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十一章 不许成精
    接下来两人很默契的没再提探索的事,为以后究竟是否合作留下可选余地。

    他们聊到旧术,主要是王煊在问,他想了解一些情况,比如先秦的金色竹简。

    赵清菡明确告诉他,关于这种“奇物”就不要多想了,这么多年也只出土四份,而且还有两份遭各方争抢,从而分散。

    真正意义上的先秦金色竹简,目前完整的只剩下两份,被锁进新星最大银行的最为最坚固的保险柜中。

    王煊心有遗憾,这种东西可望不可及。

    即便旧术没落,那些组织、财阀也没有放手的意思,最起码目前还看不到希望。

    赵清菡告诉他,不要说金色竹简,但凡是先秦方士的传承,任何一篇都无比稀珍,因为存世太少。

    “也就说,普通的先秦竹简也价值连城?”王煊问道。

    赵清菡瞥了他一眼,道:“与先秦方士有关的竹简没有普通一说。”

    王煊意识到,林教授送他的先秦竹简译文多么的珍贵。

    事实上,当年林教授为此竹简险些丧命,九死一生的逃出先秦大墓,侥幸活下来。

    “听闻新星那边曾出过宗师,最终却因练某种体术耗死自身,那个层次的人到底有多强?”

    赵清菡稍感意外,觉得他消息并不算闭塞,连新星的这种事都知道,判断出他必然有其他路子。

    王煊说完,就知道她肯定有各种想法了。

    但他不在意,两人很快就要各奔东西,正常情况下交集不多,反正他目前不想蹚赵清菡那个探索计划的浑水。

    赵清菡有些感触,旧术这条路相当的崎岖,非常不好走,没有几人能练出成就。

    “那位宗师就是练了你刚才惦记的道教祖庭的一篇秘传经文,结果将自己搭进去了,五脏像是被煮熟般烂掉了,死的相当凄惨。”

    王煊凛然,竟然这么危险?

    他对自己手中的金书愈发的重视与谨慎,张道陵留下的东西绝对不弱于道教祖庭的秘传经文。

    秦诚感叹:“何苦呢,都宗师了,最后还来了个五脏大乱炖,人啊,永远不知足。”

    “你说的轻巧,当他一天天老去,得悉练那种体术一旦成功,可以让老化的五脏获得新生,延寿数十年,你说他经得住诱惑吗?”

    “有这么大的好处,要是我……也想试试!”秦诚点头,悠然向往。

    “宗师的层次离先秦方士有多远?”王煊问道。

    “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差的太远,没法比较。”赵清菡平淡地说道。

    然后她看向王煊,道:“我看你似乎很想在旧术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目标难道是先秦方士?”

    王煊道:“我是被放弃的人,接触不到新术,那就只能在旧术这条路上走下去了。”

    秦诚听到后,深有感触,为好友惋惜。

    赵清菡觉得,王煊在旧术这条路上很有天分,未来会怎样谁也说不准。

    秦诚却摇头,道:“老王生不逢时,如果是在古代,有可能会成长到可以纵横天下的地步,成为传说,甚至神话。但在这个年代,科技文明兴起,他练旧术到极高深的领域又能怎样?根本挡不住现代的武器。星河灿烂依旧,秦皇汉武都成了黄土,奉命为他们找不死药的方士,也都死在岁月中,旧术这条路难啊,看不到什么希望。”

    这个话题有些沉重,生活在这个时代,旧术确实暗淡了,很难再看到它焕发出光彩的希望。

    旧术再强又能怎样?一名精锐士兵持一把先进的科技武器就够了,可以直接解决掉旧术领域的高手。

    赵清菡看向王煊,发现他很平静,显然这是一个内心强大的男子,有自己的信念,他难道认为旧术还有出路?

