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十三章 旧术路的尽头
    山顶光影斑驳,附近的枫树火红灿烂,远处的林木投下大片的阴影,夜色中偶有夜鸟惊起,啼鸣。

    这一晚很多人喝醉,各自吐出心语,有人慷慨激昂,豪情万丈,说这是一个大时代,要抓住机会,成为超凡者,甚至对于神明……有野望。

    “点燃神火,踏上高坛……”连一位平日较为文静的女生都不再那么矜持。

    另一位男生更是高声道:“列仙是什么?我觉得就是超凡者。昔日神话未必虚假,菩萨、三清、仙佛、妖怪未必不能出现。当然,我是说还能出现这个级数的人,不是说旧时代的菩萨、妖仙等超凡者还活着。毕竟,岁月无情,该磨灭的都磨灭了。三清、仙佛等依旧是人,不可能活到现在。当年,他们在世时,也只是有血有肉的人,很强。但是,依据挖出来的那些佛塔、道观、遗迹等,以及出土的各种孤本文献的记载来看,他们远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厉害,不必过度神化。数家生命研究所曾联手,对他们的遗骨进行析过,那种超凡生物中的最强个体,也挡不住现代的科技武器,一个核弹过去,照样全灭。”

    说这段话的人是一位来自新星的男同学,明显喝高了,说出一些猛料,是旧土同学此前听不到的秘闻。

    新星的财阀曾在旧土挖出过一些了不得的东西,甚至找到过佛骨?!

    那位同学补充:“没什么稀奇的,也不用惊叹,比如某些宗教,佛塔下偶有地宫,藏着石函、铁函、玉函、金涵等,内存佛骨、舍利,旧土各地都有发现,此外在道教祖庭也有意外收获,后来多次去探索。那些遗物以及地下的石刻记载,讲述出许多往事,再加上数家最负盛名的生命研究所对那些遗物解析,自然有了相应科学而精准的结论。菩萨、列仙、三清等应该都是有血有肉的人……”

    王煊问身边的周坤,这些话是否靠谱。

    “不怎么靠谱,地宫中挖出的遗骨、头发以及各种遗物等,并不能说确切的说明什么。”周坤小声道。

    难得的是,他现在还没醉,他接着道:“那些发现与列仙等传说还是有些出入的,被认为是与方士相近的强者。”

    王煊问道:“这么说,新星那边的研究,有确切的证据表明,先秦时代最强大的方士也不难被科技武器杀死?”

    “确实如此,一些研究机构有幸得到过几具方士的遗骸,经过检测,的确都是有血有肉的人,不少科技武器都能杀死他们。”

    王煊难得一见的叹息,他的这种情绪很少见。

    对于研究旧术、想沿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的人来说,哪怕心志坚定,听到这样的结论也有些怅然。

    先秦最为强大的方士已经是旧术的极限,也只能走到那一步了,而随着科技文明的兴起,可以轻易绞杀古代人类中那一小撮最为强大的个体。

    在这个时代,科技灿烂,扼杀了旧术昔日的璀璨,一颗中子弹过去,管你是传说,还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强大方士,全部杀死。

    “列仙呢?”王煊问道。

    周坤道:“深入研究后,有人认为,列仙就是最顶尖的方士,亦或者是比先秦方士强出一线的人,被口口相传而神化了,但终究是人,在科技武器面前难逃一死。”

    王煊第二次叹息。

    生活在这个时代,对于投身旧术的人来说,似乎没有出路,前景暗淡,一眼可以看到尽头。

    “你该不会想走到这条路的尽头,成为先秦方士那样的人吧?”周坤惊异地看着他,然后摇了摇头,道:“现在走这条路,直接可以看到终点,结局早已注定,有些财团、组织过去投资旧术,并不是为了追求它的攻击力,而是为了延年益寿,若论杀伤力的话,与现代科技相比差远了。”

    他又补充道:“而现在又有了新术这种选择,涉及到超自然力量,旧术连延年益寿这样的地位都被取代了。”

    周坤压低声音:“新术大有可为,未来封神未必不可期,有些研究机构已经在做这方面的研究准备。”

    “等我以后练成新术,有机会的话,我托人给你寄过来一些资料,看你能不能走上这条路。”

    说完这些,他特异强调自己醉了,不知道都说了什么。

    但他还是没有停下,依旧自顾自说。

    “找到新术这条路,只是顺带的收获,真正有价值的是深空尽头的发现,如果我和你说,有人想以强大的科技文明底蕴为依托去冒险,你相信吗?我虽然不怎么相信,但现在有小道消息不时传出。”

    说完这些,他就说头很晕了,要去房间坐会儿。

    周坤离开很长时间后,王煊还在沉默,想旧术的路。

    “可以一眼看到终点吗?前景黯淡。但我还是想走下去,到那尽头看一看,我想在那里继续向前探索。”王煊自语。

    秦诚凑到近前,道:“老周这人挺够意思的,隐隐约约地告诉我们不少消息。”

    王煊点头。

    不久后,他与秦诚告别众人,离开此地。

    “马上就要离开了,我得去处理下自己的感情,老王,我先消失两天,去稳固后院。”在路上秦诚咕哝。

    他醉成这个样子,自然没法开车,有专人送他们回去。

    事实上,第二天中午,秦诚就又出现在王煊面前,他眼圈发红,异常的失落,感性的一面尽显。

    “我高兴的告诉她,要去新月了,以后有机会移民新星,结果她很冷静的告诉我,分手,就两个字。”

    “我说,我肯定会回来的,接你一起走,她却说,不会等我!”

