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十四章 你走光了
    寂静,荒芜,一眼看不到边际,像是一片没有星辰的枯竭宇宙,这里就是内景地。

    冥想的最高层次,外界数分钟,进来后在此地可演化数年光景。

    当然,以道家的黄庭内景解释最为合理,虚寂之地,立身空明时光中,可以长久停驻,保持超然与冷静,神鬼莫测。

    王煊第二次进来,内心激动,因为他很清楚来到这里意味着什么,这是先秦方士强大的的根本原因所在地。

    “有被雷劈过的痕迹!”

    王煊凝神,仔细观察,原本暗淡甚至幽冷的内景地,有些地方居然是焦黑色,与上次见到的不同。

    很快,他心神平静,一旦进入这里,感知就会异常敏锐,并且自身会晋升到一种极其冷寂的心态中。

    王煊观看焦黑之地,谨慎前行,在死气沉沉中,像是毁灭物质溢出。

    虽然立身空明时光中,心神寂静,但他还是感受到了让人要窒息的压抑。

    轰的一声,似是历史的回溯,再次看到昔日那惊天动地的雷霆,划过先秦时代的长空,如彗星撞击大地,声势浩大,毁灭一切。

    恍惚间,像是有羽化真仙仰首,白衣飘飘,极致强大,但也挡不住那雷霆一击,被轰的一声打散,羽化光雨横贯古今,漫天散去。

    王煊毛骨悚然,人类在这种力量面前,怎么可能对抗的了?

    绝对的超然状态,让他迅速回归安静与冷寂,他沉默地观察。

    内景地中有大面积的焦黑色,至今还残留着雷光,超乎他的想象。

    在王煊的认知中,虚寂之地与现世隔绝,唯有精神可以深入,其他都不可触及这里,肉身只能留在外界。

    入目所见,荒凉,虚静,甚至死气沉沉,那残留的雷光一闪而没,归于焦黑的地面,颠覆了他的认知。

    他向前迈步,但与焦黑之地还有一段距离时,脚下带动起来的微风就让前方发生猛烈的变化。

    大面积的焦黑色,还有那残余的雷光,竟迅速的消散,宛若海浪中的沙堡,顷刻间塌陷,消失。

    随着王煊前进,所见诸景,但凡与往昔不同之地,都灰飞烟灭,焦黑暗淡,雷光磨灭,一切都不存。

    王煊停下来,看着附近重新恢复为荒芜,虚寂,他若有所思。

    “内景地,终究不是现世所能干涉的吗?刚才所见,随我前行,都化成烟尘,皆为腐朽。”

    他站在原地,默默感应,最后轻叹:“入目所见,不过是历史的重现,并非实景。”

    当他说完这些话,内景地越发的枯寂,死气沉沉。

    王煊大致明白,刚才所见都是女方士昔日精神力的残留所致,并非当年有浩瀚雷霆真正劈落进来。

    “羽化石是稀世奇物,无价之宝!”王煊双目深邃,他对走旧术路更有信心了,看到了未来的诸多可能。

    此时此刻,他自然彻底明白为什么自身能够出现在这里。

    当年,女方士极尽强大,有志列仙位,但最终却羽化登仙失败,被浩大的雷霆打散精气神。

    在那座地下岩洞中发生恐怖的羽化大爆炸,她的精神力量,以及她从内景地中带出的神秘因子,都崩散了出去。

    “神秘物质,以及她残留的些许精神力,冲击到岩石层中,大部分都消散,只保留下些许,成为羽化石。”

    正是这样,王煊在没有激发超感的状态下,模糊的看到内景地边缘,并最终再次来到这里。

    因为,羽化石中有残余的精神力,源自女方士,即便她早已死去,但留下的些许精神力量对后世人来说依旧很可观。

    这种残余的精神能量,与当年她打开的内景地天生共鸣,一旦被人催动,自然可能再次深入虚寂之地。

    “内景地的神秘因子是关键。”

    王煊认为,那种神秘物质包裹着残余的精神能量,融入在石块内部,才保住了这一切。

    同时,他能够心生感应,发现羽化石,并最终藉它再次进入内景地,也与他曾经吸收过神秘因子有关。

    王煊理顺了这一切的因果关系,但他还是不明白内景地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地方。

    事实上,至今没有人能说清虚寂之地的秘密,它荒芜,虚静,甚至死气沉沉,不可捉摸。

    远处还有景物,但王煊没有立刻过去,他没有忘记进入内景地的初衷,为了迅速崛起,变强,这样他才能从容的面对现世中的一切。

    今天可以说是走了捷径,他不知道是否与上次一样立足空明时光中,可以在这里练体术,并迅猛地提升自我的实力。

    王煊默诵一遍金身术,直接演练,从第一层开始向后推进,直至到了第三层后期,上次他就练到这个层次。

    “有效!”