    “所以啊……”秦诚再次开口,承接前面的话,看向赵清菡,道:“老王如果这么被埋没,实在太可惜了,赵女神你有没有门路,帮王煊一把,比如新术的练法等,或者将王煊带到新星去。”

    说了那么多,他只是为了铺垫,不惜拉下脸面,请赵清菡帮王煊。

    王煊摆手,止住他的话语,然后拍了怕他的肩头,道:“我的路,我很清楚。”

    他与秦诚不说谢,明白其心意,但也不想他这样求人帮忙。

    赵清菡告知,她回新星后会去推动这件事,但不能保证什么。

    王煊对她表达谢意,但却婉拒了,他想再考虑一下自己的路。

    赵清菡点头,笑了笑,不久后起身告辞,说以后还会相见,到时候再聚。

    王煊与秦诚起身,目送??她离去。

    秦诚道:“老王,你似乎不想和她牵扯过深,可就这么拒绝了她,我觉得有些可惜,她如果愿意帮忙,多半可以把你带到新星去。”

    王煊摇头:“高端玩家啊,现在已经开始着手探索某片神秘地域,目前惹不起,我不想掺合进去。”

    秦诚点头,道:“有道理。你说那是什么地方,她提到有人心存野望,想点燃神火又是怎回事?”

    “目前得到的的消息太少,无法明确究竟是什么情况,但听着像是与西方的信仰封神有关。”

    “我去,不会吧?!”秦诚吃了一惊,道:“在这个时代,真能有人妄想成神?疯了吧!”

    王煊道:“谁知道他们都发现了什么东西,她不是说也有人在做白日梦,想着成佛作祖吗?”

    秦诚感慨:“看来星空深处真的出现了了不得的状况,我似乎都能感觉到那边起大风了,星辰大海,新时代,无限广阔,搞得我都激动了,恨不得立刻赶过去。”

    “建国以后,不许成精!”

    秦诚听他突然来了这么一句,顿时无语,觉得这个笑话有点冷。

    王煊道:“我的意思是,在科技这么发达的情况下,新星那边某些财阀臆想一下也就罢了,如果真敢出格,估计会死的很惨,其他组织与大机构必然出手,而国家更不会坐视,违逆大势者,会被各方碾压成齑粉。”

    ……

    晚间,王煊回到住所,仔细研读林教授送给他的竹简,用心去感受那些埋在岁月中的力量。

    秦诚的话多少还是触动了他,在这个时代,科技文明如此灿烂,旧术中的顶尖高手也挡不住那些武器,看不到出路。

    星河灿烂,人间千年,时代变了,旧术还能获得新生吗?

    王煊放下竹简经文,又去看金书上记载的体术,按照第一页的几幅刻图练了片刻,当感觉到五脏略痛后,他便停了下来,不敢强求。

    他知道,张道陵留下的东西肯定是无价之宝,但不能急于求成。

    让他比较安心的是,那种痛与青木所说的不同,他似乎可以慢慢适应,稍微休息后,可以接着练。

    半个小时后,他觉得达到极限,便果断停下,不再练金书上的体术。

    “看一看周明轩送我的旧术经文。”

    前两日,在同学聚会上,他从周明轩那里得到一部旧术秘本,带回来后还未去仔细翻阅。

    他没抱什么希望,不认为对方会给他了不得的东西。

    “咦,与我练的金衣体术相仿,甚至就是其后续?”王煊讶异,开始仔细研读。

    这是一种名为“金身”的体术,似乎拥有强大的效果,按照记载,到了后期可以无惧人间刀兵。

    王煊哑然,书中对这种体术的描述有些夸张了吧?

    如果真有这么惊人的效果,周明轩怎么可能会送给他。

    当王煊看到后面,脸色变了,直接将这册秘本摔在了桌子上。

    “老周啊,别怪我揍你儿子,以后机会合适的话,遇上一次打一次!”

    他觉得被周明轩耍了,这是什么破秘籍?记载的东西一看就虚假,根本不靠谱,难怪老周会送他。

    这种名为金身的体术,按照记载,第一层次练成后抗击打能力就骤增,大概需要花费一年的时间。

    接着,秘本中写的很清楚,后面每提升一个层次耗时都需要翻倍,这是什么人才能练的体术?

    王煊简直想立刻去打周云了,按照这种算法,不活上几百年,想把这种体术练到较高深的境界,做梦去吧!

    他向后翻页,都超出九层了?整整……十三层!不对,他仔细观看,居然还有推演中的第十四层与第十五层!

    “我去!”王煊发呆,几百年都说少了,这是给人练的体术吗?

    “老周你就折腾吧,等着瞧!”王煊将这本泛黄、看起来像是古物的经书扔在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