不会是以自身为饵吧?

    大宗师陈锴开口:“老陈,别硬撑着了,你我都清楚,你现在状况很不好,我已经安排了最好的医疗团队,马上就帮你治疗。”

    “别假惺惺。”老陈戴着银色面具,扬起手中的黑色长剑,道:“你们三大宗师一起出现,不就是为了引爆我的旧疾吗?谈什么治疗!”

    这种话一出,霎时引发哗然,所有人都吃惊,许多人根本不了解其中的隐情,连青木都不清楚,脸色顿时煞白。

    “我故意没杀他们两个,就是在等你出现。我知道,即便是兑子,你们也不可能看着两位大宗师被我杀死,一换一是你们的底线吧?”老陈说到这里,冷笑了起来,道:“可惜,你们低估我了,这次我要杀你们三个大宗师!”

    老陈杀气冲霄!

    虽然他的胸膛又有些起伏,但是那种蔑视所有人的气势,却是无比的凌厉,让所有人都心悸,感觉恐惧。

    说到这里,老陈又看向新术阵营那边,寒声道:“还有你们,既然留下没走,仇视我与旧术,那么也没有必要活着了,今天我要全部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