    “太绝情了,她都不带多说的,前后加起来就六个字,干脆而果断!”秦诚差点哭出来。

    但王煊却想笑,觉得那姑娘太有意思了,尤其是他见过她,目前大三,他知道人家姑娘很靠谱。

    “你就没有耐心地问问她为什么吗?”

    “问了,她说不想蹉跎光阴,等到我们两人彼此变得陌生,与其如此,不如早分割,早了断。”

    王煊听到后,有些感叹:“这姑娘真不错,果断,有性格,不做作,而且她说的都是实话,未来充满变数,以你的性格,说不定没过多久真就把人给忘了。”

    “老王,你看扁我了!”秦诚悲愤,道:“我是真心喜欢她!”

    王煊笑了笑,没接他这茬儿。

    秦诚急了,道:“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我喜欢赵清菡吧?怎么可能!我说她是女神,那只是单纯的欣赏,娶媳妇谁会选她啊,只适合远观,谁没事在家里供一尊神,根本不适合近距离相处。再说了,我就是有想法,人家也得躲着我啊,我有自知之明。我估计,她就是选老王你,也不会考虑我。”

    “你会不会说话啊?说的好像选无可选,退而求其次,才会选我似的,别往我身上扯。”

    “老王,没看出啊,你还挺自负的,要不下次我跟赵女神说声,就说她选你,你都不见得答应。”

    王煊没搭理他。

    秦诚见他这么淡定,有些着急,道:“老王,你赶紧给我出个主意啊,如果后院不宁,我走都不甘心,帮我想想办法。”

    王煊点头,道:“这姑娘我见过,咱们一起吃过饭,确实很好,你得努力争取下,能不错过就别错过。”

    “怎么争取?”

    “主要是地域隔绝了你们,但你们家的生意与深空贸易有关,是下面的供货商之一,你肯定能托关系找到往返这条路的人长期为你们传递书信、照片、音频等,告诉她,既然能联系上,而不是直接分隔开很多年,没必要现在就分手,以后随时有机会给你下判决书。”

    “行,我走了!”秦诚转身就跑没影了。

    半刻钟后,王煊离开校区,一个人走在人行路上,路两旁有很多银杏古树,落叶金黄,满地都是。

    他走到这条路的尽头,来到一座大厦前,径直进去。

    这栋大厦虽然很高,但是进出的人不多,有些冷清,刚接近电梯就有人拦住了他。

    王煊什么都没说,取出一张纯金制作的名片递了过去。

    电梯前的几人瞳孔微缩,其中一人无声地做个了请的手势,帮他按了电梯。

    王煊点头,迈步走入,有人在他身边跟着。

    两人随电梯一路下降。

    最后,电梯竟停在地下十三层,罕有的地下层数。

    王煊走出电梯后,适应了一下暗淡的空间,灯光很少,下面不像是现代建筑,反而更像是依据山岩开凿出来的地窟。

    有人带路,七转八拐,在地下岩石洞中穿行,路很曲折,直到最后进入一座石室,光亮灿烂了起来。

    这里的布局很现代化,与超大豪华办公室没什么区别,有一个男子坐在红木办公桌后。

    “你最终还是来了。”他有一头浓密的黑色短发,脸上戴着一张青色面具,听声音应该有四十几岁,是个中年人。

    “我毕业了,已经离开旧术实验班,现在是自由身。”王煊平静的回答道。

    “叮!”

    戴着青色面具的中年男子手中发出清脆声响,像是金玉在撞击。

    王煊的瞳孔刹那收缩,他看清中年男子手里把玩的是什么,竟是两块金色的竹简,林教授曾说过这种奇物!

    “哦,你也知道这种东西?既然你做出了选择,就送你一块。”

    戴着青色面具的中年男子轻轻一抛,一块金色的竹简落在王煊的手中,沉甸甸,特别压手。

    王煊低头,金色竹简上竟有刻图!

    剧情转折要开始了,嫩嫩的新书请求支援,大家有月票的话请投来吧,感谢。

    谢谢:离人心上居、笑笑的搁浅、叁生缘潇洒、龙々的传人、帅到醒。

    感谢以上盟主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