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弟子皆是天骄 > 第五百四十四章:将归
    在感受到动静之后,秋白鹭便立刻赶去了不朽谷,那里已被陈良师规划给杨飞雪,乃是她将来的道场。

    当二人赶到时,便发现师尊的幽冥分身已经守候在此。

    秋白鹭问道:“师尊,四师妹可是要出关了?”

    陈良师道:“并未。”

    他凝望着洞穴之中,视线透过黑暗,一直落在了那道身影上。

    他能够看得出来,飞雪正处于极为关键的时刻,现在还不到出关的时候,而接下来才是最紧要的部分。

    “是不是四师姐有什么事!?”

    这时候姜洛元也跑了来,她同样感受到了杨飞雪的气息。

    被动静引来的人不少,但在看到陈良师的身影后便又纷纷离去,而弟子们则被长老们拦在了外头不让他们上山。

    陈良师右臂轻摆,身后三位弟子都腾空而去,他也升向了空中。

    姜洛元不禁问道:“师尊,四师姐她怎么样了?”

    陈良师解释道:“无碍,如今在闭关的紧要关头,为师需要将不朽谷给圈起来,这段日子你们都莫要进去了。”

    封锁?

    秋白鹭与姜洛元皆是一怔,不知这般做的理由。

    陈良师也并未多解释,他右手画出一道符箓,而后手掌拍在其上。

    嗡!

    浩瀚的元气激荡开来,转瞬之间便将整座不朽谷给笼罩在了其中,只余留了天空并未封禁。

    从现在开始,这不朽谷只能出不能进。

    姜洛元好奇问道:“师尊,为何要这般做啊?”

    “退魔入圣,再过不久,她应该要渡劫了。”陈良师解释了一句,而后便带着两位弟子落到山脚下。

    秋白鹭好奇问道:“四师妹这是要渡什么劫?”

    陈良师道:“她的心魔劫已经过了,而至尊体开启要渡至尊劫,而到那之后,她或许还要渡天罡雷劫。”

    “这么快?”

    姜洛元呆了呆,她嘀咕道:“我还以为能趁着这时候追上四师姐呢。”

    “你?”

    陈良师睨了她一眼,道:“你与她可不是一路子,还是莫要在修炼上比了。”

    听出话中的嘲笑意味,姜洛元则是嘟了嘟嘴,然后无奈地摊了摊手。

    秋白鹭也是感叹道:“四师妹劫后余生,破而后立,虽然时间长了些,但也成就了她的造化。”

    自家四师妹为心魔所累,但最终还是闯过了难关,破茧成蝶,待她出关之后不知会达到怎样的程度。

    陈良师带着两名弟子来到了山脚下,旋即看向了小狐狸。

    “晋升藏玄境之后也不能懈怠修炼。”

    姜洛元点头道:“弟子明白。”

    陈良师又看向了一旁的三弟子,道:“可要入天罡极境?”

    见师尊问起,秋白鹭的眼中也浮现出坚毅,螓首微点。

    “弟子要闯。”

    天罡极境何等艰难,所以无论是小小还是小白鹭,在她们快抵达藏玄境大圆满时他都会问一次她们的选择。

    听到了她的回答,陈良师便道:“为师相信你能闯过去。”

    秋白鹭道:“定不负师尊信任。”

    知道他们谈的话题后,姜洛元露出了苦涩的表情。

    “师尊,弟子这般柔弱,天罡极境对弟子而言恐怕不太合适。”

    陈良师说道:“你不想闯便不闯,何必在为师这装可怜。”

    实际上,他也不太希望小狐狸去冒这个险,毕竟与那几人相比,小狐狸还是有些差距的。

    陈良师又道:“不过你既已成就藏玄境,为师之后有样东西要交给你。”

    “什么东西呀?”姜洛元有些好奇,眼里放光,心里估摸着会是什么宝贝。

    不苟言笑的幽冥分身露出了一抹淡笑。

    “八卦诸天河洛大阵。”

    姜洛元的眸子缓缓圆睁,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护山大阵!

    姜洛元不禁说道:“弟子恐怕难以操纵此阵。”

    她是大阵诞生的见证者,知晓它究竟有多么的神异,她没有足够的自信去控制好这座护山大阵。

    陈良师说道:“只是在山中使用它并不是什么难事,现在的你能够把握。”

    “那、那弟子试试。”

    姜洛元有些忐忑。

    她虽然猜到是宝贝,但没想到是自家的护山大阵。

    若是她一个操纵不好,指不定就把自家给轰炸了,这是她尤为担心的事情。

    见她犹犹豫豫的神色,陈良师打趣道:“怎么,连这点自信都没有?”

    “怎、怎么可能!我可是天才!”姜洛元硬着头皮反驳。

    “很好,为师期待你的表现。”

    陈良师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后看向了秋白鹭,道:“与你二师姐保持联系,东域局势出现了动荡。”

    听得此话,秋白鹭也是心头一跳,她不禁问道:“师尊,莫非是大商介入了东域?”

    如今东域几乎要被大衡掌握,能够与其发生冲突的,最有可能的便是会被危及疆域的大商。

    而如果大商出手,那么在东域将会爆发一场巨大的战役。

    陈良师说道:“大商必然已经介入,但他们未必会在这个时间段大动干戈。”

    人族与妖族的关系逐渐恶化,即便大商想要掀起战争,那也要等到合适的时机,现在若动手,必定会遭到来自其他大洲的势力的打击,如此便得不偿失了。

    “那师尊的意思是?”

    “大商即便不会与大衡全面开战,但在东域必定会发生一场局部战争。”

    秋白鹭不由得担心了起来,她道:“要不然,弟子写封信符过去,让二师姐将小师弟带回来吧。”

    “怎么一有关你二师姐,你就乱了方寸?”陈良师目光无奈。

    秋白鹭一时间哑口无言。

    姜洛元则在一旁偷笑。

    陈良师道:“已不是十年前了。”

    闻言,秋白鹭也是一怔,而后便在心底叹了口气,她还真是杞人忧天。

    天人之下,如今能有几人奈何得了她的二师姐与小师弟呢?

    “弟子知道了。”

    秋白鹭回应。

    于是陈良师又看向了一旁偷笑的小狐狸,道:“给你一日时间,把事情交代完,之后便到傲天殿来。”

    “这么急啊?”

    姜洛元嘀咕了一句,然后就瞧见了师尊那冷淡的眼神,立刻站直了身姿。

    “遵命!”