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八章 聚会
    秦诚注意到,林教授看着相片上的女子有些出神,似在缅怀过去。

    王煊觉得,林教授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他进过先秦大墓,得到方士传承,胸口出现两个大洞都未死,更认识一个曾经在新星红了很久的极美女子。

    而这只是他一鳞半爪的经历,从中可窥,林教授当年很不简单。

    “教授,你不要伤感,不就是一个女子吗,过去就算了。”秦诚开口,破坏了这种安静的氛围。

    林教授摇头:“你们想哪里去了,今天我只是有些感触而已,再说,我这是纯粹的欣赏,没有其他。”

    秦诚觉得这话耳熟,不久前他好像也说过纯欣赏几个字,他立刻想到了赵清菡。

    “我非常理解您!”秦诚说道,故作一副遇到知己的样子。

    王煊开口:“相片上的女子……有点像赵清菡。”

    秦诚闻言仔细观看,确实有些相像。

    他脸上的表情顿时非常精彩,最后叹道:“教授,咱们对美的理解相近,我觉得我们可以成为忘年之交!”

    林教授直接给了他一巴掌,告诉他,照片中的人是赵清菡的奶奶。

    秦诚闻言,脸色又垮了,这是女神的奶奶?!

    王煊顿时明白,为何之前在门口看到赵清菡,因为两家颇有些渊源,正是因为见到故人之后,所以今晚林教授又一次翻开这本相册。

    王煊已经意识到,林教授可能为了他要去见这名女子,而他不想让老人打破多年的心灵宁静。

    “林教授,您不用为我的事操心,我自己有了初步的想法,应该可以解决问题。”

    林教授讶然,他只是低头看了会儿照片,王煊就能猜到他想做什么,反应敏锐,果然适合走旧术这条路。

    “在古代,方士与凶兽争斗,与天挣命,虽是人身,但却敢为,要与日月同存共光辉。我得到这种传承,要走旧术的路,如果连这种小问题都解决不了,以后遇上生死攸关的大事儿又该怎样?”

    王煊是一个感恩的人,他主要还是担心林教授去见故人,会思及过去,破坏多年来心中的那份平静与淡然,毕竟有些东西老人早放下了,不宜再去揭开。

    “好,你自己去解决!”林教授露出笑容,他自己的路断了,很想看到一个后来者将旧术路走到尽头。

    这一晚他们大多围绕旧术谈论,王煊在这里当场研读先秦时代的方士传承,颇为入迷。

    因为,在采气、内养、冥想这些地方,这部旧法有独到之处,称得上非凡,极其了不得。

    林教授告诉他,实验班中的根法其实也很强,但不够完整,所以才显得无法与这部先秦秘法相比。

    然而,随着王煊研读,他觉得越发吃力,后面的记载很朦胧,真是可行的根法吗?

    比如,文中提及某个领域,未至时一片荒芜,后又写到黑土,至于后面……记载的更加飘渺。

    王煊不解,当场请教林教授。

    “你回去后,最好看一些与旧时代宗门有关的书,道家的,佛家的,它们对于先秦时那个时期的的名词、现象等都有一些论述,回过头来再看此法就能有所获了。”

    林教授为他解释,其中一些描述应该是与《黄庭内景图》有关。

    先秦时代距今太远,某些字词以及现象等,都需要借助后世的一些典籍才能理解。

    随着林教授讲解,他又提到葛洪的《抱朴子》,以及陈抟的《无极图》等。

    王煊点头,用心记下。

    秦诚在旁边听的一阵头大,想要学方士的传承,还要先看遍道藏不成?

    他们聊到很晚,林教授将自己所知都告诉了王煊,这么多年来他查阅大量典籍,这才能破译出方士的传承。

    王煊收获非常大,但是他觉得,回去后还是有必要多翻阅一下旧时代的书籍。

    ……

    清晨,王煊彻底改变采气术、内养法,按照方士的传承来练,结果收获巨大。

    在朝霞中,他出了一身大汗,新陈代谢比以往更快,像是从体内排出了什么杂质,体表黏糊糊。

    他感觉状态前所未有的好,身轻体健,充满勃勃生机,精神旺盛,体内蕴含着一股很强的力量。

    “要去新星!”他语气坚定,近期要努力提升实力,为前往新星做准备。

    “王煊!”远处有人喊他。

    很快,周坤走来,面孔清秀,依旧略带忧郁的气质,不过出现在这里后,他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

    “你果然还没有离开校区,居然还在练旧术,真的有些陷在里面了。”

    说到这里,他压低声音:“听我劝,早做准备吧,旧术……被新星那边放弃了,有新东西出现。”

    能听到他这番话,王煊觉得心有暖意,尽管自己早就推断出了,但依旧对周坤感谢。

    “我两日后搬走,但还是留在这座城市,工作基本已经确定,五天后去报道。”

    周坤听闻后叹道:“希望你一切顺利,以后我们还能再聚。”

    随后他说出来意,晚上有个聚会,问他要不要去。

    被选中的人将在四天后离开旧土,前往新星,他们准备聚会下,因为到了新星后,彼此应该都是各有去处,都要分开。

    周坤道:“你放心,只是简单的聚会,四年的同窗情谊,绝不会有什么破事儿出现,主要是纪念我们人生最后单纯美好的四年结束了,自此以后,我们就要进入社会的大染缸,接受各种毒打与侵蚀。”

    王煊没开口,他倒是不在意是否会出现什么破事儿,他只是在想,会不会为别人引来麻烦。

    “去吧,有你最想见的人。”周坤说道,他很愿意和王煊聊一聊,最后喝个痛快。

    王煊哑然,看来他误会了,哪有什么最想见的人,不要惹出风波就好。

    “实验班中没有被选中的同学,还有部分未走,也在这座城市。”王煊告诉他。

    周坤道:“我都会通知到,但是,有些人在看你,想知道你到底去不去。”

    被选中前往新星的人与留在旧土的同学,虽然彼此都很熟悉,许多人都关系不错,但这样的聚会似乎还是会让人感觉异样。

    “行,我去。”王煊点头。

    周坤刚走,秦诚就打来电话:“老王,他们要聚会,喊我也过去,真纠结啊,我又不是前往新星,只是去新月而已,你去吗?”

    王煊首先纠正对他的称呼,然后才道:“你站他们头顶的月亮上,每天都在俯视着他们,你还有什么好纠结的,晚间你来接我,一起过去。”

    秦诚顿时痛快的喊道:“好嘞,就等你这句话呢,我其实是怕你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