    他感觉自身空明,身体姿势与金身术的记载没有任何区别,堪称无暇,动作无比的标准。

    他全身心的沉浸在演武中,忘记了其他,所思所想都与金身术有关,藉此提升自己的体质。

    直到有一天,他感觉疲倦了才停下来,然后运转先秦方士的根法。

    神秘因子从虚无中来,飘落在内景地,滋养王煊的精神,扫去疲累,他再次感受到旺盛的精力。

    他长出一口气,没有什么意外与变故,虽然是偷渡而来,但内景地依旧,可以练体术,提升实力。

    他原本就离金身术第四层很近,接下来当再次演练时,水到渠成,他的身体金光流转,刹那迸发出刺目的光束,极其明亮,然后又归于正常。

    与此同时,他的精神也像是一团跳动的黄金火光剧烈闪烁,不久后慢慢恢复平静。

    金身术第四层……成了!

    王煊确定,这里的内景地没有失去它拥有的神秘,立足于此,等同于进入最高冥想领域,他心中更加的平和宁静了。

    他缓步向前走去,要看一看远方的景物。

    那是……一片建筑物,伴着衰败的旧景,湖泊干涸,亭台楼阁倒塌,依旧是女方士精神能量残留导致的吗?

    只剩下少数建筑顽强的矗立,附近断壁残垣,一片腐朽。

    其中一个房间,窗户打开着,有长案,堆积满先秦时代的竹简,其中竟然有一卷金色的竹简!

    王煊眼睛都直了,哪怕处在超然与冷寂的心境中,他依旧感觉自己心跳加速,呼吸变得粗重。

    那么多的先秦竹简,究竟记载了多少经文,涉及到了什么层次的根法与体术?更是有一卷金色的,怎能不让他动心?

    但是,他的身体不敢再动,怕稍微带起风就将前方的所有景物都吹的灰飞烟灭,什么都剩不下。

    观看良久,他一声轻叹,纵然他能走过去又如何?所有竹简都没有展开,他要是想主动去翻看,大概只会剩下斑驳的流光,以及腐朽的尘埃。

    这种滋味让他有点难受,只能干看着,无法接近,更无法触及,明明知道有无价经书摆在长案上却得不到。

    “算了,我已经有先秦时期的方士根法,更有道教创始人张道陵留下的体术,这些都足够奥妙,深不可测,需要我花费漫长光阴去研究,没有必要贪多,就是将长案上的竹简都给我,也没时间去练。”

    王煊宽慰自己,向后退了一步,顿时觉得海阔天空,精神都仿佛升华了。

    他诧异,这是悟道了?

    很快,他惊悚的明白,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因为周围的场景变了,不再是建筑物,而是真正的恢宏大天地,所以觉得壮阔。

    什么状况?他原本还没有离开建筑群,为什么场景自己主动变化了,是女方士残余的精神能量在作祟吗?他第一时间想到这种可能。

    他沉默无声,站在这里,运转先秦方士的根法。

    刹那间,一切恢复原样,依旧是断壁残垣,衰败旧景,死寂的房间中长案上陈列着无价的竹简。

    突然,他觉得气氛诡异,有些不对,猛然转身,回头的刹那,他的瞳孔急骤收缩,不由自主倒退。

    因为,他的双眼前,有一双鲜红如血的鞋,悬空而立,与他眉目齐平,显然这是属于女子的一双鞋。

    昏暗的废墟,突然出现这种异常景物,让王煊也是心头剧跳,感觉有古怪。

    有鲜红的血自那鞋子落下,很是瘆人,几乎淋在王煊的身上,他倒退了几步,然后看到一挂刺目的雷霆从天穹落下,似银河直落九天,直贯血色的红鞋。

    刹那间,红鞋中出现一对雪白的玉足,然后是笔直洁白的长腿,并在刹那,伴着雪白的长裙落下,遮在她的身上。

    闹鬼了?!

    王煊感觉极不对头,虽然还没看清女子的脸,但是他觉得必然与女方士有关。

    在这这种荒凉、死气沉沉的地方,有些阴森恐怖的氛围下,他鬼使神差的来了一句:“你走光了!”

    说完,他就想掐自己的嘴,心神处在绝对的冷寂状态下,不会撒谎,他直抒心语,结果却是这么的让他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